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恶灵降临于白铃兰》第二章

  • 第二章:白铃兰

1

嘈杂的声音,就像是洪水一般灌入了萧朝阳的耳朵。头很重,仿佛变成了一块石头,好不容易动了一下,又觉得疼痛难忍。

“醒……醒来了!他醒来了!”

“太好了!你小子可不能死啊!”

周围传来了三三两两的声音,究竟是谁的声音呢?

萧朝阳忍着疼痛,想要搞清楚自己究竟在哪里。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眼前出现的是一块阴沉的深灰色的天花板,上面的污渍仿佛是一张狰狞的笑脸,让人不禁产生了下一秒这个笑脸就将变成一张血盆大口将他吞入其中这样的想法。

既然有了天花板,天花板上还有灯,看来是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中了。不过,这里是哪里呢?

就在萧朝阳迷迷糊糊地思索着的时候,两三个人围到了他的身边。他想要去看那些人是谁,结果在这之前,别的东西率先吸引了他的注意——自己并非是躺在床上,而是躺在并在一起的六张桌子之上,而且这些桌子就像是学校的课桌一般。

莫非这里是——

再看围在自己身边的那五个人,其中有三个穿着校服。

果然,这里是高中。看着校服上的标志,可以知道这里是私立白铃兰高级中学。这所中学离自己家不远,他也听说过这所学校。

据说白铃兰建校是在将近三十年前。在这三十多年里,因为其优秀的教育质量,高得离谱的升学率,对于素质教育的关注,以及和大学教育相接轨,培养真正优秀的学生这样的教育方针而闻名全国。记得以前他们也开过玩笑,一旦考上了白铃兰,就意味着考上了重点大学。当然,自己对这一点嗤之以鼻,认为不过是炒作而已,就算是真的,也是因为学生自己的天赋,而不是学校的什么素质教育。

而且,自己嘲讽白铃兰的教育不是单纯因为这个,还有一个更加深层的原因,就是自己讨厌这种封闭式的环境。白铃兰强制规定所有学生在一个学期内都必须住在学校里,到了寒暑假才能回去。因此白铃兰的学生们一到开学就上山,然后进入封闭的学习环境中,到了放假才能回家一趟。如果山上还有其他配套设施也就算了,孤零零地就只有一所高中,其他的超市什么的都没有造,学生买东西的地方也就只有一家小店。听人说本来想要造的,但是因为收到了恐吓信所以才一直没有动手,但是这种阴谋论不管是谁都能编出一两个,根本不足为信。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些白铃兰的学生居然对这种令人作呕的教育方法百依百顺,甚至是到处夸赞,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自己怎么会到这种地方了呢?萧朝阳不由得皱了皱眉,这里正是自己最为讨厌的那所学校,自己穿越到了这里还真是不幸。

“怎么了?还疼吗?”一个短发的穿着校服的少女凑了上来,关切地问道。她是自己的朋友吗?自己该怎么应对呢?

欧里斯本想再观察一下有没有什么能够确定自己身份的东西,但是一转头,自己的伤口便一阵剧痛,让他忍不住扶着自己的伤口处低声呻吟着。

“看来还是不行啊,晓晨,你过来扶他躺下。”一个戴着眼镜的穿着绿色休闲装的清秀少年这样吩咐另一个站在床尾的看上去身强力壮的少年。

被称作晓晨的少年想要扶着他躺下,但是他拒绝了。

他低着头,用无力的声音问道:“我……是谁?你们……是谁?”

自己的问题达到了预期中的效果,他们都面面相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尤其是之前问自己伤情的那个少女,看上去尤为紧张。

“是失忆了吗?”

“说不准呢,刚好撞到脑袋了,有这种可能性哦。”

“那么要不还是去找一下——”

“笨蛋,这种时候哪里还找得到人啊!”

