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杀手陷阱》第三章(下)

那只是一间十分普通的公寓,看上去极其廉价。虽然我是以亲戚孩子的身份住在陈天华的家里的,但我至少还是住在那个奢华的家中,因此在看到倪安秋十分简陋的家时,我不禁有些瞠目。

“看你这嫌弃的眼神,我就知道你会觉得我住的地方很破……”

“啊不,没有,我没有这样想。”我有些慌乱地摇着手否认道。

“没关系啦,我也知道我住的地方有点破,你会这样想也是应该的。好了,我们还是快点进去吧。不用拘束哦,反正里面也没有一点少女气息。”

倪安秋说的没错。我本以为她的家里是非常具有少女气息的,曾经听着她的描述还曾有过粉色房间这样的幻想。不过事实上,倪安秋的家非常普通,没有什么内饰,只是搭配着基本的生活设施。除了外面的客厅以及一旁的狭小的厕所之外,里面还有一个大房间,估计她就和她的父母一起住在这间房间里吧,从门口看去,里面也是极其朴素,丝毫没有少女居住的气息。

“就是这样啦。”她似乎有些黯然神伤,“因为事情很多很忙,也没有多余的空来打理啦。我也跟我爸妈说过我要自力更生的。”

“你爸妈莫非是有钱的富豪?而你该不会是逃出来的任性公主吧?”

“哦?逃出来的公主与某个富豪的私生子成为了朋友?你是不是某一类小说看多了?”她以惯用的极端嘲讽的语气讽刺道。

“这样也好……至少你不是公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她故作生气地转过头去,不过很快,她便恢复常态,随便地招呼了一下就准备往厨房的区域走去了。

“在我做饭的时候你就随便玩玩吧,但是不要对某些女生的东西感兴趣哦。今天我生日,菜就多做一点吧。”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也随意地走进了她的房间,打算看看电视机。由于我的房间里并没有电视或者电脑,所以仅是找电视的电源开关就花了一点时间。

然而电视里的内容索然无味,比起电视,还是倪安秋做饭的香味更能引起我的注意。于是我便关掉了好不容易才打开的电视,悄悄踱步到门边,注视着她做饭时的身影。

那是非常严肃的表情吧。她正在用心地加入调味品,仿佛在做什么精美的工艺品一般。烧菜的时候也能看到从她脸颊上滴落的汗水。也许是她做菜太专心了吧,连我靠在门口看都没有发现。不过也多亏了她没发现,我才能看到她不为人知的一面。

看着她的身影,我脑海中的母亲做饭时的影像渐渐地浮现在了我的眼前,与视野中的倪安秋重叠在了一起。小时候的我,也经常这样痴痴地望着母亲炒菜时的样子。那个时候,我也想着等我长大以后要赚好多好多的钱,然后给母亲做一顿好吃的。有时候母亲也会发现我在看她,便对我莞尔一笑。她会问我一些诸如“以后你会照顾我吗?”这样的问题,那个时候我就会回答,“当然会啊,我将来要做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来犒劳母亲。”每次听到这句话,她总是会心一笑,看到母亲高兴的神情,我也有些骄傲和自豪。要让母亲过上幸福的生活,这是我从小以来的梦想。

然而,我和母亲之间的约定,却——永远也没有办法达成了……

我突然鼻子一酸,视野中的人与物便成了朦胧的一片。我忍不住眼眶中涌出的泪水,抓着门框慢慢瘫坐下去。

“你……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

泪眼之中,我仿佛看到自己的母亲正在从灶台前向我跑来。

“你先不要坐在这里了,坐到桌子那边吧,我去给你拿凳子。晚饭马上就要做好了,你可不要哭着吃哦。”

“快坐下来吧,晚饭马上就要好了哟。跟我讲讲你学校里的事情吧?”

倪安秋与母亲的声音同时响起,我不争气地哭得更加厉害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啊,这可是我的生日聚会哦,应该开心一点才是啊。”

“生日聚会”这四个字将我拉回到现实中,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倪安秋的家里,正在参加她的生日聚会——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聚会。

“啊,对不起——”我花了好一些力气才止住哭泣,尽量露出笑容来回应倪安秋。

“你一定觉得我像个小孩一样吧……”我对我自己刚才的表现感到羞怯,想着在倪安秋看来,这个样子的我一定很糟糕吧。

但是倪安秋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地嘲讽我。

“也是,每个人都会有想哭的时候嘛,我也有哦。”

