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临时审讯室》(6)

【总目录及传送门:请点这里

【关于作者的其他作品,请点这里


15

“对于郑梅同学的态度吗……唔……”白清歪着头思考了片刻,“她好可爱啊,嗯,我是说长相。当然啦,我不是说她内心不好啦,她也很善良的。我真的很羡慕她呢。像她那么好的女孩,真的是很难遇到吧……阿——阿嚏……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我很抱歉……呃……请问这里有餐巾纸吗?”

对方赶紧递来了餐巾纸,在道谢之后,白清接过餐巾纸文雅地在鼻子下方擦了擦。她的确是给人一种笨笨的感觉,就像是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犯迷糊一样吧。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感冒的话,她应该会绽放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吧。和贝诗不同,她属于那种娇小可爱又带一点迟钝的容易激起男生保护欲的女孩,虽然她本人似乎没有察觉。

“看起来你们班很多人都感冒了啊。”

白清看上去好像不知道这句话是谁问的,不过她还是如实地回答了。

“嗯,最近好多人都是,比如说蔡侯将同学的那一圈,夏东也好,曹至勇也好,他们都是像我一样的感冒患者。还有就是严正东那一圈的人,像是倪家元,沈怀山他们。”

白清傻傻地笑着,似乎是对自己的回答相当满意。范伟也曾经半开玩笑地说过,她也就擅长回答别人问题这点优点了。

“请问你在中午的那段时间里在哪里做些什么?”

“那个……”白清像是在回忆很久远的事情一般,随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往事,露出了甜甜的微笑,“我和范伟同学在图书馆讨论问题呢。我们很开心地度过了一个中午。”

看着她甜蜜的笑容,班主任沈老师的脸看上去愈发阴郁了。

“你们是恋人关系吗?”

白清吃了一惊,看上去她好像完全没有注意过的样子。

“我们不是啦。范伟同学他对我很好,唔……不对,应该这样说,他对谁都很好。呃……我觉得,像他那么优秀的人……是不会喜欢我这种笨笨的女孩吧……阿嚏——唔,不好意思……”

沈老师有些绝望地点了点头,接着,话语权又回到了那个年轻警官的手上。

“在你的印象中,有谁曾经和郑梅同学发生过矛盾吗?”

白清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对方似乎以为她没有听清楚问题,于是又问了一遍,但是白清仍然没有回答。

“难道你有什么怀疑对象吗?说出来吧,没关系的,只是给我们一些参考而已。”

“呃……我……恐怕不能回答。”白清突然变得有些畏缩,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不想怀疑我的同学……”

虽然她的声音很轻,但还是清楚地表达了她的想法与决心。

“那么我们换一个问题吧。”最右边的那个年轻男子身子前倾,充满期望地看着她,“你在体育课上做些什么呢?”

似乎是因为话题转换得太快,白清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看到她的这幅样子,不得已,对方又重复了一遍。直到这时,白清才有些明白当前的状况。

“我在写作业。女生除了少数几个之外都喜欢在体育馆里抢位子,然后在那里写作业。不过为什么要问这个?”

对方神秘地笑了,似乎这里面藏着什么秘密一般。

“只是聊聊而已,别紧张,审讯环节已经结束了。少数几个是指哪些人呢?我猜是盛鹰和武萋萋吧?”

“还有沈怀山,她们三个一直去男生那边打篮球。”

“果然是这样啊,那么也有男生会到你们那里吧?”

白清沉默了片刻后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她看上去像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对话。

“没错,像是孟平一直都会过来写作业,还有祝天幸和范伟……啊,范伟同学是来帮我们辅导功课的。”

“我们?”对方抓住了这个关键词追问道,就连白清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曾说过这样一个词。

“对的,是齐燕同学叫来的,她说自己有很多问题要问。平时也是这样的,今天中午本来也应该是齐燕同学约好的,只不过她今天中午临时有事,所以就没有来了。”

“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呃……不知道……”

对方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坐了回去。

“范伟同学是不是经常教你题目啊?”

