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杀手陷阱》第二章(四)

沿着餐厅东侧的路,我来到了余佳闵的房间门口。

“在吗?”

听到我的敲门声,余佳闵急忙打开了门。

“是你啊,有什么事吗?”她的脸变红了,大概是很少有男孩子到她的房间去吧。

“嗯,是关于你说的那个女鬼的事,我觉得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所以来看看你的情况。”

“哦……”她仿佛是在追寻遥远的回忆一般思考了许久,最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地,慌张地说,“原来你是在说这件事啊,我还以为没有人会在意呢。快进来吧,在里面聊。”

我先是推脱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步入余佳闵的房间。我们就这么并排坐在一旁靠墙的椅子上,左边是门口,右边是一张单人床以及一扇通往外面的窗,眼前是一张小桌子。在床的对面是一扇通往厕所的门。说是厕所,想必也是和我房间一样,只有简易的设施吧。总体来说,布局和自己的房间非常相似。

“呃……”我也有些紧张,因为除了倪安秋之外,我还从来没有主动和女孩子说过话。

“刚才你说……你想要问一下关于……那个女鬼的……事?”

“嗯,没错。我想知道到了这里之后你觉得怎么样?还会有那种不安或是害怕的感觉吗?”感谢余佳闵抛出了话题,我觉得自己的紧张有了些许缓解。之前虽然有过和倪安秋两人在她的家里过夜的事,但是那时的感觉却和现在完全不同。

“谢谢导游给我这个房间,这里很好,两旁都有人,给我一种安心感。只是……”

“只是?”

“只是这张床靠着窗户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她一边说着,一边不自觉地望向那扇有些脏了的玻璃窗,随后又低下头去,似乎在想着什么的样子。

我回想了一下,自己和倪安秋的房间的布置,似乎都是窗户在门口旁边而床在对面。

“那么我来帮忙把床搬到墙边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想要站起来,但是一旁的余佳闵却摇了摇她低垂的头。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没有关系。因为在哪里都一样。不管是有人帮助也好,还是没人帮助也好,我都会……”

“这不一样!”听着她有些悲观的想法,我立刻予以激烈的反驳,言辞的激烈程度甚至连我都没有想到,她也似乎吓了一跳的样子。

“其实我是明白的……有人帮助与没有人帮助是完全不一样的……由于我的出身,所有不管是哪个时候的同学,都看不起我,都叫我私生子,并且由此衍生出许多谣言,有些人甚至恶语中伤我。我知道,我知道他们需要一个人作为他们集体排斥的对象,但是……但是这个人为什么偏偏是我!这是我最最无助的时候……而我的母亲还在这个时候去世了……就在我和你一样,觉得生活充满了不幸,觉得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获得幸福的时候,是他们解救了我,是他们让我明白了自己的生命的价值!”

此时我想到的,一个是表哥金明胜,另一个便是她,倪安秋。

“其中一个……是倪安秋同学吗?”

“没错,多亏了她,我总算有了一种朋友的感觉。我非常地感谢他们,因为他们帮助了那个最无助的我。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明白,其中的区别。所以,请你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我……我会帮助你的,帮助你逃离那个幻影,回到日常的生活中去的。”

没了刚开始的时候的激情,紧张与害羞的感觉渐渐从心底升起,我的声音也越来越轻。最后忐忑不安地说完后,我便低下头去,等着对方的回应。

“那个鬼……就是……你啊……”

然而,作为回应,我听到的,却是这些意味不明的话。看着我不解的样子,她轻轻摇了摇头。

“没……没事……谢……谢谢……真的……谢谢……”

她一边说着,一边流出了感动的泪水,并且随着这份感动的深入,她的哭声也越来越大,我甚至能从中听出她那撕心裂肺的来自灵魂深处的悲伤。究竟是什么,让她如此难受,如此痛苦呢?

