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临时审讯室》(5)

【总目录及传送门:请点这里

【关于作者的其他作品,请点这里


12

终于轮到我了!

哼哼,那些愚笨的警察,终于注意到本大爷的厉害了吗?区区小案子,我早就已经查明了所有的真相!现在就让我来为你们解开,这个发生在校园里的恶劣的杀人事件的真相吧!

房海明自信满满地这样想着,大步走进了临时审讯室里,他自豪地笑了笑,然后坐到了位置上。

“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吧。老实说,我已经解开了这一切的真相。”

对面的年轻警官看上去有些惊讶的样子,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果然和书里说的一样啊,只会按照传统的方法办案的傻子,根本就不懂得变通,也自然找不出凶手!

自己可是读过不知道多少本推理小说,看过不知道多少次杀人场景。各种残忍的现场都见过,更何况是这种最最普通的案发现场呢?

那个年轻警官看上去想说些什么,但是被最右侧的那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阻止了。

“房海明同学,能否说说你的高见呢?”

哼,看来这个人倒还挺识相的。

“那是,我来就是为了帮你们解开这个谜团的。先让我们还原一下现场吧。首先,根据尸体的第一发现人徐鸿与明日新所说,他们刚进门时就看到了脚对着门口倒在地上的郑梅,她当时已经死了,而且讲台上的那几盒粉笔盒也倒了下来,使得她的身上全是粉笔灰。很显然,这是郑梅与凶手搏斗时留下的痕迹。凶手想要袭击郑梅,郑梅当然不会乖乖地被对方杀死,因此她逃到了讲台那边,结果被凶手追上,两人在黑板前扭成一团,然后凶手找准机会用韦嫣桌子上的剪刀杀死了郑梅,粉笔盒也是在这个时候被打翻了。也就是说,最初的时候,郑梅是在自己的座位上的,而且,这个凶手是蓄意行凶。当然,看你们之前叫走的人,也许你们怀疑和郑梅有感情纠纷的孟平是凶手吧?但是这不可能,凶手不可能那么明目张胆地暴露自己。他肯定是一个我们不会怀疑的人。当然,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他肯定还会为自己编造出一个不在场证明,也就是说,他运用了某种手法,使自己拥有了不在场证明。这可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案啊!”

房海明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之后,稍微休息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说道:

“很明显,根据上述的理论,凶手的范围就缩小了很多——看起来和郑梅无关但其实与她有关,拥有不在场证明而且又让人很难相信他是凶手的人。至于不在场证明,我没法一一调查,这个就要靠你们自己调查了。我先来说说其他的条件吧。

“首先,齐燕,魏雨,韦嫣,林梦朝,白清,管怡,余幼光,倪家元,孟平,贝诗,毛清雨,谢霜,韩天晴这些人可以排除在外,因为他们不符合第一个条件。然后,在剩下的人当中符合第三个条件的有吴殷,陈琪,严正东,范伟,沈怀山,邹叶姬,罗晓薇,董强,陶千古,季文,卢美燕,曹至勇,祝天幸,夏东,蔡侯将,龙啸,贺玉,牛籍,邱寒,廉令才,彭昭这几人。这样,范围是不是缩小了很多?当然,这还不够,光是这样还无法确定谁才是凶手。在这里面,先把一些凶神恶煞的给去掉,比如说龙啸,牛籍,邱寒,曹至勇,邹叶姬,卢美燕之类的。然后,再把一些不太可能的人给去掉,比如说陈琪,严正东,沈怀山之类的。最后,我认为最有可能的还是范伟,夏东,祝天幸,贺玉,季文这几个人。其中范伟最可疑,因为他学习成绩好,这种人往往心态不是很健康。这么一想,韦嫣,贝诗,白清之类的也要放进去,不,白清还是算了,我了解她。”

这是当然,因为自己对白清还是很有好感的,这么可爱的她怎么会杀人呢?

