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杀手陷阱》第五章(四)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5

说到这里,余佳闵站起身来到小桌子那里泡茶,而我和倪安秋也重新坐回到床上。

“和你的经历有点像吧?”

“嗯……”

这一点我不得不认同,因为我们都是被父亲用莫名其妙的理由轰出来的。看来,不管是我的父亲也好,还是余佳闵的父亲也好,都是想置我们于死地,所以才将我们交给了杀手纪景峰。

“谢谢你,我想我已经知道了。这都是对你而言不好的回忆,但是还是逼着你说出来,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的确如此。在车上的时候,她隐瞒了自己童年的时候遇到的是自己的母亲临终时的痛苦模样,而谎称是某一个住院病人,这对她来说一定是非常难受的吧?一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想要责备倪安秋。

“可是虽然你的经历很感人,但是其中还有一些疑点吧?”

“倪安秋,同样的话来一次就够了。”

“可是你刚才对我说了不止一次啊。”

我们彼此瞪着对方,互不相让。

看着我们这个样子,余佳闵露出了宛如天使般的微笑,然后端上了她泡好的两杯红茶。

“我们就不用啦。”她连忙摇着手婉言拒绝。

“你为什么要连我的份都拒绝?”

我一边有些不满地说道,一边伸手接过一杯红茶。

后来回想这件事的时候,觉得倪安秋真的如她所说不是有意的,她也许只是想抓住我的手吧,却不知怎么的,打在了茶杯上,硬生生地将我手中的茶杯打落在地,还溅了余佳闵一身的红茶。当时如果能心平气和地说几句也许还不会有什么事,但是由于从早上开始就对倪安秋怀抱着猜疑与不满的情绪,我心中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起来了,丝毫也不给她道歉的机会。现在想想,真是觉得当时自己的做法愚蠢可笑。

“啊……对……”

看到由自己一手造成的后果,倪安秋本想道歉的,但是我却愤怒地打断了她。

“你在干什么!如果你不想喝就不喝好了,为什么要来干涉我?”

“我……我这样只是为了……”现在的她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女孩一样。

“所以你是有意的咯?你知道这样做是多么的失礼吗?我从来没有想过你竟然会做出如此恶劣的事。”

听着我充满恶意的言语,倪安秋脸上的委屈表情不见了,从早上开始的不快情绪也早已充满了她的内心。对此,余佳闵似乎在一旁劝解着,但是我们两个都全然不顾她的调解。

“对,我就是有意的,怎么样?你在生什么气?你不可能因为听了她的故事然后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了吧?你现在可是暴露在杀手之下,不是吗?我在保护你啊!万一那杯茶里掺了毒怎么办?”

“怎么可能!我不是都说了我是相信你们所以才来的这里吗?你为什么总是要怀疑这个怀疑那个?这样的话不是全世界的人都有嫌疑了吗!”

“是啊。你没发现吗?这里所有的人都有嫌疑啊,包括余佳闵也是,所有的人都有嫌疑啊!倒是你,一直在说你的想法,听着觉得很有道理,但不都是你的推测吗?明明没有证据,一上来就理直气壮地开始质问,这些没有道理的事不都是你做的吗!还有,你一进来就说相信相信,但是你所说的信任根本一点依据都没有,不是吗?只是因为觉得‘这么可爱的少女不会是杀手吧’,就凭着这种主观的臆断,就盲目地相信了吧!”

我停了一下,冷笑了一声。

“哦?你是这个意思吗?也就是说所有的‘相信’都不可信是吗?那我是不是也该考虑你是杀手的可能性啊?”

“什……这是两码事……”倪安秋显然是愣住了。

“什么两码事!一直以来一直说着‘我要保护你’这类的话,这难道不是最好的幌子吗?还有,一直以来你都把自己排除在外,明明旅行团有12个人,你硬生生地排除了我们两个剩下了10人,不是很奇怪吗!呵,说不定你就是那个杀害徐雄的杀手也说不定啊!说不定这一切都是你的借口罢了。对了,刚才问你你这次参加有什么目的,我说你的目的似乎不是那么单纯,你回避了正面回答吧?这不是很可疑吗?说不定你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杀害——”

“你够了没有!”听了后一句话,倪安秋更加愤怒了,我从没见过她如此生气过,“你是情商为负的笨蛋吗!你就没发现那是我的气话吗!你就没发现我已经受够了你的充满怀疑的追问所以很生气了吗!如果你希望正面回答的话,那我就——”