“你有哭过吗?”我不禁破涕为笑。

“哈啊?我怎么可能会当着你的面哭呢?别看我这样哦,其实我的感情很细腻呢。好啦,不谈这个啦,我的生日聚会就应该开心一点哦,来尝尝吧,为了庆祝我们都是五月份生日,我特地做了五道菜哦。”

明明摆上来的都是些很普通的菜肴,但是看起来却格外诱人。我试着夹了一点菜,送入口中。口感虽不能说很好,但是其中包含着的深情却深深感染了我。

“还行吧?”她充满期待地看着我,“味道怎么样?不能说不好吃哦。”

“嗯,好吃。”

“那就好。”她满意地笑着,然后像母亲一样往我的碗里夹菜。

“好吃就要多吃一点哦。哎?干嘛这样看着我?”

“啊,没事……”我赶紧低下头去,这种感觉还真是有些奇妙呢。

不过说起来,两个人五道菜着实有点多,而我们两个又都是食量不大的人,所以最后晚饭吃完了,菜也只动了一点。我觉得倪安秋特意烧的菜不多吃点对不起她,但是勉强吃了一点之后还是觉得再也吃不下了。不过她本人倒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样子,收拾好桌子,将其推至一旁的角落里后,将我拉进了房间。在我被拉进房间还不清楚要做什么的时候,倪安秋已经一下子跳上了床,站在床上俯视着我。

“好啦,前奏都结束啦,聚会正式开始咯!喂,提点劲行不行啊!”

“好——”

“唉,真是……”她长叹了口气,“看来我们的第一项活动要能让你清醒一点才行啊。”

“什么活动啊?”

“呃……我来想想吧……先来100个俯卧撑吧……”

“啊?”我大叫出声,“100个俯卧撑?”

“你是男生吧?”她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是笨蛋吗?就算我是男生也刚吃完饭吧?”

“真是没有办法呢,那就来点脑力上的劳动吧,等一下啊。”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跳下来,急匆匆地跑到那个算是客厅的地方。

还真是个充满活力的笨蛋呢,我不禁这么想着。当然啦,虽然充满活力,但是她绝对不是笨蛋。

“我拿来啦,都是我很小的时候妈妈给我买的,五子棋、飞行棋、象棋和……和……这个叫什么来着……”

“军棋吧?”

“对对对,就是这个,你要哪一个?”

看着一脸热情的她,虽然我对这些东西都没有兴趣,还是勉强挑了个象棋。

“好的,那就开始吧!”

她热切地把其他三个盒子放在一旁,然后在床上铺开棋盘,接着迅速地将所有棋子摆好。

“你一直玩这个吗?”

“当然不是,这是我小学的时候玩的,已经丢在那里很多年了。”

这个东西真的还能用吗?我不禁这么想道。

不过好歹棋局还是开始了,不过由于我们两个都是业余中的业余,所以每一步都漏洞百出,不过倒也是因此增添了不少趣味,使得整个过程不是那么枯燥。

下到一半时,我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后又下了几步,突然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

“我说啊,倪安秋,你是不是在我去上厕所的时候,偷偷拿掉了几个棋子啊?”

“嗯?”她一脸无辜地看着我,不过正是因为这个表情才更加让我怀疑。

“你看,你的棋子都还在我的卒那里吧,没有超过这个范围的吧?你的炮和车我也早就吃掉了吧?那么我怎么少了一个士啊?”

“这个嘛……要问你自己了啊……”

“那么我的那个炮呢?”

“哎?我记得我没拿你的炮啊?哎呀……”

“嗯?”

我带着胜利的笑容,双手撑在棋盘上,身体前倾着看着她。

“干嘛这么看着我啦,我真的没拿啦……哈……别……别挠我……哈哈……别……别……我说还不行嘛……”

她一边喘着气一边从一旁的枕头下拿出了三个棋子,分别是车、士、马。

“居然拿了三个啊……”

“还不是因为你一脸很困的样子嘛。”

又和往常一样,顺势就把一切推到我身上了。不过我倒也早就习惯了。

“算啦,我们来做点别的吧。”她转身关掉了灯,随后她摸着黑走到客厅,接着端了一盘蜡烛进来。

“这根蜡烛又是怎么回事啊?还有你从哪里搞来的蜡烛啊?”