听完自己的推论,那个白色西装的男子便不住地笑了起来。

“很好很好,真是有趣的理论。请问你平时是不是看过很多推理小说?”

“是啊,都是特别精彩的那种。每次都会死好多好多人,然后每个人的死法都残忍至极,看着特别爽。”

“好的,如果你喜欢就继续看下去吧。你的推理我很感兴趣,巧的是,我们也正要朝着范伟和白清的这个方向调查呢。”

一听到白清,房海明便来了劲。

“不。白清怎么可能是凶手呢?她这种看起来笨笨的女孩,没有成为凶手的可能的。我推理小说看到现在,还没有看到这样的凶手的。所以请打消这个念头吧,真的,我看过那么多书,也多少懂一些,白清肯定不是凶手。我觉得你们的调查方向是对的,范伟很有可能就是真凶。而且,他很可能会抛出来一个不在场证明,请你们一定要坚持住,因为这一定是一个手法,好好想,一定可以发现其中的破绽的。”

“是啊,天下所有的凶手都是喜欢用不在场证明或者密室之类的手法的。话说回来你知道冲动杀人吗?你觉得这起案件有冲动杀人的可能性吗?”

“怎么可能!”在房海明眼中,这个外行人就像是在班门弄斧一般,“不管是什么案子,凶手肯定都是有合理的动机的,多半是复仇,相信我,以前肯定有某个人死在了郑梅手上,然后这个人想要复仇!说起来,班里好像还有两个她的小学同学,不过放心,他们肯定不是凶手,凶手多半是范伟,也许他也是郑梅的小学同学,然后隐姓埋名潜入这个班,就是为了替某人复仇!”

“真是独特的想象呢。话说回来,你的不在场证明呢?推理小说里还有一种叫做叙述性诡计的手法吧?”

“叙述性诡计?你是说那种不入流的套路?这种诡计根本就不华丽,真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种东西。我的不在场证明?很抱歉,我没有,但是正因为如此,我才是没有嫌疑的。”

“那么你所谓的华丽是什么呢?”

“华丽?”房海明笑了笑,“当然是惊天的诡计啊。什么搞到最后还是一个连我都知道的物理或者化学规律,或者仅仅是个巧合之类的,这种诡计就烂透了!打个比方吧,有着吸血鬼传说的村落里发生了一起杀人事件,结果所谓的吸血鬼只是牙龈出血而已,这种解释你能接受吗?反正我是不能。还有,某位日本作家的作品中,最后反驳自己的伪推理的理由是空气中氧气含量只有五分之一。这种东西我都知道,这算什么啊。真是无聊。”

“那么你在读到答案之前想到了吗?你有考虑过所谓的最简单的可能性吗?”

房海明一时语塞,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应答的方法。

“当然想不到!为什么作者要先抛出来一个看起来很厉害的谜题,到最后却仅是这种程度的解答呢?如果是那么简单的解答,倒不如早点说出来啊,本书的解答很简单之类的,也不用在前面故弄玄虚那么久。”

对面的白衣男子只是笑了笑,不再反驳,这让房海明觉得是自己占据了上风,因而洋洋得意起来。

当然,汪明清绝对没有赞同他的说法。本来和他辩论这个问题也是出于自己的恶趣味而已。不过,他刚才的话里倒是提出了让自己非常在意的相当有趣的一点。

也许是看不下去两人的对话了吧,徐东阳抢回了话语权。

“就这样吧,带他回去吧。我们要谈论一下最新获得的信息,下一个人等会再叫吧。”

看着离开教室时房海明得意的目光,徐东阳就觉得心里来气。他究竟是把一起罪案当成什么了?游戏吗?还是小说?真是可笑!