“你现在回答有什么用?早就想好一套理由了吧?”如果现在停下乖乖道歉的话也许还能挽救,但是那时的我已经近乎失去了理智,不顾及到她的心情就自顾自地说下去,“说不定从一开始就是个谎言!从你一脸无辜的样子跑过来和我搭讪的那一刻开始,说不定都是你的阴谋呢?都是为了这一天而准备的!也许徐雄早就盯上了你,将他送至这里的并不是什么某个仇人,正是你也说不定啊!对了,纪景峰这个男性化的名字不也正适合女性杀手掩饰性别用的嘛!另外,你迟迟没有杀害我也是为了在这次落日山庄之旅上利用我吧?虽然现在还没有表现出来,不过我迟早会成为你杀人的工具吧?事实就是这样的吧?我一直以来都相信你不会杀人,这才是你和我接触那么久的目的吧,是这样吗?不管是生日聚会也好,那次的逛街也好,甚至之前送你回家也好,再之前我们一起参加的社团比赛也好,所有的这些,都是你为了获得我的信任而采取的行动,是不是!”

等我注意到时,我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了。擦去留在眼里妨碍视线的东西后,我充满怨愤的目光直直地瞪着低沉着脸默不作声的倪安秋。当然,我并不是真的怀疑她是杀手。只是因为她说我的信任都是没有依据的主观臆断,我用我们之间的信任为例予以反驳,但是我的话说的绝对了些,也冲动了些,没有注意的我所举的这些例子此刻已经深深地伤害了她的心——她似乎是当真了。不过自然,当时我仍然在气头上,并没有深思后果的机会。

“你怎么不说话了,说完了?”倪安秋开口了,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之前的怒气昂扬的样子,正相反,从她口中出现的,是低沉的哭腔,“还没有吧?从第一次相遇开始,从那次午间参观校园开始,从后来我们一起偷偷点外卖开始,从我们因为大雨困在路上的桥洞下开始,还有很多呢……我没想到……原来你是这样怀疑我……我一直以为我是你……最信任的人……可是,现在我明白了……自己明明那么可疑,却还想要谋求你的信任……不过……为什么你能相信贺白楼,相信余佳闵,相信崔久安,相信你这几天在落日山庄遇到的所有陌生人,却不愿意相信我呢!”

“不是你说的,我的信任都是毫无根据的吗?我这么怀疑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我知道你这几天都像是有些不快的样子,我知道原因,是因为控制欲吧?”这是从贺白楼那里听到的词语,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说了出来,“本来你看到我只有一个人,所以想过来和我说话,其实只是想控制我,将我玩弄于股掌之中吧?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你也心满意足,直到昨天,一直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我却有了新的朋友,所以你才会一直是这种不快的样子吧?我不想再成为你手中的玩物了。”

“这就是你的结束语咯?好的,我知道了。”倪安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余佳闵的房间。

仿佛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一样,我就这样呆立在原地,注视着倪安秋的离去。接着,要不是余佳闵试探性地问了我一句,不然我都快忘了她的存在。

“不好意思,让你看到……”

“你真的觉得……小秋是……那种人吗?”

“不是,我当然不是怀疑她会杀人,只是她说我的信任是毫无依据的,我便以此反击。当然,我保持着以前的观点,我相信你们两个。不过这段时间她确实有些——控制欲强得有些过头了。”

“你真的是这样觉得……吗?”

“从她硬要和我一起参加时我就觉得了……有的时候她的这一点的确……怎么说呢……”

余佳闵没有接上我的这句话,而是回到了之前的话题。

“刚才说的那些话,她好像是当真了,这对她来讲一定是一件很难受的事吧……还有你说的控制欲,我也不认同,因为……”

“因为什么?”

“你忘了吗?她在昨天下午还来我的房间,说过……”

经过余佳闵的提醒,我突然想起来昨天下午的时候倪安秋确实来过这里,说什么要离开我之类的怪话。

“这又能说明什么呢?”话虽这么说,但其实我也隐约感觉到了答案。

“她不是因为控制欲强,而是因为她在害怕,害怕失去你……因为她……喜欢你……不,也许我说的还不是很准确,应该是非常地喜欢你。所以你刚才说的那些话,一定……狠狠地伤了她的心……你是把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当成是气话了吧?但是她却当真了……所以你现在还是,快点去道歉吧。”

“可你怎么办?”

