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杀手陷阱》第六章(中)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3

“咳咳……我打扰你们了吗?”贺白楼干咳了一下来引起我们的注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站在了我们的身后,和往常一样,他穿着白色的西装,一只手插在自己的裤子口袋里。

“当然,”倪安秋回过头来,毫不客气地说,“我们正在欣赏对面的景色呢,你打扰我们了。不过,莫非你是跟踪我们来的吧?这里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哦。”

“我只是想去餐厅的时候碰巧看见你们走到茶室里,出于好奇才跟来了。”

“那我们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贺白楼耸了耸肩,看起来无奈的样子实际上却显示出一种得意。

“很抱歉,你们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啊,我可是听的一清二楚哦。”

“啊……”倪安秋一下子羞红了脸,恨不得从山崖上跳下去。

“不过你有什么事呢?”

“只是觉得早上比较无聊,想跟着你们随便走走而已,没想到原来——”

“你不要说了!”倪安秋强硬地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拉着我往左侧走去。在那里,矗立着一堵圆弧形的高墙,这堵高墙于山崖边戛然而止。

“我们为什么要……”

“我才不要从那家伙的身边走过呢!”

虽然这句话是倪安秋轻声对我说的,不过在我们身后的贺白楼显然也听到了。

“沿着这堵高墙,可是会走到后山那里,那边还没有被开发过,小心迷路哦。你们一失踪,我们落日山庄之旅的成员就只剩一半了。哎?那是什么?”

听到他有些诧异的声音,我们不由得停了下来,回过神来看着贺白楼,此时他正在若有所思地看着溪流上的一处地方。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我们发现在湍急的小溪的靠近下游的地方,有一个拐弯,在拐弯处有一块岩石,那里挂着一件衣服,那件蓝色的外套正被溪流无情地拉扯着。

“这是……武勇新的衣服吧?”

“原来如此,是被丢下溪流了吗?怪不得我们没能找到他的尸体。这么说来,在高墙后面,这条溪流就拐弯了?”

“可是……”我反复咀嚼了一下贺白楼的话,还是觉得有些疑问,“既然这边有个拐弯的地方,为什么只有衣服挂在那里?按理说,衣服不是应该裹在尸体的身上吗?那么武勇新的身体呢?”

突然,倪安秋看上去十分难受的样子,身子已经不自觉地瘫了下来。

“小帅哥,可不要在你女朋友面前讲这种事情哦,会让人产生奇怪的联想的。”

这个时候我也没心思去纠正他的玩笑了,赶紧扶起倪安秋。她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没有精神地靠在我的肩膀上。

“可是我们之前交流案子的时候也不会……”

确实,在这之前我们明明很自然地交流过徐雄和马芸慧的命案,在那个时候倪安秋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异常,为什么在提到武勇新可能摔下山崖的猜想时会显得这么难受呢?

不过很快,她便重新振作起来。

“你讲得太恶心啦,什么衣服裹在尸体上,真让人听着难受。”

虽然她自己做出了解释,但我总觉得这并非正确答案。

“你振作起来就好,”贺白楼总算是切入了正题,“其实我跟来并不只是想陪着你们散步,我能借用一下这位小帅哥吗?”

“借用是可以……不过谁知道你会不会在和他独处的时候杀了他呢?”

“你不放心的话,可以跟在后面监视我们。只不过,我们是想谈些有些私人的话题哦。”

显然,倪安秋陷入了为难。不过很快,她便做出了决定。

“随便聊聊可以,就在茶室里面吧。我在门口看着你们。”似乎是为了威胁对方,她用一种低沉的语调继续说下去,“如果他死在了你手上,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放心,如果这位帅哥死在了我手上,我立马撞墙自杀。”贺白楼爽朗地笑了,然后把手放在了我的肩上,不由分说地把我带进了茶室里。

 

随便挑了一张靠里面的桌子后,我和贺白楼便挑了两张并排的椅子坐了下来。倪安秋则靠在面向落日山庄内侧的门上,注意着我们的同时,也注意着落日山庄里的动静。

“我们先从哪里开始呢……首先还是确认一下各自的情报是否正确吧。你的女朋友应该都告诉你了吧?你能复述一下吗?”

“嗯,”我开始回忆第一天晚上倪安秋对我说的话,“这次的落日山庄之旅完全是一场骗局,实际上,这是一个杀手的陷阱。有一个叫纪景峰的杀手,接到了来自不同身份,不同领域的几人的委托,总共要求他将11个人悉数杀害。于是,这个残忍的杀手确立了这个计划,将所有被委托杀害的人集中在一起后,伪装起来,成为了这次‘旅行’的第12位‘游客’。然后,就在这个封闭的环境里,肆意杀害。情况就是这样吧?”