“嗯……好像是的……奇怪啊,明明是齐燕同学有问题啊……”

白清似乎注意到了其中的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最初的时候,齐燕有一道题怎么做都做不出,然后来问自己。虽然她后来觉得奇怪,为什么齐燕不问自己的同桌而要问自己呢?不过她当时并没有想得那么深,既然对方来问自己自己也就尽力去回答。不过很遗憾,以白清的水平,这道题目还是太难了一点。最后,她们两人没有办法,只能一起去请教别人。然而,韦嫣与郑梅都不在,贝诗也不知去向,无奈之下,齐燕提出了去问范伟同学,毕竟他是班级第二,一定能完美地解答的。虽然白清知道自己一和男生说话就会害羞,脸一下子就会变得红红的,心跳还会加速,不过既然齐燕也在,那就不妨试一下好了。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两人找到了范伟。正如齐燕所说,范伟完美地解决了问题,而且提供了多种解答的思路,其中有些过于跳跃,以致于白清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看你们这个样子应该是没有听懂吧?不过没有关系,你们只要记住前面两种方法好了,这两种在考试中比较常用。刚才看你们的解题思路,我发现了几点问题。一会儿我给你们一点建议,你们记住我的话,再遇到类似的问题时,想到我说的那些注意点就可以了。”

随后,就白清和齐燕的解答过程,他分别针对二人的不同风格给出了建议,随后,他还总结了这道题的题型以及相关的变式,接着又简单地做了一份整理。然而这份整理还没有完成,午休时间就已经结束了。

“哎呀,看我,光顾着自己说,耽误你们的午间休息了。”

“啊,没事没事,我听得很入迷呢。而且,我也觉得收获很大。”这些当然都是白清的真心话,“可以的话,我们明天还能再过来吗?我想看一下这份整理。”

“当然可以,我今晚就能把它完成了,明天中午再交给你们吧。”

“这样……不会耽误你的晚上时间吗?”

“没关系,我晚上的时间很充裕呢。”

果然这就是学习成绩优秀的人和自己的差距吗?据说他游戏也玩得很好,不会真的是全才吧?白清这样想着,感受到了两人之间的巨大差距。不过这倒不是什么大的问题,虽然范伟如此优秀,不过他说话时完全没有像韦嫣那样不自觉就流露出的那种高傲,让人觉得很舒服,和他在一起说话简直是一种享受。和范伟的接触并没有带来过大的心理负担,白清原本提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

第二天,三人如期见面,然后范伟递出了那份他利用晚上的时间整理好的笔记。白清连声道谢,即使如此,还是无法抵消她对于占用范伟那么多时间的歉意。

在那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齐燕又来找她,想要和她一起去找范伟。不过那天,她们慢了一步,郑梅已经捷足先登了。那一刻,白清似乎看到了,齐燕脸上那复杂的表情。

随后的几天里,齐燕每天中午都会带着她去找范伟,可是每次范伟的身边都有郑梅的存在。其实想想也很有道理,郑梅总是不吃午饭,一直守在教室里,当然会比她们快啊。对于白清而言,她可做不到不吃饭等在教室里。

有一天体育课的时候,齐燕突然很不开心地站了起来,看着郑梅又跑去问范伟题目了,她不满地拉着白清走了出去。她的借口是作业做累了,出去散散步,但是白清很明显地感到了齐燕的抱怨。于是,白清做出了一个判断,说不定齐燕喜欢范伟呢?或许她正在嫉妒郑梅呢?

一想到这里,白清不禁笑出了声,因为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要强的齐燕会露出这种表情。当然,也因为她的这个反应,齐燕一边抱怨地说着“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一边假装用凶恶的目光瞪着她,接着两人便在操场上开始你追我赶地玩了起来。

不过,从某一个时间开始,郑梅不再去找范伟了。有时候她看到齐燕在和郑梅说着什么,注意到了白清之后,她便拉着郑梅走出教室;有的时候,郑梅不见了,而齐燕则拉着她再次去找范伟。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郑梅刚走,自己就又来打扰人家,不过聊着聊着,这种感觉也就消失了,这大概就是范伟的人格魅力吧。

今天也是如此,本来应该是齐燕去约范伟的。以前都是在教室里,不知为何今天偏偏选在了图书馆,本来的三人行最终也因为齐燕的缺席而变成了两人独处。虽然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不过当时也没有太在意。自己也因为感冒而十分难受,更无暇去顾及其他的事情了。

然而,恰恰是这一天,郑梅死了,她被人杀害了。

白清当然有怀疑的对象,对方一提出这个问题,她的心里就冒出了一个名字,不过她不想去怀疑自己的朋友。

之前齐燕对待郑梅的眼神,两人之间偷偷的交流,以及今天突然改变了地方,而且齐燕又恰好没有在场。这些都说明了什么?

