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杀手陷阱》第七章(三)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上厕所的话,就在附近也行吧?”我试探性地问道。

但是看她的样子,明明像是要往房间走。

“没关系的,我们房间也不是很远。”

在她有些粗暴地用右手推开了房门后,我们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等我也进去之后,倪安秋利索地把门栓拴上了,然后拿起行李箱就往厕所跑。

“哎?你为什么要带行李箱进去。”

“这是女性生理周期,你别多想了。我现在可是急得很。”

“是……是这样吗?”

倪安秋的意思我大概是听懂了。想着这不是应该我来过问的问题后,便放心地坐到了床上等她。不一会儿,她就从厕所里出来了。

“走吧。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

她用右手比刚才要温柔一些地拉开门,然后用左手拉着我的手往回走。

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幸运,至少这一路上,并没有任何异常的感觉,仿佛整个落日山庄都没有人在一样。在这里,真的会有杀手存在吗?那个杀手真的就在这附近等待猎物的靠近吗?还是说——钟若芳与杜宏明两人中已经有人……

在我有多余的遐想之前,倪安秋推开了餐厅的门。

“哟,看来是平安归来了啊。”

“那么要不要收下我的这份微薄的小礼物呢?”

两人看上去对我们的回归表示欢迎,但是真的是如此吗?我不禁有些怀疑。

“礼物就不需要了,手环的颜色……我只喜欢你手上戴着的那个紫色。”

“那可就糟了呢,我可不能送出这个呢。”

“既然不行的话,那就算了吧,反正等我们出去之后有的是机会。”

“说的也是呐,哈哈。”崔久安愉快地笑了起来。

我似乎在其中听出了一份险恶,但这也许只是我多心了。一连串的事件让我的神经有些过度紧张了。

随后,餐厅又陷入沉默之中。

 

由于大清早就被叫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准备随身物品就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而且刚才和倪安秋一起回去的时候又一下子没想起来,所以我现在身边没有带着任何可以为我指明时间的设备。想要问一下周围的人,但是又因为这份凝重的沉默,导致我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最后也只能根据自己的猜测判断大概是到了下午两点左右的时间了吧。

也许是因为气氛实在是太沉闷了,而且我也想回去拿出自己的手表,于是我学着刚才倪安秋的样子,战战兢兢地低声说道:“抱歉,我想去上个厕所。”

大概是我的声音太轻了,只有身旁的倪安秋听到了。不得已,我只好用比较大的声音再次重复了一遍。

“各位的事情还真是多啊。”贺白楼不客气地嘲讽道。

“不过你们两个人出去是很危险的,刚好我也有点想上厕所的感觉,那就一起去吧?”崔久安一边站起身来一边说道。

糟了——我其实只想让倪安秋陪着我一起去的,这下可就麻烦了。

果然,贺白楼也站了起来。

“光是你们三个怎么能让人放下心来呢,刚才秋小姐也说过的吧,一个人要杀掉两个人很容易,而且还是在对方都是高中生的情况下。我也一起去吧,我们一起到我房间去简单解决一下好了,这样如何?有什么异议吗?只是上厕所的话,没有关系的吧?”

“那我们四人就轮流监视好了。我已经上过厕所了,所以我会在厕所外面的房间里看着你们的。”

于是我们餐厅里的四人一起前往贺白楼的房间。也正因为如此,我回房间拿手表的计划也落空了,不过至少气氛不像原先那样胶着了,时间的话也可以问一下身旁的倪安秋了。

“现在啊……才12点半哦。”

真的只有12点半吗?我不由得怀疑这个时间的真实性。但是怀疑这个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很难想象在餐厅里我是度过了多么无聊的时光。

接着,就是我、贺白楼与崔久安轮流进入厕所了。倪安秋一直在房间里坐着,因此要么我是一个人独处,要么就是我和倪安秋还有另一个人在一起,整个过程显得非常安全。等到所有人都完成了任务之后,我们四人又一同离开了贺白楼的房间。

然而,就在此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最先注意到的是倪安秋,她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用手指着从高墙上冒出来的烟——并不是包围着后山的外墙,而是包围着落日山庄的内墙,而且,这样冒出来的烟还不止一条。

“有人在后山放火!可恶!那家伙是想把我们烧死在里面吗!”崔久安咬牙切齿地说道。

“后山还没有被开发,那么多树很快就会烧过来的,有没有地方可以取水,我们快去灭火!快!我们全都要死在这里了!”