“正确无误!”他显得十分兴奋的样子,“不过你知道的还真多,我都不知道那个杀手的名字呢!”

不过,愉快的气氛到此为止,贺白楼像换面具一样换上了一副异常严肃的表情。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4个人死了,也就是说,还剩下8个人,我们要抢占先机,在杀手继续进行恐怖的杀人行为前,把他从这8个人里面揪出来。不过,仅凭一个人的判断不够。我不是侦探,而这里面唯一比较专业的警察身份已经死了,所以只能靠无辜者彼此之间的信任团结,才可以逃出那个杀手的魔掌。”

这些话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不就是自己昨天下午在余佳闵的房间里说过的类似的话吗……可是那时,我非但没有结盟成功,还把事情搞砸了……现在,余佳闵也成为了落日山庄的第4位牺牲者……

也许是看我还没有发表看法,他便进一步抛出了问题。

“所以,我想请你说一下你的看法。毫无疑问,你是值得信任的。所以我才会第一个想到你。”

我的……看法吗……

“我之前想过这个问题。不过从昨天开始我就没有……重新思考过了……”

“没关系,说出你目前的看法就可以了,我们可以一起修正。”

“呃……其实本来我思考过每个人是杀手的可能性,最后判断下来,杀手很可能是杜宏明、马芸慧和钟若芳中的一个。不过由于昨晚的事情,所以我……我觉得这个想法不对,马芸慧和杜宏明应该不是杀手。因此,我现在怀疑的就是钟若芳一个。”

“那个电影明星啊……”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能讲得通吗?所有的案子?”

“徐雄的命案谁都有可能,问题就在于动机,以及那个握着的东西是什么……”

“握着的东西?”他显得很诧异的样子,看起来他没有注意到。

“嗯,就是右手好像握着什么东西,你没有注意到吗?”

“没有……不过好像……啊,对,确实有!真厉害啊,没想到那种情况下你还能观察得那么仔细,来找你真是找对了!”

“其实……是倪安秋告诉我的……不过这也确实是一个难题,无论我怎么想都不明白徐雄是要给我看什么。然后武勇新的事件,我曾经看到过他走到A区和C区之间的那块地方。虽然和钟若芳的房间隔得有点远,不过说不定他是从那里绕过去。不过,当时他是从茶室里面出来,这件事让我有些在意,此外,那天晚上他们为什么要见面我也确实有些疑问。不过,就在刚才我和倪安秋讨论出了一个假设……算了,还是先依次说吧,下一个是昨晚的事件,我觉得下毒的人肯定不是余佳闵,很有可能就是钟若芳,因为关键的证物就是在她的手上。她很可能手里就藏着一个,然后假装是从余佳闵的行李箱里找出来。”

“可是那位少女的箱子里面的确有个暗格。而且,坐在离马芸慧那么远的地方,要怎么下毒呢?最后,所谓的关键证物,光是有装着毒药的瓶子还不够吧?还要加上在厨房里的那个标签碎片吧?因为厨房只有少女一人进去过,如果真有另外一个人进去过的话,在那种情况下她肯定是会说出来的吧?这么说来,你认为的最关键的证物不是在我的手上吗?我不就成了嫌疑最大的人物了?更何况,被杀的古典美女可是坐在我的边上啊。”

没错,同样的论断倪安秋也说过。不过由贺白楼亲口说出来,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些异样。

“那么你刚才说的有个假设是什么呢?”

“就是杀手曾经拜托武勇新与余佳闵两人在晚餐中下毒,但是两人均没有执行,所以遭到杀害,而且,昨晚杀手情急之下,为了将罪行嫁祸到余佳闵的身上,紧急想出了一个办法,毒杀了马芸慧。”

“可是嫁祸清纯少女又有什么用呢?我想包括那个名叫纪景峰的杀手在内,我们都不知道那个摄影师会带着枪,更没有想到他会枪杀我们的清纯少女吧?这样的话,也仅是把她关起来,不让她做饭,实际上也不会产生什么影响,最终也还是要杀手自己动手才行啊。”

我已经投降了。由于昨晚的打击太大,我至今也没有能认真地思考过这些问题。

“总之,我的看法就是这些了。你的看法呢?”

