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临时审讯室》(3)

【总目录及传送门:请点这里

【关于作者的其他作品,请点这里

7

门开了,一个文弱的少年走了进来。这与徐东阳想象中的蔡侯将似乎不太一样,他本以为进来的会是一个体格健硕拥有将军风采威风凛凛的人。

除了外貌的文弱之外,他似乎也很笨拙。进门后差点被绊了一跤的他,跌跌撞撞地摔到了椅子上。

“呃……那个……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杀人啊……哼嗯……我真的没有杀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嗦着鼻涕,看上去有些难受的样子。

“放心,我们不是怀疑你是凶手,而是例行调查,希望你能理解。”

蔡侯将看上去有些不太放心的样子,但是迫于压力,他也只能点点头。

“首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对于郑梅有什么看法?”

一听到这个问题,蔡侯将的反应便有点奇怪了。他先是一惊,然后又带着些许犹豫看向一旁,然后羞红着脸低下头去。这一连串反应已经毫无疑问地证实了明日新的话。

“你果然喜欢郑梅?”

他无力地点了点头,然后毫无前兆地突然大哭起来。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郑梅会死……我还没有,没有——”

“请冷静一点,蔡侯将同学。”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景象,徐东阳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用求助的目光看着沈晨旭老师,后者明白了他的意思,赶紧来到蔡侯将的身边安慰他。

这一过程十分漫长,蔡侯将一直在哭着,弄得鼻涕和泪水一起往下流。沈晨旭拿出了一叠餐巾纸,但是转眼间就全部用完了。最后好不容易才等到蔡侯将的情绪稍微稳定了点。

“可以继续了吗?”

和最初一样,他无力地点了点头,似乎还在啜泣着。

“不好意思,还有餐巾纸吗?我好像有点感冒。”

“没问题,我让警卫去拿,”徐东阳向警卫示意了一下,警卫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出了门,“最近正是流感爆发的时期啊。”

“只是普通的感冒而已,不过最近班级里感冒的人挺多的。”

感觉对方已经情绪稳定了,他才重新开始提问。当然,不能再问和郑梅有关的事情了。

“你知道武萋萋吗?就是你的后桌。”

蔡侯将只是点头,没有做进一步的表示。

“你知道她喜欢你吗?”

“哎?”蔡侯将一脸震惊的样子,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她……她喜欢我?”

“是啊,而且这还是很多人都明白的事。”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但是考虑到明日新说这件事时候的措辞,他觉得这样子说并没有什么不妥。

“是吗?原来她……也是啊,我一直在关注着郑梅,都没有来得及关注我的身边呢……其实我从初一开始就喜欢郑梅了。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份感情是什么,只是觉得看着她我会很高兴。直到后来,我才开始明白自己喜欢郑梅。但是我知道,我配不上她,她很聪明,虽然不像韦嫣那样门门精通,但是至少她做事认真,一丝不苟,而且……她也很漂亮,很可爱……可是我,却是笨手笨脚的,什么事都做不好,什么话都说不好,我知道,我配不上我的女神,所以我才……我才想要将这份感情埋藏起来……”

眼看着他又要哭出来,徐东阳有些慌张地想要让沈晨旭快点准备餐巾纸,不过幸好,这次蔡侯将忍住了。

“我想忘记她,但是不管怎么样都忘不掉,上课的时候我也总是会不自觉地看着她。好几次我都在骂自己,自己没有资格看她,但就是忍不住……这大概就是喜欢吧……”

“你一次也没有向她表白过吗?”

蔡侯将轻轻地摇了摇头。

“没有,我不敢,我也不会。我配不上她,我只能成为在她身后的追随者,但是我不能站在她的身边。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也没有能帮助她,我真是……太失败了……”

看上去他并不像是撒谎的样子。虽然也有他终于忍不住向郑梅表白,结果却被对方拒绝,最后恼怒之下失手杀了她这样的猜想,但是这个猜想在目前来看还是太残酷了一些。徐东阳不敢朝着这个方向细想下去。

“我再问一个问题,只是例行公事,请你不要在意。请问你中午的时候在哪里?”

“嗯,我理解……”他一边低着头说着一边伸手拿过一张餐巾纸,“我在吃午饭。今天在路上我把自己的饭卡弄丢了,然后我还要回去找,因此去吃饭的时候晚了一点,拿到饭之后又不小心把菜弄翻了,然后还要再去打一份。等我吃完饭后,已经很晚了。”

“那时候你有回过教室吗?”

