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杀手陷阱》第五章(三)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到了余佳闵的房门口后,接下去是我今天第二次敲她的房门。本以为她还会在里面萎靡不振的,没想到她倒是很快就开了门,见到我们之后,便赶紧赔笑,说她现在还是看不了生肉之类的东西,不过到了晚餐时应该就没问题了。解释完无法做午餐的理由之后,她便热情地迎接我们进屋。本以为她的情况还会再糟一点的,没想到居然已经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了。估计她现在的问题只是无法面对生肉吧,这也是当然的,毕竟她昨晚应该也在黑暗中窥见了徐雄的尸体吧,这对一直相信有女鬼要害她的余佳闵来说绝对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由于地方有限,余佳闵打算将床让给我和倪安秋坐。我觉得这样不太好,于是将我的位置让给了她,自己则靠在一旁的小桌子上。

“我来是想说明一件事的。在昨晚的事件发生后,我也做了很多的思考,最后我得出了一个合理的结论,并且也试着分析了一下旅行团里所有人是杀手的可能性。最后,我得出了结论,我相信你们两位,所以我想我们要组成一个同盟,然后再一起行动……”,我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停了下来,转而疑惑地问道,“你们……怎么了?”

她们两个都呆呆地看着我,尤其是余佳闵,看她的样子似乎都快感动地哭了。

“谢……谢谢……谢谢你相信我……”

“没事,因为我相信你绝对不会是杀手的。”

我停顿了一下之后,又接着说道:“所以现在还有一些问题,我想得到两位的回答。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说一下我想到的事件发生的全过程。

“首先,假设倪……呃……小秋同学,假设你曾经做错了什么事,这件事很严重,因此引起了身为警察的徐雄的注意,然后他便查到了关于你的某项证据。与此同时,有一个与其发生过纠纷的人——应该是某个以前被他抓住的犯人吧——想要雇佣杀手来杀了他。而不知情的徐雄,在旅行团名单里看到了我,于是想到可以通过我来问一些关于你的情报。也许你也知道这件事,所以那天才忧心忡忡的样子。看到我的门票的时候你应该也很意外,所以你便趁此机会提出要和我同行,实际上是要阻止徐雄。到了落日山庄后,徐雄发现了我,并且想趁着没有人的时候偷偷问我,但是他的希望落空了。于是想要在晚上再行动。然而那个杀手,打算把我作为第一目标,于是当天晚上,杀手过来悄悄地打开我的房门,刚好徐雄从房间里出来,那个杀手便躲在一旁,等徐雄进入后再从身后杀了他。杀手也许本想继续进入屋内作案吧,没想到我居然醒过来了,于是只好作罢。这样想就能把所有的疑点串连起来了。所以倪安秋同学,你能告诉我你犯了什么事吗?”

然而,当我结束了自己的推论之后,却发现她们在那里窃窃私语。过了一会儿之后,倪安秋注意到了我在看她们,这才停了下来,与此同时,余佳闵疑惑的表情也渐渐地舒展开来。

“你听见我的话了吗?”

“听见啦。不过请原谅我这么说,你的话真是可笑。首先,徐雄为什么要参加旅行团?你说他是为了想问你一些情况才参加的,但是名单是要参加后才能获得的吧?其次,你说我是为了阻止徐雄才参加的,但是那个时候还没有名单吧?我甚至都不知道有谁报了名。最后,那个东西是什么呢?他又为什么要找你呢?这两个问题还是没有解开。”

“可是这个观点是我觉得最符合的那个。不然你那天为什么显得忧心忡忡的样子?并且你想要参加旅行的理由……恕我直言,似乎并不只是为了和我同行。”

“所以你到底在怀疑什么?”之前她还能很流利地应答,但是听到我对她参加的理由表示怀疑后就显得有些压制不住心中的怒气。

“你真的没有犯过什么事吗?”

“没有。你为什么要让我说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

“那么你那天为什么……”

“我只是肚子不舒服,根本就没有什么!”

“真的那么巧合吗?”

“就是那么巧合!”她的语气越来越不耐烦了。

“和我一起来的理由真的只是和我同行吗?”

