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杀手陷阱》第二章(五)

4

咚咚咚——

这么暴力的敲门声一听就知道是倪安秋来了。应该是快到晚餐时间了吧,我这么想着,没精打采地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门前并打开了门,眼前出现的果然是倪安秋充满活力的笑容。

“哟,你好!午睡的怎么样啊?有休息好吗?”

“嗯……算是吧……”

“怎么这么没有力气啊!”她难得露出有些难堪的样子,低下头去不敢正视我的眼睛,“虽然我很抱歉有些事情没有告诉你,不过这件事和这次旅行没有半点关系哦,不要因为我的缘故而毁了这次的旅行啊。”

“你是笨蛋吗,”看着她带着歉意的表情,我不禁失声笑了出来,“怎么可能会为了你而坏了旅行的心情呢。”

“你才是笨蛋吧!哼!”她假装生气的样子,但是很快又自顾自地笑了起来,“走吧,还有几分钟就到六点了,大家估计都在餐厅里等着了吧。”

我应了一声之后,随即跟着她走了出去,前往餐厅。

在通往餐厅的路上,一个身影朝着我们跑了过来。仔细一看,原来是导游,他在我们的前面停了下来。

“我正要找你们呢,大家都等在餐厅里了,所以我来叫你们。”

“我们迟到了吗?”倪安秋有些担心的样子,因为今天早上我们也迟到了,如果晚餐再迟到的话就显得太没有礼貌了。

“这倒没有,另外还有一个人没来呢。那个叫徐雄的,真是没有集体观念呢,我现在正要去找他。那么就这样吧,你们快点过去,座位我已经给你们分好了,你们去了就知道了。”

说完之后,他便朝着我们身后跑去。不过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

“那个……冯继军同学,你有抓到那个跟踪你的人吗?”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在警惕地看着倪安秋,后者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不是我哦,我可是有不——在——场——证——明的。”

她特意强调了“不在场证明”这几个字。

“不是你啊……这样的话这件事果然还是要解决一下才行……总之一会儿见了。”

邱景明挥了挥手之后,朝着B区跑了过去。我们也接着朝餐厅而去。

推开餐厅的门,果然,已经有8个人坐在了各自的座位上。左边有两个座位空着,而且贺白楼又在一旁向我挥手,看来我们的座位就是在那里了吧。

入座之后,我开始观察四周。这间餐厅和之前见过的所有房子一样平淡无奇。硬是要说的话,也就只有稍显华丽的吊灯可圈可点了吧。左侧马芸慧的座位旁边就是通往厨房的门,不过由于菜肴已经全部端了上来,所以这扇门现在也不需要打开,这里就如同墙角一般。在马芸慧的对面坐着的是崔久安,他的旁边则是通往娱乐室,这两处之间没有设置门,而是直接相通。从地图上来看,所谓的娱乐室不过是一个狭长的通道罢了。不过由于我并没有实地看过,所以并不清楚那里是什么样子。

桌子上的菜肴虽然都是些家常的小菜,但是却看上去色泽饱满,让人垂涎欲滴,不禁感叹不愧是厨师的作品。当然,这里面也有余佳闵的功劳。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品尝一下她的手艺了。

接着,邱景明与徐雄二人也来到了餐厅,于是晚餐正式开始了。在品尝美味之余,我也留心观察了所有人的座位。这是一个横向椭圆形的长桌,左右顶点处分别对着门口和厨房门旁边的墙壁。坐在门口位置的是余佳闵,在她左右两侧的分别是武勇新与徐雄。在武勇新一侧的接下来便是倪安秋与我,在我左侧则是贺白楼与马芸慧。而在徐雄那一侧,依次坐着钟若芳、邱景明、路易斯与崔久安。坐在余佳闵对面位置上的是杜宏明。

我不太清楚为什么座位是这样安排的,难道有什么意味吗?一想到分房间的时候也是经过我们的调配才最终成型,难道餐桌的座位也是经过一些人的建议才最终定下的吗?不过由于没有人提出这个问题,所以我也就默不作声,假装自己没有发现。

整个用餐过程都十分愉快,大家都随心所欲地聊着,平时一直比较喜欢说话的倪安秋、贺白楼、崔久安三人很明显地成为了话题的带领者。由于气氛的热烈,就连余佳闵、杜宏明、马芸慧、邱景明四人也时不时地加入话题中。只有武勇新、徐雄、钟若芳、路易斯四人没有融入氛围中。武勇新一直都是有些慌张的样子,只是在有人夸赞他的手艺的时候他才一边摸着后脑勺一边憨憨地笑着;徐雄既不说话也不吃饭,就这么有些不耐烦地坐着,似乎在等着什么,再加上之前看到他没有带行李的奇怪举动,更加让我怀疑他此行是不是有别的目的;钟若芳则是一直听着他们的对话,但是从不加入进来,当被问及她出演的电影时,她才无关轻重地说几句,虽然她说自己出演过许多大片,还一一列举了这些电影的名字,但是我对这些名字却丝毫没有印象,不过这也有可能是我浅陋无知的缘故;至于路易斯,他不加入对话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他不会说中文,也无法听懂中文,只是明白一些日常的最基本用语而已,这样根本没有办法加入对话中。