越是想着齐燕不可能杀人,越是看到更多的证据证明这一点。白清很痛苦,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回避这一痛苦的方法倒是很简单,那就是不去思考,回避任何类似的问题。只要不去想齐燕可能是凶手的可能性,自己也就不会痛苦。

此刻,白清的心里闪过一个要是换做以前绝对无法接受的想法。

如果自己喜欢范伟的话,会演变成这种结局吗?


 

 

 

16

此刻,范伟的心里闪过一个要是换做以前绝对无法接受的想法。

如果自己接受郑梅的表白的话,会演变成这种结局吗?

越是想着齐燕不可能杀人,越是看到更多的证据证明这一点。但是范伟很清醒,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回避这一痛苦的方法倒是很简单,那就是不去思考,回避任何类似的问题。但是不能这么做,因为他也想为调查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即使自己的力量微不足道。总而言之,他也想抓住那个杀害郑梅的凶手,而且就目前来看,齐燕是凶手的可能性很大。

不过,充其量也就是可能性了。他明白,齐燕是没有动机的。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的异常而且郑梅恰好在这一天遇害的话,那么这个可能性甚至都不可能存在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源于偶然。他和齐燕是小学同学,两人一直都很要好,不过到了初中,他们便不太联系了。有一天,齐燕突然找到他,坏笑着问道:“要我为你提供机会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遇到这种问题,第一反应当然是矢口否认,更何况现在这种情况下范伟也不明白她想说什么。

“哦?想否认吗?每次体育课的时候,你都会坐在谁的附近啊?坐在哪个方便观察的地方啊?哼哼,答案很明显吧,我已经推测出来了。”

说到这里,范伟也明白了齐燕的意思。看起来她似乎是知道了自己喜欢白清的事情了。虽然他打算带着这个秘密一直到毕业,不过既然已经被发现了,自己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那么你想干什么呢?”范伟将摊开的书合上了,然后用严肃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小学同学兼初中同学。

“我不会威胁你的。只不过想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和她接触。不过当然,没有那么简单,作为交换,你也要给我一个机会,和你的同桌接触。”

是严正东吗?

想到这里,范伟全明白了。齐燕喜欢自己的同桌严正东,而她刚好发现自己喜欢她的后桌白清,所以才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吧。

“不过我事先可告诉你,我不打算向白清表白。如果你硬是要给我这个机会的话,我只想帮她,帮助她进入理想的高中,让她在那里遇到更好的男生。”

“哼,倒是很有绅士风度的嘛。”也不知道这是夸奖还是嘲笑。

齐燕办事的效率倒是很高,第二天,她便带着白清到了自己的桌前,一看她们要问的问题,这不是昨天自己正在看的参考书上的嘛。范伟在心中表达出了自己的不满,齐燕一定是觉得这样可以给自己显露一手的机会。但是自己不能接受,因为自己不是一个耍阴谋诡计的人。于是他当场重新做了一遍,解开了这道题。在重新做的过程中,他忽然想到了不同的思路,随后越说越起劲,甚至还一时冲动提出了要帮她们整理笔记。当他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多的时候,已经上课了。本以为自己在白清眼中的形象就要毁灭的时候,白清说出了她很认真地在听这样的话。听到这个回答,范伟不由得松了口气。

接着,齐燕一直在为他创造意想不到的机会,不过都失败了。好不容易又一次要成功了,却因为郑梅的出现而泡了汤。

最初的时候,范伟也认为,郑梅只是因为有问题才来找他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了不对之处。为什么郑梅不问就在附近的韦嫣,而要跑到这边来问呢?为什么她总是守着自己的出现呢?明明急着有问题要问的样子,真正在讲的时候为什么又会时不时地开小差呢?

郑梅莫非是喜欢自己?