他摇了摇头。

“没有,因为我记得我出教室的时候还拿着的,所以我是在路上找的……”这时,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地,瞪大了眼睛,“哦不对,我回去过一次,就在我刚发现饭卡不见的时候。不过我刚到门口就想起来自己出门的时候还握着饭卡的,所以就没进去了。不过我那时候没有看到班级里有人,郑梅也不在。后来在路上我好像碰到了几个同班同学,不过在楼梯上碰到其实很常见,所以我也不太记得我碰到过谁了……如果我能记得的话就好了……”

“这样啊……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谁最有可能杀害郑梅?”

“谁最有可能……”蔡侯将下意识地重复着,看起来他也在极力思考着,这也许是他唯一能为自己心爱的女孩所做的事。

“怎么样?有什么想法吗?”

“我觉得徐鸿或者房海明吧……这两个比较可疑……”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蔡侯将犹豫了一下究竟该怎么说比较好,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开始说道:“因为郑梅很受人欢迎,她在这个班里没有敌人,我相信没有人会想要杀她。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那些不太正常,又或者说是内心阴暗的人。在我们班里,符合这一条件的只有徐鸿和房海明。他们两个平时总是喜欢谈论一些残忍的话题,这一点已经让很多人都觉得不舒服了,我也总是觉得和他们说话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我想就是他们两个中的谁吧。”

当然,蔡侯将所说的只是他一厢情愿的猜测,郑梅并不是没有仇人,至少盛鹰就是那个讨厌她的人。当然,或许在这个班里还有别的讨厌郑梅的人,这些人同样都拥有动机。不过,至少是又出来了一个之前没有接触过的人名——房海明。徐东阳将这个名字添在了名单的末尾。

徐鸿,这个人的确给人一种阴暗的感觉,而且他说的话也让人不舒服,在沈晨旭看来,这也是一个问题学生吧。不过,正如之前汪明清所提出的,徐鸿真的有理由杀害郑梅吗?实际上从心理角度并不能给出什么反驳的依据,或许徐鸿只是刚好提早来到了教室,刚好看到郑梅一人,于是心里的怨恨爆发出来失手杀了人呢?可是这样的话,明日新会包庇他吗?他真的会甘愿为自己的同桌做伪证吗?

不对,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蔡侯将的意见基于他对周围所有人的信任上,因此他才有些勉强地推选出了徐鸿与房海明这两个让他不是很放心的人的名字。那么这个意见是否有参考价值呢?

随后,还有关于武萋萋的问题,她是否有可能犯罪,或者说是否能证明其清白,从蔡侯将这里根本问不出什么,因为他从来也没有关注过身后的武萋萋。

这样来看,似乎蔡侯将并没有给出让他们惊喜的线索。

让蔡侯将离开后,徐东阳叫来警卫让他把武萋萋带过来。在这段期间,他仍然在思考着。

“看起来你似乎不愿意把蔡侯将当成凶手啊。不过实际上,他的嫌疑还是没有被排除,”汪明清那令人讨厌的声音在他的耳旁响起,“他完全有可能在冲动之下杀了她,随后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正是因为的确有这份悲伤,所以刚才他的表现才会如此真实吧。说不定,他根本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笨呢。”

沈晨旭对于汪明清的这番话没有作出回应,不过实际上他也想为蔡侯将辩解。

他们之间的谈话没有继续下去,教室里充满着令人压抑的沉默,直到武萋萋进门的那一刻,这份压抑才有所缓解。


 

 

8

“接下去就是决定胜负的时候了。”徐东阳嘀咕着,看着武萋萋从门口走了进来。

不出所料,武萋萋果然给人以运动少女的感觉,身材标致,看上去就很健康,和之前的林梦朝或是管怡完全不同。她充满着朝气,非常阳光。

“你就是武萋萋吧?平时是不是经常参加体育锻炼?”

武萋萋自豪地点了点头。她显得非常从容,就算对面坐着警察,她也能很自然地作出回答。

“我认为学生就应该参加体育锻炼强健体魄,而不能一味在教室里做题。”

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朝着沈晨旭老师那里望了一眼。

汪明清看出了武萋萋是在用眼神说着什么,于是在徐东阳继续和她交流的同时,他大步来到沈晨旭的身边,问他刚才的眼神究竟是怎么回事。

“呃……只是因为课程比较紧张,而且你也知道,数学这门课不练是不行的……”

“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占用他们的体育课了?”

