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杀手陷阱》第六章(上)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 第六章:信任

 

1

5月28日,星期二。落日山庄之旅的第二天晚餐后。

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已经完全记不清了。只是模糊地记得,贺白楼和杜宏明把马芸慧的尸体搬走了,后来据说邱景明他们也跟了过去,没收了那把手枪并将其丢下了山崖,还让杜宏明不能离开自己的房间。不过由于落日山庄比较简陋的关系,所以尚且没有办法完全关住他。

后来,我也被某人叫了起来,然后一起搬运余佳闵的尸体。在移动的过程中,我一直神情恍惚地盯着余佳闵胸口那片红色的花,仿佛只是这样看着,就能让它慢慢消失一般。

我和另外一个人——后来才知道那是倪安秋——把余佳闵带回了她的房间,安稳地放在了床上。我忍着泪水,用双手将那双绝望的眼睛合上了。

大概是看我没有想走的意思,于是对方先走了,顺便也关上了门。

一切,明明都是熟悉的那个样子。

那张桌子也好,那张床也好,那扇窗户也好……我像下午的时候那样,靠在那张小桌子上,看着眼前那张放着余佳闵尸体的床,眼前竟然浮现出了她和倪安秋正坐在那里看着我的画面……那时,我气势汹汹地进来发表自己的观点,然后逼问这个逼问那个,接着听着余佳闵过去的故事,然后就是和倪安秋争吵,最后,是余佳闵安慰我,劝我快点去道歉……

——只是我们有些地方很像,我也有过一样类似的经历,所以才会……

是啊……我们很像……我们的经历很像,所以才会产生共鸣吧……

——那个鬼……就是……你啊……

这是一句我到现在都无法理解的话……即使那是她母亲的幻影,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这个问题,如今再去探究,也没有意义了吧……

——再过一会儿我就去做晚餐了,你好好地向小秋道歉吧。不过她是个有些争强好胜的女生呢,所以……我就说那么多啦,快去吧。

这是她对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吧……她最后跟我说的话,居然是……劝我……

一想起余佳闵那轻柔的声线,我的泪水便再次从眼眶中涌了出来,模糊了这个世界。

你说过……你说过这是对你的惩罚……可是你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明明只是一直害怕着逃避着,虽然这样,你也……什么都没有做啊……可是……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做的你……为什么会受到惩罚呢……为什么会被杀呢……

看着余佳闵那张已经没有生气的脸,渐渐的和晚餐开始时的那张幸福的笑颜重合起来。一想到这里,我的心便更加痛了。

我……我没有……相信她……在那一刻,仅仅是那一刻,我犹豫了……我因为崔久安所说的事实而犹豫了……在那一刻,看着她无力的表情,我却动摇了……

是啊……所有的菜肴和碗筷都是余佳闵准备的,而且……我也能够确定……在晚餐的时候没有人有异常的行为……而且在余佳闵的包里和厨房里都发现了证据……真的已经是……死路了……

可是我明明说过……说过我相信她的,但我却在那一刻,在她最需要帮助的那一刻……

现在想想,如果自己当时没有犹豫的话,或许就可以站出来,帮她说话,说不定在拖延时间的当口还可以发现什么原先没有发现的东西。那样的话,即使最后还是……也至少不会让她露出……如此绝望的神情……

就像贺白楼一直以来称呼的那样,余佳闵只是一个清纯的少女,刚刚步入大学,崭新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却因为自己的父亲,而来到这种地方,最后还被不明不白地杀掉了……这真的是……太没有道理了……

回想起来刚才的事情,似乎隐约听到了杜宏明的辩解,他说……自己因为愤怒而举起枪,只是想威吓对方,没想到会真的开枪……真的是这样吗?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追求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问题还是,马芸慧是怎么被杀的?她是做了什么才被毒杀的?但是就连这些问题,我也不想再去追究了。

自己被杀了又怎么样?现实世界那么痛苦,在学校里要被同学冷眼看待,回到家里又要受到父亲的责骂,本来还有倪安秋站在我这边,却因为我下午的愚蠢行为而不再理我,这个世界那么痛苦,那么无趣,还不如就这样被纪景峰杀掉来得痛快!