“哈哈,看来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先不说我的,在这之前我也不要命地去找其他人聊过,不过也不是全部。

“先是摄影师先生,就在昨晚的枪杀事件之后,我就和他聊过,他始终坚信,杀死自己妻子的就是我们的清纯少女。当然,我觉得他也不会改变这个看法,即使真的杀手出现在我们眼前,宣称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干的,摄影师先生还是会坚定地认为清纯少女就是毒杀自己妻子的凶手。”

“可是……为什么……”

“很简单啊。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就是错杀无辜了,他当然是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所以即使明知是在欺骗自己,他也会毫不怀疑地坚信这一点。当然,还没到这个阶段,他现在的的确确是在怀疑我们的清纯少女是杀手。

“再来说说你最关心的电影明星。昨天晚上我也和她聊过,她也坚称清纯少女是杀手,因为很显然,她是那个证物的发现者,很自然地就会怀疑她。这一点也没有什么值得商讨的地方。

“接着是导游先生。他似乎对在落日山庄发生的这一切漠不关心的样子,即使我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想要带动他谈一下自己的意见,但是没有用。问题不是出在他不想说,而是出在……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就好像置身事外一样的感觉。你想,昨天凌晨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还在无忧无虑地呼呼大睡吧?我敢保证现在他也一定在房间里安心地睡着吧。

“就是这些了,崔久安先生和英国友人我还没有和他们聊过这个话题。不过,想要和那个英国游客交流,恐怕只能靠你们了吧?我是早就已经把英语给忘了,哈哈哈。”

“不过,你的看法呢?”

“我的看法啊,”他的眼神一下子犀利起来,“我这么说你可能不高兴,但是我怀疑,你的女朋友,是杀手哦。”

“哎?”我赶紧转过头去看看倪安秋,不是因为相信贺白楼的话,而是担心这句话会不会被她听到。不过倪安秋似乎在观察着落日山庄里的动静,再加上我们说话的声音一直很轻,因此她似乎没有听到。

“这也难怪,因为你们都是那么久的同学了,你自然很相信她。不过,在我们看来可不是如此,你们的交情再深,在我看来她也不过是个和其他人别无二致的少女而已。当然,口说无凭,我当然有一定的证据。

“就按时间顺序说起吧,你可能没有注意到吧,这也难怪,因为在学校里学生更重视的是星期几而并非日期。恐怕你的时间观念里只有星期二和上个星期二,下个星期天这种吧?所以你大概没有注意到。今天是5月29日,星期三,昨天就是28号,那么上周二是几号呢?是5月21号。你还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事吗?那可是你的倪安秋小姐自己说过的,她拿到票的时间。那么,你还记得门票上写着的订票时间吗?上面写着19到20号。怎么样,发现矛盾了吧?21号的她是如何拿到票的?”

“是额外加上的吧?所以名单上她的名字才会在表格外吧?而且,在倪安秋之后,不是还有路易斯吗?”

“所以这件事很奇怪吧?如果这场旅行的幕后策划人是杀手的话,那么这两人是怎么取得资格的呢?这可不是真的旅游啊,而是杀手陷阱哦,倪安秋小姐也好,路易斯先生也好,他们是怎么向杀手大人取得这张宝贵的门票的?

“啊,说到这个,我倒是联想到了你说的那个警察先生的右手问题。你说过他的右手像是握着什么吧?你是怎么看那个消失的物品的呢?”

“消失的物品啊……我觉得是他在之前调查中发现的证物,然后来找我取证的……”

“这就是思维的惯性啊,小帅哥。如果他想给你看的不是先前调查的东西呢?他难道不可能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来到这里,然后在落日山庄发现什么吗?你应该想到了吧?那个应该有但是缺失的东西?我们只找到了警察证,连钱包都没有。但是钱包这东西虽然极少数,但是还是有人不会带的,尤其是这种标签上写着免费旅游的东西。不过,有一样东西可是不会缺的哦。怎么样,想到了吗?”

在贺白楼的诱导下,我的脑海中隐隐约约浮现出了某样东西的身影,但是我还是不能把这个影像具体化。

“看你这么苦恼的样子,我就告诉你吧,是门票哦。不管是参观哪里,都是需要门票的吧,‘凭票入场’哦。但是,不管是在警察先生的身上还是在他的房间里,都是没有找到门票哦。这说明了什么,你应该最清楚吧?因为上面印着订票的时间,这样,他来找你的原因也很明显了吧?因为他来找你就是为了让你说明,倪安秋小姐的票是从哪里来的。

