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临时审讯室》(7)

【总目录及传送门:请点这里

【关于作者的其他作品,请点这里


18

有了明确的目标之后,徐东阳的话题也尽量朝着这个方向靠近。因此,他第一个问的问题不再是原来的“你对于郑梅有什么看法”,而是“你还记得中午的时候谁还在教室里”。然而这个想法,从一开始就遇到了阻碍。

“我不知道哎……因为我一直都是尽快跑出教室去抢饭的……”

是啊,这个问题要问那种离开教室很晚的人才行吧……他回想了一下已经接触过的人,似乎韦嫣,贝诗,毛清雨三人是比较晚离开教室的,果然还是再去问一下她们比较好吗……

既然切入失败,还是从一开始的问题开始问起吧。本来想转变一个开头,却没有想到最终还是要按原来的方法继续下去。

于是,他问出了那三个之前一直反复在问的问题。范伟认为倪家元作为郑梅的小学同学,应该会掌握一些信息,但是目前看来,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我不想怀疑女生啦,因为我觉得在女生之中是不会有人做出这种事的。凶手很可能是男生哦。”

这是倪家元的回答,不过这对于案件一点帮助也没有,因为光凭这一主观印象,是无法排除女生的嫌疑的。

“那么在男生里面你有什么看法吗?”

“徐鸿或者孟平吧,我觉得徐鸿看上去怪怪的,很可疑呢;孟平的话……他曾经向郑梅表白过,所以我觉得或许是他也说不定。”

徐东阳长叹了口气,因为徐鸿现在已经不是重点怀疑的对象了。如果按照汪明清说的话,那么徐鸿和明日新出现的时机不对。至于有没有可能两人合伙先后两次进入教室,就是另一回事了。至于孟平,很可惜,他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完美到没有任何漏洞。

“那么你认识谢霜吗?你今天见过她吗?”

倪家元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这也难怪,因为她们两个坐在教室的两侧,平时也根本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吧。

“不过我今天好像看到过她。”

“哎?”这一句话让她对面的四个人都惊了一下,然后他们身体不约而同地前倾着想要听她继续说下去。也许是这突如其来的压迫感,使得倪家元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你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遇到她的,她当时在做些什么?”

“我……我在教学楼底下碰到她的,当时她抱着自己的笔记本跑了出来,然后她好像没有看到我的样子,一个人跑开了。之后因为我是心理委员,要去心理教室领取材料,所以我就直接过去了。有什么问题吗?”

“她手上拿着什么东西吗?除了笔记本之外?”徐东阳有些紧张地问道,看着汪明清有些不解的表情,他赶紧解释道,“因为韦嫣桌上丢失的是A4纸,我们在走廊上或是垃圾桶之类的可能丢弃的地方都找过了,都没有找到,那个时候保洁人员也在吃饭,应该没有被清扫的可能,这样的话,有很大可能是被凶手带走了。而且刚才你也看到了谢霜的笔记本,如果不折叠起来的话根本藏不下,可是如果折叠的话,从上面看,笔记本的中间一定会空出一段。”

在场的人都听到了徐东阳的这番话,倪家元也意识到了自己即将说出的真相的重要性。她咽了口口水,然后慎重地开始回忆,一边回忆,一边用动作辅助自己重现当时的场景。

“那个时候,我往教学楼那边走,然后看到谢霜同学从里面跑出来,她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不过这不奇怪,因为她一直都是这样。她很紧张,所以将自己的笔记本抱得很紧——对,我敢肯定,里面没有藏东西。她的笔记本非常小,如果要藏一张折叠起来的A4纸的话,肯定是会鼓出一块的,所以我很确定我没有看到。”

也就是说,谢霜也许真如汪明清所说,是尸体的第一发现人,而非凶手。不过这只是初步的判断,或许还有什么细节的地方没有注意到,因此不能下绝对的结论。不过至少根据这一证词,谢霜是凶手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相反,陪着郑梅在教室里的某人犯案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

“等等——”汪明清突然举起手打断了徐东阳的下一个问题,“我还是不明白你刚才这么问是出于什么目的。”

“什么目的?”徐东阳斜睨着他,眼神中充满不悦,“我想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

“可是那解释根本就不对。为什么凶手拿走的A4纸就一定要藏在笔记本里呢?她也完全可以放在口袋里吧?而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那种小型的笔记本要藏A4纸的话需要折叠起来,这样就会使得两张纸之间有一个空隙。可是事实真是如此吗?”

