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梦境》系列①《临时探员》(下)【完结】

5

无聊的晚自修。

由于马老师在教室里四处走动,我也没有办法拿出小说来看。如果是其他老师来照看晚自修的话情况就会好一点,趁着老师坐下来的时候我就可以看看小说。当然,有的老师也是赞同读文学作品的,可是马老师却不同,她是个十分严厉的老师,不允许我们在晚自修上有别的娱乐活动,作业做完了就复习,复习也完成了就预习,预习也完成了那就做自己的练习。老实说,我很难接受她这样的教学风格,不过成效挺好倒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如果是以前轮到马老师来看晚自修的时候,我肯定是叫苦连天,但是今天却不同了,我有了一项重要的使命。虽然白先生叮嘱过我不要擅自行动,但是只要我能在这次抓捕中立功,是不是就能够成为正式探员了呢?

我赶紧把作业做完,并从书包里拿出了课本。

先来理一下思路吧,我现在遇到的侦探社的成员一共有三个人——当然不只是这三个——分别是白苍鹫先生,商未央先生和贾慧小姐。其中最让我感到奇怪的还是刚才商先生和贾小姐之间的对话,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他们的对话中的含义究竟是什么呢?不过那可能是侦探社内的矛盾,先不去管这个了。

下一个问题是,逃犯在哪?正如刚才郑宜美所说,凶手很难在学校这样的人流众多的公共场所里潜伏。即使说学校里有许多平时没什么人的教室或者小路,但是在这类地方潜伏就没办法动手了,因为一般人也不会去那里。除非凶手是和目标约好了在那里见面,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校外不是更好下手吗?那么难道是有非要在校内不可的理由吗?是因为目标是在校学生吗?由于对方是住宿生,所以凶手不得不潜入学校?

我这么思考着,想要和郑宜美确认一下,可是刚转过头去,就对上了班主任马老师那锐利的眼神。

“你复习很用功嘛,看了那么久动都不动。”

我低下头去,识趣地翻了一页。看来这个问题现在是确定不了了。等晚自修结束后再问吧。

刚才的问题先保留。然后再看刚才提到的一种可能性。凶手是否是学校里的一员?白先生跟我解释案情的时候说凶手是“潜逃”进学校的,但这会不会是我认知上的错误呢?会不会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凶手躲着别人的目光出没在学校里,而是光明正大地作为学校的一员在校园里走动呢?不过这就出现了和之前一样的问题,学校没有新来的人,那么凶手是什么时候潜入的呢?是用了什么手法吗?换尸?还是双胞胎?不管是哪一种听起来都不太可能啊。那么换个角度来说,莫非凶手很早以前就在学校里了?

“刘宇星!”

我突然反应过来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下意识地往左边看向郑宜美,只见她捂着嘴偷偷笑着。

“刘宇星,你过来一下!”声音再度响起,我这才意识到这是马老师的声音,于是我马上跑到讲台那边,本以为会受到马老师的一阵指责,没想到她却递给我一个水杯。

“班里的水没有了,你去帮老师到前面的公用饮水机那里倒一点吧。”

“好的。”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我被叫来干这种事,但是毕竟是老师的话,我哪敢不答应呢。我接过水杯,走了出去。

公用饮水机就在通往厕所旁边的一条路上。但是我没走几步,就发现了异常。

在厕所旁边的储物间里,我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有什么东西。虽然我平时不是经常来这个储物间,但是印象中每次经过的时候这里面明明是没有东西的。

是潜逃的凶手吗?

我鼓起勇气,握紧手中的水杯,悄悄地靠近那个储物间。轻轻地将半掩的门推开,警觉地朝房间内望去。

黑暗中,一个黑色的物体倒在地上……不,那不是什么物体,而是一具带着斑斑血迹的尸体倒在了血泊之中!这是……犯罪现场?手中的水杯从手中滑落,摔成了碎片,我连连后退,进而跌坐在地上,放声大叫起来。

教室那个方向传来阵阵骚动。商先生从楼梯那里跑了上来,顾不上拉我起来,赶紧跑进房间查看尸体。而贾慧小姐也从天台对面跑了过来。

总算适应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局之后,我扶着墙站了起来,注视着商先生在房间里仔细地检查着尸体,然后又跑出房间,向我迅速地命令道:“不要进去!在外面看好现场,我去向……”