 

 

13

“怎么样?你还有什么想法吗?”这句话是汪明清问的,他显得很得意的样子。

“还能有什么想法?”徐东阳充满倦意地反问道,“你不会也要说出什么凶手用了不在场证明诡计之类的话,然后指认韦嫣,贝诗,毛清雨与孟平中有一人是凶手吧?这只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绝对没有那么复杂。房海明那家伙,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那么讨人厌了。”

一旁的沈晨旭也深有同感的样子。

“他老是说我们老师不可信,估计是某些小说害得吧。现在的人总是喜欢把老师当成是坏人。然而,除了极少数的老师之外,大部分都是为了他们着想的,但是这群孩子居然还不领情。”

“不过说到底,贝诗和毛清雨的看法倒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方向。”徐东阳细细品味着刚才得到的信息,“到了初三,难免也会有学业上的压力,那也的确是一个可能的杀人动机。沈老师,你能说说看吗?关于成绩变化的事。”

沈晨旭没有急着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静静地思考着。片刻之后,他随手拿起了桌上的笔,然后在一张空白的纸上写下了几个名字。空开一点距离之后,又写下了几个名字。接着,他又再度空开一段距离再次写下了几个名字。

“我一开始写的是初二结束时他们的成绩。第一名是韦嫣,第二名范伟,第三名贝诗,接着依次是韩天晴,郑梅,夏东,祝天幸,陈琪,邱寒与邹叶姬。到了初三开学时候,前三名不变,从第四名开始依次变成了韩天晴,魏雨,夏东,陈琪,祝天幸,白清和郑梅。而现在,从第一名开始,变成了韦嫣,范伟,韩天晴,郑梅,白清,祝天幸,谢霜,孟平,贝诗,毛清雨。”

从这三个名次的排布来看,第一名和第二名是不变的,向来都是韦嫣和范伟。而从第三名开始,就出现了变化。本来应该稳居第三的贝诗成绩开始下滑,韩天晴的成绩比较稳定,取代贝诗成为第三。经常出现的还有祝天幸,白清和郑梅。祝天幸的成绩在前十名中的后列,三次考试只有一次考过郑梅的他应该不会因此而怀恨在心。至于白清,成绩则是突飞猛进。房海明也说过,她是那种看起来笨笨的女生,看起来似乎是在初三下了一番功夫。至于最关键的郑梅,除了初三的期初考试考得低了一点之外,其余也都还在挺高的位置,估计也不会有人对此不满吧?唯一有可能的,也就是成绩直线下滑的贝诗了。可是如果她是凶手的话,为什么要把指证自己动机的线索提供出来呢?而且,她有不在场证明。难不成真的是像房海明所说的,贝诗用了什么手法来伪造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吗?

“你或许在怀疑贝诗吧?但我可以百分之九十地否定你的看法。你也许会觉得这份名单能够说明贝诗的动机,但是很可惜,正是因为她太过于紧张了,所以才会如此在意自己的成绩。正是因为如此在意自己的成绩,她的成绩才不仅提不高,反而还下滑了,所以她才会对我们说出这种话。”

就仿佛是看穿了徐东阳心中所想的事情一般,汪明清解答了他心中的问题,并且徐东阳自己也觉得这个解释很有道理。

“另外,你总是喜欢问一些诸如‘你还记得谁和郑梅同学有矛盾或者争执’这样的问题,我觉得这没有意义,因为我判断——之前还不敢肯定,但我现在敢完全确信——这是一起冲动杀人,而非房海明所说的蓄意杀人!所以,我们的调查方向不应该围绕着‘曾经’这个字眼,而应该围绕在‘现在’。”

“你说的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所谓冲动杀人,不也是有着因为过去的什么事情产生的积怨,终于在两人独处的时候爆发了这种可能性吗?”

