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雨夜

1

天色已经这么阴沉了啊——

走出餐厅后,周茵与宁可可不约而同地望向了灰暗的天空。

现在已经步入夏季了,听天气预报说,今晚就要下一场大暴雨了。早上出门的时候明明还觉得天气很好,真的很难相信仅仅过了半天,外面的世界就是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了。

宁可可骑上自行车,看了下手表。

“马上就要下大雨了,就算是这样也要去吗?”周茵不禁流露出了担忧的神情,她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矮半个头的瘦弱女生,想着还是不要让她一个人去比较好。

然而,宁可可却显得很无所谓的样子。

“没关系啦,我已经带好伞了,而且只是去和高中同学聚会罢了,不会怎么样的。回来的话……唔——如果雨下得大的话我就打车回来。”

看着自己的好友坚决的眼神,周茵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劝都不能动摇她的决心了。

“那好吧,不过还是要小心啊,如果你到家的话给我打个电话好了。”

周茵的认真表情让宁可可不禁失笑。

“什么嘛,像我爸一样。我都已经是个成熟的大学生了,会保护好自己的。”她再次看了眼手表,然后将双手搭在了自行车上,“那就这样吧,我也该过去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周茵想要向她挥手道别,然而在她举起右手之前,宁可可就已经骑着自行车从她的身边经过了。

 

2

同学聚会是在一个名叫吴一鸣的男生家中举办的。吴一鸣这个人很有幽默感,对女生也很好,而且也很会说话,因此从高中时候起,他就在女生中间深受欢迎。

在高中毕业之前,对于他究竟喜欢哪个女生,宁可可周围的同学们也是议论纷纷,不过一直都没有个确定的结论,因为这人实在是让人有些琢磨不透。眼看着大家都快毕业了,在毕业典礼上,吴一鸣才当着所有人的面解开了这个困惑她们已久的谜团。

她向宁可可表白了,在所有的高三七班同学的面前。

就结果而言,和他的当众表白同样引起议论的,还有宁可可的当众拒绝。那时候,她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站了起来,然后用一种无比冷漠的语气狠狠地拒绝了对方。

要说原因,宁可可自己也讲不清楚,只是不打算在这个时间找男朋友之类的。可是事后一想,自己那时候也太冲动了吧?一个男生要当众表白需要多大的勇气啊,可是自己却当着大家的面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他。就算是要拒绝,也应该在私下里偷偷告诉他呀。想明白这点后,宁可可便觉得愧疚不已。再后来,她就再也不参加高中同学组织的一切活动了,因为一见到他们,她就会想起来毕业典礼那天自己的窘态。

这也正是她无论如何也要参加今年聚会的原因——这次聚会刚好是由吴一鸣来组织的,自己如果想要向他道歉的话就只有今天了。

虽然心里是这样决定的,可是真正到了那个时候,宁可可还是紧张地说不出话来。先不说和吴一鸣单独说话了,光是以前的好朋友来找她聊天,她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心砰砰直跳。当大家聊天聊起毕业典礼的时候,她更是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后,想着自己之前下了好大的决心才来到这里,却因为这样的理由而无功而返,实在是太不值了,宁可可还是横下心,来到了吴一鸣的面前。

“一会儿有些事情要跟你谈谈,可以吗?”

吴一鸣大概没有料到宁可可会这样说吧,他凝神看了她一会儿之后才略微迟疑地点头答应了。

“可以是可以,究竟是什么事呢?”

已经有一些同学要提前离开了,随后又陆续有一些人准备好行李打算跟着一起回去了。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主人的吴一鸣还要去送一送他们,于是宁可可还是打算先坐一会儿,等大家走光了再说吧。

这一刻比她预想的要更早一些到来。现在,房间里只剩下宁可可与吴一鸣两人了。

“有什么事情吗?该不会是想帮我一起整理东西吧?”

“呃……”宁可可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她没想到只是说句道歉的话居然会如此困难。

“是毕业典礼的事情吗?”

啊——被他发现了。

吴一鸣哧哧地笑着,然后将两只手肘撑在膝盖上,再将自己的下巴搁在手背上,转过头来看着被吓坏的宁可可。

“早就看出来啦,你是想道歉吧?”