“去厨房看看吧。”倪安秋提出了建议,大家都点了点头,我也顺从地跟了过去。

一推开门,另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在厨房里,分别放着四个水桶,就仿佛是特意为我们准备的那样。

这是杀手设下的陷阱吗?我相信这是第一个在我们心中闪过的问题。但是如今已没有时间考虑这个了,因为如果再不去灭火的话,我们都会被烧死在这里。

不过……那真的是着火了吗?如果真的着火的话,那么那个杀手又如何逃脱这里呢?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显然大家都想到了一样的事,但是目前大家都姑且决定去后山看一看情况。于是我们先快速地装好了四桶水后,准备一起拎着水桶前往后山。不过倪安秋似乎拎不动的样子,于是在叮嘱她要跟上来之后,我们三人赶紧前往后山。

虽然从厨房到后山的路并不远,但是凭我的力气还是很难跟上前面两人的步伐。不过,等我拐弯看到了通往后山的路的时候,我便一下子明白了之前看到的烟雾并不是某人设下的幌子,而是的的确确地发生了火灾。而且,还不止一处。不过幸好,似乎纵火者才刚刚行动,一切都还在可控范围内!

也许是事态紧急,眼前的火势蔓延地很快,我们也顾不上之前默认的紧跟在一起的规定了,浇完一桶之后立刻跑到我的房间去,在那里的厕所重新灌满水桶,再拎着前往火灾现场。

在贺白楼的指挥下,左边和右边的都由贺白楼和崔久安来处理了,而我的任务则是去较深处的地方,那里似乎才刚被纵火者点燃。当我来到那里浇完了大半桶水,确认该处刚燃起的火源已被扑灭之后,又看到了后山深处燃起的一片红色。

那里也是火源吗?

想到这一点,我便觉得自己必须刻不容缓,于是一鼓作气地跑了过去,将剩下的水全部浇在了上面。幸好,这个地方是刚刚被点燃的样子,火势不大,很轻松地扑灭了。

正当我转过身来准备拎着水桶回去装水的时候,却意外看到了有个人倒在了一旁的一棵树下。那身显得有些脏了的白色裘皮大衣,很明显就是钟若芳的穿着。但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此刻,钟若芳正靠着树干,腿呈外八字形的样子坐着。但是她的样子有些奇怪,双手似乎没有力气地垂在身旁,头也没有力气地歪向一边。

我靠近了之后才注意到在她脖子上面的红色印子。那是昨天晚上倪安秋在死里逃生之后,我在她的脖子上同样看到的痕迹。不过与当时不同,现在眼前的钟若芳,毫无疑问已经失去了生的气息。

“笨蛋军,你那边怎么样了?”远处传来了倪安秋的声音,她正带着担心的表情朝这边跑过来。看起来她好像是看我一个人跑到了里面来,于是把水桶丢给了一旁的谁吧。

不过我此时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就无法思考,也无法做出反应。于是我眼睁睁地看着倪安秋跑过来后被钟若芳的小腿给绊倒了。

“好……好疼……”

这是倪安秋摔倒之后的第一句话。能看到她的右手正在有些痛苦地抓着地上的土壤,好像摔得很严重的样子。

“疼……疼……”她的左手像是渐渐反应过来一样,缓缓地握在了右手的靠近肘关节处的小臂位置。

直到这时,我的大脑才恢复了工作。刚好,贺白楼和崔久安似乎灭完了火正在往我这边赶来。

“幸好发现的及时,而且火势不大……这……这是?”

“是钟若芳,大概已经……”

我的话没有说完,不过想必他们也都理解了。

“那么秋小姐是?”

“她不小心摔了跤,不过看起来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不……才不……啊……疼……”看她勉强站起来的样子,我觉得自己的心都开始疼起来了。

“你这样子哪里像只是摔了一跤啊。”

“可我就是摔了一跤嘛。不过先别说我了,她的尸体该怎么处置?”她的左手还在抓着右手臂上的那个地方,看来是那里出了什么问题,希望不要是摔骨折了之类的吧。想到这个假设的同时,我的心也疼痛万分,只能希望千万不要是这种情况了。

“我们没必要为一个诱饵收尸,回去吧。”

贺白楼显得很无所谓的样子,率先回头走去,而崔久安也紧随其后。

“你们……”眼前的这两个家伙,我居然曾经以为他们是我在这次旅行中认识的不可或缺的朋友。也许我还要好好感谢这个杀手,是他揭开了这两个家伙的真正面目,这两个只顾自保的家伙,连那个杀手都不如!