她沉默不语,在这一刻我突然有些兴奋,觉得自己抓到了什么关键的地方。

“那么……不是吗?”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她的脸阴沉下去,似乎不想再回答我的问题了。

于是,一个问题姑且算是解决了,接着就是余佳闵了。我将目光移向她,她也还以清澈纯洁的眼神,她的双手仍习惯性地紧握在一起。

“你之前在车上的时候曾经讲过女鬼的故事。我相信这是你的亲身经历,但是所谓的女鬼只是你的幻想而已,我觉得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就在你高三那年发生的事情,使你回想起了幼年时的经历。正是这件事,才会使得有人想要雇佣杀手杀害你,才会让你参加这次旅行。所以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严重的事,会让你联想起童时的经历,甚至会诱发出女鬼的幻想?我想你不会想不起来吧?”

“可是这和这次的事件没有关系吧?”

“虽然是这样没错……”

“并且我也同小秋一样,根本就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如果有的话我自然会说,但是实际上女鬼出现的原因我是真的不知道,不然我也不会困扰那么久。”

“也对,那么……”

“你的追问呢?”倪安秋突然打断了我的话,并且表现出一脸不快的样子,“刚才你明明一直在穷追不舍地追问我,现在她也是一样的答案,为什么你不追问呢?”

“不一样吧……”

“你不问我来帮你问吧,”她站了起来,走到了我的旁边,和我一起看着余佳闵,“其实他的观点我也认同,而且我不相信这么严重的事你会一点都不记得,我坚信你知道会产生女鬼幻想的理由,这一定是触及了你内心最敏感的地方。”

“没……没有……”

“你刚才已经犹豫了一下,没错吧?那就说明我说的是对的。不过既然能唤起那个女鬼,那就意味着你也见到过类似于有人死亡的场景吧,并且是足以产生恐怖印象的场景,那会是什么呢?”

“别说了,我不知道!”

我看了看余佳闵痛苦地捂住耳朵的样子,又看了看脸上带着残忍笑容的倪安秋,忍不住想要插手阻止她。

“你够了吧?我也觉得这个问题和现在的案子无关,所以才没有追问下去的。”

但是她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

“如果这个问题对你来说很难回答的话那我就换一个问题好了,这个问题也许很好回答,那就是——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个应该可以很快地回答吧?不然的话根据刚才的推论,很有可能就是——”

“我知道了——”余佳闵已经受不了这样的话了,最后还是放弃了抵抗。

“你看,我帮你问到了你想问的问题。”

她得意洋洋地转过来看着我,却对上了我责备的眼神。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这不是与案子无关的问题吗?”

“还不是你先问的?再说了,就算你的推论成立,我的事也是与案件无关的吧?但你为什么还一脸怀疑地不断追问我?更何况我真的没有你说的那种事。”

她说的也对,这件事明明是我先挑起来的,要怪也只能怪我,于是我只能暂时压住心中的不快,重新看着余佳闵。而后者,终于决定要回答我的疑问了。我的心中既期待着她的回答,又隐隐地感觉到自责。

 

4

从小的时候开始,余佳闵就喜欢一个人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玩耍。她这样做,并非是因为性格内向,又或者是不愿与父母交流,而是因为她害怕。

余佳闵的父亲在外面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但是一回到家里,他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对家庭成员恶语相向,还时不时地动手打人。他希望家里的每个人都能按照自己的意志来行动,一旦有人违反,他便极度不满,口中吐出极其恶毒的言语,方框眼镜背后透出的视线仿佛像一把剑一样直直地刺入对方的心里。甚至是对待自己的女儿,也是这样。

而她的母亲,也是一个性格极其暴躁的人,尤其是在生下她之后,听她的领居说,在那之后就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样。面对丈夫的恶言恶语,她也不甘示弱,于是,这样造成的结果,便是无休止的争吵。

争吵的时间越来越频繁,从每个月一次,到每周一次,再到每天一次,到了最后,甚至连好好说话的时候都没有了,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到了如此恶劣的程度。

虽然听说两人有过离婚的念头,但是却始终因为离婚后的事务谈不妥,从而产生纠纷,进而又是争吵。离婚失败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似乎双方的父母都不赞成离婚——也许有人曾反对过,但是统一出来的结果便是这样。他们似乎觉得,这是两人心理上的问题,在接下来的生活中便会慢慢缓解。在以后抚养孩子长大的时候,生活也就会一点一点地恢复起来。因此,他们觉得这不过是有了孩子之后的有些困难的地方罢了,觉得应该没多久就会安然度过的吧。

当然,余佳闵也是这样希望的。

在刚上小学的时候,她也问过自己的外婆,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所以才导致这样的情况的。因为在多次的争吵中,她似乎感觉出了父亲对自己的不友好的态度。

