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杀手陷阱》第二章(一)

第二章:落日

 

1

5月27日,星期一。落日山庄之旅的第一天早上。

我平时并没有记日期的习惯,因为在学校里只需要知道今天是星期几就行了。不过参加这次旅行之后,我便对日期开始关注起来,因此才在这里补上日期。

虽然我们已经尽量快地抵达集合地点了,但是还是晚了将近15分钟。一边被周围已经等得不耐烦的游客冷眼看着,一边保持着带着歉意的微笑向他们一一道歉。

“我说,都是因为你今天那么晚出门,所以才害得我们迟到那么久。”道歉完之后,我们带着愧意站在一旁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在这个时候她这样抱怨道,不过话虽这样说,其实听起来完全没有抱怨的意思。

但是我还是予以反击。

“明明是因为你刚才走错了路了吧,说是一条近路,结果带着我走到一条死路里,害得我们又要折返出来。”

“那是客观因素啦,你的可是主观因素哦。”

“难道你走错路就不是主观因素啦?”

“哼。”

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在她别过脸去不再看我的时候,我得以有机会观察周围的游客。

离我比较近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裘皮大衣,头发染成白色,穿戴华丽的饰品,画着浓妆的拥有高贵气质的女子,她大概就是那个电影明星钟若芳吧。说来也怪,虽然她自称是电影明星,但是实际上自己并没有怎么听说过。不过也许是因为自己孤陋寡闻吧。

站在她后面的是一对夫妻。男的那个穿着深绿色的短袖衬衫,露出的手臂黝黑,他总是带着一副冷漠的表情,就连他的妻子跟他说话的时候他也是这个表情,给人一种不好接近的感觉。

而他的妻子,穿着蓝色旗袍,头发盘起并插着一支发簪。和她丈夫相比,她的表情就随和多了,虽然感觉算不上特别温柔有亲和力,但也至少是可以与之说话的那种。从他们的身份来看,男的那个就是杜宏明,女的这个就是马芸慧了吧,旅行社里只有他们是夫妻关系。

站在稍远处的,还有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胖子。不过由于他背对着我,所以我很难看清他的相貌。不过他似乎在瑟瑟发抖的样子,该不会是着凉了吧?

和我一样在关注着他的还有一个看起来和我表哥年纪差不多大的年轻男子。他有着一张清秀的脸庞,发型干净利落,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举止行为都有一种优雅的感觉,让人觉得仿佛是贵族出身一般。他应该就是那个富家公子贺白楼了吧?

就在我失神地看着他的时候,他也注意到了我,然后朝我的方向缓缓走来,每一步都显示出了他的贵族气质。

“你好,初次见面。”他向我伸出了手,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我仿佛被控制住一般,不由自主地伸出手。

“你好……”

“我想……你应该就是冯继军先生吧?那位应该就是倪安秋小姐了?”

第一次被称呼为“先生”,这让我有种说不出的兴奋感。

“嗯……对。我想……你就是……”一种仿佛正在与某位王子握手的感觉让我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贺白楼,这就是我的名字。我的父亲是一家名为白玉石的大型公司的老板。”

这……这不是一家很著名的珠宝公司的名字吗?之前好像还因为什么事而上过电视,不过因为我不太关注新闻,所以也不太记得具体是因为什么事才上的电视。

吃惊之余,我不禁重新打量面前的这位年轻人。

“这里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能够遇到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人真是让人高兴。”

“我……我也是……我想……你应该大学毕业了吧?”

“是的,”他无奈地耸了耸肩,“不过目前还没有工作。因为我们家是家族企业,所以我在培训之后就会接手我爸的公司。不过目前我处于无业状态。不过‘无业’两字毕竟不是很好听,所以我强烈要求旅行社给我加个备注,好不让其他游客误会。”

“是……是这样啊……”他的话倒是解释了我的一个疑惑。

“那边也有个比你稍大一点的女孩,叫做余佳闵。我觉得你们两个应该可以聊得来。”

“是……是吗……”

就在这时,倪安秋不满的“哼”和一个类似领队的人物的“大家集合一下”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于是,贺白楼,我,还有我身后的倪安秋朝着那个人身边靠近。我在脑海中回想着那张名单,的确有那么一个人的职业是导游,他的名字应该是邱景明吧。

“目前还有两个人没有到,徐雄和路易斯。不过已经过了约定时间那么久,我们还是先开始吧。先请五个人跟我上车,另外的几位可能就要辛苦一下先等在这里了。那边的司机先生会在确认人都到齐后送你们过去的。那么我问一下,有哪些人想要先行前往?”