放弃挣扎吧!原本因陷入母亲幻影的余佳闵不也因此得到解放了吗?这样想,死亡、杀害不就没什么了吗?

但是……我总觉得自己还有什么事要做……我觉得这个世界那么无聊,却还有一件事我放心不下……

再次看了眼睡着了的余佳闵,我含着泪,向她道别,随后,悄然离开。

“晚安,余佳闵学姐。”

 

我踉跄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即使只是那么短的路,我也花了不少的时间。

推开门后,本来灰色的地板上却多了一样东西。那是……被铺吗?旁边那些多出来的行李又是……

正当我怀着疑问时,厕所的门打开了,倪安秋从里面走了出来。

“别误会了。人在悲伤的时候会失去判断力。我只是怕你活不过一半的旅程就死了。该解释的我都解释了,别再和我说话。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把我赶走。”

解释完之后,她就直接钻进了被子。虽然我觉得让女孩睡在地上不合适,问她要不要换一下位置,但她却没有回答。我也没有心情再去强求,便直接一脸疲倦地躺在了床上。

“你门栓没拴。”

“拴了又有什么用呢。”我不免有些消极地答道,然后便这样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我自顾自地问道——与其说是问倪安秋,不如说是在问自己。

“你觉得余佳闵……真的是杀手吗?是她……杀害了马芸慧吗……”

倪安秋没有回答,也不明白是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还是因为刚才她说的不再理我的话。

“我不相信……是啊……我应该不相信的……明明是有人,用某种方法下毒的……那个人,还将罪行全部推到了余佳闵身上……真是个狠毒的杀手……”

我被自己的话给逗乐了,发出了空洞的干笑声。

“我在说什么呢……能把十个人集合起来,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一一杀害的人,怎么可能不狠毒呢……”

在这段停顿的期间里,我仿佛听到了倪安秋那边发出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倪安秋似乎在哭,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她是在为了什么而哭呢?是为了余佳闵的死,还是为了我们余下几人悲惨的未来?

“倪安秋,你在听吗?”

旁边的声音立马就停止了,装出一副已经睡着的样子。

“你没听也没有关系,我就自顾自地说了。

“其实啊,你们好像都误解了一件事,贺白楼也好,你也好。在我们刚刚见面的时候,贺白楼说过一些你们很般配之类的话,也曾把我们之间的聊天当作搭讪;当然,你也是这样,第一天下午你也说过可以的话想让她当我的女朋友。你们似乎都以为我和余佳闵之间产生了什么超过寻常朋友的好感。

“其实不是。我们只是在同情对方,在给予对方怜悯。你应该明白的吧?我觉得我们两个的经历十分相似。都是母亲去世之后,由父亲带大,但是父亲却对我们不闻不问。和她相比,我甚至觉得我的经历要比她好得多。因此,我才特别地关心她,也特别地信任她,因为她仿佛就是我的分身一般,看着她就仿佛看着另一个我。她看着我也应该是一样的感觉吧。这便是我和余佳闵之间的关系。

“但是,自以为如此相信她的我……居然会在刚才动摇了……也正是因为这份犹豫,才导致余佳闵……在如此绝望中死去……我也明白了……被周围所有的人怀疑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被自己所信赖的人怀疑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所以,我想郑重地向你道歉。倪安秋,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的这声对不起能否让你原谅我,但我还是想说,对不起。我今天下午的时候,对你说了很过分的话。其实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也不打算怀疑你,我只是为了反驳你的话,才故意举这些例子来气你,可是没想到你当真了。那时的我还没有意识到那些话对你的打击有多深。直到……直到……我看到……余佳闵临死前的绝望的眼神……我才知道……被怀疑着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而且……还是被彼此信任的人所怀疑,这是……更加痛苦的一件事……

“所以,我不想……再错下去了……我不想再让同样的悲剧再发生一次了……我已经确信了,现在已经万般确信了,杀手绝对不是余佳闵,杀死徐雄、武勇新和马芸慧的,一定另有其人。我……我不能让余佳闵就这样白白死去,我一定……一定要抓出这个杀手,一定……”

我含着泪说完了,转头看着倪安秋,她看上去就像睡着了一样。

大概是真的睡着了吧……我这样想着,有些遗憾地转过身去背对着她。

就在这时,她发出了一声轻到我甚至都快听不出的声音。

“明天……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什么?”