三男两女正在那里轻声讨论着。除了之前看到的三人外,还有一个坐在一旁一脸不悦的小个子男生,以及另一个看上去有些神经兮兮的穿着红色格子条纹短裙,扎着麻花辫的女生。

“那个……能不能告诉我我是谁?还有你们是谁?拜托了,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

之前的短发女生和眼镜男相互点了点头,然后那名女生就在萧朝阳的身旁蹲了下来,凑近他的脸关切地看着他。

“你是失忆了吧?没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告诉你大家的名字,看看能不能回想起来。”

在那名女生的介绍下,萧朝阳终于明白了自己和他们的名字。这具身体名叫陈迎春,是高三七班的学生。那名短发女生名叫黄韶,眼镜男的名字是周子悦,那个体格健硕的男生叫做高晓晨。最后的一男一女分别叫做沈啸和魏新妍。他们五人都是高三七班的学生,跟这具身体是同班同学。

当然,真正的陈迎春已经死了,萧朝阳不过是占用了他的身体而已,那些同学对于他恢复记忆的期盼恐怕是要落空了。

“很抱歉,恐怕我还是不行……”陈迎春用力摇了摇头,同时适时地表露出遗憾与痛苦的表情。当然,痛苦是真的,自己的头还是像裂开了一般疼痛,看来致命伤就是这里了吧?之前周子悦也提到自己撞到脑袋了。

“果然,光凭我们几个还是不行的。要不去叫老师过来?”

周子悦严肃地看着陈迎春,看上去很迟疑的样子。最后,他还是下了判断,表情凝重地摇了摇头。

“老师也很忙的,而且现在他们应该在巡逻吧?那么大的校园,他们肯定也不容易。”

那五个学生又针对陈迎春的问题开始了讨论。不过那都是和自己无关的话题,自己只要等到他们讨论出一个结果来,然后确认自己是谁就行了。

陈迎春艰难地转过头去,看到了窗外不断拍打在玻璃上的雨滴,噼里啪啦的雨声隔着窗户也清晰可闻。他确定了一个事实,外面正在下着雨,而且还是大暴雨。怪不得室内会这么阴暗。不过这么暗为什么不开灯呢?果然都是书呆子吗?陈迎春的内心不自觉地开始嘲讽起来,他最讨厌那些死读书的人了。

“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

陈迎春吓了一跳,慌忙回头时伤口处又传来一阵剧痛。那个名叫沈啸的表情阴沉的男生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身旁。

“我真的……什么都——”

“你不会连你最喜欢的莉莉安公主殿下都想不起来了吧?她可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担心地来看你啊。”

“别这么说!”黄韶赶紧拉住了沈啸,将他拉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而周子悦则取代他原来所站的位置,对着一头雾水的陈迎春说道:“别放在心上,不过我也觉得提到一些对你很重要的人的名字或许会激发你的记忆。吴梦浦,你对这个名字还有印象吗?”

吴梦浦?他在脑海中回味着这个名字,虽然自己是肯定不可能知道这个名字对于陈迎春来说有着怎样的含义,不过大概可以判断这是个女生的名字。是这具身体的女朋友吗?那么那个叫沈啸的家伙说的莉莉安又是谁呢?

陈迎春觉得这个时候还是摇头比较好。

“我……我不知道……她是我的……女朋友吗?”

“真亏你还记得啊!”沈啸都快从位置上跳起来了,光是黄韶一人根本压不住他,“你女朋友不是那个公主吗?吴梦浦算是你的谁啊!周子悦,你问他,问他莉莉安,问他是什么时候和这种婊子好上的,问他吴梦浦到底哪里不好,逼得他在外面又找了个女生!”

“别说了!事情也许不是我们想的那样呢!”黄韶心情烦躁起来,朝着沈啸吼了一句。周子悦也回头瞪着他。面对二人的反应,沈啸只能重又坐回去,翘着二郎腿闷闷不乐地看着别处。

“莉莉安……是谁?”虽然感觉气氛有点紧张,但是陈迎春还是将这个感觉有些禁忌的问题问了出来,目前还是把弄清陈迎春的人际关系作为第一位吧。

“她的真名是秦莉,高一三班的,你记得吗?”周子悦不带任何感情地将这个名字说出口,当然,陈迎春是不会有什么反应的。

从刚才的话来判断,莫非这个名叫秦莉的女孩是他的女朋友?难道真正的陈迎春本来和吴梦浦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后来又和秦莉好上了,结果把吴梦浦甩了?