——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做有多么危险吗?那些人都是些刚见面没多久的来路不明的人,你这样一脸天真地把自己的一切都托盘而出真的是……

这是在休息站的时候倪安秋对我说过的话,当时我还在想怎么会有这种事。结果看看现在的情况,强烈的生存欲望已经撕毁了他们表面的伪装,露出了他们真实的心灵。这该说是人性吗?为了在危急中保住自己的生命而将他人推入危险之中的这种行为?

带着满腔的愤怒,我朝着前方的两个背影吐出了我内心的真实想法。

“真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人,居然为了自保,不惜伤害他人!你们这样做,和那个杀手有什么区别!”

前面的两人听到了我的话,先后停了下来。

“小帅哥,你在说什么啊?”贺白楼回过头来,眼神中带着一丝轻蔑,“赶她出去的人不是我哦,是因为你的推理才把她逼出去的吧?我们只是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因此无法反驳而已,说到底这一切都是要怪你吧?明明一开始只是两个女人之间的小争吵,是因为你突然自己窜出来然后自以为是地说了自己的推理,才会把争吵扩大化吧?而且,你不是怀疑她是毒杀了马芸慧小姐的凶手吗?这可是为连带而死的余佳闵小姐报仇的机会啊,你不觉得吗?明明你最怀疑的就是那个明星小姐,现在她死了你又要说我们不人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人啊,在危机的时候,还是要学会保护自己,明白吗,小帅哥?多亏了你的推理,我们才能借着导游先生的力除掉一个隐患,这还要谢谢你呢。好了,那个放火杀人的杀手邱景明先生恐怕还在这附近,我们还是快点回到餐厅吧。”

他说的很有道理,我之前明明一直在怀疑钟若芳。现在按理说这个最有可能的嫌犯死了,我应该感到放松才对,可为什么——我会觉得心中很不安呢……

我不甘地摇着头,和倪安秋一起跟上了贺白楼他们。

“你的右手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她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脸上还残存着些许痛苦的表情,左手也一直抓着右手小臂上靠近肘关节处的地方。

接着,她便沉默下来,我也一语不发,开始思考刚才的事情。

的确,虽然我一直怀疑钟若芳很有可能就是纪景峰,但是我现在能明显感觉到心中的动摇。一切都太简单了,简单到让人无法置信。在我的想象中,纪景峰一直都是一个十分狡猾的杀手,这样的杀手会被一个变态的杀人狂那么简单地杀害吗?

刚才自己的推论有什么漏洞的地方吗?有,肯定有。首先,钟若芳和马芸慧坐在相对很远的地方,要在对方触手可及的范围内下毒的话,肯定要离开座位,这样的话无论如何都是会注意到的吧?但是我却没有注意到。同样,也没有马芸慧这样做的印象。另外最主要的一点就是,钟若芳因为一直怀疑余佳闵是否下毒,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动过筷子!

可是这又怎么解释放火的事情呢?我们从贺白楼的房间出来后,要后退一段才能看到冒起来的烟,那么在钟若芳的房间里,窗子距离墙壁的距离那么近,是看不到烟的。那么本来应该在房间里的钟若芳又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而突然来到后山呢?

而且,我敢保证在我去那边灭火的时候,那条路上根本没有人,可是在我灭完火回头的时候,却看到了钟若芳的尸体。也就是说,那个杀手就在我的身后杀死了钟若芳,杀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杀死她的究竟是邱景明还是纪景峰呢?

接着,还有许多问题,水桶是哪里来的?在厨房一共放了四个桶,这很明显是为了我们四人做准备的。而唯一知道餐厅内人数而且有时间准备的只有钟若芳一个人!

难道钟若芳是打算杀害我们——她不是纪景峰,但是因为刚才我们对她的怀疑,使得她萌生了杀害我们的念头?然后又被真正的杀手,或是邱景明给杀害了?