那个时候外婆应该是这样解释的吧。在刚结婚的时候,夫妻二人原本是约定好不生孩子的,由于妻子没有工作,又时常出去玩,丈夫辛勤工作拿的工资经过这样的消耗之后正好有一点剩余。这样积累下来,也时常会有难得的一起外出旅游的机会。这样的日子对于小两口来说当然还算不错,两人也都没有什么怨言。

但是,由于一次保护措施没有做好,导致妻子怀孕了。虽然丈夫一再要求妻子堕胎,但是这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却激起了她本能中的母爱,她执意要生下孩子。

没有办法,丈夫跟自己的父母说,跟对方的父母也说,告诉他们目前自己的生活是多么的困难,如果再多一个孩子,实在是负担不起。但是不管是谁的父母,都不想失去抱孙子的机会,于是纷纷表示反对堕胎。由于岳父岳母家境不是很好,而且岳父常年卧病在床,因此他们家实在没有能力照顾,于是丈夫自己的父母便决定主动承担抚养这一职责。

然而,意外却在妻子怀胎七月的时候发生了。丈夫的父母所住的房间隔壁,那个单身老汉因为用火不当引发了火灾。由于是老式小区,没有好的救火措施,所以火势没有得到及时控制,很快就蔓延到了丈夫父母的房间,导致他们二人殒命其中。他们二人一死,除了为他们的死感到悲伤至极之外,孩子又成了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照顾孕妇的费用,还有未来照顾孩子的费用一下子压在了丈夫身上,也许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的内心就开始悄然发生了变化吧。不过由于他在对待外人时总是以亲和的态度,所以谁都没有发现积压在他心底的郁闷。

此外,据说那个引发火灾的独身老汉因逃脱及时而勉强保住了一条命,之后被送往了当地的一家名叫天瑞的小医院。不过,最后还是没有能挽回自己的生命。

到了余佳闵出生之后,一切就朝着异常的方向进行了。丈夫性情大变,而妻子也变得不像以前那样温文尔雅了。因余佳闵的出生而带来的一大堆问题都没有办法解决,丈夫拼死拼活地工作赚钱,但是妻子却以自己生下孩子为借口,不断地要求这个要求那个,也丝毫没有要去找工作来帮忙养活家庭的打算,本来小两口之间的平衡因为余佳闵的出生而被打破了。

当然,那时的余佳闵自然听不懂外婆说的这些,但是她也能隐约感觉出来正是因为自己的出生,从而导致了这个家庭发生了变化。此时,她也和外婆一样,期待着时间会治愈这个碎裂的家庭吧。

但是这个幻想注定不会成真了。余佳闵的母亲,因为生了重病而住院了。由于在天瑞医院里有认识的人,她便住进了那里。

还在读小学的余佳闵,每天放学后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家,会怎么想呢?

也许是偶然,又或许是上天的安排,某一天,余佳闵的小学因为某个如今已经想不起来的原因而提早放学。她没有通知自己的父母提早放学这件事,告家长书上的签名也是自己代签的——向来都是如此,她的父亲从来也没有看过学校发的东西,如果需要签字也都是让余佳闵自己签,因为一直都是如此,所以老师也没有发现。

自然,余佳闵没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她仅仅是为了偷偷地跑去医院看望母亲,给自己的父母一个惊喜。

没想到,幼小的她,站在椅子上透过窗户往里看到的却是病痛的母亲在不断挣扎的场景。病床上的母亲似乎发现了她的存在,痛苦地转过身来,朝着她伸出了手,似乎是想要抓住她的样子。余佳闵害怕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母亲苍白的脸,紫色的双唇以及披头散发的恐怖模样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然后,母亲就这么颓然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

余佳闵吓坏了,跌坐到地上大哭起来。这里不过是一间本地的小医院,而且这个地方在拐角的另一边,所以平时没有人经过这里,听到哭声后,走廊另一侧的人过来发现了她,很快,就有人通知医生过来了。其他病房的一些探望病人的亲属也因好奇,围过来看,余佳闵至今仍能听见他们当时在附近窃窃私语的声音。

“忘掉这一切吧,”父亲来到她的身旁,用冷漠的语气对她这样说道,“这一切对你来说太痛苦了,忘掉吧。就当她是个偶然路过的女人吧。”