说话之余,他随手就拿过了那张画着座位表的A4纸,折叠两次之后,夹进了桌上的一本与谢霜手中差不多大小的笔记本里。完成这一步后,他将笔记本竖了起来,从上方观察下去,确实有空隙。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以为这样就行了吗?倪家元,我问你一个问题,从你刚才的话来判断,你是在距离谢霜挺远的地方看到她的,是吗?”

“嗯……”倪家元有些胆怯地缩着头说道,“嗯,是的,她从教学楼里跑出来的时候我还在花园那边……”

“所以你其实是无法确认是否有这段空隙的,只是凭着感觉觉得没有,是吧?”

“唔——嗯……”

汪明清得到了令他满意的答案,得意洋洋地将那本笔记本丢到徐东阳的面前后,潇洒地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我再问你几个问题,今天你去看篮球比赛了吗?”汪明清还是像往常一样抛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没有,因为我有点感冒了,所以想快点完成任务然后休息一下。”

“你感冒了吗?根本看不出来啊。”徐东阳觉得有些惊讶,因为她的表现很正常,和白清或者蔡侯将完全不一样。

“因为我的感冒比较轻啊,其实我们班的很多人都有点感冒的迹象,比如韦嫣,贝诗,郑梅,明日新,孟平,还有我的同桌沈怀山,都是一些初期症状,再加上他们本人也在用一些方法不让自己的感冒症状太明显,所以光是看的话其实看不太出来的。我听韦嫣说过,她说这样会影响自己的形象,也会影响自己的听课状态,所以一直在吃药。当然,也有感冒变严重的,比如说季文,卢美燕,曹至勇,吴殷他们,就是最近才变得很严重的样子。”

“这样啊。”汪明清似乎对感冒的问题漠不关心的样子,把话题扯回到了篮球比赛上,“你知道你们参加篮球比赛的同学有哪些吗?”

“参加的话我看到有董强,陶千古,龙啸,廉令才,彭昭,邱寒,夏东,余幼光,季文和严正东,还有就是盛鹰和武萋萋,不过她们也就平时会和男生打篮球,正式比赛的时候是不会上场的,每个班都会有这样一群人的吧。”

汪明清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坐了回去。

“其他还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对于这起案件,你还有什么可以提供的吗?”徐东阳也不指望能够在同一个人的嘴里获得更多的线索了。

不出所料,倪家元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不过,究竟会是谁杀了郑梅呢?难道真的是有人想要谋害她吗?可是她没有仇人啊……没有人会想杀了她的,真的没有。就算是孟平,我也很难想象他会做出这种事。”

徐东阳点头表示赞同,就算没有不在场证明,他也很难想象孟平会犯罪。

“那我来问最后一个问题吧,”汪明清接着拿过了话语权,“小学时候的郑梅是个怎样的人?”

“怎样的人……怎么说呢……和现在没什么区别吧。她还是那样软弱,不管对谁都是唯唯诺诺的样子。不过一谈到感情,她就会有些固执,或者说是执着吧。不过也没到那种程度,因为她的本性还是软弱的。如果当初孟平再坚持一下的话,说不定他们就会在一起了也说不定。她之所以会那么软弱也许和她的自卑有关吧。我一直觉得她有些自卑,自从出了那场车祸之后,她就这样了。”

“车祸?”这是一个之前都没有听到过的词,就连徐东阳也开始重新提起兴趣。

“是啊,那是郑梅小时候的事情了,不过不是很严重,就是留下了一点后遗症。她现在走路不太方便,所以她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到处走。不过我们学校好像有硬性规定,除非是完全走不了的学生好像都是要参加体育课的,所以郑梅也会参加体育课,当然啦,她会在一边休息,等我们解散之后再和我们一起去写作业。行动不便也是她一直不去吃午饭的原因之一。不过你们不用担心,因为厕所很近,所以上厕所还是做得到的。”