“这个倒是没事,”她看了眼手表,“再过一会儿我就去做晚餐了,你好好地向小秋道歉吧。不过她是个有些争强好胜的女生呢,所以……我就说那么多啦,快去吧。”

在余佳闵的催促下,我离开了她的房间。

仔细一想,我刚才说的话也确实很过分,果然人在生气的时候就容易失去理智吗?但是现在后悔这个也没有用了,关键是我该怎么和倪安秋道歉呢?她现在一定还在气头上吧,说不定会直接把我轰出来……

那我就直接开门进去吧,事到如今就算被赶出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虽然说起来很容易的样子,但是做起来却很难。我在倪安秋的房门口站了有十分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没有勇气打开门直接进去。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应该是彻底地伤透了她的心吧。或许就如同她说的那样,我是个情商为负的笨蛋也说不定吧。

最后,想着还是要有个了结,便鼓起勇气,一边说着我进来了,一边推门进去。

此时的倪安秋正拿着从包里翻出来的水,倒在一旁的水杯里。她斜着眼看了我一眼,便冷哼一声,一点都不想理我的样子。这次的“哼”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生气的声音了。

“很抱歉,我……”

“不用道歉,你说的那么有道理。”她举起杯子,一边说着一边将水杯送至唇边,却又在抵住下唇的时候停了下来。

接着,她便像是着了什么魔似的,丢开杯子,任由杯中的水洒了一地,然后神经质地翻找背包里的东西。

“那个……怎么了?”

“不关你的事。你不是觉得我很可疑吗?那还和我说话干什么。”

“可是……”她的样子明显不是平安无事的样子啊……刚才她究竟发现了什么?

“好了,我没话跟你说,你可以出去了。听见没,快给我出去!”

既然她已经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我也只能乖乖地退出了。不过,刚刚她的异常转变还是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莫非是……水杯里被下了毒吧……这么一来……

心中怀揣着不好的预感,想要再次进入她的房间,却直接被她赶了出来。没有办法,我只能等在她的房门口,希望我能在里面出了什么状况的时候立刻闯进去。虽然相比屋内,处在屋外的我更有可能被杀手盯上,但我现在已经无所谓了。我觉得这是对于我刚才所说的话的一种惩罚。

一直到了晚餐时间,倪安秋才开门出来,她看到我等在门外有些惊讶。我本以为她的心情应该有所好转了,但是还没等我主动开口,她便绕开我,自顾自地走向餐厅。

看来还是没有消气啊……也难怪,因为我们之间的美好回忆都被我……当做怀疑的对象……这对她来说……也的确是……

虽然知道她喜欢我——毕竟她藏不了事,不管是平时不知觉地说出“你家小秋”之类的让我很尴尬的话,还是在这里各种不打自招式的言行,无不暗示着这一点。不过,即使这样,我也无法做出判断,我觉得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很依赖她,但又不确定这究竟是否是喜欢,因此才一直举棋不定。不过,我也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自己……是不是也喜欢倪安秋呢?是不是一直把这份感情错认成了别的什么呢?

我像崔久安一样自嘲式地苦笑了一下,告诉自己“现在想这个有什么用呢?”,便跟着倪安秋的身影前往餐厅。


6

随着旅行团的成员一个个地走进餐厅,晚餐总算是可以开始了。不过和第一天不一样,今天的晚餐气氛有些诡异,毕竟这是在有一人被杀,还有一人失踪的情况下进行的盛宴。更过分的是,不知道是谁,在我身后的这张名单上用醒目的红色划去了那两人的名字,这一点更加让人觉得不安。

餐桌上摆放着的是不差于昨晚的豪华盛宴,然而这些都是出自仍在担惊受怕的余佳闵一人之手,想到这里,我也不由得赞叹她的坚强意志。此外,虽然已有两人无法出席,但是仍然为他们备好碗筷这点,也让人倍感温馨。

我朝着余佳闵看了眼,果然,由于原来的衣服被红茶溅到了,因此在晚餐前换了一套衣服。白色的娃娃领小衫和淡蓝色的百褶裙,似乎为了配合这身装束,她还特意在自己的头发上扎上了一个小小的蓝色蝴蝶结形状的发夹。

她似乎注意到我,便回以微笑,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过,餐桌上的互动也就仅此而已。面对着与昨晚相似的豪华大餐,所有人都这么沉默着,没人想要先动筷子。

“各位怎么不吃啊?这可是余佳闵小姐准备了好久的盛宴呀。”邱景明有些狡猾的眼神来回看着周围的游客。

“你怎么不吃啊?作为导游你不应该表示一下吗?”钟若芳自顾自地从包里掏出了烟,不顾众人的眼神开始抽了起来。

“表示什么?试毒吗?”