本以为汪明清会反驳自己的,没想到他反而是一边吹着口哨一边站了起来。

“我去上个厕所,马上就回来。如果你还是这么想的话,那就按照你想的去做好了。不过,不要忘记,除了‘曾经’,你还要问和‘现在’有关的。”

还没等徐东阳回话,汪明清便潇洒地走出了门。

“真是的,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就连沈晨旭也忍不住抱怨道。

“沈老师,现在你还有什么想法吗?我想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你的学生。现在我们有两条线索,一条是情感线,其中包括已经被否定的孟平以及待考证的武萋萋与蔡侯将;另一条是成绩线,导出的结果是贝诗,但是她也不可能犯罪。这些是明线,但是还有一条暗线,就是可疑但却没有动机的。其一便是徐鸿和明日新,另一个便是林梦朝。虽说盛鹰的问题包含在武萋萋的问题里,但是如果她说的是真话的话,那么这个可能性我们也要考虑到。”

“破案不是我该做的事,我只能从情理上,从我对学生的了解上来看。首先,我不认为蔡侯将有杀人的本事。武萋萋和盛鹰还有些可能。林梦朝的话……她是个很听话很懂事的孩子,但是老实说,有点奇怪,心思也不在该在的地方。至于徐鸿和明日新,我给不出更高的评价。这两个孩子在班里也一直都是问题生。对了,刚才毛清雨同学不是说了关于数学作业的事吗?”

确实有这么回事,但是徐东阳却对这一点嗤之以鼻。

“现在汪明清不在我可以大胆地说,不怕他笑话我,我觉得这个看法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真的会为了这种事而杀人吗?我是不信的。再说了,从我们现在得到的信息来看,郑梅一般是不会拒绝别人的请求的,因此也很难想象她会因为什么原因而拒绝某人不交作业的请求。不过,拒绝对方的恋爱请求倒是还有点可能。这个人也许不是蔡侯将或者孟平,而是我们还没有见到过的另一个人。”

也许是因为谈到了沈晨旭最不想谈到的话题吧,后者一脸阴沉地坐在那里。

“蔡侯将喜欢郑梅,武萋萋喜欢蔡侯将,孟平喜欢郑梅,郑梅也喜欢某个人。真是的,怪不得最近成绩一直上不去,平均分也比其他班差了一大截,我怎么给他们搞都搞不上去,原来问题出在这里啊!心思都不放在学习上!”

“请原谅我这么说,沈老师,现在他们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啊。我私下里这么跟你说吧,这个年纪的喜欢只是一种生理上的喜欢,觉得对方长得好看就喜欢了,几乎是出于一种动物的本能。其实想想,这也是挺正常的,咱们不也经历过这个年纪嘛。”

“正常什么?要是初一初二就算了,现在都初三了,而且马上就要中考了!在搞什么啊真是——”沈晨旭板着脸,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要不是因为这场命案以及由这场命案带来的调查,他还真不知道在自己的班里居然有那么多事。

“再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毛清雨同学似乎也对孟平同学有好感啊。”汪明清出现在了门口,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多半是有意的吧——他故意在火上加油,增加沈晨旭的怒气。

他一边擦着手一边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怎么,你们没有开始吗?专门为了等我回来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还真是感激不尽啊。”

徐东阳没有用正眼看着他,而是一脸冷漠地目视前方,说道:“我们只是在谈点案件相关的情况,不是在等你,也和你无关。如果你再晚来一点的话,恐怕我们已经开始了。”

“是吗?那就请快点开始吧,我想尽快结束这一切。”

汪明清颇有自信地说道。这种自傲让徐东阳与沈晨旭都十分反感。

不过,他本人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的样子。他看了眼徐东阳手中的在房海明之后写着“谢霜,白清,范伟”三个名字的名单之后,擅自抢在徐东阳之前让警卫将谢霜带进来。

在这段空白期里,徐东阳用近乎抱怨的口气说道:“真是的,感觉根本抓不到什么重点啊,这样的调查真的有什么意义吗?感觉只是在了解一些学生之间的私事而已,跟案件根本无关啊!”