一想到这一点,范伟便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他该怎么指出这件事比较好呢?是假装不知道?还是当面拒绝?自己大概是不太擅长处理关于感情的事吧,对于要不要拒绝这件事一直在犹豫着。

然而,最后没有忍住的反而是齐燕,她受不了这种尴尬的处境了。

有一天,在郑梅像往常一样守着范伟回教室的时候,齐燕出现了,她同样看出了郑梅喜欢范伟,并且当着他们两个的面挑明了这一切。不得已,郑梅才老实地承认自己的心意,她本想在毕业后表白的。抉择摆在了他的面前,是选择喜欢自己的郑梅,还是选择自己喜欢的白清?当然,这个选择根本就不成立。

抢在范伟之前回答的,是齐燕。她将范伟的心意全部说了出来,也将自己对于两人之间恋情的看法都说了出来,其中也包括孟平的部分,全部,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当时,教室里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再这样下去恐怕又会闹出什么乱子,所以范伟想改天再谈。郑梅也是,在那时,她还无法接受这一切。于是齐燕就成了两人之间的中介。后来,也不知道郑梅是不是被齐燕劝服了,她再也没有出现在范伟的桌前了。

再然后,齐燕和范伟之间的契约依然成立。没有了郑梅的障碍,齐燕开始策划下一步。在那之前,一直都是齐燕在中间帮助调节两人的关系,现在是时候让范伟和白清独处了。而这一天,正是齐燕计划的第一天。之所以选择图书馆,也是自己提出的,因为想要挑一个安静点的地方,不过,说不定也是在回避郑梅呢。

按照计划,今天中午范伟和白清进入了图书馆,路上看到了谢霜从教学楼出来,随后,也看到林梦朝和吴殷先后进入了教学楼。走进图书馆的时候,他还看到孟平正坐在门口附近的位置上看着书。虽然一路上遇到那么多同班的人和他的设想有些出入,不过实际上这一点并无大碍。

结果,正是在这一天,郑梅遇害了。

“这就是我和白清,郑梅,还有齐燕之间的关系。”好不容易交代完了之后,他放松下来,专注地看着对方。当然,他注意到了一旁的沈老师的眼神,不过此刻,为了协助调查,他不想隐瞒自己的私事。

“那么你对郑梅同学的看法呢?”

“我觉得她是个很好的女孩,而且……我也为我深深地伤害了她感到抱歉。但我相信,她一定会在以后遇到更好的男生的。她很优秀,而我,还不够优秀。”

“那么你的不在场证明也是可以确定的咯?不过在这里我还是想问一个问题,你刚才说齐燕把你关于恋人之间的看法都说了出来,请问那是什么看法呢?”

范伟不动声色地开始进行解释。

“我认为初中的恋情很难维持下去,因为我明白,这个时候的我没有那个实力能够保证她未来的幸福。在这种时候许下的诺言,都是不可靠的,因为就连我们自己都没有站稳脚跟,所以哪里来的能力许诺对方的一生呢?我想孟平同学也是这个看法吧,和我非常类似。我知道他向郑梅表白被拒的事,也知道他从那时开始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并且对于毛清雨的感情假装不知道。不过我和他不同的地方就在于这里,他面对这样的困境,选择了消极的逃避,而我,则是积极地去面对这一切。虽说这段恋情无法持续下去,但是我还是想要为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做些什么。我没有办法不负责任地说一些许诺一生的话,但是至少我可以许诺现在,我可以为了她的理想而推她一把,这就是我所想的。”

“真是的,”沈老师看起来已经快要崩溃的样子,“你们又没有人生经验……”

“这和人生经验无关,这是一种态度。”

沈老师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知道你们在怀疑齐燕,最初的时候我也怀疑过,”范伟接着说道,“但我敢说,齐燕也许不是凶手,而且这个‘也许’的可能性还很大。或许有人,或者说很大一部分人,都会说齐燕和郑梅关系不好,但是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不管是在那件事之前还是在那件事之后,她们都是朋友,虽然不是最好的朋友,但至少也是朋友。我从情理上给出她不是凶手的可能性,当然,你们或许会有不同的看法,有不同的猜想,我不会介意的,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请见谅。”

“那么在你心里有没有怀疑某人呢?除了齐燕以外的。”

“暂时没有,我现在想不到符合凶手特征的人物。不过我想倪家元和余幼光也许会提供一些线索吧,因为他们和郑梅是小学同学。”

“好了,审讯的环节到此结束,我们来聊聊吧。”另一个人开了口。

会在这种场合出现的非警方的人物,难道说……是侦探吗?