“这真是一个万分重要的线索。”徐东阳由衷地说道,他显得兴奋不已。


 

 

19

相比倪家元,余幼光则可以说是平平无奇。他本就是一个话很少的男生,到了这种情况下,他的话就更加少了,要是除去那些语无伦次的废话的话,有价值的东西就更少了。因为倪家元带来的希望,使得徐东阳对于余幼光的证言带着一份期待。可是正可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随着交谈的深入,徐东阳感觉自己就像是坠入了谷底一般。

“也就是说,你平时根本就没有注意过周围的同学吗?”

“嗯。”仅仅是一个有气无力的回答,也不知道他真的是没有注意还是因为太紧张而说不出话。

“你和郑梅同学是小学同学对吧?你知道有关郑梅的事情吗?无论多么微小的事情都可以。”

“我们到了初中就不太联系了。本来我们也就不是朋友。”

“关于郑梅遇到车祸的事情,你知道吗?”

余幼光简单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对于此事一无所知,看来他和郑梅也仅仅是小学同学的关系罢了,除此之外并没有更加深入的联系。

“请问你中午这段时间在哪里做着什么?”

本来只是习惯性地一问,没有想过会得到怎样的答案,不过余幼光倒是给出了一个意外的回答。

“篮球场,看比赛,和董强还有陶千古一起。其他班的人可以作证,我们一起的。”

“篮球场?你有看到过你的同学吗?”如果这个问题得到肯定回答的话,那就意味着……

“是的,我看到我的同学了,盛鹰和武萋萋,她们一直都在那里,就在我们对面。”

这——也就是说一直困扰他的问题解开了,盛鹰与武萋萋真的有不在场证明。那么,她们的证词就需要重新审视一番了。如此一来,林梦朝果然是如同盛鹰所说的,当时正在鬼鬼祟祟地前往教学楼吗?可是不对,按照汪明清的说法,凶手应该是始终等在教室里的……那么会不会是林梦朝回去的时间恰好在谢霜之前呢?她刚好看到郑梅一个人在教室里,于是便下了杀手?关键在于,盛鹰在说关于林梦朝的证词的时候,并没有提及究竟是在她前往篮球场前还是在她前往篮球场后,这样带来的就是完全不同的结局。那么要不要再度把盛鹰带过来问一下呢?

“你喜欢打篮球吗?”也许是徐东阳一直没有提出新的问题,由汪明清抢走了提问权。

然而他却只是摇了摇头,看起来他并不是很喜欢。

“那你为什么要参加篮球比赛呢?”

“因为有人喜欢看。”余幼光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很不自在的样子,“我也想和季文一样。”

看来这两人之间有着什么故事吧。或许在他们中间还有一个女生也说不定。

“最后一个问题,你现在怀疑班级里的谁?”之前还顾及到说话的语气问题,但是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徐东阳已经无暇考虑了。

“管怡。”

“管怡?”这倒是一个意外的名字,“她哪里可疑了?”

“因为在我们私下聊天的时候,她在辱骂郑梅,并且说她很讨厌。”

真是一个表里不一的女孩啊。徐东阳在心中回忆起了最初询问管怡时的场景,那个时候的她还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还一直强调着自己和郑梅的感情很好。

“差不多就到这里了,去把董强叫过来吧。”

现在的徐东阳干劲十足,他觉得自己距离真相已经越来越近了。

 

然而,董强的出现并不能带来什么新的收获,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本来把他叫来也只是为了确认一下余幼光的话。他和郑梅不熟这也是可以预料的。不过,他有一次离开教室比较晚,印象中除了他之外最后离开教室的是韦嫣——她总是喜欢在教室里呆一会之后才离开——不知道这个事实能不能说明什么。至于不在场证明,他也和余幼光一样,和其他班的许多同学一起在篮球场上看比赛。这一点在询问完董强之后,总算是得到了确认,这样似乎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当被问到怀疑的对象时,董强抛出了几个名字,不过都是一些不在之前的问询人物中的名字,例如罗晓薇,韩天晴,吴殷,祝天幸,邹叶姬等等。徐东阳一个都没有放过地将这些名字一一记录在了名单上。