“此外,还有一个疑点。警察先生尸体的右手,虽然是有握着什么东西的样子,但并非那么明显。因为在杀手杀死他的时候,手中的东西就被粗暴地拿走了。警察先生似乎并未意料到这一突如起来的袭击,所以没有做好握紧手中证据的准备吧?既然右手握着东西的样子并不是那么明显,那么倪安秋小姐,究竟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才能一下子注意到这个疑点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才是杀手,是她亲自从警察先生的手中抢走那张证据,所以她才如此清晰地记得这个细节哦。在这里,她又犯了不打自招的错误呢。”

确实……照这么说的话,倪安秋确实……但是我不能……我说过我要相信她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看你一脸郁闷的表情,应该是在想有没有别的解释吧?这个不用着急,你可以在一会儿之后亲自质问她。现在请不要转移注意力,听我说完。

“厨师的事情比较特殊,先放一放。先来看困扰我们的昨晚的问题。当然,这个诡计也很明显。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她阻止了你试毒。看你生气的样子……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不用动气。如果按照这个想法来看的话,那么倪安秋小姐一定有什么必须由她试毒的理由,当然,这个理由很简单,就是下毒,谁被毒死都一样,因为在这里都是她的目标。如果再联系上她后来换了位置,就更加明显地看出她下毒的手段了。

“倪安秋小姐下毒的地方,是在她自己的筷子上。不是在筷子头那里,而是在离头上稍远一点的地方,我这样解释你应该明白了吧?

“我想她的下毒过程应该是这样的。首先先按照我刚才说的那样在自己的筷子上下毒。然后再取得试毒的机会,接着……你还记得她当时试毒的方式吧,先把附近一片的菜都放在碗里,然后一起吃掉。当然,这个时候她一定是要小心翼翼地不让毒药碰到菜,也小心地不让自己碰到。就这样,最后到了试我这一片菜的时候,她随便挑了一道菜,将筷子尽量深地插进去,然后再夹菜出来。这个时候,筷子上的毒也进入了菜汤里。当然,这个时候她不会将夹到的菜吃掉的。你应该还记得她试毒的方式吧,是将碗拿起来这样倾斜着送入口中的,这样的话,没有人会注意到她是不是真的吃下去了吧?而且有了前两次看她试毒后产生的潜意识,我们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最后一次也和前面一样没有问题的错觉了吧?之后,只要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把菜倒在盘子里就行了,没人会特别注意的。接着,她便假装生气地换了个位置,坐到了我们的清纯少女旁边了吧?那是因为在一旁的座位上放着一双没有人用的筷子。如果在试毒之后始终没有吃菜,迟早是会被怀疑的吧?你们当天应该是吵过架了吧?那说不定正是她的诡计哦。”

“可是其他人为什么没有问题呢?马芸慧是在晚餐的中途遇害的吧?在此之前不是每个人都吃了吗?”

仿佛是早已料到我会问这个问题一般,他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真的吗?你真的确定每道菜都有人吃过吗?你真的在吃饭的时候盯着眼前的每一道菜,确认所有菜都是由不止一个人吃过吗?”

我愣住了。确实,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

“答案就是那么明显,其实那道菜除了马芸慧之外没有人动过,这就是关键。是因为愉快的餐厅气氛以及几乎每个人都在伸着筷子夹菜回去的动作而让你产生了错觉,觉得每道菜都被吃过了。怎么样?这个解释可以吧?

“最后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小问题了。那就是厨师先生的失踪……还是直接说被害好了,对于这件事,答案也很明显。那天在警察先生遇害后,我的确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想要问一下倪安秋小姐。我问的是关于你的事,也就是警察先生为什么会在你的房间里遇害,这一点让我有些想不通,我想去问一下你那位可爱的女朋友,于是便支开你问了她几个问题。但是我们谈了没多久,我就发现这个问题毫无意义,便和她说了晚安。很显然,要说那个时候还在活动着,并且有可能杀害厨师先生的人,她也是其中之一吧?并且还是极其容易遗漏的一个人物啊。

“怎么样?你是怎么想的?你现在还相信你的那位楚楚动人的女朋友吗?不过这个问题的决定权在你,你有空就去问问她吧,看她是什么反应。”

连珠炮似的一股脑全部说完之后,在我还有点愣愣的时候,他便挥手叫来了站在门口的倪安秋。

“很幸运,我们并没有出什么事,我也不用撞墙了。”

“那可真好啊。”倪安秋也用讽刺的语气反击道。

“怎么样?要去餐厅吗?虽然现在还有些早,不过等在餐厅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要一起去吗?”