“首先,关于体育课的事,你是不是在体育馆里写作业?你能告诉我,体育馆里都有哪些你们班的吗?”

“大部分的女生都在,还有少部分的男生,比如说我,祝天幸和孟平。另外,体育馆里还有羽毛球馆和乒乓球室,我每节课都能看到房海明,贺玉,牛籍,明日新这几个人在一起,哦,还有蔡侯将和徐鸿也在,他们好像不玩,但是会在一边看着。大概就是这些人了吧,因为每节课都差不多是这样。”

“你对于房海明怎么看?”

也许是对方的问题转变太快,就连范伟也愣了一下。

“房海明?我不是很喜欢他。他这个人太自骄自傲了。不是有一句话这么说吗?人知道的越多,就越明白自己的无知。他就是那种明明自己知道的不多,却发现不到自己的无知,然后还因此而沾沾自喜,把无知当成是一种个性的人,所以我很不喜欢他。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吗?”

“不,没有关系,”那个侦探换了个姿势又接着问道,“请问你们今天有几节副课?当然,被占的也算。”

说到这里,他看了沈老师一眼,似乎是在嘲笑对方的样子。

“上午有体育课,自修课,下午有美术课。”

“你们的自修课该不会被数学老师占了吧?”

范伟点了点头,丝毫不在意对面的沈晨旭老师。

“你们不知道啊,我们现在的课程很紧张的,我们也是在尽力地想要让孩子们考上好的高中啊。”沈老师有些焦急地开始解释起来,“所以我才临时占用了几节课,因为做完小测验之后,是脑子最清醒的时候,这个时候快点批改完,然后找出问题,我认为是最有效率的。趁热打铁嘛。”

“我对你是怎么上课的不感兴趣。”侦探摆了摆手,阻止了沈老师的话,“那么就到这里吧,闲聊结束,你可以回去了。”


 

 

17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范伟刚走,徐东阳就充满焦虑地叫喊起来,“你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吧?之前你可从来没有什么闲聊,为什么现在突然有了这么个环节呢?说吧,你到底发现了什么!体育课怎么了?和这起案件有什么联系吗?如果有的话请你配合我们,我们都想尽快解决这起案子。”

然而汪明清却仍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自顾自地用手指在桌子上打着节拍。

“没有直接的关系啊,如果有的话你也会看出来的吧?”

“那就是有间接的关系咯?”

“不是还有‘没有关系’这个选项吗?你怎么把这个给去掉了——”

“我不想和你争辩这个,如果仅是你的恶趣味的话没有必要要在现在问这个问题吧?这次案件发生在中午,你不会说其实是在体育课上郑梅遇害的吧?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体育课变成了数学课啊。”

“所以我说了没有直接关系嘛,你这个人啊,硬是要我解释,然后我给出解释了,你又不满意,你到底想怎么样嘛。”

汪明清耸了耸肩,用挑衅的口气说道。眼看着气氛开始紧张起来,沈晨旭立刻插入进来缓解二人间的气氛。

“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解决案子吧?既然汪先生不愿意说,那我们就自己推测一下吧。”

也许是觉得沈晨旭说的话在理,徐东阳的表情明显缓和了不少,他拿起那张名单,然后分析道:

“齐燕,魏雨,林梦朝,管怡,徐鸿,明日新,韦嫣,盛鹰,蔡侯将,武萋萋,贝诗,毛清雨,孟平,房海明,谢霜,白清,范伟,这几个人是我们已经见过的人。先来回顾一下这几个人的不在场证明。首先,齐燕称她和魏雨一起吃饭到很晚才回到教室,不过林梦朝没有看到这两人在一起,而且随后又看到一个很像是齐燕的人出现在一旁的科技楼。当然齐燕和魏雨的那个说法在当时就被我怀疑,因为沈老师说在没有实验课或者信息课的时候,是很少会有学生去那里的。不过如果考虑到范伟的证言的话,那么也就可以理解了。因为图书馆距离科技楼很近,也许齐燕是在那里观察着范伟和白清的进展吧。而且有孟平的证词保证,范伟和白清的不在场证明是得以确认了。当然,孟平自己也因为管理员的话得以确保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同样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的,是韦嫣,贝诗和毛清雨。其中毛清雨离开过一小段时间,不过那段时间是否足够往返教学楼和办公室,还是个问题。接着,是武萋萋和盛鹰的不在场证明,就像我之前说的,不是非常可靠。至于徐鸿和明日新,他们作为尸体的第一发现者……”