声音就像石沉大海一样在这个稍显拥挤的房间里消逝。

要看东西吗?看什么东西呢?

我放弃了思考的权利,将答案交给了未来。

 

2

当我再度睁开双眼时,已经迎来了第三天的早晨。我的头昏昏沉沉的,感到一股异样的难受。我似乎做了一个梦,但是那个梦很僵硬,就像横亘在脑袋里的石头一样,十分不适。

“你倒是快一点,不是说好了今天带你看个东西嘛,还起得那么晚,看起来你不是很期待的样子啊。”此刻,倪安秋正靠在木门上,时不时地打几个呵欠。

“哎?你……不生气了吗?果然你昨天晚上有在听啊……”

“你在说什么?”她显得很不可思议的样子,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明明是我自己想通了饶了你这一次,那么长篇大论的道歉我可是没听到哦。”

还是像往常一样在不知不觉中不打自招了啊。我心里这样想着,不过也没有想要拆穿她的意思。看着她如此心急的样子,我也努力让自己精神起来,然后稍作洗漱之后,就回到了倪安秋的身前。

“那么,你要给我看什么东西呢?”

“不知道。”

“啊?”我拉长了脸,样子显得有些荒诞,但这正是我此时的内心想法,“你不知道要给我看什么吗?”

“嗯……怎么说呢……我也不确定那东西在不在,不过我觉得应该会有那么一样东西。总之,跟我来吧。”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也没有什么可疑问的了,便老实地跟在她身后。就这样,我们一前一后来到了昨晚发生惨剧的餐厅。

轻轻地推开餐厅门,和昨晚一样的场景便逐步展开,悲剧的现场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说是再次出现,其实一点也不过分,因为餐桌上还是和昨晚一样狼藉,尤其是我们那一侧,仍在提醒着我昨晚这里发生的凄惨事件。此外,钟若芳在余佳闵面前洒出来的个人物品以及那个行李箱也依旧丢在那里。

“没有人……来整理吗……”

“昨晚都乱套了吧,毕竟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好了,进来吧。不要露出那种悲伤的表情啦,进来帮余佳闵学姐整理东西吧。”

她说的要给我看的东西……就是指这个吗?从目前情况来看的确是这样,但是又总觉得她说的这个东西并不会那么简单。

紧跟在她身后,我们便来到了那堆乱糟糟的随便堆着衣服和别的物品的地方,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那个令人讨厌的电影明星,也是最让我怀疑的那个人。

正当我想要伸手拿起一件衣服时,倪安秋示意我先不要动,然后拿起了那个行李箱,尽最大可能地拉开箱子,以便能让我看清里面的样子。

行李箱里黑漆漆的一片,我实在是看不出来这里面有什么东西。

“你还记得钟若芳曾经在这里找到一个暗格吧?就是这个。”她一边解释着,一边伸手进去,摸到了一个口袋朝外的一个暗格。当然,那个暗格的口袋已经被从中间撕开了。

“但是你也伸手进来摸摸看吧,这样你就很快发现疑点了。”

疑点?我一边回味着倪安秋的这句话,一边照着她的样子伸手进去,先摸了摸那个暗格的里面,又摸了摸暗格的外面,但我还是没发现倪安秋所说的疑点在哪里。

“怎么样,发现了吗?不要跟我说你没发现哦。”

“很遗憾,事实就是这样。”我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将手拿了出来。

“难道你不觉得那一块很厚吗?整个那一块地方?但是那个暗格里面,却没有那么深吧?”

“难道说?”在她的诱导下,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不禁惊叫出声。

“没错!在暗格之下,还有一个暗格。这个行李箱,拥有两个暗格。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暗格应该在里面……唔……嗯……啊,找到了……你瞧,暗格的开口是倒过来的,在行李箱的靠近接缝的地方有一条拉链,由于是在最里面而且还有个袋子挡着,因此十分隐蔽。”

因为我们不是将行李箱平放的,所以拉开拉链后,一个黑色的袋子掉了出来,融入了周围的黑暗中。

倪安秋将其拿了起来,然后放在手心里给我看。那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布质的袋子,上面还打着结。

