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杀手陷阱》第五章(二)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2

灰色的云遮蔽了蓝色的天空,吞没了金色的太阳,原本光鲜艳丽的景色沉入了昏暗之中。对于杜宏明来说,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天气。

他只是一个业余的摄影师,喜欢驱车很长一段时间,来寻找自己心目中最美的景色。所谓最美,在杜宏明看来,并非是那些繁花似锦、花红叶绿的景象,也并非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人,而是那些萧瑟的或者说有些颓败的景色。在他看来,这才是最美的,最本质的。杜宏明觉得,那些世人看来的美的事物,都是经过修饰的,人也好,自然也好,都是将之经过一番精心打扮之后才公之于世的。他寻找的并不是这种美,而是另一种更加本质的,更加接近人与自然灵魂深处的美,那便是萧瑟。只有在萧瑟与颓败中,才能感受到人与自然内心中最本质的东西。

那一天,正如往常一样,为了追寻自己心中的美,杜宏明驱车来到了这个有些偏远的地方。参差不齐的村落零星地散布在原野上。不过,这些人家,似乎都没有人烟的样子。也许这里曾经有过繁华的一刻吧,但至少不是现在。

杜宏明觉得自己找到了想要追寻的东西,于是他挑了个好一点的位置,准备拍摄。

结果,还没有来得及拍,一阵意想不到的送葬曲从不远处传来,声音哀婉凄厉。

杜宏明左右来回看着,想要追寻声音的来源。最终,他将目光锁定在了不远处的一栋两层楼高的大宅后面。由于好奇,他不自觉地朝着大宅一步步地靠近。

果然,在大宅的背后,他见到了一队穿着白衣服的人,看样子是在进行葬礼吧。不知为何,杜宏明看得入神。

两具木制的棺材已经被放入土中了,就在他们打算掩埋时,一个女子突然从一旁冲了出来,趴在其中一具棺木上痛哭着。她的哭声发自肺腑,其中夹杂着无数的思念与哀伤之情,光是站在远处听着,杜宏明也能感受到来自这名女子灵魂深处的悲痛。

他离开了。这样的场景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他不能忍受类似于葬礼之类的地方,这些地方对他来说宛如地狱一般。因此,他打算尽快完成自己的任务,以便早些离开这里。这个时候,他不禁有点惋惜,难得找到一个那么好的地方,本可以慢悠悠地安心完成拍摄的任务,结果却因为这件事而不得不加快动作。

本以为这件事与自己无关,但是没想到,命运是如此难以捉摸的事物。当天晚上,他们相遇了。

本来,杜宏明只是觉得好奇,为什么晚上会有一个女子坐在河边哭泣呢?他向来不相信那些鬼神的传言,因此在他看来,只是觉得这名女子非常地伤心而已,他忍不住想上前了解一下情况,顺便安慰一下这名忧伤的女子。

结果靠近一看,她就是之前在葬礼现场见到的那个趴在棺材上痛哭的女子。

“小姐你好,我能坐在这里吗?”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于是杜宏明就率直地坐了下来。

“小姐,我看你好像哭得很伤心的样子,出什么事了吗?其实我上午的时候刚好经过你们家,是不是家里有人去世了?”

这名女子的眼睛已经哭红了,似乎也已经麻木了,起先对于杜宏明的话没有反应,后来才慢慢地点头表示确定。

“其实有人死去是一件很伤心的事情。我曾经就遇到过,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悲伤。心里很痛但是又无处发泄。所以我直到现在,都很难靠近葬礼现场,因为我会觉得很难受,仿佛死者就在周围看着我一样。”

“可是……可是……”女子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如果心中有痛的话,只要能和别人分享,那么痛苦便会减轻一些;相反,如果一直都闷在自己肚子里的话,痛苦就永远是痛苦罢了。”

杜宏明停顿了下,期待着对方的反应。

“我……我的姐姐……自杀了……我的家庭比较保守,总是喜欢老的一套,他们……不赞成我姐姐和姐夫的婚事。于是他们两人想逃走,计划在两天前的晚上行动,然后在外地结婚生子,结果……被发现了……姐姐被关在房间里,姐夫则是被赶走了。父亲很生气,想要打断姐姐的腿,幸亏大家拦住了才作罢。但是……第二天早上……发现姐姐和姐夫……喝了毒药……自尽了……”

“这还真是悲伤的故事呢。”杜宏明点了点头,明白了这名女子悲伤的原因。

“姐姐……姐姐是我最亲近的人,可是,却因为父母的逼迫,不得不走上这条道路……实在是……太惨了……”

“可是他们是幸福的啊。即使活着的时候不能成为夫妻,他们在死后不也是了结了这一心愿吗?这对于他们来说,难道不是幸福的结局吗?”