“尸体的第一发现者恐怕不是他们。”

“哎?”由于汪明清的这句话,徐东阳惊了一下,因为他回忆了一下,不记得有谁曾经给出过这个说明。

“尸体的第一发现者是谢霜。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孟平的话,他说他去了食堂但是没吃到饭,随后立马去了图书馆。而他是在去图书馆的路上看到了谢霜。也就是说,谢霜在那个时候就去教学楼了。而且,就以谢霜那疑神疑鬼的性格来说,也很难想象她会与某人见面吧?更有可能的应该是直接回到教室才对,因为毕竟郑梅从不离开教室,而且谢霜对她的同学并不相信,因此可以说,回到教室是她唯一的选择。这个时间,应该比徐鸿和明日新要早很多吧。这个时间郑梅还活着吗?不会,因为如果郑梅还活着的话,谢霜没有必要紧张地离开教室,徐鸿与明日新也不会成为表面上的尸体的第一发现者了。当然,这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谢霜才是凶手,并且目前还无法推翻这个可能性。不过,如果我们假设,凶手不是谢霜的话,是不是意味着,真正的凶手要比谢霜更早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诞生了一种可能性——那个凶手一直都在教室里。”

“所以是蓄意杀人吗?”徐东阳觉得自己有点糊涂了,之前明明一直在强调冲动杀人的汪明清为什么突然改了口,说是蓄意杀人了。

“嗯,我也觉得谢霜同学有点问题,她似乎是有什么心理阴影,所以一直都不能和周围的同学好好相处。韩天晴几次都来找过我,要求更换同桌,但是毕竟,谢霜这个人很难相处,班里应该也没有人想要和她做同桌,所以我只能让韩天晴尽量忍耐,反正再过几个月就要毕业了。不过实际上,谢霜是个很胆小的女孩,只不过是对于周围的一切都过于紧张了。这样的人也许不会杀人,也许会,这个问题我无法确认。”

沈晨旭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他也接受了汪明清的说法。

也就是说,目前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谢霜就是凶手,另一种是某人一直守在教室里等到没有人之后才杀害了郑梅。

“既然如此,我们再把谢霜叫来问一下吧?都到了这种时候了,就算有什么隐情也应该说出来了吧?”

“不会的,”汪明清立刻否定了徐东阳的建议,“她对于周围的任何人都有敌意,对我们也一样,不管多少次,她都不会说的吧。如果要用强硬手段的话,那么就会产生更大的影响了,不到万不得已还不能这样做。”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就像我最初的时候说的那样,通过审讯的过程来获得证据。”

这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徐东阳这样想到。已经问过那么多人了,他还是觉得一点收获也没有。不过……难道汪明清已经有所发现了吗?

“那么你问体育课的目的就在于此吗?”

“有一部分吧,”汪明清露出了深不可测的笑容,“至少我现在可以确定,谢霜有极大的可能是第一发现者而非凶手。”

“可你刚刚明明说过你还不能推翻这种可能性啊!”

“我的话你可不能完全相信啊。”

汪明清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这让徐东阳非常恼火,和这种说话随意,言行奇怪的人在一起坐着真让他感到难受。

不过好歹事件有了进展,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马上就可以解决了吧。

徐东阳这样乐观地想着,开始考虑下一个应该叫谁。刚才范伟提到了倪家元和余幼光,就从这两人开始吧。虽然不知道汪明清是出于什么原因排除了谢霜的嫌疑,不过对于他而言,自己想要获得的信息就是关于谢霜是否有可能犯罪的证词。为了获得这份至关重要的证词,他也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评论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