很久之后,余佳闵的情绪才有了些许好转,一边起身的同时还不忘记擦去眼角挂着的泪珠。不过即使如此,却没有将泪水擦净,而且她说话的声音里还是带着哭腔,以至于整个声音都变了调。

“不好意思,我……我耽误了你……”

“没关系的,不过,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啊?你在说……什么?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呀……”

看她那闪烁其词的样子似乎是不想告诉我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是我也没有追问下去。不过,那句“那个鬼就是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这个问题恐怕会一直横亘在我的心中吧。

“对了,刚才倪安秋来找过我,她还让我称她为小秋呢。”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换了个话题说道。等着我回答的时候,她趁机擦去了刚才残余的泪水。

“哎?她来找过你?”

“对的,不过她似乎有些奇怪,她跟我说什么如果不介意的话就代替她照顾你……”

“她是生气的样子吗?”我不禁想到之前贺白楼说的话。

然而余佳闵却是摇了摇头。

“不是,她还哭了,哭得很伤心,说她不能再照顾你了,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所以要拜托我。”

倪安秋……哭了?不能照顾我了?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百思不得其解。在我的印象里,倪安秋一直都是一个活泼的女孩子,即使是在灰心失意的时候也总是保持着乐观的笑容,她的招牌似的狡黠笑容至今仍一直烙印在我的脑海中,这样的女孩子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才会哭成那样呢?还有……不能和我在一起了,又是什么意思?她可从来没有说过要和我分开啊,今天早上来接我的时候,周五分别的时候,周二放学的时候……这些时候我们明明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等等……周二的时候?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一个当时就困扰我的问题。那天,倪安秋难得地迟到了很久,而且和我说话的时候也显得很不开心,还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我觉得奇怪还问过她,但是她却借口说肚子不舒服。很显然,今天她在余佳闵这里的奇怪表现就和那天的什么事有什么关联吧。一想到这里,我便觉得有些担心,是什么样的事情会如此严重呢?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倪安秋真的会离开我吗?

“她还说了什么吗?”我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

“呃……还有些不重要的……”看着我着急的样子,她反而扭捏了起来,羞红了脸,缓缓低下头去,双手紧握于胸前。

“是什么?”我打断了她的话,希望她能快点给出我想要的答案。

“呃……她说她觉得我们挺配的……呃……说是成为恋人也没有关系……让我可以的话……”

“我拒绝。”

“啊?”余佳闵愣了一下,然后原本就很红的脸就更加红了,“我……我当然没有这种想法,只是……小秋她……”

“她在开什么玩笑啊!”

我丢下不知所措的余佳闵,飞快地跑了出去,跑回到倪安秋的房间,没有敲门就推了进去。

房间内的倪安秋似乎吓了一跳,不过转而显示出想要压制着笑意的样子。

“你怎么来啦,想我了吗?”

“对不起。”我没有理会她的那句玩笑话,以一种异常严肃的表情和语气一边向她道着歉,一边朝着她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

“哎?”看着我这幅郑重其事的样子,她的笑意已经完全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困惑与不解,“你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

“我很抱歉来到落日山庄之后,就一直忽视你的存在,真的非常抱歉。”我很诚恳地说道,这并非虚假的道歉,而是真真实实的发自内心的歉意。

“我都说了没关系啦……我……我不在乎这些……”

“但是我在乎啊。我不想……不想离开你……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你在说什么蠢话啊,”倪安秋无力地笑着,“如果要表白的话也不必这么严肃哦……”

“我是说认真的,倪安秋,你真的要离开我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要你……”

“这种鬼话听谁说的啊。”终于,始终搞不清楚状况的她也有些不耐烦了。

“余佳闵,我刚才在她房间听说的。”

“她瞎说的吧,”倪安秋耸了耸肩,“我可不会无聊到跑进某个我不认识的人的房间然后一边大哭一场一边说些无聊的蠢话。”

听到她的这句话,我又重新抬起了身子。

“倪安秋,我刚才……没有说你哭过啊。”这是一个老套的伎俩,但是倪安秋还是上钩了。虽然觉得很抱歉,但是事到如今我更关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让倪安秋会伤心到这种地步。

“我上周二的时候就觉得你不太对劲了,果然这两者之间是有什么关系吗?”