“不然呢?谁知道这里面是不是下了毒?万一菜里有毒的话我们这群人不就全完了?”

“也是,所以我想请对面的余小姐先品尝一下你的佳肴。”

但是钟若芳似乎对杜宏明的这段话仍然不满意。

“这可不行,万一其中有什么诡计呢?我可不相信她的话。”

“可是我真的没有……”余佳闵似乎想要辩解什么,但是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你们不要再逼迫可爱的清纯少女了。我看就由导游代劳,怎么样?”

“哼哼,想得倒美,我可不想第一个被毒死。”

“可是我真的没有下毒,不信的话我可以……”

我实在受不了了,打断了她的话。

“没关系,让我来吧,他们不相信,但是我相信。”

为了表示我的信任,我立马拿起筷子,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道菜伸了过去。然而,就在我接到菜之前的那一刹那,另一双筷子从右边窜了出来夹住了我手中的筷子前端。

我有些惊讶,朝右边看去,倪安秋正在一边收起筷子,一边对着其他游客做出勉强的笑容。

“看大家都这么不情不愿的样子,就由我来品味这些佳肴吧。到时候你们可不要后悔没吃到这第一口哦。”

她伸出筷子,随便夹起附近的几道菜放在碗里,将碗端到自己的嘴前,托住碗底略微上扬,迫不及待地将菜送入了自己的口中之后,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还是和昨天一样美味呢!再来试试这个——”

这次,她又挑了离她比较远的几道菜放进自己的碗里。所有人都注意着这一切,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也正是因为如此,整个餐厅安静得诡异,只有倪安秋一个人在重复着夹菜、品尝与赞叹的过程。

最后,尝遍了所有菜肴的倪安秋重新坐了下来。

“真是太美妙了。昨天的晚餐有些菜还没吃到就被某些人一抢而空了,这次真是幸运啊。”

看她陶醉于其中的样子,赞叹余佳闵的手艺真的不错的同时,也是在暗示着这里面没有下毒。

似乎是为了验证她的观点,贺白楼也开始拿起筷子,随便夹了一点菜送入口中,然后还不忘用自己随身带的手帕擦了擦嘴巴。

直到这时,大家才像是放下心来,纷纷动起筷子来。晚餐的氛围也终于回来了。

看到类似于昨天的友好氛围,我打自心底感激倪安秋的行为。可是当我转过头去想表达感激的时候,却发现她坐到了武勇新的座位上。

看来她还在生气啊……

“今晚我们的清纯少女换了套衣服啊,真不错。”

“谢谢夸奖。”余佳闵回以微笑。

“不过换衣服的好像也就只是你们两位嘛。果然是女孩子嘛。”崔久安又开始自嘲了,不过这次的“自嘲”倒是范围挺大,“你看我们这几个大老爷们,还是昨天的那一身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钟若芳不满地抽了口烟。即使有那么多人确认晚餐没有问题,她仍然不愿意动筷。

“啊,抱歉,”崔久安这才注意到没有换衣服的女性还有两位,只好满脸堆笑来表示歉意,“我没注意到,不过说起来也奇怪,我印象中电影明星都是有好多衣服的,每天一套都不够啊。”

“哼,我和那种人怎么可能一样。”

“我个人比较喜欢古典服饰,而且我对自己穿什么衣服不是很在意,所以……”

正如马芸慧所说的,她今天穿的还是和昨天一样的深蓝色旗袍,头上戴着一只发簪。通过今天中午时的聊天得知,那只发簪是她祖上传下来的东西。

“这也是已婚女性和未婚女性的差别啊。”

“你这样说可是对坐在那边的两位少女很不友好啊。”

崔久安对自己的失言尴尬地笑了笑,随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露出了左手上的棕色手环。

“我也觉得戴着手环这种东西不太像男人的风格哦。”倪安秋不甘示弱地回击道。

“话说回来,”邱景明在此刻巧妙地转换了话题,不过听上去有点像是从另一个角度对倪安秋的反击,“你怎么坐那里去了?吵架了吗?”