他突然停了下来,目光诧异地看着一旁的贾慧。不过接下来,更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贾慧突然掏出手枪,朝着商未央的心口开了几枪。后者当场倒地,而前者听到了楼梯上嘈杂的脚步声后迅速跑进了附近的楼梯。这突如其来的枪声也使教室那边乱成一团,时不时也能听到一些老师控制局面的声音。

倒在地上的商未央的胸口源源不断地涌出鲜血,看着面前的这片血泊,我不禁想到了以前所看到的被水果刀刺死的尸体,当时看到的尸体上也同样是喷涌而出的鲜血……

不过其实当在那一刻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在目睹了这样的场景后,我呆立在原地,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突然,一道灵光闪过脑海,将眼前所有的碎片组合了起来。

是啊,我怎么那么愚蠢呢!为什么抓捕逃犯的行动会失败?为什么可以潜伏进校园却不被发现?因为凶手就是侦探社内部的一员!那个凶手谎称逃犯潜入了校园,实际上根本没有这件事!而真正的凶手正是等着这个秘密抓捕莫须有的逃犯的机会潜入校园杀人啊!而凶手,就是那个贾慧!

不行,决不能让她逃了!我突然燃起了斗志,飞快地思考着自己该做些什么来帮助白先生抓住那个凶手。

这时,从教室那个方向的楼上传来了接连不断的枪声,似乎是在进行枪战。

是啊,枪声是从楼上传来的!

我想起来了学校的楼梯在教室这头有一座,在另一头也有一座。如果我现在从教室那边穿过去的话说不定来得及赶得上。

事态十分紧急,不容许我再多考虑什么了。抓住那个凶手,这就是我此刻所有在想的事。确定了计划后,我立刻用尽全力沿着教室跑了过去。

跑到教室另一头的楼梯后,刚好遇到从楼梯上跑下来的贾慧。她一见到我就立刻举起了枪,想要逼迫我后退。我明白她的意图,先假装举起双手以示投降并让开一条路,等她从我身边经过时,我一下子抱住了她。当我发现她试图要举起枪时,便用力抓住她的手腕。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切实的死亡的恐惧,只要我的手松一下,她的枪便会指着我。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命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才激发了我求生的本能,再加上力量上的略占上风,此刻的我竟能控制住一个犯罪组织成员的手腕。

很快,白先生带着一队人从楼梯上跑了下来,接替了我的位置,几个人围在一起控制住了贾慧,而我也终于可以松了口气,靠在附近的墙壁上喘息着。

在其他人将贾慧送下楼之后,白先生朝我这边走了过来,眼神严肃地责备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擅自行动的吗?”

“我……因为我想成为一个正式的探员,我想……我想……快点有这个资格……”

“你太拼命了!她手上可是有枪的,万一你抓不住她怎么办?”

“在抓捕过程中牺牲我觉得很光荣。”我迎上了他的目光,冷静而又骄傲地说道。

听了我的回答,他也不想再说什么了,眼中的严肃也渐渐消失了。

“不过你的行为的确值得肯定。既然你那么希望成为正式探员,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吧。看到名片上的地址了吗?周末的时候挑个时间过来吧,我正式邀请你加入我们侦探社,成为正式探员。”

“谢谢白先生。”我低声说着感谢。终于到了这一刻,心中的这个梦想终于要在此实现了,我终于,要迎来这一天了。

 

6

天台上的长谈,黑暗中的尸体,走廊上的奔跑以及惊心动魄的追捕,那天的事件让我好几个晚上都兴奋地睡不着觉。除了对于事件顺利解决并且自己也出了一份力之外,更让我感到兴奋的,自然是周末的会面。自己等了那么久,终于要成为一个正式的侦探了。自己的未来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呢?自己能做好侦探这个职业吗?不过,现在可不是怀疑自己的时候。

周末早上,我背着一个小型的背包,根据白先生给我的名片,打听到了上面的地址后,便乘上了通往目的地的地铁。

真没想到那个侦探社的据点是一家图书馆啊。我这么想着,突然有些忐忑不安起来。至于究竟在不安些什么,我也不是很明白,大概是对未知事物的害怕吧,又或者是对于即将到来的憧憬已久的未来的紧张吧。