“就当是在做本职工作好了,你就算觉得再得不出什么东西也坚持下去,万一那个凶手跳出来自首了呢?”汪明清毫不在意地说道,“那么,就让我们把时间交给证人们吧。一下子有39名证人,再加上班主任1名,你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他模仿着主持人的口气说道,然后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


 

 

14

从刚进入初中开始,当别人还在享受着世界的光明的时候,她就看到了,或者说,是体会到了世界的阴暗。

当得知自己将要在久远中学就读的时候,她很高兴。虽然这是一所正在没落的中学,但是毫无疑问,它悠久的历史渊源和文化底蕴,以及强大的师资力量,都还在那里,永远也不会改变。她还觉得,人少一点反而好,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在入学之前,她就已经规划起了自己的未来。自己憧憬的高中是一所名为私立白铃兰高级中学的学校,那是建在山上的一座知名的半封闭式高中,她希望能在那里磨砺自己的意志。

当然,她的父母也是支持的。虽然她真正的父亲已经过世,但是她的继父也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她。从他的身上,谢霜感受到了不亚于自己真正父亲的浓浓的父爱。

“我真为你自豪,霜儿。你说你要去私立白铃兰高级中学对吧?那真是个好地方啊,不过在那里学习可是很辛苦的,即使这样你还是要去吗?”

“当然!”稚气未脱的她显得那样兴奋。

“好!”父亲看上去也是同样的兴奋,“我们找个时间去吃一顿吧。就去那家我们经常吃饭的店吧。你不是很喜欢那个大龙虾吗?我们到时候去吃个够!叫上亲戚朋友,我们一块喝个酒,就当是,提前庆祝我女儿的灿烂的前程!”

“好啊好啊!”谢霜高兴地跳了起来,来来回回地蹦了好久。她的父亲也宠溺地看着她,眼神中充满着一个父亲的温柔。

然而,那场宴会,带来的,却是足以摧毁谢霜心灵的悲剧。

继父喝醉了,并且是烂醉如泥。亲戚们不断地劝酒,他也不好意思回绝,而且他自己也的确很高兴,结果喝着喝着,就醉成了这样。

那天晚上,她和母亲扶着父亲回到了家,把他放到了房间的大床上。母亲因为很累了,在拜托了谢霜照顾父亲后就去洗澡了。而谢霜,则拿来一条毛巾,爬到了床上想要擦拭父亲的脸。

然而,猝不及防地,本来躺得好好的父亲猛地转了过来,压在了谢霜的身上。在她反应过来之前,一双有力的大手已经压在了她的嘴巴上。接着,另外一只手便毫不留情地拨开了她的衣服。她想反抗,但是凭自己的力气是无论如何也反抗不了父亲的。她想呼喊,但是嘴巴被父亲的手压着,根本无法出声,即使出了声,也无法被正在洗澡的母亲听到。

就这样,在绝望中,谢霜留下了泪。没有哭声,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反应,只是留下了浑浊的泪。

当然,这件事被母亲发现了——发现不了才奇怪吧。那天晚上,本来应该是庆祝谢霜美好未来的夜晚,却变成了父母之间的争吵。也许是父亲真的醉了,从他的话中,谢霜和她的母亲得知了,所谓的加班都是骗人的,不过是在酒吧里喝喝酒,然后再到某些场所里去快活一番。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是如此理直气壮,根本不像是平时的那个温柔的父亲。

后来,也许是父亲清醒了点,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不得了的话,便跪着向谢霜母女道歉,哭着发誓自己绝没有背叛她们,他只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才犯了这样的错误,自己一直是爱着她们的,他愿意发誓,甚至愿意用一切方式来补偿自己的过错。

怎么可能原谅!谢霜愤怒地想道,她觉得自己的母亲也应该会有这样的想法。然而,母亲的回答惊住了她,她含着泪选择了原谅。

于是,所有的一切在谢霜眼中开始变样。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在父亲死后那么快就找到了新的对象?为什么母亲总是默认父亲的行为?为什么自己的母亲总是在适当的时候离开家门,把自己留给这个继父?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场突然的宴会?

所有的一切都联系了起来,所有的一切都无比清晰。在谢霜看来,这是一个阴谋。自己最亲最爱的母亲在算计自己。也许父亲的死也是她干的,目的就是为了和继父结婚。也许继父对自己的意图她也知道,但是她默认了这一切,还适时地给予帮助。还有那些亲戚,他们不断地给继父劝酒,这是为了什么?他们难道也在害自己吗?