“蜡烛当然是为了增添气氛的啦,你可别想歪哦,那么好的机会,当然是讲鬼故事的绝佳时机哦。不过,因为是我的生日,所以要讲幸福的鬼故事哦。你是客人,所以你先开始吧。”

幸福的鬼故事……还真是出了个难题呢。不过既然我是客人,我也只能尽力博君一笑了。于是,我清了清嗓子,尽力压低声音,用尽量诡异的声音说道:

“呃……从前,有一个富豪,有一座大宅。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仆人们总是会听到怪异的声音,仿佛有鬼魂在游荡,某一天……”

噗嗤——坐在我旁边的倪安秋突然笑出了声。

“你在笑什么啊!我在讲鬼故事哎!”

“因为你的声音好奇怪……不行,一想到你刚才的声音我就想笑……”

“你再这样我就不讲咯?”

“抱……抱歉……不过你也不用刻意这样啦。”

“好好好,总之就是一个富豪家有一个鬼魂,然后大家都很害怕,结果都逃走了,所以最后……”

“等等等等,这有气无力的声音又是什么啊。”

“你很烦哦。”我假装有些生气地看着她,她立马表示歉意,不过我想着这倒是一个免去这一麻烦任务的时机,便乘胜追击,“哼,我不想讲了,你来吧。”

“好吧……”她露出了那招牌的狡黠笑容,“在某一处荒凉的山上,有一座小木屋。有一个村民,因为突然遇到暴雨没办法回去,所以只能住在小木屋里,但是当天夜里,他听到屋子里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一开始声音还很轻,但是后来却越来越响。那个村民不放心,于是便循着声音,想要看看这声响究竟是什么发出来的,结果——”

“嗯?结果?”

“我还没编好!”她一边摸着头一边咧着嘴笑着。她这样子真让人无奈啊。

“你这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根本称不上是鬼故事!果然鬼故事还是我来讲比较合适,你可要听好了,这次可不要打断哦!

“故事发生在未来,怎么样,很奇特吧?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人类研发出了无人驾驶的自动车。自动车已经成为了大部分人类的代步工具。有一天,有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想要去上班,他乘上了自己的无人车,结果那辆车却没有驶向公司。这个人有点害怕,于是想要呼叫服务中心,但是电话却打不出去。他很害怕,于是不断地晃动车子。就在这时,车子前面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你还记得我是谁吗?我就是你无端抛弃的原来的那辆车啊。我明明是你新买来的车子,我全新的引擎还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却因为你急着想要赶潮流买无人车而丢弃了我……我……我绝不会放过你。’车主十分害怕,不断地道歉,但是都……没……有……用……”

我的声音渐渐停了下来,仔细地观察着倪安秋的脸,感觉她好像要睡着了一般。

“喂,你不会要睡着了吧?你可是说好要通宵的啊。”

“哈啊……还不是因为你的鬼故事太无聊了啊……”她勉强地抬起头来充满倦意地说道,“不过我才不会比你先睡着呢……我知道的啦……你这种青春期男孩总会有什么冲动的……我才不会……给你……”

她话还没有话说,就倒了下去,趴在床上睡着了。

“喂,倪安秋,倪安秋……”不管我怎么叫她,她都没有反应,明明说着要比我晚睡,结果不还是睡着了嘛。没有办法,我将她的身子往上拉了下,然后帮她盖上了被子。

站在床头上,看着她可爱的睡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不自觉地就用手指戳了戳她的右脸。她的脸还真是软呢,我一边发着这样的感叹,一边走到了客厅里,趴在权当是床的小桌子上,就这样安稳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倪安秋还在不断抱怨着为什么今年的生日聚会什么都没玩就睡着了啊,还有为什么我当时没有立马叫醒她这类的话,不过呢,不管是她还是我,都非常愉快,这次有点像闹剧的生日聚会给我们的心中都留下了深刻的温暖回忆吧。

也就是在第二天早上,她说她也要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不过由于陈天华不会允许的吧,因此最终还是变成了赠送生日礼物这样的比较简洁的方式。后来呢,我们又在商场逛了一圈,给她买了一条米黄色的裙子,就权当作是生日礼物啦。不过当然我也另外准备了一份,是我亲手做的大海报,她很高兴地收下了,也许是太感动了,甚至连一贯都有的嘲讽都没有了。

现在想想,当时的记忆还真是恍如昨天发生一般呢。可是,自己的生日聚会却……不过,至少能和她在一起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



3

我在落日山庄中醒来,迷迷糊糊间确认了现在的时间还没有过零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推开门,结果却发现自己正处在灰暗的古堡内,整个落日山庄仿佛被一座巨大的古堡吞噬了一般。

我有些好奇,于是试着敲隔壁倪安秋的房门,但是门内却没有回应。

“真是奇怪啊,平时都应该有回应的啊……”我感到一阵不安,于是急忙敲门,门内还是没有回应。最后,无奈之下,我还是选择破门而入,结果却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

难道是出去了吗……

我这样想着,不禁为自己的鲁莽感到吃惊。看来除了外界的这种莫名其妙的变化外,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啊。

回头看向B区的房间,那个没有人住的房间的门居然敞开着,里面竟然一眼望不到底。

那里面究竟有什么呢?