周末的时候乘这个方向的人很多,我好不容易挤到了一个地方,刚好有个狭小的空位我便勉强坐了下来。我又看了眼手中的地图,确认目的地的图书馆的确是在最后几站后,我便放下心来,开始专心思考将来的打算。如果白先生说的是真的话,那么我应该马上就会成为正式探员了。现在是时候考虑一些我以前考虑过但是却不敢深究的想法了。一想到一些以前被我称作是幻想的东西,而现在却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就不自觉地感到有些兴奋。

不过说起来我这几天倒也一直很兴奋。事件之后的几节晚自修我也都沉浸在马上成为正式探员的兴奋之中,甚至有些疏远了郑宜美——她明明是我在这个高中最好的朋友啊。

我开始回忆起了高中的点点滴滴,每一个细节,每一次幻想。而这些,都能和一个叫做郑宜美的女孩子联系起来。除了侦探之外,唯一能让我感到一丝宽慰的应该就是她的存在吧。

下周去向她道个歉好了,我这个礼拜的确有些敷衍她。我这样想着,暂且放下了这件事。然而等我抬起头时,周围已经没有人了,另外几节车厢里也只能看到零星的几个人。再一看对面的路线图,还有三站就要到了。

原来我发呆了那么久吗?我这么想着,仿佛是为了回答我心中的疑问,一个熟悉的女性声音从我身旁响起。

“你发呆发了那么久,在想什么呢。”

我惊慌失措地往身旁看去,原来是马老师啊。她正带着微笑看着我。在平时遇到的话,马老师便是一个很和蔼的老师,和她平时严格,甚至有些死板的作风相去甚远。

“你要去哪里啊?”她又开口了,就好像是在和朋友一起聊家常一样。听到这样缓和的语气,我也放松下来,想着我要成为正式探员的事情迟早要跟老师讲的,不如现在就说了吧。于是,在地铁抵达了下一站的时候,我把我这周一在学校遇到的事情向马老师全盘托出了。但是在她听完之后,并没有流露出多大的惊讶。

“果然是这样啊。之前白先生就跟我说过了,说你很有侦探天赋,要让你成为正式探员呢。”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马老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着重强调了“侦探”这两个字。是有什么寓意吗?还是仅仅是在嘲讽?

“不过你现在还是临时探员,那么早就要当正式探员是不是不太好?”她接着说道,“不过我知道你的性格,我也不会反对。只是,不要成了正式探员之后就放弃了学业啊。”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着。

怎么会!我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却没有说出口。

因为此时,我们之间的气氛突然又凝重起来。马老师凝视着对面飞驰而过的天空,缓缓说道:“不过这对你来说一定是个打击吧。”

“嗯?什么?”我有些不解。

“我是说,那天晚上不是有个探员在你面前被凶手枪杀了吗?这件事对你而言是一次打击吧。”

借着马老师的话,我回想起了那天晚上的种种经历。贾慧突然掏出手枪,朝着商先生的胸口开了数枪。直到如今,枪口冒出的火光,胸口迸出的鲜血,这两幅画面一直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中,无论怎样也无法忘记。

“到时候,你也会一直和尸体打交道吧,会有人死,会死在你的面前,你的感情会在一次次的案件中被消磨殆尽,尽管如此,你还是要成为一个……侦探吗?”

我沉默不语。这个问题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

这时,地铁到站了,马老师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走出地铁后,她停了下来,转过身来对我说了句我至今都无法理解的话。

“就算一点也好,想一下郑宜美同学吧。现在后悔也来得及。”

我迷惑不解,一种想要冲出去问个明白的冲动涌上了心头。但是还没等我站起来,地铁门就在她的面前关上了。这时的我还不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听到郑宜美这个名字,也是最后一次见到马老师。

回到座位上,附近两节车厢都没有人了,也许更远的车厢还有人,但是我已经不在意了。往窗外看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片广阔无垠的田地,在这个地方真的有图书馆吗?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是这个站点的确是以图书馆命名的。虽然不明白将图书馆建在此处的目的,但是至少我明白这里就是我的目的地。

很快,到站了,我走出地铁,顺着地图的指引,来到了当地的图书馆。

双层的小图书馆附近空无一人,仿佛这里从来都没有人来过一样。恍惚间我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一个人类从没有踏足过的地方。但是图书馆的存在却又增添了一丝人类存在的色彩。