说到这,导游怀有深意地从对面看了我一眼,我也有些不知所措,转而用希冀的眼神看向倪安秋。

但是她似乎并没有什么感情波动,只是冷冷地说:“我只是觉得余佳闵学姐两旁都没有人,有些寂寞而已。我和那个说什么都是对的的天才有什么可吵的?”

这句话一出口,在场的所有人就都心知肚明了,也就没有将这个话题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我们的主厨余佳闵小姐,”钟若芳一贯的尖锐刺耳的声音从我的右前方响起,“你自己怎么不吃啊?”

“因为我……吃不下……”

“你可是一整天都没有吃过东西了,不像某人还在天没亮的时候就吃了甜点……”

贺白楼的意图大概是想劝她吃一点,但是余佳闵却反应激烈。

“别再说了!我……我吃不下……”

“不过你们也真是奇怪啊,居然还能在这个地方吃得下饭。”钟若芳用夹着烟的手往餐桌的方向指了指。

“毕竟我们都有对食物的渴望啊,我们可是饿了一天呢。”崔久安再次发出自嘲般的笑声,但是却没有人被他的笑声所感染。

在这个话题有些进展不下去的空当,我正好可以问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

“我能问一下吗?名单上的那两条红线……是谁划的?”

“是我。”就像小学生一样,邱景明乖乖地举起了手,“之前不是谁提的建议死掉一个划一个吗?于是我就划了。”

“可是……”看到他这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一股无名之火从心底逐渐燃起,“可是武勇新只是失踪,不是被杀,不是吗?”

“可他在我眼里已经死了,”邱景明装模作样地耸了耸肩,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你也可以问问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人认为武勇新还活着吧?就连你也是如此吧?”

“是……”我的确就是这样想的,甚至已经把此作为前提来考虑问题了。

一阵沉默。

随后,就像是要打破这阵沉默一般,一声怪叫从我的左侧传来。带着些许惊慌,我转过头来,看到一旁的马芸慧已经猛地站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掐着自己的喉咙,原本娴静端庄的面容已经因痛苦而扭曲了起来。她在痛苦着挣扎着,倒在了前面的餐桌上,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无意义的声音。随后,仿佛是用尽了最后力气作出的挣扎一般,她的身子往后一仰,然后便摔了下去,倒下去的马芸慧撞到了椅子边上,和失衡的椅子一起倒在了地上。

一开始,大家都像是雕像一般一动不动,但是紧接着,仿佛什么开关被打开了那样,餐厅里随即乱作一团。

在杜宏明慌张地蹲下去想要看自己妻子的状态时,贺白楼抢先一步,上前简单看了下尸体的情况,然后便起身告诉大家他所观察到的结果。

“已经死了,是被毒死的,至于是什么毒药嘛……我不是这一行的不太清楚,不过毒杀这一点已经是确定的事实了。”

我一边听着贺白楼的解释,一边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马芸慧……被杀了……是被毒杀的……这个带有古典风味的美女此刻已经变成了不会动弹的尸体了……

听完贺白楼的话,所有人的目光又落到了坐在椭圆形餐桌顶点处的余佳闵。

“不……不是我……”她慌张地摇着头,极力想要表示自己的无辜,“我没有下毒……刚才小秋也试过了,贺先生也试过了,你们也都吃了,不是都没有问题吗?”

“那就是碗筷的问题吧?碗筷是谁准备的?”贺白楼丝毫不为所动,冷静地下了判断。

“是……是我……可是……”

“我也看到了,我是在她之后最早来的,那时候碗筷和菜肴都已经端上来了。而且我也在看着,后来各坐各位之后也没有人离开过,也没有可疑的行为。”崔久安不知何时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不,实际上,余佳闵右侧的人都已经站在了她的旁边。

“这种事去调查一下不就好了嘛!”似乎是在埋怨着其他人不温不火的处理态度,性格急躁的她一丢下手中的香烟就往外跑,崔久安、邱景明也随即跟了上去,贺白楼也快速地绕过我的位置紧跟了上去。

“不……不是我……”余佳闵已经快哭了出来,倪安秋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也想安慰她,但是内心却犹豫了一下,而这份退缩,被余佳闵看在了眼前。

就好像是为了逃避她的目光,我往左侧看去,看到了杜宏明正紧紧地抓着亡妻的双手潸然泪下。

很快,贺白楼和崔久安从门口进来了,餐厅里的人又重新将目光汇聚起来。他的手中拿着一张小纸片。

“这是在厨房的地板上找到的碎片,似乎是哪里的标签上的。”