很快,晚餐进入了尾声。大部分人都已经用餐完毕了。

大概是看准了这个时机吧,导游邱景明站了起来。

“大家应该都已经用餐完毕了吧?那么我想来说一件事情。这次我们的旅行是五天,所以我们必须要保证我们之间能够和谐地共处。不过就在下午,我们旅行团成员之一的冯继军同学遭遇了跟踪事件,当时我也在场,可以作证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我希望这位跟踪者可以主动地承认这件事,并告诉我们原因,我们会予以谅解的。我想大家都不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身边有个跟踪者吧?”

邱景明说完之后,扫视了一遍餐桌上的众人,但是却没有人说话。

“看来是没有人愿意承认了,也是,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事嘛,那么就只能……”

“请等一下,导游先生。”杜宏明借着酒劲说道,“你为什么要把这件事闹大呢?只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孩遭遇跟踪了,这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嘛。冯同学,我问你,你的钱包被抢了吗?还是说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都没有吧?这件事我看啊,就这么算了吧,更何况,谁知道这里是不是只有我们12个人啊,吊桥不是在那里吗?也有可能是外人进来啊。所以你在这里嚷着某某人站出来承认错误,不是瞎搞嘛。”

“好了,不要说了。”马芸慧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帕拭去他嘴角流出的酒。

“我也觉得,那个人不是也没伤害他吗?”武勇新也帮腔道。

“就是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的自尊心是有多脆弱?”钟若芳鄙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看向别处抽了口烟。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冯继军同学,你觉得呢?”

“我……”既然大家都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反驳了。毕竟他们说的也对,那个跟踪我的人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损失。

“我也没有关系吧。”我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决定放弃追查这个莫名的跟踪者。

“好的,那么就这样好了,不过还是希望今后的5天里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吧。然后我想纠正一下,刚才杜宏明先生说这里可能会有除了我们之外的人,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其实在外面有很长的一段路没有修,也就是说,在外面的大路上是注意不到这条隐形路的,再加上这附近本来人就不多,就更加没可能会有人注意到了。因此,请大家放心,我们旅行团里可不会潜入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我想说的就是这些了,那么我们就来进行第二个议程。”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着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座位那里走了出来,走到倪安秋那里。

“能让一下吗?”

我和倪安秋两人都无声地离开了座位。

他将我们两个的座位推进去后,背对着餐桌在墙上贴上了这次旅行的名单。这份名单我也收到过一份,现在应该正躺在我的家里吧。

“你为什么要贴这个啊,看着好奇怪啊。”崔久安似乎有种莫名的兴奋感。

“我以前也拍过侦探片,这种样子是我们要一个个死在这里吧?”

“钟若芳小姐,你说的有些吓人啊。我只不过是想把名单贴在这里让大家互相熟悉而已,毕竟我们要一起旅行五天呢。”

“可是毕竟车上听到了我们这位清纯少女的亲身经历,或许在落日山庄真有鬼存在哦。”

“哎?”

刹那间,所有视线都汇聚到了手足无措的余佳闵身上,她尴尬地羞红了脸。

“怎么可能,哪里来的鬼啊。”武勇新有些慌乱地笑着。

“比起鬼,还是人来得更恐怖一点吧?”

“你看,如果武勇新在晚餐里下毒的话,我们一行人不就全完了吗?”

“可你们不是还好好地活着嘛。”

“谁说杀人只有下毒一种途径的,我拍过的恐怖电影里什么东西都有,像锯子,斧头,甚至是割草机,什么都有。”

“你该不会就是那种三流电影里出场三秒就死的龙套吧?”

“你在说什么!你不可以侮辱我的事业!”

“我可没有侮辱你的事业哦。”

“不过这里不是很典型吗?”贺白楼舒服地靠在椅子上,“那种类型叫什么来着……暴风雪山庄模式吗?一群人处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然后一个个死去这样的,然后我们的导游先生现在贴的这份名单也许到了明天就会划掉一个名字哦。”

“怎么会,没有人会划掉这上面的名字的。”邱景明完工之后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我和倪安秋也重新入座。我总觉得大家的话题变得有些奇怪。

“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事呢?而且……不是还有吊桥……”余佳闵似乎有些害怕。

“我可爱的小姐,吊桥是最不可靠的啊,杀手就是喜欢这种只有一个出入口的地方呢,说不定我们之中就有着一个杀手,正在等待着机会杀害某个人呢,说不定他的目标就是下午跟踪过的冯继军小帅哥呢?”