门口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沈啸咕囔了句:“真是说谁谁就来。”

周子悦瞥了满脸不乐意的沈啸一眼,然后用眼神示意离门比较近的魏新妍去开门。

一打开门,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便传了进来。陈迎春不禁被那个声音所吸引,忍着疼痛抬头看向门口,一个穿着粉红色洛丽塔洋装,头发后面绑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脚上穿着白色过膝长筒袜和一双带有小蝴蝶结装饰的粉红色皮鞋的女孩欢快地跳了进来。这身装束再配上她本来就稚气未脱的容颜以及不算很高的个子,确实给人一种“小公主”的感觉。这样的女生真的是高一的学生吗?

“你的莉莉安公主殿下来了,她为了等你醒来可是每隔一会儿就来看看呢。我们这些人是不是妨碍他们谈情说爱了?”沈啸依旧在嘲讽着,看来他对于莉莉安的到来非常不满。

“哇——”她用夸张的语调说道,这个声音也是非常稚嫩,就如同孩子一般,“你终于醒来啦!已经快三天了哦,从4月23日晚上到现在4月25日的下午。”

她用手指依次摆出三和五的手势来让陈迎春明白时间的跨度之久,不过未免有些刻意。虽然确实很可爱,但是作为一个高一女生居然还这么幼稚,一点都不成熟,真是让人有些想不通。陈迎春这样想着,内心对这个人产生了些许的厌恶感。不过毕竟是真正的陈迎春的女朋友,自己也不能表现得那么明显?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能走路了吗?”她刻意用一种很幼的声音问道,这也让陈迎春觉得很不舒服。

“感觉好些了,不过还是很疼。为什么我会昏迷了那么久呢?”

对于陈迎春的这个问题,没有人能给出回答。

“现在能去吃饭吗?我有好多好多事情想要告诉你呢!”她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双臂在身体两侧比划着来突出自己想要说的东西之多。

不自然,太不自然了。

然而下一刻,在陈迎春反应过来之前,莉莉安已经快步凑到了他的耳旁,轻声耳语道:“配合一下,我们不是要抓住那个袭击者吗?”

这句话终于点醒了陈迎春,之前的所有不自然的感觉突然间就完全消失了。一想到眼前这个体型幼小的女孩子的身体里寄宿着异世界的身体魁梧肌肉发达的异世界之王的灵魂,陈迎春便情不自禁地偷笑起来。再回头去看之前的那些动作,想象着凯尔斯王故意用那种少女的声音做着如同孩子一般的动作,真的是相当滑稽的场景。

莉莉安大概是明白了陈迎春心中所想的东西,有些尴尬地笑着,然后干咳一声,再次尽力压低声音用充满孩子气的声音问道:“怎么样?可以来吗?”

“可以,当然可以!”既然是凯尔斯王的请求,不答应怎么能行呢。虽然自己仍然头疼欲裂,但是这都不是什么问题。最主要的是,他们这次来是有任务的,自己也不能再这样悠闲下去了。

他动作缓慢地爬下床,站起来后对上了同班同学的冷漠目光,其中的沈啸更是表情凶狠,像是要把他活吞下去一般,可见他对自己和莉莉安的关系非常不满。

不过现在这个误会也暂时没有办法解开了。当然,陈迎春觉得不解开也完全没有关系,毕竟真正的陈迎春已经死了,自己只不过是暂用这具身体而已。等到完成任务之后,他自然会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和这具身体以及在这里的人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下一个问题便是,自己将要面对的冒险会是什么呢?陈迎春的内心充满了一种对于未知的期待感与兴奋感,陶醉于未来解决事件后的自己的潇洒身姿。