“这个结是死结,打不开的,所以不得不用蛮力……唔……呃……挺难撕开的嘛。”

话虽这么说,她还是轻而易举地从打结的地方下面撕开了一个口子,然后将袋子翻转过来,里面的小瓶子悄无声息地掉在了倪安秋柔软的手心里。

“这个是?”一看到那个东西,我的心里掠过一阵不祥的预感,余佳闵的笑颜在不知不觉中又浮现在脑海中。

“没错哦,这个是真正的,余佳闵携带的毒药哦。”

“这么说来,真的……”

“你那么快就动摇啦?”她夸张地反问道,当然,我并没有动摇,只是对眼前的事实感到万分的惊讶。

“不,我相信余佳闵,但是她为什么要带这个?真的是为了……下毒吗?”

“当然不是,你看这个死结,这是余佳闵自己打的哦,也就是说她本人根本不打算用。”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阵晕眩袭上心头,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彻底搞乱了自己的思维。

“别着急嘛,先把她的东西理好吧。这也是我让你早点起来的原因,我可不想让她的东西被后面来的谁随便地丢在行李箱里,你也不想,对吧?”

倪安秋说的没错,整整齐齐地帮余佳闵整理好她的行李,这是没能阻止她死亡的我们,现如今唯一能做的事。

随手拿起一件连衣裙,猛地发现这不正是第一次见到余佳闵时她穿的那条裙子嘛?上面还有着引发我和倪安秋争吵的红茶的痕迹。因为这里没有洗衣机之类的地方,她便小心翼翼地叠放在行李箱里吗?

“不管你再怎么看,上面的红茶痕迹也不会消失的,衣服的主人也不会回来的。”

倪安秋的一句话将我拉回了现实,我看着她拿过我手中的那件连衣裙,仔仔细细地叠好,然后轻轻地放在最上面。

“现在可不是哭的时候哦。还记得我昨晚说的话吧?悲伤的时候最容易失去判断力哦。”

虽然想要用较为轻松的声音,但是很显然,今天的倪安秋也不像平时那样颇有活力,大概也是在忍受着悲伤吧。一想到之前倪安秋曾经偷偷地跑到余佳闵的房间里痛哭一场的样子,我便露出了不知是笑着还是哭着的表情,既被这幅滑稽的场景所逗乐,又因为其中一人的逝去而悲痛。

整理完了行李箱后,我们把它送回了余佳闵的房间。明明她的房间就在不远的地方,但是我们却仿佛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到了那里。就像是不打扰余佳闵的休息一样,我们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因为我已经没有办法再走进去一步了,因此只有倪安秋一个人,将她的行李放在原来的位置上。

“该完成的也完成了。下一个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出杀死马芸慧小姐的人,不让余佳闵学姐白白死去。她是被诬陷的,是被那个残忍的杀手纪景峰所诬陷的。走吧,去茶室那里。”

在朝着茶室走去的路上,我忍不住提出了自己最想问的一个问题。

“为什么余佳闵要带着这个东西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显吧?因为是受到了杀手的胁迫。或许武勇新也曾经被胁迫过吧,不过也许是因为他很胆小,所以一看就知道完不成事,所以……”

“所以他被杀了吗?”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便随口说了出来,“当时武勇新要去的地方,就是厨房吧?也许就是为了早上做准备去下毒吧。但是他却没有办法下手,所以才被纪景峰杀害了吧?”

“嗯……这倒是个我没想过的想法……所以武勇新是因为怕惹事不敢动手,也许还曾说过要告诉别人之类的话吧。毕竟那时候大家都醒着,餐厅里还有崔久安,他可能是想自己还安全,便说出了这种话吧,没想到还是被杀手无声无息地干掉了……嗯……这个暂且不管吧,总之,最后杀手找上了余佳闵。希望她能在晚餐里下毒吧。但是杀手又失败了,因为在我试毒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很明显,余佳闵没有按照说的做,于是便在短时间内想出了一个办法,毒死了马芸慧,并且嫁祸至余佳闵身上吧?”

“可是纪景峰为什么要做这么大费周章的事?”虽然这个想法是我提出的,但是我还是觉得心中有无法释然的地方,“与其这样,自己担任做饭的工作不是很好吗?这样的话,武勇新不是很可疑吗?”