不知道该作何回答,宁可可只好张着嘴巴愣愣地点着头。

“没关系啦,都过去那么久了,而且我也不是很在意。”

“可是在那么多人的面前,我觉得我这么做会让你很丢脸——”

“没这回事,在表白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这个准备啦。每个男生在表白前都该做好被拒绝的准备吧?不过这不重要,”他坐直身子,面带笑容的脸渐渐地变得严肃起来,“如果我说我现在还喜欢你,你会答应吗?”

“啊?”这下子,宁可可更是被搞懵了,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呢?

“我喜欢你,宁可可,能答应我吗?”

这个问题她没办法回答,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对这个男人不感兴趣,但是看他那么认真的样子,自己又不好意思如此直截了当地回答。

“你不是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在宁可可说完之前,一双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紧接着,自己便受到了一阵冲击。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被吴一鸣压在了身下。

“可可……可可——我真的很喜欢你,求求你了,不要拒绝我好吗?”

像这样把女生扑倒在沙发上,然后还口口声声地说着喜欢,这种男人怎么可能答应啊!宁可可心里这么想着,但是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没办法摆脱吴一鸣的双手——他的身体素质在男生中是属于中等偏上的,而自己却没什么力气,在女生中也属于较弱的那一种。现在,宁可可终于想起了出发前周茵给自己的忠告,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听她的话。

“所以你喜欢一个女孩的表现就是这样咯?”宁可可鼓足勇气说道,但是吴一鸣显然已经听不到了。

“真的不答应吗?可可,求求你了,算我求你了……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你。”他停顿了一下,看着宁可可嫌恶的神情,无动于衷地接着说道,“请原谅我……”

他的话音刚落,空出的那只手就伸进了宁可可的短裙下摆里。她的挣扎更剧烈了,但是自己的两只手都在吴一鸣那只大手的控制之下,自己的反抗根本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影响。

才不要呢,自己居然要和这个人……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裙子已经被丢在了一旁,已经阻止不了了吗?

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在泪眼之中,宁可可仿佛看到了周茵的身影。

“周茵……快救我……”她在心里哭喊道。

 

3

晚上十一点,再怎么说高中同学的聚会也不会到这种时候吧?而且——

周茵心事重重地踱步到窗边,看着噼里啪啦打在窗户上的雨点以及已经模糊不清的远方的灯火。

叮铃铃——

急促的铃声响起,周茵立马奔了过去,抓起了听筒。

“是可可吗?”她将这个名字脱口而出,然而电话那一头传来的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不过,那男人的焦急程度却一点也不亚于周茵。

“是周茵吗?我是宁可可的爸爸宁忠勇,我家女儿到你那边去了吗?”

“没有,可可她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啊,说是九点回来的,可是现在已经十一点了……而且我打电话给她的高中同学,她们都说八点半左右的时候就散了。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可可她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就算是隔着听筒周茵也能感受到宁忠勇急得快哭出来的心情,自己心爱的女儿不见了,做父亲的当然会那么着急。

听着对方的声音,周茵此刻倒是慢慢冷静下来了,她意识到在宁可可参加高中聚会的这段时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叔叔先不要急,我和她走得比较近,我来找她吧。你能把她同学的号码给我吗?我想打电话问一下。”

“好,好的!我这边也问一下。那就拜托你了!”

潦草地记下了几个电话号码后,周茵挂断了电话。她没有片刻的犹豫,径直冲到了玄关处,一把抓过鞋柜上面的雨伞后就匆匆出了门。

在雨幕之中,周茵艰难地向前挪着步。与此同时,她掏出手机,拨通了宁可可高中同学的电话号码。

看起来对方对于宁可可的失踪也是很着急,她们也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努力去寻找这位高中时期的好友。在她们的回忆中,周茵抓住了一个关键的地方,那就是房间的主人以及宁可可与他之间的关系。

“你知道吴一鸣的电话号码吗?”