自己的问题问完了,想要问问汪明清有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后者却不屑地转过头去。话虽如此,在询问即将结束的时候,他还是确认了一下体育课的情况,不过这一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因为和之前没有什么差别。当然,他在说的时候也暗含着对于沈晨旭占体育课的不满。对此,沈老师一次又一次地向徐东阳他们解释说只有这一次,他只占过这一次,因为再不做个小练习就来不得了,当然,自己的课程安排也要跟上,所以才占了体育课和自修课。

不过,当徐东阳完成了问询让他回去,并且想要叫来陶千古的时候,董强却突然说了一句。

“陶千古吗?不过这家伙不是很好相处呢。”

“嗯?为什么?”

“这家伙人很好,不过总有点神经质,经常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让人受不了。他本来有个女朋友的,不过最近分了。”

“女朋友?是谁?”

“罗晓薇,就是那个说不清楚话的。”当然,还有考试作弊,不过这个是肯定不能在班主任的面前说的。

虽然听上去有点像是谢霜,但是两者还是不一样的。谢霜那个已经是明显的病态了,不过陶千古应该只是有点疑神疑鬼罢了。这样的话也好,有疑心的人说不定会注意到别人注意不到的细节。一想到这里,徐东阳就觉得自己的心中又燃起了希望,说不定可以从陶千古的口中问到一些被遗漏的线索也说不定呢。

当然,罗晓薇也是,在和陶千古接触的这段时间里,说不定她也多少知道一点别人不知道的秘密呢?

于是满怀着希望,徐东阳叫来了陶千古。


 

 

20

罗晓薇走进临时审讯室的时候,明显带有一股倦意,似乎是没有睡醒的样子,又像是万分疲惫的样子。

“如果是以前的话,我倒是可以说韦嫣一直都是除了郑梅之外最后一个走出教室的,再然后就是我了,因为陶千古动作很慢,总是要我等他。可是现在,我们分手之后,我就再没有等过他了。”这是她对于徐东阳提出的问题的回答。

“那么除了你们和韦嫣之外,还有谁是一直待在教室里面的呢?”

“还有就是贝诗和毛清雨了吧?再然后我也说不准了,因为没有人会特意去注意这个吧?”

她说的确实有道理,可是如果按照汪明清的说法的话,那么最有可能的凶手就变成韦嫣了,但是她拥有不在场证明啊,这条路讲不通。

“那么你能说说你对郑梅的了解吗?”

徐东阳打量着罗晓薇,的确,在提到郑梅时,罗晓薇的表情确实挺奇怪的。莫非……一个想法在他的心中升起,渐渐地占据了他的全部思考。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郑梅知道了她考试作弊的事,所以才痛下杀手的呢?

想到这里,徐东阳回忆起了刚才和陶千古之间的对话。

“她的眼神奇怪,”陶千古当时是满脸嫌弃地说着这样的话,“罗晓薇一直都是对郑梅露出这个表情,我觉得很奇怪,后来才知道,罗晓薇原来在考试中作弊,她大半张考卷都是抄邹叶姬的。我当时就怀疑她是不是认为郑梅发现了这件事才一直用这个表情看她。我质问过她,但她死不承认,我开始怀疑她的诚信,于是我便和她分了手。”

不过,陶千古针对的倒并非是罗晓薇一人。

“董强也是,以前也有比赛,但是他从来没有邀请过我,唯独这一次他邀请我了,这不是很奇怪吗?我觉得他应该是故意伪造出不在场证明。当然,还有盛鹰,她看不起郑梅,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所以我觉得她很可疑。最后,就是魏雨了。老实说,她打过郑梅。就在不久前,看上去很文静的魏雨居然发了火,和郑梅动起手来,把郑梅一下子推倒在地,还把桌子上的书丢到她的身上。没想到吧,魏雨可是一直以力气小著称的,结果居然做出了这种事。”