突然,一片异样的沉默。原本活跃中透着些诡异的气氛消失了。大家都异常严肃地坐着,眼睛瞪着自己眼前的桌面。贺白楼有些惊讶,不过随即,他也变得严肃起来。

“不会是……真的吧……怎么可能……”他的声音很轻,不注意听根本听不到。

沉默之后,倪安秋站了起来,一把抓住我的手。

“抱歉,我不想再听这些鬼话了。什么封闭啦,杀手啦,别开玩笑了。我是来旅行的,不是来成为恐怖电影的主角的。我们两个先回去了。”

“可是……”

倪安秋还没有问我的感受,我也来不及说出我的想法,她就硬是把我拉了出去。

在离开餐厅后,我回头望去,看到徐雄也站了起来,其他人依旧像刚才一样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

我转了回去看着倪安秋,想要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没有问出口。此时,火红色的太阳正在我的眼前缓缓下滑,仿佛被眼前的大树与围墙吞噬了一般。落日的余晖衬托着倪安秋的身影,让我甚至产生了她将去往一个我所不能及的地方这样的错觉。

这就是落日吧……就如同落日山庄的名字一般。太阳消失于地平线上,这个地方也将迎接最黑暗的时刻。如今回想起这幅场景,就如同是某种预兆一般。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都快被弄糊涂了。”

倪安秋一直把我拉到她的房间里才松开了手。

“也难怪你不知道。其实我一看那张门票就知道了。”

“什么啊,究竟是什么事啊!刚才为什么你们都……”

“因为啊,”她用一种我从没见过的阴冷表情看着我,“在我们之中,有一个杀手。”

“啊?”我惊讶地快跳了起来,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你在说什么呢?杀……杀手?这是真的吗?”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感觉自己像是脱离了现实一般,瞬间有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看来我还是从头说起吧。”倪安秋叹了口气,然后开始了解释。

“当初你给我看门票的时候应该还记得我问过你是什么公司吧?你说是风景季,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产生怀疑了。因为倒过来就成为纪景峰这个名字,纪是纪律的纪,景是景色的景,峰是山峰的峰。我记得这个名字,因为……因为我有亲戚就是死在这个人的手上,所以不会错的……

“于是,我便问你是不是你爸硬是要你去的,结果我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那就毫无疑问了。你爸想要杀你,于是雇了一个杀手,你回想一下,是不是有很多细节都证实了这一点?”

一幅幅清晰的画面浮现在了我的眼前。为什么那天晚上父亲丢给我一张门票然后硬是用粗糙的理由让我参加?为什么难得让我出去畅玩一天?为什么让我珍惜机会好好地享受一下?为什么特意为我整理行李?所有的这一些仿佛都印证了这一观点。

“这……这怎么可能……”

倪安秋没有顾及我的反应,而是继续说了下去。

“看来的确是这样了,因为这是你爸的意志,所以不管怎么逃脱都没有用,就算你这次不去,下次还是会有别的杀手来杀你,于是没有办法,为了保护你,顺便也想亲眼看到杀死自己那个亲戚的杀手到底长什么样,我也加入了这次的旅行团。

“我想,除了我之外,包括你在内的10人都是因为这个原因被聚集到一起。你还记得车上说的话吗?也许你已经忘记了,崔久安说过他是为了躲一些事才参加这次旅行的……看你这个表情果然是忘了吧,就在余佳闵说完她的那个鬼故事之后……对了,说起这个,这也可以当做余佳闵被记恨的某个原因吧,不是吗?总之,来自不同地方不同阶层不同身份的人,想要杀掉身边的某个人,然后杀手将不同的人交过来的委托整理了一下,打算借着旅行的名义,在一个封闭的地方一网打尽,将你们这10个目标全部杀害。我想之前其他游客也隐约察觉到了一些,但是刚才在晚餐时说的话大概是确证了每个人心中的不安吧。”

此刻,听着倪安秋的解释,我理解了……我已经完全理解了……比起父亲想要杀我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如今如何逃生才是最重要的事。不,既然已经来了,那就逃不掉了,杀手纪景峰是绝对不会让他们逃走的。可是这个真名是纪景峰的杀手,现在化名是谁呢?贺白楼、杜宏明、马芸慧、崔久安、余佳闵、钟若芳、邱景明、徐雄、武勇新、路易斯,这10个人中有一个人是……杀手?

“吊桥……会不会也……”尽管在我心中已经明白那个名为纪景峰的杀手肯定是不会给我们活路了,但是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想着对方或许没有这么做。

不过,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这个你也可以想到的吧?吊桥已经断了,我在晚餐前确认过了。”

“如果你早就确认的话……为什么不说出来呢……为什么不在刚才告诉大家呢……”想必此时的我一定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吧。

“我……我也没有想到……”

倪安秋的话听上去有些底气不足的样子,声音也渐渐轻了下去,最后甚至听不到了。取而代之地,她握住了我的手。

“你放心,我来就是为了保护你的。不管纪景峰是谁,我都会保护你的。所以你也要配合,以后不要随便乱跑,也不要随便说话,别忘记,在这些游客中,有一个杀手!”

在这些游客中有一个杀手——这个事实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呆滞地看着倪安秋清秀的脸庞,觉得自己已陷入那个神秘杀手纪景峰的陷阱之中。



评论
热度 ( 5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