既然已经被对方直接说出来了,再隐瞒也没有什么用了。沈晨旭只好点头承认。

“今天早上确实占用了一节体育课,但那也是没有办法,我必须要保证课程的进度,光有一节课是不够的,而且都初三了,马上就要中考了,再不练就没机会了。至于体育锻炼……在中考之后不是有的是时间嘛,到时候再补也不迟。不过,这和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没什么关系。”这句话的确是实话,汪明清之所以问这个问题仅仅是出于好奇,而不是怀疑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问完了问题后,汪明清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刚好此时,武萋萋正在回答徐东阳的某个问题。

“没错,我是不喜欢那种女生,我觉得该有体育锻炼的时候就应该体育锻炼,可是班里的大部分女生,都喜欢在体育课上写作业,这样对身体不好,而且,她们难道真的以为在这40分钟里用功就能学到什么吗?所以我对她们这种行为非常反感。”

“你说的那些体育课的时候聚在一起写作业的人中就有郑梅吧?”

武萋萋毫不否认这一点。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对她的讨厌也仅此而已。每个人的看法不同,这个我是理解的,所以我也不会因为这一点就去杀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岂不要把我们班的大部分女生都给杀了?”

“这只是一个方面而已,”徐东阳摇了摇手,“请问你知道蔡侯将吗?”

一听到这个名字,武萋萋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然后她一边顾虑地看着班主任,一边故作镇静地问道:“难道他有嫌疑吗?”

“不不,嫌疑还谈不上,不过他没有不在场证明这一点倒是事实……不过我想问的不是这个,而是你是否喜欢他?”

她犹豫了,也许是因为班主任就在一旁吧。不过她最后还是下定决心说出了口。

“没错,没什么不敢承认的,我就是喜欢蔡侯将。但我知道他不喜欢我,他喜欢那种柔弱的女生,而不是我这样的类型。所以……怎么说呢……我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机会,但我还是想为他做点什么……”,说着说着,武萋萋的声音变得弱气起来,视线也渐渐地沉了下去,此刻的她就像是个羞涩的少女一般,“所以前排有东西传下来的时候我会帮他整理好,另外当他笨手笨脚地搞砸事情的时候我也会帮助他。我不怕别人知道我喜欢他,这种事有什么好怕的。”

“那么他知道你喜欢他吗?”

这个问题倒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最后她犹豫着点了点头,觉得既然大家都知道的话那么他本人或许也会知道。

“不过……这与案件有什么联系吗?”

“因为蔡侯将喜欢郑梅,所以我们正在沿着这条线进行调查。”

一听到这句话,武萋萋立刻脸色大变,她一下子站了起来,身后的椅子向后滑动发出刺耳的声音。她的脸上夹杂着愤怒与不安,嘴唇一直在颤抖着,似乎是想要表达什么但又说不出口。最终,她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来指着对面的徐东阳,带着怒意开了口。

“你是在怀疑蔡侯将吗?我告诉你,不可能!天底下谁都有可能杀人,唯独他不会!还有,他怎么可能喜欢——”她犹豫了一下,因为她想起来刚才蔡侯将回来的时候哭哭啼啼的样子,那样子绝不是因为被警察吓到了,而是因为想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的死亡,“总之,他不会杀人!就算他喜欢郑梅,他也不会杀了她,他就是这样一个蠢货!他只会为了别人着想,而不会想要伤害对方,请你不要血口喷人!”

“看来你好像误会了什么。”汪明清抢在徐东阳之前说道,“你难道没有发现吗?我们的徐警官将矛头指向了你,你才是他怀疑的人。”

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武萋萋冷静了下来,重新坐回到座位上。与此同时,刚才被她的气势吓了一跳的徐东阳也借着这个机会冷静了下来,他偷偷地擦了擦汗,然后故作镇定地端坐在那里直视着对面的武萋萋。

“你是说……我可能会看出蔡侯将喜欢郑梅,然后想把情敌除掉吗?呵呵,这种蠢事我可不会做。在案发时我和我的同桌在篮球场上看比赛。我想这个不在场证明你们应该在询问我同桌的时候就问到了吧?”

