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杀手陷阱》第八章(上)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第八章:四人


1

5月30日,星期四。落日山庄的第四天晚上,原来12人的旅行团此时已仅剩4人。

怀抱着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的恐惧,我整个晚上都无法将视线移开门和窗户。稍有动静我便紧张地退至墙边,四处观察着有无异常。我甚至觉得不用等杀手来杀我,我就已经疯了。

唯一能让我稍微安下心来的,只有隔壁时不时传来的倪安秋的声音了。我甚至有些庆幸,幸好她也在,不然此刻我肯定已经完全疯掉了。

这么说来,倪安秋在隔壁做什么呢?落日山庄虽破,但是隔音效果却是不错,我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声音,但又无法辨别是什么。

突然之间,毫无征兆地,隔壁的声音戛然而止。我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是脚步声!

没错,从门外传来了某个人的脚步声?这个人是谁?是要来杀我的吗?是杜宏明?还是贺白楼?

我掏出了倪安秋给我防身的匕首,悄悄地靠在了房门旁边的墙壁上,静静地注意着对方的动静。

但是传来的却是轻柔的敲门声。

“冯继军先生,倪安秋小姐,你们在吗?你们该不会同床共枕地睡着了吧?我相信,你们不会有这个闲情雅致的,快出来吧,我有事想找你们谈谈,不是什么坏事,我身边也没有带……”

他的话被另一个脚步声打断了,随后门随着一声撞击声晃了一下,似乎是有人顶在了这扇门上。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那是倪安秋的声音。

确认了这一点后,我还是无法放心地放下手中的匕首。

“你今晚不在他的房间里吗?真是可惜啊。”

“你有什么话要说?请赶紧说吧。”

“是这样的,我已经解开了马芸慧小姐的毒杀之谜,所以也知道杀手是谁了。不过我想你们也猜到了吧,就是杜宏明!不过,我要当众揭开这个谜团的真相,所以虽然只有我们四个人,不过我希望我们四人都能到场。地点就定在餐厅吧。”

开什么玩笑!在杜宏明可能有枪的情况下,我们聚在一起不是在自寻死路吗!绝不能答应!

我本以为倪安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门外的回答却让我大跌眼镜。

“好啊,我们会洗耳恭听的。不过你可要保证我们的人身安全啊,可不要让我们为了听你的推理而死在了杜宏明先生的手上。”

“这一点请你放心好了,我会有办法的。”

之后,又传来了一阵沉闷的脚步声。随后,便是另一阵与刚才风格不同的敲门声。

我有些气急败坏地打开门栓,恨不得立马面对面指责她为什么要答应这种事。不过在我打开门后,看见她那招牌式的狡黠笑容后,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已经——多久,没有见过这个笑容了呢?

这是倪安秋最喜欢的笑容,也是我最喜欢的笑容。看到她现在露出的这个表情,和之前的一连串记忆联系了起来,那些温暖的记忆一个接着一个复苏了,在我这颗因为惊慌和恐惧而麻痹了的心里复苏了。

倪安秋大概是没有意识到这些吧,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惊讶之情。那张嘟着小嘴看上去很认真地想要弄懂什么的样子,真的是非常可爱。

“干嘛这样盯着我看啊。虽然你很急着进入我们两个人的世界,我也是一样的,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有一些事情要做,跟我来吧。”

她不由分说地把我从房间里拉了出来,本来是想往餐厅那里走的,结果她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突然半途折返,在她的行李箱里翻找了一阵之后,又拉着我离开。不过这次的目的地不是在餐厅,而是在徐雄的房间一旁的空房间里。

“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蹲在房间里面,对房门的侧面像是在做什么处理的样子。

因为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因此我将注意力放在了房间内部。

这是一间和徐雄的房间别无二致的房间,什么区别都没有。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就只有窗户了。我试着推了下窗户,发现根本推不动,大概是坏了吧。

此时,倪安秋似乎做完了她的工作,靠在门上对我说道。

“我来跟你说一件事。虽然我很想避免这样的事,不过也只有这样了。你听我说,等会在餐厅里,毫无疑问,你会遭遇袭击,而且我不在。到了那时,你一定要尽力拖时间,能拖多久拖多久,然后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就倒在地上,让对方必须弯下腰来。这个过程可能会非常危险,但我希望……你能坚持住。”

“可是……拖到什么时候呢?”