这倒是没错。在第一次见到魏雨的时候,徐东阳就看出来了她是一个很文静的女孩,和其他人都没有什么瓜葛。对于郑梅,她也给出了很客观的评价。但是没想到居然还发生过这种事。当然,林梦朝也说过,她有一段时间怀疑过魏雨,但那时她没有说清楚是因为什么,现在总算是知道了。

正在徐东阳沉浸在回忆中时,罗晓薇已经给出了回答。

“她是一个生活很规律的女孩,一般都是这样,在一节课上完后去上个厕所,从来没变过。而且她从来不吃午饭,所以看上去才那么瘦吧。”

也许正是因为生活有规律所以才会被怀有恶意的人摸清她的行动规律进而下手吧,徐东阳暗自想道。

“那么请问你今天中午的午饭时间在哪里?”

“这……没有人能证明吧……”

“你知道谁和郑梅有矛盾吗?”

她摇了摇头,看起来是没有什么想法的样子。

问询快要结束了,汪明清也没有要问的打算,于是徐东阳便让罗晓薇暂且回去了。

“我觉得她很可疑啊,考试作弊被郑梅发现,于是她杀人灭口。这是个不错的方向吧?”

“你是说罗晓薇今天一直守在教室里就是为了伏击郑梅咯?”

“这一点的话重新问问韦嫣不就好了,她可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除了郑梅之外。”

“可是她坐在第一排啊,而且恕我直言,你这样做并没有什么用。”汪明清直言不讳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现在我们来整理一下头绪吧,从最初到现在。”徐东阳拿起了另一张纸,上面写满了问询过程中产生的疑点或是关键点。

上面列出了这样几点:

 

  1. 齐燕称郑梅为人善良,很少结怨,但是仍然有与其发生过矛盾的人。
  2. 林梦朝提出,盛鹰看不起郑梅。
  3. 徐鸿和明日新发现尸体,徐鸿触碰尸体时,明日新下楼通知老师。
  4. 武萋萋喜欢蔡侯将,而蔡侯将则有暗恋郑梅的可能性。
  5. 林梦朝是否在撒谎,实际上回到过教学楼?
  6. 贝诗认为,动机有可能来自于成绩。
  7. 孟平曾经向郑梅表白过。
  8. 谢霜不自然的反应,以及是否进入过教学楼。
  9. 郑梅喜欢范伟,而范伟则钟情于白清。
  10. 郑梅遇到的车祸是否与案件有关?
  11. 根据倪家元的话,谢霜真的没有嫌疑吗?
  12. 管怡表里不一?讨厌郑梅?
  13. 魏雨曾经与郑梅发生过矛盾,甚至大打出手?
  14. 罗晓薇考试作弊是否会是动机?

 

“大概就是这些了。”徐东阳用笔头轻轻地在这张纸的末尾敲了几下,然而汪明清对此嗤之以鼻。

“我还以为你在写什么厉害的东西,原来只是这些啊。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同样是这些话,我还比你少听了一些,但你居然只关注到这些内容。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你列出的这几个所谓的疑点,一大半都毫无用处!真正的关键,根本就不在你列出的这几点上!”

“那你说关键是什么!”听到这样的评价,徐东阳觉得自己气不打一处来,“我找出的难道不都是关键吗?”

“完全不对,不过,如果你有兴致的话,可以继续,因为我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环节缺失了,我在等着那个环节的出现。所以,请继续吧,如果你还高兴的话,可以继续记录你所谓的疑点。”

一瞬间,徐东阳有了想要与之争辩的想法,不过终究还是忍住了。

这个自称是侦探的家伙看上去已经明白了大部分的真相,明明听的都是一样的东西,为什么自己的发现却是不值一提的呢?自己到底是漏了什么呢?

“我的名单上还有四位,韩天晴,吴殷,祝天幸与邹叶姬。”

汪明清看了眼座位表,然后一边将其丢回到桌上,一边自信满满地说道:“你应该感到庆幸,再有十个人以内——运气好的话只要五个——我就可以解决这起案件了。好了,你就快马加鞭地尽快结束这一切吧。”

评论
热度 ( 1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