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三色馆死亡陷阱》特典

【首先,祝贺拙作《三色馆死亡陷阱》能够刊登在复旦大学推理协会社刊第四卷上,也恭喜拙作能够当选第14届BBS高校推理大赛的最佳谜题。因此特地准备了一篇特典文,主要是补充了曾溪的故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三色馆死亡陷阱》特典】

“这件事不要跟妈妈说哦。”当冰冷的刀刃刺进自己腹部的时候,回荡在曾溪耳边的,却是这句本应忘记的话。是临死前的恐惧激发了原本丧失的记忆,还是这幕场景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呢?

在自己的眼前,爸爸正和另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站在一起,两人的双手挽在一起,看上去相当亲密,宛如一对陷入热恋中的恋人。而站在他们面前的自己,身上还穿着学校里的校服——她有时候会在周五放学之后偷偷地去买颜料,因为她的妈妈不允许她画画。

看着自己的爸爸还有他的情人,曾溪没有感到一丝意外,毕竟她也能感觉到,那根脆弱的连接着爸爸妈妈的名为“同一起事件幸存者”的线,已经快断了。

在疯狂的杀戮之后,名侦探站了出来,于众人面前揭露了真相。真凶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后,幸存者中的两人建立起了非同寻常的感情,如果这是小说的话,该是多么浪漫的一个结尾啊。

然而,故事到这里却还没有结束。由“幸存者”这个词语所联系起来的二人,在那之后的日常生活中,却并没有发现对方的美。那是在绝境中诞生的感情,而这份感情却无法持续到平淡而又枯燥的日常生活中。

所以,应该说是意料之中吗?尽管如此,曾溪还是握紧了手中的颜料,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把其中的一些给捏烂了。

“这件事不要跟妈妈说哦。”曾兴华笑着说道,他丝毫不介意自己出轨的场景被自己的女儿看到,正相反,他还显得得意洋洋的,好似在炫耀着什么。

“这位阿姨是谁?”自己的声音是在颤抖吗?不,不会的。曾溪如此告诉自己,自己什么都不在意,这种事情随便怎么样都好,反正自己也不感兴趣,所以也不可能有诸如愤怒、悲伤之类的情感。

“我叫仇寒梅,是你爸爸的朋友。”那名女子上前一步自我介绍道,说完之后,她便轻轻笑了起来,曾兴华也跟着笑,曾溪不明白是什么东西能让他们如此开心。

“我对你们的事不感兴趣,”曾溪直截了当地说道,“所以我也不会说的。”

曾兴华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向着擦肩而过的女儿挥了挥手。

“我也不会把你偷偷画画的事告诉你妈的。”

身后传来了爸爸的声音,但是曾溪已经不想再去回答了。她有些慵懒地挥了挥手,然后快步离去。

自己什么都不关心,能够走入自己内心的,只有自己用画笔创造出的那个世界罢了。如果能和那个世界永远地在一起的话,那么外部的这个世界,无论会变成什么样,都跟自己没有关系了。

 

腹部再度传来一阵刺痛感,但是自己却毫无反抗之力,或者说,是根本无意反抗。

眼前的画面再度出现时,已经是好几年之后了。曾兴华正式提出了离婚的要求,曾溪的妈妈薛露也早已料到会是如此结局,很快便接受了这个事实。

然而,本该顺利的离婚却在一个问题上卡了壳,那就是曾溪自己。对于她的归属,曾兴华与薛露互不相让。

“曾溪不是你的孩子吗?为什么要给我?”

“你看她和你关系那么好,而且刚见面的时候你不是说你很喜欢曾溪嘛。”当然,实情是仇寒梅那边不希望曾兴华把孩子带过去。

“那时候和现在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算是我求你了,我这边也很难处理,而且,曾溪不也是你的孩子吗?谁来养不都是一样的嘛!”

“那是你的孩子,不是我的!”和这句话同时响起的是玻璃破碎的声音,和玻璃一起碎的,是曾溪的心。

她逃回了房间,跪倒在了床沿边上抓着床单痛哭着。自己明明什么都无所谓,为什么还会哭呢?就算是这样想着,泪水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

确实,薛露说的是事实,因为曾溪是曾兴华和前妻生的孩子,并不是薛露的孩子。但是在共同生活了那么久之后,毫无疑问对于曾溪而言,薛露就像是她的生母一般。因此刚才的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利刃一般在曾溪的心上划下了一道又长又深的伤口。

她抬起头来,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床头柜上放着的一张照片,那是他们一家三口唯一一张全家福。究竟是什么时候出于什么原因拍的呢?已经完全记不清了……

曾溪撑着床沿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床头柜前,将那张照片从相框中拿出来后,将其撕成了碎片,撒向了空中。她怒视着散落一地的记忆的碎片,随后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

她离开了,或者说,是逃走了。

为什么要逃走呢?明明自己只需要画中的世界就可以了,明明这个世界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自己此刻会如此伤心呢?