“可是……可是我该怎么办……没有了姐姐……”

“现在的你需要做的,可不是为逝去之人哀伤,而是应该努力地活下去,不是吗?寻找自己人生的新的意义,然后再积极地为之奋斗,这才是人生啊。至于逝去之人,你永远也没有办法追忆每一个逝去之人,不是吗?”

“嗯……我觉得我好像明白了……”

已经达到了目的,不管女子是否真的明白,他也觉得自己已经尽到了义务,于是便打算离开。

“这位先生,请问你的名字是?”

“我叫杜宏明,是一位业余摄影师。你呢?”

“马芸慧。刚才谢谢你了,能有人在我悲伤的时候来劝慰我,我真的很高兴……”

杜宏明听到这里也不自觉地笑了,顺势递出了一张类似名片的东西。

“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如果你还有迷茫困惑的时候,尽管来找我好了。”

“嗯,谢谢。”

“啊对了,说起来,你的发簪还真是好看,有一种古典风味。”

“这不是我的东西,那是我祖上留下来的宝物。祖母送给了我,因此我特别珍惜,一直戴在头上。”

“原来是这样啊。”杜宏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双方再随便交谈了几句后,他就以天色太晚为借口,和对方道别后就悄然离开了。

当然,此刻离开之后,杜宏明也不抱着能再见面的期望,当初告诉对方联系方式只是一时的冲动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然而,就在一个月后,自己接到了一通电话……

 

“喂,是杜宏明先生吗?”

“你是?”一时间,他完全不记得这个称呼自己姓名的陌生人到底是谁。

“是我,马芸慧,您还记得我吗?”

听到这个名字时,记忆的闸门终于敞开,他回想起了那天的所见所闻,也想起了这个给自己打电话的人是谁。

“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我……我现在走投无路了……我的家……完了……所以我想来找你……我没有别人可以依靠了,我只能来找你了……”

“等等,请等一下,能从头开始说吗?”

“我……我的母亲……因为受不了女儿自杀的刺激,就在不久前自杀了……而我的父亲,也因为食物中毒,昨天晚上去世了……你能明白吗?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一定是明白的吧!”

“你还真是不幸啊……那么你没有别的亲戚了吗?”杜宏明似乎觉察到了她的话里蕴含的深切的悲伤,于是装作自己明白的样子。

“我……我没有别的亲戚了……我想你一定能接纳我,所以我……”

“你先别着急,我现在也居无定所,而且现在我所处的方位离你那里很远,所以……”杜宏明急着让她保持冷静。

“没关系,因为我……我跟着你的‘足迹’……”

杜宏明握着电话听筒的手都被汗水浸湿了。

“你疯了吗?那么远的路,走过来的话你非要累死不成!快告诉我你的位置,你等着,我马上就开车过来。”

听对方报上了如今所处的位置之后,杜宏明赶紧抛下手头的摄影计划,驱车赶往那里。

一个小时之后,杜宏明终于来到了马芸慧所在的地方。现在他的表情是什么呢?是愤恨、震惊……还是无奈呢?

“你也真是的,为什么要跑那么远来找我呢?”

“因为……因为我……已经无家可归了……”

“现在他们怎么样了?”

“已经安葬了……但我实在没办法住在那个悲惨的地方……我觉得如果是你的话……或许能够容纳我……”

“原来这就是你所找寻的未来生活吗?我明白了。不过我并没有一份正当的工作,只是随手拍些照片然后四处打工的流浪者,即使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马芸慧摇了摇头。

“没有关系,因为我……我的未来只能靠你了……”

马芸慧靠近了杜宏明,牵起了他的手,然后探出头,用自己的红唇,抵住了他的双唇……

 

3

“就这样?”听完他的叙述后,我难以掩饰自己心中的那股莫名其妙的感觉。

“是啊,就是这样。”杜宏明笑了笑,然后搂住了靠过来的妻子,“虽然改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细节,不过事实就是这样。”

“为什么要改呢?原来那样不是很好嘛?”

“好什么啊,”他难得地露出了宠溺的笑容,“那样的话才要被冯同学笑话呢!”

“没有那么夸张。”她腼腆地笑了笑。就和她的装饰相吻合,这一笑很有中国古典风范。

“后面的事情不用赘述了吧?我们就这样渐渐相爱,最后就结婚了。”

“可是我本以为会有更加……不可思议的经过呢?”