“这个啊……就要看我们的默契了。”她微微一笑,“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两个是没有问题的。我们,一定可以的!”

说完这句类似于宣言的话之后,她便一边用左手拉着我的手,一边用右肩膀有些艰难地把门打开一条缝,确认没有异常之后,立刻夺门而出,然后到了餐厅门口前停了下来。一方面是因为倪安秋似乎是在顾虑着什么的样子,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注意到了地上的血,意味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果然,这里是崔久安被杀的地方吗?深吸了一口气后,我们才推开门进去。

此时,餐厅里还没有人,厨房门口用五把椅子堵住了,餐桌北侧只有我和倪安秋的椅子还放在那里。在我座位身后墙壁上的那张名单,现在也只剩下我们4人的名字没有被划去了。在餐桌上武勇新的座位那边,还残留着血迹。除此之外,娱乐室也被白布所盖满——一共有6具尸体。

这样一来,餐厅的出入口,就只有——

“看来你们已经来了啊,快去坐好吧。”贺白楼向我们招呼道,然后便带着杜宏明进了餐厅。

杜宏明的座位也和往常一样,坐在最靠里面的那个位置。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由于椅子堵住了厨房的门,所以杜宏明无法从那里过来。此外,贺白楼一直站在他的身后,似乎是在防止杜宏明掏出手枪一般。

我也按照自己的座位坐好,而倪安秋,却没有坐在我的旁边,而是站到了贺白楼的旁边,似乎是怕他有什么可疑的举动。

“虽然气氛有些诡异,不过,我还是开始吧,那么晚把大家都叫出来很抱歉,但是,我要在这里揭开马芸慧小姐被杀的真相!”

 

贺白楼调整了一下身姿,分别看向我们每一个人。

“我们之前针对于马芸慧小姐的被杀事件,曾经各自做过不同的解释,当时我也提出了倪安秋小姐可能利用试毒的机会在筷子上下毒这样的手法。当然,后来被我们的冯继军先生驳回了,认为是钟若芳小姐干的。结果到现在,这起案件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不过,就在刚才,我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这起事件的真相,这真相竟是如此简单,不禁让人咋舌。现在,就让我来揭开这起事件的真相。

“首先,这起案件的难点在哪里?难点之一就是马芸慧小姐是如何中毒的?难点之二是杀手是在何时下毒的。虽说我们无法保证每个人都没有异常的举动,但是像钟若芳小姐那样跨越餐桌的下毒方法,这是很难想象的。那么,嫌疑自然就落在离她最近的两个人身上,也就是我和杜宏明先生。当然,我可以保证我从来没有下过毒,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杜宏明先生了。

“照这样子来看,杜宏明先生就是趁着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在马芸慧的碗里下毒,但是事实真是如此吗?不,不是。原因就在于,他不可能会毒杀自己最爱的妻子。而且,在餐桌上我和他聊过几句,所以我一直都在注视着他。”

“哎?这个我之前从来没有……”我惊讶地叫出声来,他之前可没有说过这种话啊!然而他摆了摆手让我不要打断他。

“我不说自然有我的理由,请先听我说完。

“如果按照我刚才的说法的话,那么不就变成了,马芸慧小姐既不是被身边的人下毒,又不是被远处的倪安秋小姐或者是钟若芳小姐下毒了吗?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答案就在于,前提上。”

“前……前提?”这次惊叫出声的还是我。不知为何,杜宏明与倪安秋两人像是早已预料到一般,和刚才相比一点变化也没有。

“是啊,我们思考的前提错了。我们一直在想,究竟是谁下毒引发这起事件,但实际上,这个前提就是错的,因为,根本就没有发生毒杀事件!这只是你们夫妻俩为了杀害余佳闵小姐而设下的圈套吧?杜宏明先生!”