不管怎么样,这里就是目的地了。尽管有一种不真实感,我还是朝着那扇希望的门走去。站在门前,鼓起勇气推开了门,眼前终于出现了我熟悉的景象,一个熟悉的人坐在门口对面的长桌后面。他身后的书柜上方,贴着图书馆的名字,以及在那之下的——侦探社的名字。

“你来啦,快来坐吧。”他露出了那副熟悉的和蔼的笑容,随手指了指对面的座位。

但是我却没有动。我呆住了,被眼前所见到的东西和联想到的东西吓到了。

“白……白先生,这是怎么回事?”我有些颤抖地说道,指着他身后的侦探社的名字。

“怎么了?难道不是苍鹫侦探社吗?”白苍鹫带着深不可测的微笑说道。

“呃……我想我还有事,我……改天再来。”

没有任何犹豫,我转身就想离开。但是不知从哪里出来的两个大汉挡在了门口。突然一股不好的预感席卷了我的心头。

“你不是要成为正式探员吗?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人才,所以才会大张旗鼓地布置好这里,然后邀请你来的。你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在上一次的抓捕过程中有出色的表现,我为你的加入感到高兴。”

“抱歉,可以让我离开吗?”我坚决地说道。

“看来你心里有些抗拒啊。这样吧,你去二楼看看吧,那里有专门为你准备的东西。”

我向右边看去,看到了绕着书架一侧旋转而上的简易楼梯。

“你看你现在也走不了吧?不如上去看看吧,也许就会改变你的心意呢?”

现在我已经没有办法拒绝了。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如今也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仿佛看到了我的结局……

也许我当初应该听取马老师的建议,当个临时探员就好,为什么我要踏出这一步呢!明明我能有一个正常美好的生活,为什么偏偏不去珍惜呢!

我转过身来,朝着那座摇摇欲坠的楼梯走去。每走一步,便觉得离自己本该拥有的正常生活远了一步。我本应该在高中努力奋斗,考上大学,然后顺利毕业,找到对象,找到工作,为了家庭在职场打拼,再苦再累,回到家看到幸福的妻子孩子之后,也总能露出疲惫的微笑,最后和妻子一起,安享晚年。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走出这一步呢?我想成为侦探,是啊,没错,我想成为侦探,可是此时此刻为什么这个词会变得如此可笑,如此虚假呢?

恍惚之间,我已来到了二楼的门口。面前是一扇棕色的木门。我无力地推开了它,咯吱的声响仿佛是一声哀婉的叹息。

 

7

走进图书馆的二楼,扑面而来的是一阵诡异的凉风。我不明白风是从哪里来的,也无心去弄清楚原因,只是这么浑浑噩噩地步入这片黑暗中。

用“黑暗”这个词,也许有些夸张了。因为房间里并非是真的漆黑一片,而是有一些散落各处的电子显示屏在幽暗中散发出微光。

我走到其中一块显示屏前,那上面只有一篇报道。

“六岁孩童犯下的滔天罪行”,这便是这篇报道的题目。

六岁孩童趁着自己的母亲熟睡时从厨房拿了把水果刀连捅母亲数十刀,母亲失血过多而亡。父亲深夜回家后发现自己的妻子倒在血泊中,而自己的儿子正是这起犯罪的凶手。

读完了报道,我有些迷惑不解,但又感觉有些明白了所发生的事。白先生为什么要让我看这些呢?

怀抱着疑问,但又渐渐明白了答案所在,就这样,我将房间内的报道都浏览了一遍。

“究竟该怎么处置这样一个犯人?”“这是教育的失败吗?”“父母应该妥善保管危险物品,谨防悲剧再度发生!”“孩子没有错!他没有建立起完整的思考体系,在他眼中,没有生与死的概念!”“我认为我们应该加强思想素质方面的教育!”“如果让这样一个危险的人物进入社会,后果将会不堪设想!”“事件当事人悲痛欲绝,决心让孩子接受心理教育后交由亲戚抚养。”“时间过去五年了,如今孩子的情况一切都好,也没有暴力倾向了。”“生命的意识是否会在教育中培养?”“每个人都是潜在的凶手!”“变态杀人犯究竟是否再犯?他的内心真的恢复了正常吗?”“不能让潜在的杀人魔‘散养’在外!”