“这个……”对面那个女生明显是犯了难,不过她很快振作起来,坚定地说道,“我去问问,等我两分钟。”

挂了电话后,周茵也没有闲着。她清楚地记得宁可可离家之前骑着自行车。到那家餐厅并不需要自行车,而自己对宁可可很熟悉,知道如果路程稍远的话她就会乘地铁或者公交去。而且由于家庭关系,宁可可平时并不会乘出租车,就算是下大暴雨被困在很远的地方她也不会打车回来的,所以说不定她去的地方就在距离餐馆3公里左右的区域呢。

事不宜迟,周茵立刻奔向了记忆中的这个城区的地图指示牌,希望能在那里找到答案。

然而站在那块已经被雨水和黑暗模糊得看不清的牌子前,周茵陷入了绝望之中,因为处在那个圆上的住宅区并不少。

这下该怎么办呢?周茵咬紧下唇,逼着自己快点想出答案。自己不是喜欢推理吗?不是享受推理的过程吗?那么现在在自己朋友的生死关头,为什么推理不出一个结果呢!

想着想着,眼前的雨幕、记忆中的宁可可以及自己脑海中的结构图三者重叠在了一起。

自己认识的宁可可,不过是个矮矮的喜欢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罢了,她虽然平时不太喜欢和人交往,总是沉浸在推理小说中,显得和人孤立的样子,但其实她的心地真的很善良,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受到那么多人的欢迎,而自己……也正是因为她的帮助才艰难地活到了现在。

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她!周茵在心中怒吼着,逼迫自己的大脑高速运作起来。

手机铃声响起了,虽然晚了一些,但是没有关系。周茵拨通了电话,直接问道:“查到了吗?”

“查到了,是——”

记下了那11个数字后,周茵说了句简短的谢谢,随后便直接挂了电话。对方会不会觉得失礼之类的问题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她在心里反复默念着,然后拨通了那个陌生的号码。

“快接呀,快接呀!”她咬牙切齿地瞪着远处亮着橘色灯光的大桥,心里恨不得立马跑到那人身边去向他问个究竟。

过了很久,吴一鸣才接起了电话。

“喂?可可几点从你家出来的?”她不想说多余的废话。

“我……我……我对不起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她还在生气的话,请告诉她是我错了,我愿意跪在地上向她道歉——”

“别说这些废话!如果你对可可做了什么,我们以后再来找你算账。现在她不见了,到现在都没回家。你听懂了吗?从你家出来之后她就失踪了!”

看起来那人也不知道宁可可失踪的事。他愣了一下之后,立马进入了状态。尽管还带着哭腔,但至少能回答周茵的问题了。

“她是九点半走的。我求她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不然我这一生就完了。但是她什么话都不说,就一直哭着。然后……然后她就走了。我问她是不是要回去,她也没说。对了,千万不要跟叔叔说啊,求你了,不管是你也好还是可可也好,千万不要——”

周茵听不下去了,直接挂断了电话。可可会在哪里呢?她觉得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了个隐约的答案。

再次看向地图,虽然机会很渺茫,但还是要去试试看才行。

确定了目标后,周茵立刻奔跑起来。起初她还撑着伞,但很快她便意识到在这样的大雨中伞不仅起不到应有的作用,还会遮挡视野,因此干脆放下了伞,任由雨滴拍打在自己的身上,流进自己的衣服里。

可可,一定要等我!

 

4

站在天桥上,呆望着下方不断穿行的车流,感受着身上传来的冰冷的触感,宁可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在这里站那么久,只是觉得自己什么地方都不想去,就想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发发呆。

“可可!”一旁传来叫喊声,她本能地回过头去,看到自己的朋友周茵正向这里跑来。她和自己一样,已经全身湿透了,额头上黏在一起的刘海显得有些可笑。

周茵好不容易跑到了宁可可的面前,二话不说就抓起了对方的双手,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你千万不要冲动啊,我知道发生了这种事你很难过,但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就算不为你爸爸考虑,好歹也要为我考虑考虑吧!”

“你在说什么呢!快放手啊!”宁可可再次试图挣脱对自己的束缚,这个夜晚自己究竟做过多少次类似的尝试呢,“谁说到天桥上站着就一定是要跳下去啊,所以你先听我解释啊!我真没打算自杀啊!”