可是如果想要纵火的话,明明只要点着一个地方就好了,为什么要烧那么多?此外,即使是为了能够顺利纵火,也不应该像这样在分散的地方点火啊!这就像是为我们分配好了一人一个一样,但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是让我们分散开来吗?而且,那个浓烟又是怎么回事?这一切就像是故意让我们看到烟,然后去救火一般。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为了诱使我们出来……分开……然后……杀人吗?可是这样做是为了杀谁?她站在我身后,难道是为了杀我吗?是因为我让她蒙受了嫌疑吗?

如果是这样就能解释得通了。不过这样的话,最关键的是杀害她的究竟是纪景峰还是邱景明呢?如果是邱景明的话,这就说明他一直潜伏在森林里,而如果杀害钟若芳的是纪景峰的话,他就一定是在后山中的某人,那么——

我抬起头来看着在我前面走的那三人。

那么纪景峰,就是他们两人以及我的同伴倪安秋,这三人之中。

虽然曾经说过要绝对相信倪安秋之类的话,但是,在现在这种危急情况下,我——真的还能相信她吗?

不,不行,我明明……明明是……明明是喜欢着她的,她是我最喜欢的人,我不想怀疑她……

可是,落日山庄中发生的一切,包括现在眼前的这一切,都让我产生了决不能轻易相信的想法……倪安秋不也说过吗?我可以怀疑她在落日山庄里表现出来的一切。

原来这才是人的本性吗?这危及自己性命的情况下,居然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会保持戒心……

就仿佛是看穿了内心的矛盾一般,倪安秋悄悄地靠近了我的耳边。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看起来你心里在怀疑我但是又因为……又因为某种原因而想逼着自己相信我,现在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吗?”

“嗯……”既然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想否认这一点。我倒是希望她能一口气把所有的疑点解释清楚,好让我放下心来。

但是她没有这么做。

“怀疑我是好事哦。我可不想和一个连正常思维都达不到的人谈……咳……做朋友。你怀疑我绝对不是不……唔……不对我有所好感,所以你就放心吧,这两件事并不冲突。如果你觉得我可疑的话,就怀疑我好了,我不会因此生气的。”

她故意回避了类似于“喜欢”这样的字眼,明明我们互相的心意都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执着于正式的表白呢?她似乎是想在明天向我正式表白,不过……我们真的能活到明天吗?

“很抱歉,我不和你们一起走了。”

将我从思考中拉出来的是崔久安豪迈的话语。他说完之后,就不由分说地转身朝着B区自己的房间门口那里走去。这时我才发现我们已经到了A区、B区与餐厅交汇的地方了。

“没关系吗?我们四个人在一起比较安全吧?”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这个无聊的游戏也该结束了。和你们在一起确实很安全,不过,在外面也是如此,不是吗?结盟可不是你们这三个人的专利。”

崔久安走后,我们三人就这样站在这片空地上。明明餐厅的路口就在眼前,但是我们却没有进去的欲望。

“总算从内部崩溃了,结果到头来只有钟若芳一个人……”

他的话让我有些不明所以,我想我一定是流露出了极其困惑的目光吧。

他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眼神,接着用近似疯狂的声音吼道。

“我已经不想再陪你们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了!你们该去哪里就去哪里吧,希望明天我们还能再会,混蛋们!可恶,本来还想靠着这个机会多活一会,如果能让杜宏明和崔久安那两个家伙也去送死好了,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你们知道我为了活下来有多辛苦吗?崔久安是个已经生无可恋的家伙,而你这个混蛋也不过是个受尽了苦难的可怜虫罢了,恨不得死在这里才好吧?可我不同,我和你们都不一样,我还有大把的钱要花,我怎么可以死在这里!只要我走出去,不管是豪华的别墅还是豪华的跑车都应有尽有,我要什么就有什么,甚至不用工作不用干活不用劳累就会有大把大把的钱跑到我的口袋里来,这样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多么令人渴望,要不是因为你的出现,我早就过上这种生活了,没错就是因为你,就是因为你,你还是赶快去死好了,混蛋!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我还没有享受完生活,我还要继续享受生活,我绝不能死在这里……”

贺白楼一边吼着,一边自顾自地走进了餐厅里。

“他……没事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们的联盟关系也结束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留在这种地方是很危险的。而且……我也想回去处理一下伤口。”