“我们两个!”正当我想着我们毕竟迟到了那么久还是不要抢第一辆车比较好的时候,倪安秋抢先一步举起手来喊道。

“你们两位是……冯继军先生和倪安秋小姐吧?好的,两位。”

“我也先去了吧。站了那么久我可受不了。”贺白楼这样说道,说完之后还看了我一眼,由于我正好也在看着他,于是在不经意间我们的视线就这样对上了。

“呃……那么我也不好意思啦。”一个拥有着朴素的美丽,看上去性格十分纯真的少女从人群后面挤了出来。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脸上泛着红晕,双手在胸前紧握着,似乎有些紧张的样子。这就是贺白楼所说的那个女孩子吧。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觉得那个富二代说的没错,我们之间确实很谈得来的样子。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好好聊聊,我这样想着,但是对自己主动和别人聊天这件事还是没有什么自信。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

“还差一个人是吧,那对夫妻肯定是要坐一起的。那边的两位,你们要来吗?”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的短发灰白,戴着眼镜,在这么温热的天里还穿着厚厚的大衣。此外,在他的左手上还套着一个棕色手环。他的眼神十分柔和,说话的语气也非常温和,给人的第一印象不错。

那个胖子和那个电影明星都摇了摇头,于是这位中年人很自然地就成为了第五位乘客。

于是,我们在导游邱景明的带领下,坐上了已经准备好的面包车。导游很自然地坐进了第一排的副驾驶,那个中年人和贺白楼分别坐进第二排,至于第三排的三个位置,倪安秋和余佳闵分别坐在我的左右两侧。就这样,我们这辆车先行前往落日山庄。

 

2

“各位,我们的落日山庄之行马上就要开始了,我是你们的导游邱景明,接下来五天的生活就请各位交给我了。现在我们正在通往目的地的路上,路途比较长,途中应该会有两个休息站。为了接下去的生活,各位现在可以随便聊聊,增进感情。”

跪在座位上向后说完这些话之后,他又坐了回去。不过虽然导游这么吩咐了,我们这些刚认识的人之间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好聊的。

“话说我刚才看到倪安秋小姐带了好多东西,有必要带那么多吗?”贺白楼率先提出话题来带动气氛。

“哼,只是一些必要的食物和衣服。我可不相信免费旅游会有什么好吃的东西。”

“那个……”坐在我右边的余佳闵小心地插入话题,“我能说一下吗?其实这次旅行的食物都是由我们自己提供的。我和另外一位武勇新先生很荣幸地被选为本次旅行的厨师,为大家提供美味可口的餐点。所以请大家放心,食物是没有问题的。我也相信,我们做的菜肴一定会符合大家的口味的。”

说完之后,她便又红着脸别过头去,看上去是个不善交际的女孩啊。

“你是余佳闵吧?你是高中生吗?”那个中年人也转过头来问道。

“我……我已经是大学生了……是Y大的大一学生……”

“哦?有男朋友了吗?”这句话是贺白楼问的。

余佳闵略显慌张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还没有男朋友。

“不过我倒是觉得那边的那两位像是恋人哦。”

“没有。”倪安秋看着窗外,撇着嘴说道。

“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

这是实话,至少在这个时候,我是把倪安秋当成自己最好的朋友,因为那时我也不清楚喜欢一个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如果那时我就能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感觉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说自己喜欢倪安秋吧。

“不过你们是在哪里读书啊?”

在我回答之前,贺白楼轻笑了一下,带着讥讽的语气说道:“听着真像你这个年纪的人会问的问题啊。”

但是对方并没有表现出很生气的样子,而是自嘲般地笑了笑。

“真是想不到我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啊,哈哈哈。”

两个人就这样轻松地笑着。

“这么说来我们还没有自我介绍吧,”那个中年人环顾着我们,“我叫崔久安,是一位司机。说是司机,其实是一位出租车司机。”

于是接着他的话题,我们分别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当我说我就住在当地,而且在J中上学后,余佳闵显得十分兴奋的样子,带着惊喜的眼神从离我很近的地方打量着我。

“你也是J中的学生啊,真看不出来呢。我原来也是J中的学生,是你的学姐哦。”

她的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我不禁被她的笑容吸引过去。

“真的吗?这样我们就是校友了呢。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校友呢。”

“我也很意外呢。”

“你能跟我讲讲你高中时候的事吗?我突然很好奇。”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勇气主动地提出这种问题,也许是太过于兴奋了吧。

“喂喂,小伙子,可不要勾搭上了女孩子就把我们忘了啊,”崔久安用开玩笑般的语气说道,“我们就算了,旁边还坐着你的同学呢!”