周茵怀疑地看着对方,然后才慢慢松开了她的身体,两人就这样手牵着手靠在了栏杆上。

“呼——还以为你想不开要自杀呢,真是吓死我了。”

“真是的,要是我想跳我早就跳下去了,干嘛还要等你来救我啊。”宁可可用责备的语气说道,不过她说这话时脸上却露出了不引人注意的微笑。

“突然之间失踪了,不管是谁都会担心吧!现在你爸爸可是在家里急得团团转呢!还有,吴一鸣你打算怎么办?我觉得不能就这样放过他!”

然而,宁可可却没有说话。她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然后转过身趴在了栏杆上,她那有些忧郁的目光望着远方的道路。

“一开始正如你所说,我是想自杀的。因为我的身体已经被——”宁可可不愿说到那个词,周茵也不忍心听到,“我不想拖着这样的身体活下去,所以我就考虑要不要一死了之,然后这样也能引起社会的关注,吴一鸣这家伙也跑不了。可是当我抓着栏杆的时候,却开始犹豫了。”

她模仿着当时的样子,身子往前倾着。周茵见状立刻在她的身后用双手环抱住了她。

“都说了我不会跳了。”

“我只是害怕出意外。”

“哼,”宁可可将身子缩了回来,趴在了右手背上,另一只手在栏杆的外面晃着,“我犹豫,不是因为我怕死。而是我想到,这样做究竟对谁有利呢?对那些爱我的人而言,我的自杀肯定会对他们造成很大的伤害,而对于那些和我没关系的人而言,我的自杀会不会反而成了他们无聊时候的谈资呢?这样的话一点意义都没有。而且……就算是吴一鸣……我也觉得他其实本性不坏的。虽然这么想很奇怪,但是真的,我真的相信他刚才的那番举动只是一时冲动。所以……所以我才选择了——”

“选择了忍气吞声?”周茵的头靠在了她的左肩上,而宁可可的身体则是本能地颤抖了一下,虽然两人都是女性,但是这种距离还是会让她不太舒服。

“不是忍气吞声,是我没办法去伤害别人——”

“就是因为你的这种性格,才会被不怀好意的人利用吧?”

“利用?怎么会呢,我怎么可能——”

“你太善良了,”周茵在说这话时失笑了一下,也不知是不是在嘲讽,“你我明明都看了那么多的推理小说,理应对这灰暗的世界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才对。但你却还是那么纯真,宁愿相信书中虚构的罪恶,却不愿直面身边现实的晦暗。”

见对方没有反应,周茵又补了一句。

“还是报警好了,不管是对你还是对他,都是一件有益的事。你也说了他本性不坏,但是既然他现在能够因为克制不住心中的欲望而……而对你做出这种事,那就意味着他以后也能做出一样的事。你觉得自己不说话对他有好处,但实际上只是害了他而已。所以,如果你真的觉得他是个本性不坏的人,希望他还能重新再来的话,那就揭露出来吧。至于你……我想我会守在你的身边的,不管别人是怎么看待你的,我都会永远跟随着你。”

“说跟随太见外啦,”宁可可笑了出来,“用‘陪伴’这个词吧。有你的这句保证,我也算放心啦。”

总算是了结了这件事了,周茵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说起来,你居然笑了,这还真是难得呢,平时的你可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啊。”

“那是对你的奖励啦,”宁可可轻松地说道,“我也没有想到你会在这个大雨的夜晚,这么奋力地想要找到我呢。”

“那我先说好,”周茵再度牵起了她的手,“要是我以后在大暴雨的时候失踪了什么的,你可千万别来找我。”

“为什么呀?”

“因为,我怕你受伤呀。”

宁可可看着周茵真挚的眼神,一下子忍不住心中的某种冲动,扑进了她的怀里。

如果大雨在此刻渐渐停止的话,作为小说或者电视的结尾,该是多么具有诗意的一幅场景啊。

然而,雨却没有停。因为命运之轮,仍在无情地转动着。


(正片:《三色馆死亡陷阱》,现刊登于复旦大学推理协会社刊《推理学导论》第四卷)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CKS001的幻想世界~)

评论
热度 ( 1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