余佳闵愉快地同意了,她也不愿意相信那个蓬头垢面的人居然是自己的母亲,她也想尽快忘记这个可怕的噩梦。然而,母亲临终前奋力想要伸出手去抓住她的模样以及那双痛苦的眼睛不断地在今后的日子里侵扰着她。

不过,在反复地自我暗示以及积极投入各项学校工作的帮助下,终于让余佳闵暂时远离了母亲遗留给她的永远的阴影,并且也让她收获了不错的成绩。

即使是这样,也一点都不能获得自己父亲的欢心。他的脾气反而越来越糟了。一下班后,只要有见面的机会,父亲准会把积累了一天的怨气都发泄在她的身上,他也热衷于其他各种的暴行,因为她的母亲会不甘示弱地反抗,但是余佳闵不会,她只会老实地接受,然后天真地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她这样做只会让暴行愈演愈烈。

自然,余佳闵也不愿和自己的父亲接触。在那次事件之后,她也尽量不去医院。不过高三那天,她因为周末约好了陪自己的同学过来看病,而这附近的医院又只有天瑞那一家,于是才再度来到那里,除此之外她一次也没去过那家医院。

高三那次再度来到医院,她突然想去自己小时候曾经看到母亲临终前的惨状的那个房间看看。她想过去,对着过去时空中曾经住在那里的母亲说一句对不起,同时了却自己的这一心结,希望能彻底断绝那个残酷不堪的影像。虽说为了忘却这段记忆她做了许多努力,但是就像人们常说的,越想忘越忘不掉,她自以为已经摆脱了那段噩梦的纠缠,但实际上这团黑漆漆的东西始终盘踞在她的心底。

然而,就在前往那个病房的时候,她看到了……再次看到了病死的病人,以及那痛苦的神情……一瞬间,那个恐怖的影像再度被激活,吓得她一下子逃了回去。那个时候正在等候就诊的她的同学,只是十分不解地看着她,丝毫没有想到在那之后居然有如此痛苦的遭遇吧。

之后,周一的那天,她因为有许多问题想要问,因而多留了一段时间,结果在乘公交车时,却看到了坐在自己旁边的母亲的幻影。

在那一刻,她便知道,自己错了,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她前往那里是想接受母亲的救赎,希望能摆脱母亲的阴影,但是对方以这种方式表达了她的愤怒。她不希望余佳闵摆脱自己,她希望自己能一直缠着余佳闵,一直到她死的那一刻。或许,那天母亲伸出的手就是这个意思吧。

余佳闵害怕极了,痛苦极了。要是……要是自己没有再次去那个病房就好了……要是自己小学的时候没有偷偷跑去医院就好了……要是自己没有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好了……

是啊……就是因为自己的出生,才破坏了他们原本宁静祥和的生活。父亲埋怨在心,母亲也是如此吧,所以才迟迟不肯放过自己。她想要让自己的一生都深陷痛苦中,这样才能弥补她所遭受的痛苦吧。

她靠在车窗上哭了。自己的身旁坐着自己母亲的幻影,但是自己没有办法和她说话,向她恳求,恳求她放过自己。这个时候,她才明白,母亲的意图,是一直纠缠着自己,然后……让她痛苦一生……这便是对她的折磨,对这个不该出现在世上的生命的折磨。

余佳闵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父亲。虽然情况越来越严重,就如同当初他们的吵架一般,幻影的出现越来越频繁,但她仍不打算告诉自己的父亲。因为即使说了,也不会改变什么,这一点是她早就已经确信的了。

就在她始终无法摆脱母亲的幻影的时候,父亲丢给了她一张票。

“这是落日山庄的门票,你去缓解一下心情吧。”

这一点都不像是这个男人会说的话。

“我之前在这里赚过钱,所以这次没有资格了,就由你来代我去。这件事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东西我也都帮你准备好了。”

余佳闵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能默认了。

“啊,对了,等你回来之后,好好犒劳一下你父亲吧。你都这年纪了,也知道些什么了吧?你父亲啊,正忙得不可开交,又没有个妻子来犒劳一下我的生活。”

他说的是那件事啊……说起来曾经在高中的时候也提到过,不过被她当场拒绝了,为此也挨了一顿毒打。

“你之前不是说高中的时候不行吗?那么大学总行了吧?别总想着逃避,人总是要学会面对的。我也不打算把你嫁出去,你就尽情地报答我的养育之恩好了。”

说完,余佳闵父亲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评论
热度 ( 1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