经过他的提醒,我才想起了倪安秋还坐在我旁边。我转过头看着她,她则斜着眼轻瞥了我一眼,随后随意地挥了挥手。

“随便,反正我不是你女朋友。”

听到她的许可我就放心了,然后继续用渴求的眼神看着余佳闵,但她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看到她这样的反应,我也不好意思再逼问下去,于是又转向正前方坐着。顿时气氛就有些尴尬了。我为自己轻率的发言感到十分后悔。

“看来勾搭女孩子的计划失败咯。”贺白楼也来开我的玩笑,“不过交女朋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哦。”

“是啊,你看我都这岁数了还没有个伴呢。”崔久安也自嘲道。

“哎?你不着急吗?”富家公子显得有些吃惊,似乎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年龄应该已经是成家立业的时候。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42岁还没有结婚确实很让人着急。

“我没关系哟,看看我父亲现在被管成这样,我就不敢娶个老婆啦。说起来也真是不好意思,从我小时候开始,我的父亲就一直对他老婆言听计从,一句反对的话都不敢说啊。偶尔说一句抱怨的话就会被狠狠地骂一顿,真是惨呐。现在他们都老了,但还是这样,一点都没变啊。”

“我很难想象这样的生活,”贺白楼也开始谈起自己的家庭,“我的父母都是挺和谐的,因为父亲事业有成,所以母亲倒也不用特别辛苦工作,反正现在的钱就够我们用一辈子了。我也由于这个原因,现在也不用担心自己的未来,生活就是这样和谐啊。”

“年轻人,你是不懂得辛苦打拼的苦啊。”

“我大概天生就不是辛苦打拼的命吧,一切都是命运安排好的,我只是比较幸运而已。好了,后面的那位帅哥,轮到你了吧?”

“呃……”由于谈话氛围的轻松融洽,连我都不由自主地想要加入他们的话题了。也正因为如此,我甚至都没有听到倪安秋不满的咂嘴声。

“其实我的生活完全比不上你们……从小陪在我身边的就只有母亲一人,是她把我一手带大的。并且我们的生活条件不是很好,所以总是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有时候看到别的同学都有父亲来接,唯独我没有,那时我就会哭着回家问母亲为什么我没有父亲。我哭了,她也会跟着哭,然后告诉我,父亲在母亲生下我的时候就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就这样过了几年,大概是我初中快毕业的时候吧,母亲偶然在电视上看到了父亲的身影。于是在我初中毕业后,就带着我去找父亲。最后,我们终于团聚了。”

这里我撒了个谎,因为实际上是我母亲威胁父亲陈天华,如果他不支付给我们规定的生活费的话,那么就将我是私生子的事公之于众。当然,陈天华也有其家庭,他自然不希望自己在外面还有个孩子的事被披露出来,于是他只能答应。

“后来呢?”余佳闵似乎听得很认真,她像我最初见到的那样,做着双手紧握在胸前的习惯性动作。

“本来这应该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但是,我的父亲并不像我想的那样慈祥。后来,在我高中刚开学没多久,母亲突然生病了。虽然我们及时地将她送到当地的一家名叫天瑞的小医院,但是她的病情还是每况愈下,最终……还是去世了……后来,父亲就正式收养我,但是却……却一直对我恶语相向,一点都不把我当成是他的儿子。”

这时,我听到了一旁的呜咽声,转头去看,看到了余佳闵在极力地想要忍住泪水却又没能忍住的模样。

“不好意思,让你这样……”

“其实……其实……我也……”她本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你也?”

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想再说下去,然后擦掉了自己的泪水。

“只是我们有些地方很像,我也有过一样类似的经历,所以才会……”

“真是没想到啊,”崔久安也在频频叹气,“没想到你的童年生活如此凄惨啊。看来这场旅行对你来说是次很有意义的出行,可以让人解脱这些烦恼与痛苦啊。”

“但是人总是要面对现实,不是吗?不然也不会……”贺白楼以一种低沉的声音说道。看起来我的话也触动了他的心灵。

“看来你们的话题有些严肃啊,”一直没有说话的邱景明再次转了过来,“这次是轻松的旅游哦,所以就暂时不要想那些令人烦恼的事了。”

“说的也是,我们就是出来放松的啊。”

“那我们换个话题吧,比如说,小帅哥,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啊?”

“我啊……我比较喜欢……”

“很抱歉,”倪安秋突然举起手,用一种消沉的声音强行打断我们的对话,“还有多久才到休息站啊,我都快无聊死了。”

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有意识地瞥了我一眼。

“哎?现在才没过多久吧,大概还有半个多小时呢。”

“是这样嘛,那就太可惜了。”她继续意志消沉地望着窗外,而我则很快又融入了与新认识的三人欢快的交谈中。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我们也终于到了第一个休息站。倪安秋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地下来走动走动了吧,我这样想着,那时的我还以为倪安秋心情不好是因为长时间的枯燥无味的路程所致,毕竟在我印象中她是个一刻不停的活泼的女孩子。


评论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