 

2

从自修教室出来后,陈迎春注意到一旁的医务室。随后,他跟着莉莉安通过走廊经过楼梯和厕所,经过拐角后进入另一条走廊。这一侧应该是教学区域,所以来来往往的同学比那边要稍多一些。在走廊的左侧中间有一个缺口,在那里左拐就能去食堂了。

为什么自己受了伤却没有在医务室里接受治疗,反而是被安置在一旁的自修教室里呢?就算是医务室老师不在也应该把自己放在医务室里的病床上休息啊,难不成这学校的医务室没有病床不成?一路上,陈迎春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越过走廊的栏杆向外面看去,银灰色的雨丝编织成了一道灰色的帘幕完全遮蔽了外面的景物。等到他们走到那个缺口处的时候陈迎春才看到了她口中所说的那个食堂。食堂楼看上去阴沉沉的,给人不祥的感觉。除了他们之外,另外还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前往食堂。

雨势非常大,就算上面有天桥挡着,自己的衣服还是被一旁的暴雨打湿了。

“这所学校有那么缺钱吗?连灯都装不起?”

“别这么说,没开灯是因为开不了。”她含有深意地说道。

进入一楼的食堂后,卖饭的窗口上方赫然写着“高一食堂”四个大字,看来这所学校是规定让不同年级的人到不同的食堂去用餐的吧,不过想必实际上在实施的过程中并不会那么严格地遵守这条没什么意义的规则。

陈迎春还在环顾四周的时候,莉莉安已经迈开了脚步朝着卖饭窗口而去。

“我去帮你拿饭,你就找个地方坐吧。记得找个不太显眼的地方哦。”

“我知道了,不过你别再用这种口气说话了,真是恶心死人了。”

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调皮地朝着陈迎春的方向挥了挥手。在莉莉安走开之后,他挑了一个柱子后面的位置,看上去这里比较合适。不过其实也没有什么必要挑选,因为实际上来吃饭的同学并不多。

坐下来之后,陈迎春这才注意到卖饭的窗口后面的灯也是关着的,而且站在窗口后面的也不是食堂阿婆,而是穿着校服的学生。

难道这所学校里就连吃饭也都是靠着同学自己的吗?

与此同时,一对双胞胎在他后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他们两个手中拿着盒装饼干,看来是自己准备的,这种情况在学校里也不少见,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他们刚坐下来没多久,就继续接着刚才的话题聊了下去。虽然这对双胞胎已经特意说得很轻了,但是毕竟就在自己后面,而且食堂又那么安静,陈迎春还是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我听罗娜说,她们舞蹈社的一个小学妹的同班同学有人去外面探险,结果真的撞鬼了呢。”

“哎?真有这种事啊?说起来那些怪谈不是骗人的吗?”

“骗人?看来你也就学习成绩比我好这么一个优点了。就算以前怀疑这个,现在可是真的有人遇到了啊!听说那个小学妹——好像是高一八班的,他们班的五个男生去化学实验室探险——说起来,你是知道这个怪谈的吧,化学实验室的哭声?”

“我对这种事情可不感兴趣。”

“老哥你可真无趣。总之,他们真的在化学实验室听到诡异的哭声呢,这可是千真万确的!”

“幻听吧,不然就是听错了。”较为年长的那个不屑一顾地说道。

“瞧,你每次都这样说,要不我带你去看看?”

“还是免了吧,马上就要高考了,拜托老弟你好好努力一下行吗?怪谈什么的等以后再说。”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想着学习啊?不过说起来,我先跟你说好,我只打算去理工大学,我现在成绩已经稳了,只要考试不失误就没问题了。倒是老哥,你离那个全国最好的大学可是还差一步呐。哎呀,怎么说到这里来了,你先听我说完,不只是这个哦,还有森林里的女孩,这个怪谈也有人证实了,他们好像真的在森林里看到了一个白衣服的女孩,据说也是高一的哪个班的冒险队发现的。”

“那帮高一还真是什么都不怕呢,年轻真好啊。不过冒着大暴雨跑出去探险,也真是服了他们。”

“你可别这么说,我们高一的时候不也是到处在学校里跑来跑去吗?毕竟人家还是高一,就让他们尽情享受青春吧。”

另一个人沉默了片刻,才接着说道:“像那个莉莉安一样,穿着奇装异服就算是享受青春?”