倪安秋在我身旁探过头来问道。我被她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他们三人已经回来了,也许是因为贺白楼的位置在里面,于是便暂时坐在了余佳闵的位置上,而余佳闵与邱景明仍然没有出现。

“年轻人啊,不要老是陶醉在那些浪漫的情节中了,真正的爱情不一定是那么绚烂的,也有可能是很朴素的,有些甚至是莫名其妙的,正如同我们两个一样。所以啊,爱情,还真是个高深莫测的东西呢。”

谈到这个话题,杜宏明似乎来了兴致,一下子说了好多话。不过在说完这些之后,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了,他也再度沉默下来。

“于是我们的小帅哥有什么收获了吗?想好怎么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在一起生活了吗?”

贺白楼用深不可测地笑容看着我。但是在我做出反应之前,倪安秋却率先有些激动地回应道:“我才不会和他一起生活呢。”

像是得胜了似地,富家公子向后舒服地靠在了椅背上。

“我可没有在说你,也有可能是余佳闵吧?你不打自招了哦。”

一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倪安秋已经不止一次输在了同样的伎俩上,看着她有些恼怒但又说不出口的样子,还真是有些同情她。

不过,直到这时我才愕然发现她居然换了套衣服。她今天居然穿粉红色的长袖及膝连衣裙,这在我看来是完全与她不符的装束啊。

她左手端起眼前的咖啡——这应该是她自己泡的速溶咖啡吧,刚把咖啡送至唇边,她便注意到了我在失神地看着她,从而又放下了杯子。

“你在看什么呢?变态。”虽然一样是在开玩笑,但是她说这句话的语气与平时有一些差异,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发觉这个差异。

“啊,不……我只是觉得今天你穿的风格不太一样……”

“女孩子总是会尝试新的风格嘛,没什么奇怪的……你不喜欢这样吗?”

“怎么说呢……”

幸好,这个时候有人岔开了话题。

“说起来,她人呢?午餐怎么办?”

钟若芳口中的“她”显然就是指余佳闵。不过她居然没有提及武勇新,估计是看到了名单上划去了他的名字吧。

“她似乎还是很不舒服的样子,不过晚餐是没有问题的。”

“哼,真是个矫情的人。不就是死了个人嘛,至于这样吗?也罢,反正谁知道她做的菜里有没有下毒啊,反正我也无所谓,说不定回房间我还安全一些,说不准你们之中的谁等我不注意就会把我杀了。”

“如果你不想来用餐的大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呢?”倪安秋似乎有些不满的样子,用冷眼看着对方。我对她的这个表现感到万分诧异。倪安秋是会一边笑着一边说一些不分轻重的嘲讽,但是还从来没有像这样恶狠狠地说过。

“你说什么!我当然也想回我自己的房间。哼,昨晚被吓到的人也有你吧?你还有脸在这里说吗?果然呢,我之前就觉得你是个没用的……”

“所以既然你想回去,那就请回吧。说不定那里还会安全些呢。也许你还能在你的小房间里练习你的电影剧本,如果真的有拿过那种东西的话。”

“好啊,那我们就走着瞧吧,你会为今天在这里所说的话后悔的!”

钟若芳一下子站了起来,起身时把本就不太牢固的椅子撞到了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这阵势,就算是坐在离她较远地方的我,也不免有些害怕。偷偷地瞄了眼其他人的反应,显然在场的所有人都和我有同样的反应,餐厅随即陷入一阵尴尬的紧张气氛中。但是倪安秋却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随意地拨弄着头发。

“那我就拭目以待咯。”

这句话似乎触动了钟若芳的底线。她一边咒骂着,一边气势汹汹地离开了餐厅,被粗暴地关上的门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我们也走吧。”倪安秋慢悠悠地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你不是说要和我们聊聊吗?”

“嗯……是的……”

“那就走吧,反正我们呆在这里也只会让气氛更紧张。”

于是我就这样被她拉着离开了餐厅。

走在前往余佳闵房间的路上,我问她为什么要激怒钟若芳,但她只是说自己看不惯她说的话,所以想反击罢了。

“可是如果她是杀手怎么办?”

“那就到时候看着办咯。”

“你是笨蛋吗?这种事情多危险啊。”

“是的我就是笨蛋,不过现在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从刚才对待钟若芳的表现我就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她的心情好像不是特别好的样子。到了此刻,我已经能完全确定这一点了。我有点担心等会的提问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只能希望她的心情能快点好起来吧。


评论
热度 ( 4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