虽然明知道那里面可能会有危险,但我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结果,在那个空房间里面居然藏着一条很长很长的幽暗的隧道,有点像我和倪安秋放学时会经过的那条小巷。

心中的不安愈加强烈,我想呼喊其他人到来,但是却没有人来。没办法,我只好一边激励着自己,一边小心地朝着隧道深处而去。

这是一条灰暗的石制隧道,隧道里似乎有点潮湿,底下似乎长着青苔。走着走着,视线突然开阔了,环顾四周之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比较大的房间里了。在这个房间的正中央,似乎摆放着一个矩形的东西。

那里面是什么呢?我不禁产生了这样的疑问,但是我又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看看,如果那是个陷阱的话……说不定在这附近会有恶魔出现……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稍微靠近一点,观察那个矩形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仔细一看之后才发现,原来是一个石棺,可是石棺怎么会在这里呢?

一阵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我立刻扑了上去,用力推开了棺材板,结果在那之中,我看到了倪安秋那苍白的脸,她正穿着我今天早上看到的米黄色的连衣裙安详地躺在石棺之中。

“这……这是……”

我抱起倪安秋的尸体,难以置信地摸着她的脸。

不可能……她的脸还有温度,还和以前一样软软的,她不会死的,因为……因为明明说过……要和我一起过生日的啊……这样的倪安秋,怎么可能会……

就在这时,一个无声的黑影悄悄地在我身后逼近。

你就是那个跟踪我的人吗?你就是那个杀害倪安秋的人吗?一股怒火在我胸中熊熊燃烧着。我转过身去,想要当面确认这个人的真面目,没想到他却戴了一个女鬼的面具,披头散发,嘴唇发紫,就如同余佳闵说的那样。我吓得瘫倒在地上,然后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我突然伸出手去,想要扯下他的面具,结果在我的手触及到他的面具之前,一把尖锐的匕首就已经刺入了我的胸膛。

我要死了吗……我已经要完了吗……不过呢,如果能和倪安秋一起的话……也就无所谓了……因为我啊……

 

5月28日,星期二,落日山庄之旅的第二天。

我从噩梦中惊醒,瞪着眼前自己的深蓝色牛仔裤,手表的整点报时功能正在滴滴地响着。

刚才的梦真是把我吓坏了,我也不由得开始担心起隔壁倪安秋的安危了。

说不定我一出门时就会看到门外已经变成了一个废弃古堡的通道,然后在那个房间里——

顺着思路,我将目光转向了门口,但是,比噩梦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房门竟然就这样敞开着。

这项令人震惊的事实让我喘不过气来。这不是噩梦,而是真真切切的事实!

我双脚落地,想要站起身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然而,更令人害怕的事情还在后面。就在我下床打算看木门的时候,才注意到在地板上趴着一个人。这个人就倒在我的房门口。而且,一段寒光在那个人的背上若隐若现。不仅如此,我仿佛看到了什么液体正在那寒光的下面不断涌出。

这是……这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难道是……

“啊——!”一想到如此可怕的可能性,我不禁尖叫出声,然后连连后退,缩在了墙边。

“怎……怎么了?”第一个出现在门口的是隔壁的倪安秋,她还穿着昨天早上的米黄色衬衣和深蓝色长裤,似乎一直没有睡觉。紧接着,就在附近的贺白楼也赶到了,接着是邱景明与崔久安,最后,余佳闵也带着惊恐的表情出现了。

“你没事吧?”倪安秋跳过地上的尸体,来到我的身边看着我的眼睛,“没事吧,你没受伤吧?”

仿佛中了什么魔咒一般,我开始上下摸着自己的身体,不过没有发现什么伤口。

就在这时,站在后面的余佳闵突然昏倒了,幸好一旁有崔久安,他急忙把她送回了房间。

“不过你还真算是命大,要是再晚一步,说不定你就没命了。”贺白楼看着地上的尸体说道,“怎么样,导游,这个倒霉的受害者是谁?”

邱景明不知何时蹲在了尸体旁边,又不知何时站了起来。

“是徐雄,他刚断气没多久吧。这件事可不妙,得把大家都叫出来才行啊。”


评论
热度 ( 1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