“伤口?”我一脸诧异。

“你别管那么多了,刚才摔跤的时候擦伤了皮,所以现在痛得很,说不定还会感染什么的,总之快回去啦。”

她来到我的身后几乎是用身子推着我往回走。不过仔细一想如今也没有别的去处,因此我也只能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4

进到房间后,由于之前灭火的时候倪安秋看到贺白楼与崔久安都是在这个房间里取水的。所以她似乎很不放心的样子,角角落落地检查了一遍之后,才让我自由活动。吩咐了我如果遇到危险要小心之后,她便拿着我带的医药箱和她的行李箱进了厕所。趁着这个机会,我躺到了床上,继续刚才思索的问题。对于我来说,我能做的防身的方法,就是思考杀手是谁,力图在他动手杀我之前就抓住他。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了。

刚才提到纪景峰很有可能就是倪安秋、贺白楼、崔久安中的某一人。那么会是谁呢?这三个人当初都不在我的怀疑名单中,我现在又该如何看起呢?另外,一直在自己房间里的杜宏明,有没有可能呢?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促使我整理一下事件的概况。

起初,旅行团有12人。在第一天的下午,有人跟踪我。接着,到了晚上接近零点的时候,徐雄在我的房间里遇害。我们搜查之后确认了徐雄的警察身份。随后,我最后一眼见到武勇新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到了第二天,如果把失踪者也算进去的话,只剩下10个人了。这一天里,发现了武勇新是吸毒者这件事。然后到了晚餐时,马芸慧被毒杀,失去伴侣的杜宏明一气之下枪杀了余佳闵,之后杜宏明就被关回了房间里。

第三天早上,先后发现了余佳闵行李中的毒药以及山崖下的武勇新的衣服,接着便得知了路易斯失踪的消息,到此时,旅行团还剩下7人。当天晚上,我为了到储藏室,看到了似乎是有人正躲在A区北面的小道里,然后倪安秋差点被杀手勒死。

然后到了今天,早上得知了邱景明失踪的消息,并且目睹了他房间里的恐怖景象。然后,剩下的6人中除了杜宏明之外都集中在了餐厅里。最后因为不合,钟若芳离开了餐厅。之后就是偶然发现了着火时的烟,然后去救火的时候,我发现钟若芳在我身后遇害。于是到目前为止,还剩下5人。

哎?等等——我们是偶然间看到烟的,这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我们根本连着火了都不知道。因此如果我们没有及时发现的话,那这里的所有人都会被烧死,就连钟若芳本人也不例外。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此外,如果说武勇新的尸体是被丢进山崖的话,那么路易斯呢?他的尸体在哪里呢?在邱景明房间里看到的绝对不是尸体的全部,那么剩下的尸体在哪里呢?

如果抛开后山和山崖的可能性的话,那么唯一有可能的但是却没有查看过的地方,果然就是——

“你一个人在发什么呆呢?”她慢悠悠地走到我的床边,俯视着我。她这次穿的是我上次送她的米黄色的连衣裙,我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换衣服。

面对着她问询的眼神,我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想去储藏室看看。我昨晚想去的时候没有去成,但是我一直觉得那里有什么问题。”

“储……储藏室?那个地方不是打不开吗?”

“可是我一次都没有碰过那里,谁知道是不是打不开的。昨天晚上我也没有碰过,当时也是你说那里是打不开的。”

“但是我去拉过啊,那扇门确实是打不开的。而且这一点其他人也都可以作证的!”倪安秋顽固地坚持着储藏室确实是打不开的这个观点。

“所以既然这样,让我去试一下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问题,现在外面那么危险,只有我们两个人根本对付不了那个杀手啊!”

“但是说不定那里隐藏了什么足够证明杀手是谁的证据呢?”

看着我一心想要去看的样子,倪安秋也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你真的想不顾危险去储藏室那里吗?”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那好吧,不过一定要小心哦。”

于是,虽然很不情愿,倪安秋还是和我一起小心翼翼地前往储藏室。

在路上,虽然我坚持走南方的那条大路,但是倪安秋却执意从餐厅走。看她这么执拗的样子,我也只好答应了。毕竟是自己硬要拉着她出来的,因此在这种事情上我也没有办法拒绝她。

进入餐厅后,看到了贺白楼正在那张名单上划去了一个名字,毫无疑问那是钟若芳的名字。不过他倒是没有划去路易斯与邱景明的名字,大概是为了保守起见,在看到经过确认的他们的尸体之前,不打算划去他们的名字吧。

“你们这对小情侣是要去干嘛啊?”贺白楼转过身来问道,我们顺理成章地停了下来。看起来现在他的情绪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样子。但是如今我已经不再相信这张虚伪的面具了。

“这家伙要去储藏室,我都说了好多次那个地方是打不开的。”

贺白楼听后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这个我也知道,储藏室的门是绝对打不开的啊。小帅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比较好,这一路上可是很危险的啊。”

“可是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也没有半路折回去的必要吧?”