那一瞬间,我看到了杜宏明的右手抓住了身后的什么东西,但是他的手却反被贺白楼抓住,倪安秋也凑了过去,抢走了他手中的枪。就在她拿着枪往后退的时候,没注意到我也从座位上下来,潜到了她的背后,从身后夺走了她手上的枪。

“哎?你……为什么?”倪安秋略显惊讶地看着我。

“这东西放在我手上更安全一些吧。又或者,你们不相信的话……”我还记得军训的时候教过的枪械的拆卸,虽然我已记不清全部,但至少可以做到将子弹取出来。取出子弹后,我推开餐厅的门,将子弹丢向一侧,再将没有子弹的手枪丢向另外一侧。

“这样就可以了,冯继军先生。怎么样?杜宏明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所谓的毒杀事件,只不过是一个骗局罢了,这是一个针对余佳闵小姐的大胆的杀人计划!

“首先,你们串通好,由马芸慧小姐在适当地时候表演出被毒杀的样子,然后往一旁倒去。由于那个位置特殊,相当于死角,在那里倒下不会有其他人来检查这具‘尸体’。然后那时本应该由你来‘判断’她的死亡,却没有想到我先下手了,并且很幸运的是,我误判了。”

“你在开什么玩笑!当时你……”

“我想现在你没有说话的资格,杜宏明先生,你好好想想你现在的处境。

“然后,在我们将尸体搬回去之后,马芸慧小姐就化为了一个隐形人,她就潜伏在我们的身边,伺机杀人,我说的没错吧?而且,纪景峰这个名字太有误导性了,听起来像是一个人的名字,但其实是两个人的组合的名字吧?”

“你在说什么?纪景峰?这是什么东西!”杜宏明的表情更加狰狞了,“好啊,果然你……”

“先等一下,杜宏明先生,在那之前,先去叫醒你的妻子比较好,也辛苦她装了那么久的尸体了。”

贺白楼来到了放满了尸体的娱乐室,挑了最靠近的一具尸体,然后用脚踩在了那具尸体的身上。似乎是怕杜宏明会轻举妄动,倪安秋配合地贴在了他的身后。

“快起来啊!别再装了,马芸慧小姐,我知道你一定还活着!事情已经暴露了,你们已经无路可逃了!别再装下去了,没有意义的!”

贺白楼突然暴怒起来,又踹了一下之后,掀开了白色的床单。然而,在那之下,确确实实就是马芸慧的尸体,而且,还是被毒杀的尸体。

看到了自己妻子的尸体之后,杜宏明冲动地扑了上去。

“芸儿,芸儿……怎……怎么能这样对待她……她……她明明早就已经……”

“有没有问题啊?这确实是被毒杀的尸体哦。贺白楼先生,能否请你解释一下呢。”倪安秋略带嘲讽地说道,“不然的话,我们这4个人里,唯一有可能的……”

“等一下!”

贺白楼显得很烦躁的样子,他紧锁眉头思考着,似乎陷入了困境。不过很快,他的表情便舒展开了,似乎又有了新的想法。

“别急别急,这次的失败又让我有了新的看法。哼哼,那么这么解释怎么样呢?万一在前面的死者里有活着的人呢?我们都要冷静一点,杀手不在我们4人之中,而是我们之外的第5人,这样子怎么样?”

“你在自欺欺人些什么!”杜宏明轻声嘟囔了句,但是随后又闭口不说了。

“你们想,我们现在有4个人,尸体有6具,有两个人的尸体不明,其中之一的路易斯的手臂也被找到了,这个可以证明他的身份。这样答案不是很明显了吗?就是武勇新啊!他一定还活着!一开始我们在山崖下看到的衣服,不是只有衣服吗?当时我们还在说,如果是尸体的话一定会被冲到那里的,但是那里只有衣服!这样一想,那次毒杀事件不就很简单了吗?武勇新潜入了厨房和余佳闵一起做晚餐!你们想想,在我们讨论武勇新的失踪的时候,余佳闵并不在场,她不知道武勇新的失踪,所以理所当然地让他进来了。我猜当时武勇新肯定是故意来得很晚,那个时候余佳闵的饭菜都已经烧完了,所以武勇新只能帮她放碗筷,就是在这个时候下毒的!对,没错这样就解释通了。”

“那么为什么在被怀疑的时候,余佳闵没有说出武勇新呢?而且,为什么武勇新失踪了她却一点都不怀疑呢?”