谢霜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在自己周围的所有人,难道都在算计着自己?难道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那些在自己的生命中出场的人物也在谋划着算计自己的方法?一想到那些躲在阴暗房间里对着烛火一边发出奸笑一边相互讨论着如何陷害自己的场景,谢霜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心。

从此以后,世界完全变了样,原本绚丽的景色被抹上了一层阴影。即使如愿以偿踏入了久远中学的校门,一切也没有改变。

那些看起来对自己很好,然后在背地里偷偷说着自己坏话的女生们;那些看上去一表人才,但是却对女性露出猥琐目光的男生们;即使是老师,也是一副奸笑着的样子,口口声声地说着为了你们好,可是实际上呢?谁知道那个沈老师是不是看上了某个女生,然后趁着叫到办公室里的机会做着某些不堪入目的事——就像继父对自己做的那样。

是啊,人心是无法预测,无法确认的东西。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都有自己的打算,都有自己的阴谋,都在想着如何算计别人。

就说那个管怡好了,看上去胆小怕事,实际上呢?总是在背地里说着别人的坏话,就连自己的朋友也不放过。在说那些话时候的眼神,上挑的眉毛,夸张的手势以及放荡的笑声,这才是她的真正面目吧!

韦嫣呢?看上去完美无缺,不管是学习还是人缘,都占有优势。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在她光鲜亮丽的外表背后,是否隐藏着一颗阴暗的心呢?她是否压根就瞧不起那些无论怎么努力学习都比不过她的人呢?

贝诗和毛清雨,她们是好朋友?别开玩笑了,她们在相互讨厌着对方。坐在后面的自己早就已经看出来了,从她们平时的表现中,读出了她们内心对于对方的厌恶。贝诗嫉妒毛清雨的成绩,而毛清雨则是厌恶贝诗的为人。明明相互讨厌到了这种地步,居然还能在表面上装着朋友的样子,真是可笑!

韩天晴也是如此。优雅?如同贵族一般?不过是在外面的表现而已。在两人独处的时候,她总是露出淫秽的目光,说着下流的笑话!这种人,只不过是挂着一张皮而已,她们总喜欢用一些光鲜照人的东西装饰自己,因为她们无法将自己肮脏的灵魂置于人前!

贺玉和牛籍?不过也是粗俗的人罢了。牛籍喜欢贝诗,这是她某一次偶然偷听到的。当时,牛籍在想着该怎么向她表白,贺玉则一直在一旁出着主意——都是些在喜欢的女生面前如何表现自己的馊主意罢了。难道那些男生都只在自己喜欢的女生面前表现出伪装的一面吗?这是欺骗吧?莫非自己也被算计了?贺玉也经常来到自己的座位前帮自己传作业,这莫非也是因为贺玉想要追求自己?

至于范伟,粗看之下倒是一个正经人。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在开学之后的几十天里,他好几次约了同一个人,平均相处的时间甚至超过了午餐的时间。但是,他们绝不是男女关系。为了占有自己所喜欢的女生,就想要接近她们然后夺走她们的心吗?这种做法真是恶心至极!

说起来,所谓的喜欢,也不过只是肉体上的行为吧?怎么可能会有真正的喜欢呢?