就这样,我在一篇篇的报道中渐渐清晰了那段记忆。很快,我看完了最后一篇报道,这张报道上明明白白地贴出了一张我母亲的照片——按照我以往的说法,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亲戚来到了这个城市,从来没有见过我的母亲。但是,这段记忆却越来越鲜明了,就好像昨天刚发生的那样。

其他的细节已经不记得了,眼前所浮现的只是一对母子在街上回家时的场景。这是我最后一次和母亲的对话。

母亲没有给我买玩具,我哭着让她买,她不肯,狠狠地骂了我一顿。在路上,还一直在数落着我,不断贬低着我。为什么?为什么我父亲会答应我的事而我母亲就不行。每次都是她,每次都是她妨碍了我的生活。父亲答应带我去动物园,却被母亲拦下说不能去,让我去参加学前培训班。我想出去和附近的孩子们玩,父亲笑着说要陪我一起去,但是母亲又不答应了,还骂那些孩子是野孩子。父亲给我买了一本故事书,可是买回来后还没来得及看就被母亲撕了,说我不能看。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事,每次都是母亲骂我,每次都是母亲打我。一回到家便能听到母亲骂骂咧咧的声音,相比之下父亲的笑容是多么温暖人心!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会认同我,都能给我鼓励,都会给我快乐。和我父亲在一起的时光是多么快乐啊!母亲不在家的那几天我是多么开心!如果这样的日子能够一直持续的话……

那天,在母亲的数落声中,积压了许久的怨气终于爆发了。我很生气,很不满,我希望我能够和父亲生活,我希望活在一个我母亲不存在的世界。我想起了以前路过客厅时瞥见的电视画面。有人死了,一群人哭着,然后那个人便不复存在了。而让那个人不存在的东西,仅仅是一个被封在袋子里的小东西,我一下子便认出来,这东西我家也有,就在厨房里,一个触手可及的地方。

一个念头在我心中慢慢凝聚,成型。这样就可以了吧?这样就能让母亲消失,让我能和父亲一起生活了吧?

于是,那天夜里,我悄悄走进厨房,偷出了水果刀,轻轻地走进了她的房间。我想要和父亲一起生活,不想再受到母亲的约束,只要这样就可以了。我的手一直在抖,手心中不断冒出冷汗,但是我抱着这样的信念,其他的一切也已经顾不上了。

没错,就这样,我爬上了她的床,奋力抬起刀,将刀刺入了她的身体中。母亲醒了,很惊讶,很害怕,也很痛苦,我看到了源源不断涌出的血,我害怕了。什么也顾不上了,我就这么不断地,反复地,没有理智地将手中的水果刀刺入母亲的身体。

随后发生了什么呢?我想不起来了。不,不是想不起来了,而是不愿去想。我杀死了自己的母亲,我还能回忆起父亲抬起的双手。那是他第一次想要动手打我,但是却没有挥下来。他哭了,这是爱笑的父亲第一次哭。他看着我,又愤怒,又哀伤。我唯一能记起的便是那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这个时候,我明白了,我错了吗,我犯了大错,我哀嚎,我痛哭,我后悔,但是已经没有用了。我被人抓着,离父亲越来越远,我呼喊他,向他道歉,渴求他的原谅,但是,越来越远,那双悲伤的眼睛,转了过去,再也没有转回来。望着父亲的背影,我被拽进了一辆车中。

为什么会这样呢?没有了母亲,我应该和父亲在一起快乐地生活才对啊,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父亲会离我而去?为什么我会感到悲伤呢?是为了父亲吗?还是为了母亲?还是为了我?

我不明白,但是我又明白了。于是,我便开始逃避,想要躲开这段,再也不想回忆起来的残酷的经历。

后来,我便在一个不认识的地方住了一段时间,天天都有个护士来陪我聊天。我想我父亲,但是他却一次也没有来看过我。再后来……我就跟着我亲戚来到了这里。我接受了,接受了父母为了让我接受良好的教育,托亲戚带我过来这样的谎言,只是为了逃避,逃避我的罪行。

这时,我又想起了郑宜美。就在那个抓捕犯人的晚自修上吧,我跟她聊起来我看过的推理小说,那时候我说我在很小的时候看过一个小说,讲的是儿子杀死了母亲。不,这根本不是小说,而是事实。我杀死了我的母亲这个血淋淋的事实。

我笑了,放肆地笑了。很可笑,不是吗?我想成为什么来着?侦探?为民除害,传播正义?还是想成为别的什么?杀过人的侦探?嗜血的侦探?残忍暴力,杀人无数,手上沾有无数鲜血的侦探?这就是你的梦想吗?这就是你想成为的东西吗?这就是你的未来吗!