“老哥你不喜欢她吗?莉莉安可是我们全校人的公主殿下呢。”

“得了吧,还公主殿下,没想到连你也中了她的邪!要我说啊,这个人不过是想吸引别人目光才故意装成那个样子的,就是为了骗到像你这样的只是看着可爱其他什么都不管的男生啊!你想想,现实中哪里还有这种到了高一还像个小孩子的女生啊,绝对是为了夺人眼目而装出来的!反正我挺看不惯她的作风。”

“哎?老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陈迎春正听得入神的时候,莉莉安突然从他的身旁窜了出来,吓了他一大跳。

“你在干什么啊,不要吓唬一个病人好吗?”

那对双胞胎似乎注意到了身后还有别人,于是他们赶紧带着手中的饼干走开了。

莉莉安笑着将一个小盆子端到陈迎春的面前,自己则坐到对面。那一个小盆子里放着的只是一小点的饭和一些明显看得出是罐头食品里的菜,这些加起来的分量连平时半碗饭的量都没有。

“这里的伙食那么差吗?”陈迎春忍不住抱怨道。自己以前一直指责自己高中的伙食是如何如何差劲,但是没想到这里还有更差的。

“特殊状况嘛。”莉莉安意味不明地拿着筷子笑着。

“还有,算我求你了,在私下里的时候你就不用刻意用那种语气说话了,不管我知不知道你其实是凯尔斯王,都会觉得很难受的。”

“那好吧,老实说一直这样说话我也是很累的。”她的声音一下子松懈下来。其实莉莉安本来的声线就已经很嫩,很有小女孩的感觉了,没有必要再去为了符合莉莉安的人物性格而刻意发出那种恶心的声音了。

“于是你现在能跟我说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而且你到底和我是什么关系啊?我是说真正的陈迎春和莉莉安。”

“其实这两个人完全没有关系哦,就像平行线一样,”莉莉安一边说着,一边用筷子夹起一口饭,“说起来全怪我,我刚醒来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就去找你了。当时他们把我送到医务室的时候刚好碰到了你,听说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还活着,我就猜到大概就是你了。可是没想到你居然一直昏迷着,我怕你搞不清楚状况所以一直来看你,等着你醒过来,结果导致你的同学们好像是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了。之前一直没有机会解释,等以后再好好解释吧。”

“不过为什么我会昏迷那么久呢?听你的口气好像你一下子就醒过来了。”

“谁知道呢。”莉莉安吃了一口饭。然后又接着说道,“于是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当然有!首先,我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我之前的判断是,那个袭击者袭击你是为了夺取你的帝王之气的能力,然后通过这个能力来操纵军队的,这样的话大概是政府或是军队这样的地方,不过为什么我们会到这里呢?是不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不然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会让那个袭击者来到这所高中啊!”

“难道你觉得我们两个人都穿越错了地方吗?真的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会不会是我们对于帝王之气这个能力产生了什么误解,帝王之气真的只是对军队有效果吗?会不会出现两个世界对于军队这个词的定义有偏差这样的问题?”