“话虽这样说……还是让我陪着你们吧。”

虽然我很想拒绝,但是倪安秋却顺势答应了。

“那就有劳了。不过,请允许我指出一点,我并不是相信你,别忘记,你还是我最怀疑的那个人。”

“真巧啊,你也是我最怀疑的那个。”

针锋相对的气氛被他们二人自己用有些刻意的笑声消解了。见到此情此景,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丝疑问。

在这之前,大家都把变态杀人狂邱景明当成是纪景峰,可是为什么还在内部相互怀疑呢?是因为他们也看出来是有一个杀手一个变态杀人狂的可能性了吗?

不过这个微小的疑问,立刻就消失在了其他更大的谜团中。

在贺白楼的陪伴下,我们抵达了我一直想要来一趟的储藏室。这次,我终于可以亲自试着打开它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里面一定藏着什么关键!

我的手握住把手,试图往外拉,却发现正如他们所说,这扇门的确是拉不动的。不过我没有因此而放弃,试着稍微使一下劲,结果门应声打开了。在片刻的惊讶之后,我得意地回头望去,看到倪安秋与贺白楼两人似乎都有些慌张的样子,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们慌张的缘由是什么。

“告诉你们储藏室不能打开的正是邱景明吧?但这只是一个错觉而已——用平时开门的力气确实打不开,不过,只要多用点力就可以了。你们看,连我都可以打开。”

“那个……是路易斯吧?”

“绝对错不了,那个手臂明显不是中国人的手臂,那就是路易斯,没错。”

两人一起忽视了我的话。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光顾着回头炫耀自己推测的正确,却还没有看过储藏室里面的东西。

结果,回头所见是如同邱景明房间里的地狱光景。里面杂乱地堆放着一些沾满了血迹的工具,而在工具之下,放着一些类似于人类手脚的东西。再深处应该也是同样如此吧,整个内壁上也涂满了已经凝固的血液。看来,路易斯的尸体找到了。

贺白楼哗啦一声把门关上了。

“这种景象没有什么好看的,看来我要把那张名单修正了,要把路易斯的名字也划掉了。”

“虽然现在还判断不了路易斯是什么时候遇害的,不过你们注意到了吗?那个手臂上似乎有个小伤口,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因为那附近没有血污所以可以看得很清楚。”倪安秋也在很认真地回忆着那一瞬间自己看到的情景。看来经过上午那恐怖的地狱景象的洗礼,她已经对类似的场景产生免疫了吧。

“你们在我房间门口吵什么啊!”我们回头看去,发现是杜宏明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了。

“我们在储藏室里发现了路易斯的尸体。”我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不过却迎来了一旁贺白楼责备的目光。

“哦?看来你们陷入了困境啊。你们现在还剩下多少人啊?该不会只有你们3个了吧?”

“关于这一点请你放心,”面对杜宏明冷酷的笑容,贺白楼予以了反击,“事情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糟,我们刚才还在餐厅里喝茶聊天呢,你没来真是可惜。现在崔久安和钟若芳还好好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呢。”

“这真是太好了。那么,就祝你们在邱景明的魔爪下平安地活下去吧。当然,也要小心你们四周哦。”杜宏明说完后,就关上了门。

不知道是因为路易斯的尸体被发现的关系,还是杜宏明的恶意讽刺的关系,我们一路上都沉默不语,在和贺白楼告别后,倪安秋也没有扫去脸上的忧郁之情。

在我们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即使是我和倪安秋,也没有了互动的情绪。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着,我甚至期盼着可以就这样迎来第五天的早晨。

结果,在大概是平时的晚餐时间吧,倪安秋突然站了起来,向我宣布道:“我要出去一趟。”


评论
热度 ( 4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