至于郑梅?一直以不想吃午饭为理由,谁知道她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在教室里做一些什么事情呢?也正是因为这个,自己才一直将自己的重要物品随身带着,包括自己珍贵的笔记本之类的,吃饭也总是就近去小店买了点东西然后回去吃,为的就是尽快回到教室,以防郑梅做出一些可疑的事。

今天也是如此。谢霜很早就回到了教室。当然,她发现了被掩盖在粉笔灰之下的郑梅的尸体,讲台上也是一片混乱。她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个圈套,一个算计自己的圈套。自己是尸体的第一发现人,自然逃不掉被警方调查,怀疑,甚至最终会成为凶手的替罪羊。

自己终究还是逃不掉吗……

为什么那些人不能放过自己呢?明明已经那么小心地提防着周围的所有人了……

自己才不会乖乖上当。继父的那次是先例,那时自己还没有看到,还没看到隐藏在表面下的世界的黑暗。不过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自己已经将一切都看穿了。

我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这是谢霜的脑海中唯一闪过的话。

郑梅被杀了,凶手想要嫁祸于我,不,就连郑梅是否被杀都不清楚。如果她是自杀的话,那么毫无疑问,目的就是为了算计我。至于理由,根本就没有理由。每个人都在算计自己,整个世界都在和自己作对,这就是理由。

谢霜对自己的想法异常固执,她深信事实的真相一定就是如此。

因此,此刻自己身处在这间审讯室内,也是某人的阴谋,自己绝不会上当。谁知道证人是不是会受到保护的呢?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不都是第一个被怀疑的人吗?沈晨旭老师还在这里,他真的不会说出去吗?不,这个人根本不可信,他一定会说出去的,然后自己是尸体的第一发现人的事就会被暴露出来。然后那些警察也好,同学也好,他们都会一直断定自己就是凶手,然后不由分说地把自己抓起来。

不,绝对不能这样,不能让对方的诡计得逞!

“请问你对于郑梅有什么印象吗?”

“没什么印象。我不认识她。”谢霜很快地回答道。她相信,这样做才是最好的选择。

对方显得很意外的样子。不过他强装镇静地继续问下去。

“你在中午的那段时间里在哪里做了什么呢?”

“我在吃饭。我平时也是一个人。”

“那么你认为谁最有可能杀死郑梅呢?”

“没有看法。”谢霜相信这个回答是最好的。看着对方意外的表情,她觉得这一次是自己胜利了。在阴谋的面前,自己取得了胜利。

然而,事与愿违,一旁那个穿着西装的一脸流氓样的男子站了起来。从她的眼中,谢霜仿佛看到了那天晚上的继父的影子。

“请问你手中拿的笔记本是什么呢?”

“你不能碰!”谢霜激动地叫了起来。这是自己的宝物,是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可以信赖的东西,唯独这一样东西,是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触碰的。

“在你的心里一定有某样东西,你不想把它说出来,是这样吧?现在在你面前有两个选择,第一,说出你所想的东西;第二,交出你手中的笔记本。或许你会说警察没资格这样做吧?但是很可惜,我不是警察,而是一个——如你所见——流氓。对于一个流氓来说,抢夺一个少女手中的笔记本可没有什么资格不资格的哦。”

终究还是自己失败了吗……

谢霜不甘地想着。但是自己是尸体的第一发现者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说的。

“是齐燕,”她临时想到了最近关注到的一件事,“她似乎喜欢范伟,巧的是,郑梅也喜欢范伟。也许,她们两人的关系不太好。”

那个西装男子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这个解释还算让人满意。

“好了,你回去吧。”那个年轻警官松了一口气,然后带着些许无奈地说道。

自己的浩劫总算是结束了。

正当她满意地走出审讯室的时候,那个西装男子再度叫住了她。

“我建议你在初中毕业后去看一下心理医生……嗯?莫非你连心理医生也不能相信吗?那就算了,随你自生自灭咯。另外,希望你以后如果注意到了什么的话,再来告诉我。”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谢霜不安地回味着这番话。

不对,不对,按理说他不可能知道啊,不可能知道自己是尸体的第一发现人啊……难道说他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有监控摄像头?难道这里到处都有这种东西吗?难道我一直都在被监控吗?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心理医生?为什么啊,人们对于发现世界真相的人都会认为其心理有问题吗?我才不会去的,我为什么要去?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身心交给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人?

这个世界是黑暗的,只有自己以及手中的这本笔记本是可以相信的。

评论
热度 ( 1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