“偏差不至于,两者对于军队这个词的解释应该是一样的。不过前一个问题我就不好回答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只对军队有效。”

“不知道?”陈迎春张大了嘴,觉得很不可思议,“你不是这个能力的拥有者吗?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那么难道你一获得空间穿越能力就知道怎么用吗?当初哭着喊着让我教回去方法的是谁来着?”莉莉安对陈迎春翻了个白眼,“不是拥有一个能力就能知道一切的,这就好像是一个研究的过程,目前我们所拥有的关于能力的资料都是前人通过反复的猜想和实验总结归纳出来的,而帝王之气这个能力,我并没有在前人的文献资料中找到。”

“那么难道是那个袭击者知道了这个能力的另一个用途吗?可是——”陈迎春不说下去了,他正在低着头思索着什么。

在他思考的同时,莉莉安仿佛是抓住了什么宝贵的机会一般,将身子前倾,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其实吧,我之所以说我们没有穿越错除了之前的那个理由外,还有另外一个理由,而且这还是个决定性的理由。在这所学校里,已经发生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

“莉莉安!”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也就是食堂门口那里传来了。话被打断的莉莉安一脸尴尬地看着对面的陈迎春,不敢回头去看。

“果然要找你还是很方便的啊,毕竟全校也就只有你一个会穿洋装。不过你这次居然穿的是粉色的啊,你不是最喜欢黑色吗?”

那个女孩已经来到了莉莉安的身旁,这下子她是想躲也躲不掉了。看着她尴尬的表情,陈迎春一下子明白了她也不清楚那个热情地向她打招呼的少女是谁。

“我已经找了你两天了,怎么到处都找不到你啊,该不会你是在躲着我吧?莫非你还想再拖下去?”

“不好意思,我……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

“别装傻啦!”她轻轻地拍了拍莉莉安的头,绑在后面的大蝴蝶结也跟着抖动了一下,“该不会你还不想说吧,上周一最后一节课下课的时候你可是说周末告诉我的哦。说起来,韩雨江呢?你没和她一起吗?”

一提到这个名字,莉莉安的脸突然阴沉下来。

“哎?怎么啦?”那个女孩惊愕地看着她,放在她头上的手也不由得收了回去。

“算啦,既然你不知道就算啦。”

“真是的,你可不要吓我啊!她大概好好地呆在宿舍楼那里吧?真是的,要不是为了听你说那件事,这个时候我也肯定在宿舍楼里睡觉呢!这个地方根本就睡不踏实啊。说起来……那是你男朋友?”

“不……不是啦……”

“想否定也没有用哦。”那个女孩凑到陈迎春的面前,“我以前一直以为你会喜欢社团里的那个男生呢,不过想想也是,那家伙一直缠着你,要是我是你的话也不会喜欢这种男生的吧。”

“都说了不是啦……”

“看来我打扰你们了呢,走咯。”那个女孩一边自顾自地说着,一边转身走出了食堂,走到半路还不忘记回过头来向他们挥手道别。

“你认识她吗?”在那个女孩离开后,陈迎春压低声音问道。

“我想真正的莉莉安应该认识吧?”

“我还以为你已经完全适应这里了呢。”

“怎么会呢!你呀,还是先把饭吃完吧,晚饭可不一定有哦。”

陈迎春听完后愣了一下。

“你不说下去了吗?刚才你才说到一半吧?”

莉莉安歪着头想了片刻,然后慢慢地摇着头。

“算了吧,等你吃完之后我带着你逛逛校园,那个时候再跟你说吧。”

 

3

两人并肩走出食堂后,走上了那条来时的走廊。

“因为外面在下暴雨,我就不能带你出去逛逛了,就在这幢教学楼里吧。不过毕竟我们之间要谈的事情不太方便让别人知道,所以我们绕个圈子,从南面的楼梯上到五楼,然后去五楼的值班办公室见一下值班的老师们吧。那边的三楼以上都是社团教室,所以平时不会有人。”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向与来时相反的那条路。

陈迎春没有反对,就这么跟在了莉莉安的身后。比起现在应该去向何处,他更希望了解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经过有些嘈杂的高二的班级后,四周总算是没有人了。

“现在可以跟我说了吗?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先从我们这两具身体开始说起吧,你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吗?”