回头望去,也许正是因为马芸慧的尸体挡住了门,所以他们不得不绕一段路吧。

“这……这能说明什么!”余佳闵用她最大的声音带着些许怒意质问道,不过即使如此,在我们看来,这只是最无力的反抗。

随后,钟若芳和邱景明也回来了,前者的手上提着一个行李箱。这个箱子我认识,这是我已经见过了很多次的——余佳闵的箱子。

钟若芳毫不客气地拉开拉链,在邱景明的帮助下抬起了箱子,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两三件衣服以及一些别的女生用品都被倒了出来,连一点隐私都没有保留。

“你们……你们在做什么!”这一举动已经触及了她的底线了吧,她仍在以自己最大的努力抗拒着。

但是钟若芳丝毫不为所动,将行李箱随意地丢在她的衣服上面,弯下腰在里面探寻着什么。一开始还有些烦躁,很快就变为了狂喜的表情。

“找到了找到了,是暗格!我就知道这东西不会就放在外面,一定是有什么暗格!”

她将箱子再度举了起来,将箱子的内部给大家看,然后在其中一个地方撕开了一个口子,因为我距离有点远,再加上不是正对着我,所以很难看清楚是在什么方位。不过暗格在哪里这个问题或许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从那里面,滑出来一个小瓶子。钟若芳得意地将瓶子拿出来托在手上。

“这就是装毒药的瓶子吧?看起来已经空了呢……你瞧,这里有一块标签被撕掉了,如果能找到的话……”

“很遗憾,”贺白楼一边说着含义不明的“很遗憾”,一边从她的身后走了出来,“这个标签我在厨房找到了。”

钟若芳与贺白楼两人就像是陈列证物一样并排站在她的面前,将手中的证据摆在了她的眼前。

“不……不是……你们……你们一定是合伙的吧?就是为了让我……”

贺白楼再次露出“很遗憾”的表情并摇了摇头。

“我们两边的行动都是有两个人的,怎么可能串通呢?”

这下子,似乎已经走上了死路。

“你们……你们为什么要合起伙来诬陷我!我……我没有下毒!”她将身子转了回来看着餐桌的对面,“杜宏明先生,请相信我,我不是……我没有杀你的妻子!”

然而,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下,杜宏明缓缓站了起来,两行泪水滑至下巴那里缓缓地滴落下来。

“是你……是你……”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他的脸因为极端的愤怒而扭曲。

余佳闵应该也是注意到了对方已经对她杀了自己妻子一事深信不疑,她只能带着惊恐的表情呆呆地看着,机械地摇着头,似乎在做最后的挣扎。

“是你……杀死了我……最深爱的……芸儿啊!”

杜宏明的悲愤之情到达了极点,终于爆发了出来。他从背后掏出了一把手枪,将其举起并对准了对面的余佳闵。

这是……枪?杜宏明怎么会有……先不管这个,一定要阻止他!

我来不及考虑那么多了,一下子扑了上去,想要阻止他开枪。但是,在我能够触及他的手之前,扳机就已经被毫不留情地扣下了。我扑了空,摔在了餐桌上,桌子上摆放的菜肴里的菜汁溅了我一脸。

周围陷入了异常的安静中。也许大家都为此情此景感到意外吧。在这之前可能都没有人注意到他带着手枪。

杜宏明的手无力地垂落下来,贺白楼靠了过来,拿走了他手中的枪,并放在了离他稍远处的桌子上。

此时此刻,我真想永远就这样躺在这里,永远不想站起来。我不想站起来看着杜宏明那张失去爱妻后痛苦的脸,不想看到余佳闵临终前的恐惧表情,不想看到自己背后的名单上,余佳闵这个名字也被无情地划去。

我的手不甘地抓着桌布,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滴落在淡黄色的布料上。

有人,把我从餐桌上拉了起来,左边那个把我安置在了座位上,右边那个在帮我擦拭衣服上的油污。我失神地望着眼前的虚无,然后不自觉地,将目光朝右侧移去。

我看到了……看到了余佳闵……的尸体……

她倒在了椅子上,头往左侧靠去,双手也耷拉下去,白色的新衣服上,开着一朵血红色的花。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她的眼睛。在那之中,我看到了什么呢?

大概是……绝望吧……



评论
热度 ( 3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