我觉得他的这个想法很有道理,但是还是有些许疑点。

“因为她可能太紧张了没有想到吧。因为整个制作晚餐的过程只有余佳闵一个人,武勇新只是出现了一会儿吧。而且当时我们主观上的重点在于菜上,而不是在碗上,所以余佳闵小姐可能遗漏了这一点,对,一定是这样的。至于后一个问题,答案就更加简单了,武勇新笑着说他觉得身体不舒服,晚餐就不出席了,余佳闵小姐也不会怀疑吧?”

他说的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反驳。当时我也曾经想到过这一点,不过那时的结论是武勇新的失踪只是为真正的杀手的失踪做铺垫。现在看来,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铺垫。实际上武勇新就是杀手纪景峰!当初让我动摇这一观点的原因就是他大可以在第一晚毒杀所有人,但是如果考虑他因为毒品的关系正在躲着某人的话,又或者是更为单纯的如果真的在第一晚下了毒并且没有毒死所有人,那么他和余佳闵就会立刻成为大家怀疑的目标的话,这样反过来想,武勇新果然是因为怕被怀疑,所以采用了这种方式吗?实在是合情合理!

“倪安秋小姐,能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吗?我想到了一个很适合他的藏身之所。”贺白楼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仿佛胜利已经近在了眼前,刚才的推理失败就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

“适合他的……场所?”

“哦对,也许你不知道,他吸毒,所以,不管他再怎么躲,最后肯定需要一个吸毒的地方。落日山庄这么大,照理说有许多的空间,不过,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他十有八九会去的地方。可是我怕我一个人拦不住他,所以……”

“好吧,我去就是了。”倪安秋露出了惹人怜爱的无奈笑容。

“那个……我们一起去……”

贺白楼一边摇头,一边指着趴在尸体上痛哭的杜宏明。

“你看他那个样子,怎么也不像是能跟着我们的吧?所以安全起见,你还是留在这里吧。现在我们占据有利形势,所以应该没有问题。总之,就拜托你了。”

“还有,要记住我交给你的防身方法……”

还没等倪安秋说完,贺白楼就稍显强硬地把她拉走了。倪安秋说的防身方法是指……什么呢?是她在那个空房间里说的吗?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呢?为什么我完全找不到其中的联系。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原本趴在尸体上痛哭的杜宏明转瞬间便站了起来向娱乐室的门口跑去。我试图追上去,但是他已经踏着尸体跑出去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呢?

一股莫名的害怕席卷了我的内心。

如果这是那个杀手纪景峰的计谋的话,我现在……岂不是……孤身一人了……

——你听我说,等会在餐厅里,毫无疑问,你会遭遇袭击,而且我不在。

难道……难道倪安秋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吗?这……这是在把我当成诱饵吗?可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要搞得那么复杂……可恶!我究竟该……怎么办?

在恐惧的驱使下,我逃到了餐厅里自己的位置上,手里还拉着从对面拿来的一把椅子。并将自己的椅子搬到了厨房门旁边,靠在这个位置让我莫名地有一些安全感。

在这里,我要在这里,建立起自己的堡垒……我要……活下去……

我在心中反复念着“我要活下去”的同时,时刻警备着餐厅四周的动静。由于他们是从两个门口出去的,所以两边都很危险。如果贺白楼说的是对的话,那毫无疑问在4人之外还有1人活着,他会从哪里杀进来呢?

我感觉我的思维陷入了混乱,不过这并不要紧,在这个时候,思维已经不是占据首要地位的了,警惕心才是。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没过多久,在娱乐室一侧便响起了开门的动静。


评论
热度 ( 2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