对于这项提议,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关键就看倪安秋是否答应了。

“好啊,聚在一起的人越多,越不容易出事嘛。”我本能地这样说道。

“这可不一定哦。”没想到倪安秋率先否定了我的看法,“再坚固的壁垒也会被攻破的,而且是从内部。以前那些处在封闭环境中的人,不管再怎么谨慎,最终还是从团体内部四分五裂,然后一个一个投入杀手的怀抱中哦。我们要避免无谓的牺牲,因为牺牲越多,对隐藏在暗处的杀手越有利哦。”

“这不用你担心。虽然我们也被关在落日山庄里,可是我们和那些人都不一样啊。”

贺白楼用含有深意的语气反驳道,而倪安秋也毫不示弱。

“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结束了这段针锋相对的对话之后,我们总算是朝着餐厅走去了。

贺白楼走在最前面,像是带领我们前往餐厅一般。倪安秋本来走在我前面,后来步伐逐渐缩短,最后靠在了我的旁边。

“他刚才说什么了?非要把我支开,一定是在说‘这个叫倪安秋的家伙有很多疑点’这样的话吧?”

“没错,不过,他也确实提出了一些很有道理的看法……不过,我绝不是怀疑你……”

一想到昨天下午的争吵,我赶紧慌忙地摆着手说道。不过倪安秋似乎毫不在意的样子。

“没关系,我也说过吧,在这段期间我的确有很多事瞒着你,所以你怀疑我在这段时间里的所作所为并没有问题,我不会生气……呃……我尽量不会生气吧。”

也许是说到一半发现自己的语气和平时不一样吧,最后生硬地换成平时惯用的有些高傲的语气。对于她这样的反应,我也只好以苦笑作为回应。


踏入餐厅后,很意外地,昨晚遗留下的一片狼藉的餐桌已经被收拾好了,而导游邱景明正坐在他自己的位置上喝着茶。看来贺白楼出错了,导游并没有在呼呼大睡。

“哟,真早啊。”

“你不也是吗?”

相互问候之后,贺白楼便来到邱景明的身旁坐了下来,而我和倪安秋也走向自己的座位。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必然会看到那张贴在我座位后面墙壁上的名单,名单上赫然显出四条红色的痕迹。显然,是昨晚的两位牺牲者的姓名被划掉了。我不忍心去看那张名单,便低着头来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对面的贺白楼已经在和邱景明热切地聊了起来。

“你说今天午餐还会有多少人来啊?”

“估计没多少吧,毕竟出了那种事,说不定现在在厨房里准备的那些食物都已经被下毒了。”

“不过也真亏你还敢喝茶。”

“这茶是我带来的,不是从厨房里或是茶室那边拿的。”

这时,倪安秋干咳了一声来引起对面两人的注意。

“虽然在这个时候说这个比较抱歉,但是昨天下午我在准备喝水的时候发现我带的水已经被人下毒了。”

昨天下午的话……是在我们吵架之后她气冲冲地回到房间的时候吧?那时候确实看到她把水杯放到嘴前,但又惊恐地丢到地上的场景。果然是我当时所想的水杯被下毒了。

“这话可真不让人安心呐。”邱景明将刚举起的茶杯又放了回去。

“不过也不用担心,也许这只是针对我个人也说不定。”倪安秋仍然是笑嘻嘻的样子,但是所有人的心里都抹上了一层阴影。

“不过……要不要让所有人都集中在餐厅呢?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事件发生了吧?”我难得地主动提议道,不过这个看似最有道理的提议,却没有人回应。

“我刚才说过了吧?即使是聚在一起,最后也会因内部不和而分裂。更何况,今天才第三天,少说也还有两天呢,你觉得会有人愿意在这里呆那么久吗?”

“这……”

然而,贺白楼突然又是泄了气的样子。

“不过如果你希望这样的话,至少去问一下大家愿不愿意吧,顺便也确认一下其他人的安全。”

“我也去吧,作为导游,我也要确认我的旅行团内成员的安全啊。”

“这可不像你啊,导游先生。”

两人看似十分和睦地往娱乐室那里走了出去。

“等一下,”然而倪安秋却在他们在视野里消失之前站起来叫住了他们,“要不要我们和你们一起去?”

很显然,如果贺白楼与邱景明两人中有一个人是杀手,那么另外一个人就有危险了。也许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倪安秋才提出了要我们一起去。

“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倪安秋小姐?”

“而且你们两个也需要一点独处的时间来解决一些问题,不是吗?”

看着两个人都无所谓的样子,倪安秋便有些生气地一下子坐了下来,假装生气也是她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呢。果然,没过多久,她便松懈下来,说着“我会保护好他的,其他人就交给你们了”之类的话后,我们四人便分成了两组,分开行动了。


评论
热度 ( 3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