“当然问过。”徐东阳心里已经开始动摇了,他的猜想是武萋萋发现了蔡侯将喜欢郑梅,但是从她刚才的表现来看,显然不是这样,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说起来,明日新也说过,蔡侯将喜欢郑梅是他发现的,他的观察能力确实比一般人要好。

“那么还有什么问题吗?为什么还要怀疑我?”武萋萋不满地将双手交叉抱于胸前,歪着身子靠在椅背上,等着对方给出能让自己满意的答案。

“因为盛鹰很有可能会为了你说谎。她也很讨厌郑梅,所以如果你杀了郑梅的话,我认为盛鹰一定会帮助你的,顺便再将罪名嫁祸到另一个她讨厌的人身上。你们说你们在篮球场上,但是目前仍然没有人可以证明这一点。当然,除非你现在还记得你在篮球场上遇到了谁,然后他能证明你们在案发时间不在现场。”

武萋萋冷笑了一下。

“你有亲自去看过篮球场上的比赛吗?那么乱的环境下,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找到证明我们一直在那里的人?”

“那就是说没有咯?好的,我知道了。不过,我这么说并不代表我就一口咬定你是凶手。因为目前我们没有证据,所有的一切都是猜想,这一点也请你谅解,如果你是清白的,那么我想你也不会担心我们的调查吧?”

听到这里,武萋萋才勉强接受了徐东阳的话。

“那就按你说的做吧,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没杀过人,以后也不会做这种事,我相信如果你还执拗地想要沿着我和蔡侯将这条线调查下去的话,肯定是查不出什么的。”

是啊,确实是觉得查不下去了。徐东阳从心底赞同武萋萋的话。

“这一点我们会判断的。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谁最有可能和郑梅产生纠纷,以至于最后要杀了她呢?”

武萋萋犹豫了一阵,最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说过,我和郑梅不熟,也不清楚她的交际网,所以我现在也说不了什么。如果你非要让我说的话……我就随便列举几个名字吧,女生像是谢霜,韩天晴,贝诗,毛清雨之类的,男生像是季文,余幼光,曹至勇,祝天幸之类的。我举出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嫌疑,只是感觉吧。因为他们离郑梅很近,但又远远达不到亲密的程度,也许就是这种关系,容易发生什么矛盾吧。”

徐东阳手中的笔已经落在纸上了,但是思索了片刻之后还是抬了起来,没有将那些名字记在名单上。这些都是武萋萋当场想出来的,和案件有何种程度的关系还有待调查,总之先保留吧,等以后其他线索都查不出什么的时候再说吧。

“好了,该问的都已经问完了,你可以回去了。”

这次同样没有叫来下一个人。

徐东阳整个人都快瘫倒在了桌子上,看上去深受打击的样子。

“唉,”他重新振作起来,招呼周围的几人过来,“我们还是先来谈谈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吧。”

“怎么样,你的武萋萋犯人说?”汪明清不怀好意地笑着。

“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能证明她杀了人,但也没有证据证明她没有杀人。到现在我们还是什么证据都没有。不过,从情理上,我觉得她杀人的可能性很低,同理,蔡侯将也是……”

“我可不这么认为,蔡侯将比起武萋萋更有可能。”

“随你怎么说吧,”徐东阳已经习惯了他的这种说话语气,“不过在有人能出来证明武萋萋的不在场证明之前,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看起来你是在用排除法调查案件啊。不过目前的情况很糟啊,首先林梦朝和管怡肯定是没有不在场证明了,光是这两人就让你无法确认谁有可能了吧?”

“所以才需要证据啊。我们现在只是寄希望于某人能指出谁和郑梅发生过纠纷了——”

“然后呢?”

徐东阳不解地看着他。

“你说什么?”

汪明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徐东阳的四周踱着步。

“就算你觉得某个人很可疑,甚至心里已经确定他就是凶手了,但是你要怎么证明呢?或者说,你有什么证据吗?”

徐东阳烦躁地揉着自己的头。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现在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了。”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问完了39个人之后却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凶手是谁呢?到了那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这时,沈晨旭用轻微的声音在一旁插嘴道:“那个,我是希望这起案件尽量当天解决,因为大家都是初三了,拖个几天的话会很麻烦。”

徐东阳冷哼了一声。

“那就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我们才见过了十个人,还有四分之三的人没有见过呢。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发现呢。”

“对了,刚才汪先生来问我关于体育课的事,这会不会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听到这话,汪明清放肆地笑了起来。

“真是好笑,你是不是被某些小说给误导了啊?难道侦探就不能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了吗?刚才我问这个只是一时好奇而已,和事件一点关系都没有,至少目前没有。”

看来大家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徐东阳觉得很迷茫,他甚至都快不知道这样的审讯到底有什么意义了。不过,该做的还是要做,他喝了口茶,然后让警卫把贝诗带过来。

评论
热度 ( 1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