但是倪安秋只是阴沉着脸,似乎不打算回答我的这个问题。

她是在生气吗?还是在犹豫?犹豫该不该说出来?又或者是……悲伤?

“你说话啊!我想很知道……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也想……我也想帮你啊……”

“哼,笨蛋,你帮不了我。”她试图微笑,但是却已经完全笑不出来了。

“你不说出来谁也帮不了你。”

“唯独这件事,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啊?和我有关吗?”

她又沉默了。

“这样吧,”重新开口后,她谨慎地说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就作为周五你的生日的附加礼物告诉你好了。”

“为什么现在不能告诉我?”

“现在还不行。虽然这五天都一样,但我还是想……”

“那么你一定要守约,到了周五一定要告诉我。”

“难道我没守约过吗?”

仔细一想,确实,倪安秋一向是只要约定好的事就一定会做好的。因此,在仔细思量之后,我暂时对她的话放下了心。既然她现在还不想提,那我也没有必要逼问她,等她想说的时候再说好了。

不过眼下,除了之前在余佳闵的房间里听到的这个有些古怪的消息之外,还有另一件事让我非常在意。

“那我再问一个问题,你刚才在跟踪我吗?”

“哎?我?跟踪……你?”她显得有些呆滞。

“不是你吗?”

“你不是都知道我在余佳闵的房里了吗?我哪里来的时间跟踪你?不过你说的是真的吗,该不会是你的幻觉吧?”

“之前我也以为是幻觉,不过后来我看到了,确确实实地看到了,当时武勇新也听到了那个人逃跑时候的脚步声。所以肯定没错,落日山庄里有人在跟踪我。”

听完我的话后,她立马陷入了沉思中,看上去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原先我还以为是你,不过现在看来不是啊……”

“笨蛋,是我的话哪里会跟踪,我早就跑上去拉着你的手和你一起走了。”

“也是。”想到这里,我不禁苦笑。

“希望那个人不会对你有不好的企图吧。”她在无意识中说道,我问她这是什么意思,但她似乎没有听到,看来她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思考着什么问题。

于是想着再留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并且短短半天时间发生的事情已经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所以道别之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了下时间离晚餐还有很久之后,便独自一人静下心来思考,思考这一整天带给我的怪异感受。

 

从最初开始,事情最初是父亲陈天华给我落日山庄的票,一切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不过说起这件事,那天父亲的态度也有些异常,比如说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为什么要急着给我这张门票?为什么还特意为我准备好行李,甚至又让我出去玩玩?这些问题我都一下子想不出答案来。

接着,便是上周二倪安秋显得有些古怪的事。这件事当时我并没有留意,但是现在听了余佳闵的话后就开始相当在意了。不能再照顾我了?要和我分开了?究竟是什么样的事呢?那天之前她还好好的,难道是周一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然后,便是在车上听到的余佳闵遭遇女鬼的问题。那个女鬼究竟是谁呢?如果真是余佳闵小时候的遭遇的话,又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呢?还有,为什么她会说我就是那个女鬼呢?这里面有好多想不明白的问题。

最后,就是那个紧跟着我的人。那个人究竟有什么企图呢?如果不是倪安秋和余佳闵,也排除和我在一起的贺白楼、崔久安、邱景明,那么就只剩下徐雄、武勇新、钟若芳、路易斯、马芸慧和杜宏明,可是我又不认识他们,他们为什么要跟踪我呢?是钟若芳吗?因为我总是发现她在偷偷看我,难道是她?但是这其中又有什么理由呢?真是想不明白。

刚来落日山庄就遭遇了一大堆的谜题,我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参加这趟旅行是否正确。自己原本幻想的愉快之旅正在慢慢地变调了。

横亘在中间的关键究竟是什么呢?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评论
热度 ( 2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