“可是如果是他的话我们在第一天就都死了,而且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肯定是死了吧。”

“也是……这一点也困扰了我很久呢……那么如果按照你的说法,嫌疑最大的人就是……”

“贺白楼。”

“哎?”她口中说出的名字和我脑海中浮现的名字完全不一样,让我惊讶地叫出了声。

“你干嘛啊,那么惊讶的样子……你想的是谁?”

“钟若芳……因为那个最关键的证据不是由钟若芳发现的吗?”

“那我就用你的话来回敬你好了,你是笨蛋吗?”她用一种得意的眼神看着我,似乎是出了一口恶气,“最关键的证物明明是贺白楼手中的标签碎片,如果没有那个东西,还是无法证明余佳闵有可能下毒。另外,按我的说法的话,杀手本来没有做好准备,是在发现余佳闵没有按照所说的做的时候才突发奇想的临时的杀人。这样的话,他的目标自然不会是位于对面的人吧?因此,贺白楼不是更可疑吗?因为马芸慧就在他的旁边,下手的机会多得是。虽说我们都认为餐桌上没有人动手脚,但是在事件发生前,有谁能保证每个人肯定绝对完全没有什么异常行为?”

说着说着,我们便穿过了茶室,来到了吊桥边。木制吊桥早已悬挂在对面的山崖下了,这是我早就从倪安秋口中确认的事实。由于倪安秋将我带到这里应该是有什么事,于是我们中止了刚才的讨论。

“现在,就让这个万恶的东西消失吧。”倪安秋一边用深邃的眼神看着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的彼方,一边将手中的小瓶子连同袋子一起丢入了溪流中。

“其实我也很对不起她呢。她是一个单纯而且善良的女孩,从来没有怀疑过别人,也不会去伤害别人……其实我也是相信她的,和你一样,从最初的时候就一直相信着她,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勇敢地来试毒了……我昨天下午的时候生气的原因全是因为你,明明我们都是一样的,你却只对我追问那么久,就好像很怀疑我一样,而且因为前天晚上的事,我也很消沉……不过现在想想,昨天的我简直就是无理取闹蛮不讲理,该道歉的明明应该是我才对。

“现在想想,就算你怀疑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明明隐瞒了很多事情,却还奢求你的信任,我真是太傻了……

“不过,我也希望你能相信,在这之前的一切,都是真的,不管是一起逛街也好,还是我的生日聚会也好,那些都是我最珍贵的回忆,那些都是真的。所以在你怀疑那些经历的时候,我真的是……无法接受……”

“好了,不用再说这些啦。我是相信你的,和余佳闵不同,我对你的信任是在这一个学期中建立起来的,我才不会相信那个讨厌的杀手会是你……也不愿相信……”

迎着对面吹来的风,我在无意中牵上了倪安秋的手。心中所有积压着的郁闷、悲伤、恐惧与担忧,都被这阵清晨的微风吹散了,只留下清净的心。

“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一些事……”

“嗯?”

这么扭捏的样子,实在不像是倪安秋会有的表现。她在仔细深思之后才谨慎地开了口。

“有一件事我说的没错,那就是,你的确,也始终是杀手的第一目标。这个问题你也同意的吧?不过你不感到意外吗?自己居然还活到现在?”

“呃……”之前确实也说过这个问题,的确,自己应该就是纪景峰的第一目标,但是我却好好地活在这里,相反的是,反而是其他一些跟我无关或仅是一点点关系的人遇害了。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徐雄也好,武勇新也好,马芸慧也好,甚至是死在杜宏明手上的余佳闵,这四个人——请原谅我接下来要说的话——都是因你而死。”

这句话无疑对我是一种打击。

“但是,这是没有办法阻止的事……因为……我们阻止不了……只有我们两人根本阻止不了……但我,至少会保证你活下去,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不管你是不是认为这是控制欲,我都没有关系,比起这个,我更想让你活到救援来到的那一天。”

“可是为什么要那么拼命地保护我呢?万一你也……”

“我才不管呢,谁让我……”

她的音量急转直下,以至于后半句完全听不清了。我试着问了她后半句是什么,她却当做什么都没有说的样子,像是转移话题似的看着遥远彼方的路。


评论
热度 ( 1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