就仿佛是为了附和我的想法,我走到房间深处,看到了最后一块电子显示屏。在这上面没有过去的新闻报道,只有这么几个字——

你憧憬的恐怕不是逻辑推理,不是侦探,不是正义,而是对犯罪,鲜血,和杀人吧?

是……是啊,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正直的人,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凶手啊。我根本不是侦探,而是一个彻头彻尾,无药可救的杀人魔啊!

我笑着,我哭着,我在幻想的光明大道上前行,又在黑暗的房间一隅踱步。我回到了门口,颤抖地打开了门。这一刻,我已经明白了,明白了一切。我明白了过去的我,现在的我,以及将来的我。

白先生,真是厉害啊。好一个苍鹫侦探社,明明是那么明显的暗示我却没有发觉,还在你的网中欢呼雀跃!就凭这一点,我就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侦探了吧?哼,有个逃犯?还潜藏在我们学校?真是天大的笑话!神秘的邀请?天台上的会面?恐怕是早已策划好的阴谋吧!对了,说到阴谋,马老师你也是吧?因为需要我发现尸体啊,也需要利用副校长的身份让其他不知情的老师配合啊。不过我也很感激你呢?就在我来的路上你还来劝过我呢。劝我?商先生也劝过我吧?我那么小的时候就搬过来了,他是怎么听出我的口音的?还是说根本没有口音这回事?而我居然没有明白,没有领会,还跟他说了那种话,正是因为我说了那样的话,让他明白了什么他才会死的吧?因为这场计划本来的目标应该是我,从发现尸体,到发现凶手是贾慧,再到我协助抓住她,本来都是由我来完成才对。但是中间出了意外,就是商未央跟我说的那段话吧?还有还有,那个时候他和贾慧相见时的表情以及对话,还有发现尸体的过程以及随后见到贾慧的表情,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呢,为什么没有早点明白这个愚蠢至极的剧目呢!

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救下迷途知返的商未央先生的性命呢?因为我不是侦探啊,我从来就不是侦探。我一直错误地认为我是侦探,但我不是,不曾是过,也再也不会是。

我恍恍惚惚地走下楼梯。还是刚才的那张长桌,白苍鹫正对着我笑着,那笑容和我最初在天台上见到的一模一样。就好像是被这个笑容吸引,我的脚不受控制地向前走,走到了他的桌前。

“你看到了那个房间里的东西了吧?也看到了最里面的那段话了吧?那是我写给你的话。现在,你想通了吗?”

我点头,一言不发。

“哟,那我们现在就是同事了,请多指教!”一个活泼的女声从旁边响起。我平静地转身去看,在我面前的女子还是扎着那个熟悉的马尾辫,不过和那天不同,她的笑容似乎更有了活力,这是当然的,因为她不必再扮演凶手的身份了。

“你好呀,刘宇星同学。”

“你好,贾慧小姐。”我没有感情地说道。在这个时候任何感情都是多余的。

“来向我的新同事打招呼吧。”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抓起了一样东西。黑色的带着鲜血的衣服,是那天晚上我在储物间看到的尸体吗?不,仔细一看,下垂的双臂,不自然地耷拉着的头——这分明就是一个假人啊。

“好了,贾慧。”白先生严肃地说道,“现在,刘先生,我再问你一次,你愿意加入我们吗?”他向我伸出了手,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深不可测的笑容。

天生的罪犯,天生的杀人魔。现在的我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我缓缓地伸出手,在靠近他的地方被他一把抓住,象征性地握了握。

“好了,这下你便是我们的同伴了,我们以后就要离开这里了,因为这里已经被盯上了。”

我无声地点点头,想着我再也见不到郑宜美了,再也不能正常地生活了,再也不能成为我先前日夜憧憬的侦探了。

就这样,我由一个临时探员,成为了一个正式的,犯罪组织的成员。


——完成于2016年4月23日

评论
热度 ( 2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