就是在这个最脆弱的时刻,曾溪收到了全国推理大赛的邀请函,举办地是从没听说过的三色馆。这是自己以前报名的推理大赛吗?可是自己明明没有认真答,为什么会——

很快,曾溪的脑海中就跳出了答案。毕竟自己已经经历过两次杀人事件了,对于隐藏在这份邀请函背后的杀意,她还是能够感觉到的。

可是,自己却不想拒绝,因为——

——那是你的孩子,不是我的!

——算是我求你了,我这边也很难处理。

如果自己消失的话,是不是就可以成全他们了呢?反正自己对这个世界一点都不感兴趣,对自己的生命也无所谓。如果这样选择更好的话,那么就这样吧。

出发的前一晚,曾溪像往常那样和妈妈一起用晚餐。不知为何,临走前的最后一天,已经和仇寒梅结婚的爸爸居然又回来了。是上天为了让自己离开的时候没有遗憾,所以才将爸爸送到我的身边吗?她下意识地这样想到,晚餐也变得可口起来了。

“今天的菜真好吃。”对面的妈妈会心地笑着,只是单纯地将其理解为夸赞。

曾溪放下了筷子,然后郑重地向他们道了谢。她强忍着泪水,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今天剩下的时间,就留给我心中的这个世界吧。曾溪如此想到,将自己的所有画作一一翻了出来,反正也不用害怕被妈妈看到了,就这样摊开来看个尽兴好了。这些画以后会被如何处置呢?是会被扔掉吗?还是被当作是遗物和自己一起下葬?说不定……会被珍藏起来呢?

目光所及之处有一幅没有完成的人物画。从小时候的画境庄事件开始,自己便无法画出人物画了。还在白铃兰上学的时候,社长的好朋友韩雨江曾经提议给社长秦莉画了一幅肖像画,那个时候自己无情地拒绝了,当然那时候没人知道这其中的个中缘由,只是觉得曾溪这人很冷漠无情吧。然而现在就算想要解释也解释不了,这幅画也永远不可能完成了。

这时,房间门被推开了。

“我说过进门之前要先获得我同意的。”曾溪没好气地说道。

“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摊得到处都是?”

“这不关你的事,出去!”

曾兴华耸了耸肩,然后退了出去。在将门关上的同时,他轻声说道:“等你回来之后,爸妈有话要跟你说。”

还能有什么事呢?就算现在想要把我接过去也是不可能了……

曾溪背对着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在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后,泪水夺眶而出,滴在了画中的夕阳上。

 

刺痛感渐渐消失了,意识也渐渐模糊了。刚才像电影一般一一闪过的画面,想要再去记起来已经是做不到了。现在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已经和身体分离开来的双手和双脚。

在画面的最后,出现的一张照片,那是一家人唯一的一幅全家福。当初被忘却的记忆,此刻,却清清楚楚地浮现了出来,每一个细节都是那样清晰,就像是刚刚发生过一般。

“我考上白铃兰了!”曾溪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看着爸妈喜悦的神情,自己的心中既高兴又骄傲。

“考上白铃兰就是考上重点大学啊!这可是件好事啊,我们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要不就去电视上看到的那个公园吧?叫做北都游乐场来着,就去那里吧!”

“去哪里都没有关系啦。”

空气混杂着青草的味道,在最灿烂的阳光下,曾溪和爸妈一起躺在广阔的大草坪上,仰面看着万里无云的晴空。

“一会儿我们拍张照片吧?”

“是啊,我们还从来没有拍过全家福呢。难得有机会,在外面拍一张吧。”

“曾溪,快起来啦,那边刚好有人,让他们帮忙照张相吧。”

曾溪被拉了起来,和爸妈一起对着镜头,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和爸妈在一起真好,我最喜欢,爸爸妈妈了。”

这是当时自己说的话吗?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时的自己,一定是这么想的。

说起来……那天撕掉照片后,我就逃出了家,那时候我好像没有再打扫过房间吧?那么那些碎片——

——等你回来之后,爸妈有话要跟你说。

难道说……

妈妈最近一直很晚回家,虽然自己曾经怀疑过她是不是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是一旦和今天爸爸的归来联系起来……

第一次,曾溪后悔了,如果能够早点发现就好了,如果能够拒绝这次邀请就好了,如果自己能够尽早醒悟过来就好了……她哭了,或者说觉得自己在哭,她想要用手去摸摸自己的泪水,可是自己的手已经不见了,自己的眼睛也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好想……回家……”

后悔的情绪并没有在曾溪的心中停留很久。很快,她就失去了意识,坠入了死亡的深渊中。眼角的最后一滴泪,悄悄地滑落下来,画上了她生命的终止符。


评论 ( 2 )
热度 ( 1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