“我?是指真正的陈迎春吧?我猜是头部受伤什么的。”

“没错哦,你从楼梯上摔了下来,一头撞到了墙上,按理说应该是当场死亡,不过恰好你穿越过来,占用了他的身体,于是陈迎春看起来就好像还活着一样。刚好有一批高二的学生经过那里,看到你昏倒在那里之后就把你救了起来,然后送到了医务室一旁的自修教室里。事情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医务室一旁的自修教室?为什么不送到医务室里呢?虽然抱有这样的疑问,但是陈迎春并没有将此问出口。

“说起来,你又是怎么死的呢?”

陈迎春松了口气,改用轻松的语调问道。本以为莉莉安也是死于某个意外吧,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从莉莉安口中说出的是一个他无法接受的词。

“我啊——是被杀的哦。”

“哎?”

陈迎春呆立在原处,茫然地看着已经踏上楼梯台阶的莉莉安。刚好此时有两个结伴而行的女同学从楼梯上下来。她们在经过的时候好像在窃窃私语着,但是他此刻已经无暇顾及这些。

“别那么吃惊嘛,你早就应该做好这样的准备了吧?先上来吧,我们边走边说。”

陈迎春紧跟了上去。莉莉安这么说了之后,他才注意到她胸口处的衣服有明显的破损,那应该就是致命伤所在的地方吧。在这个因暴雨而显得极度黑暗的环境下,凶杀这个话题变得更加沉重。

“在我醒来的时候,我发觉自己身处在黑暗之中,外面则是嘈杂的雨声。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就听到有脚步声从门口跑过,我朝着那个方向看去,看到门轻轻地晃动着,而外面则是被雨幕所遮盖,什么都看不到。环视四周之后,我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储藏室里,而我正身处在一片血泊之中,自己的胸口处还在淌着血。当然啦,在我穿越过来之后血已经止住了,伤口也复原了一部分,不然我也不能像现在这样走动了。”

说到这里,莉莉安特意停顿了一下,就好像是在为后面的内容做铺垫一般。

“不仅如此哦。就在我回头看的时候——”

又有一对女生从楼梯上下来,莉莉安只好暂时中断,等到她们离开之后才重新开了口。

“那个时候,我看到了有个人被倒吊起来了,至少在最初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不过,大概是刚刚吊起来不久吧,那个人的身体还在微微地摇晃着,后来晃着晃着,就翻了过来,也是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那个人的胸腹部被剖开了,伤口从喉咙处一直延伸到腹部,里面的东西好像是被挖走了一般,连骨头都能看到哦。随后,我才注意到,在尸体身后的那面墙上,用血写着一个大大的‘死’字,一些脏器也像是被随意地丢掷到墙上一般,留下了一条条垂直的血痕。我那个时候吓坏了,几乎是哭喊着朝外面爬去,刚好外面有其他同学经过,向他们求救之后,他们才把我救了出来。当然,他们也都看到了储藏室里的惨状并马上派了一个人去附近找老师过来。”

莉莉安又顿了一下,回头看了看陈迎春,后者正捂着嘴,看上去很难受的样子。

“后来我才知道一些细节,包括解剖尸体的刀具,还有写下那个‘死’字的工具,都是在储藏室里发现的。死者是在死后被解剖的,然后才用现场的绳子将她的两只脚的脚踝处绑起来,接着挂在钉在墙上的一根钉子上。至于死者的身份,听说是莉莉安的最最亲密的好友——韩雨江。听她的同学——一个正在追求秦莉的男生所说——秦莉曾经和韩雨江约定在储藏室见面,好像是有什么秘密要跟韩雨江说,所以才选择了那样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不过因为秦莉本来就是这个性格,所以也没有人觉得奇怪的,结果没想到居然出了这种事。”

莉莉安这样说着,说到后来她开始用名字来称呼自己所占用的这具身体,可见她现在也在很严肃地思考着这件事。

陈迎春的脸已经扭曲了,他似乎无法忍受这样的场面。

“真正的莉莉安……一定很痛苦吧……自己最好的朋友在自己的面前……”

他说不下去了,想象着真正的莉莉安的经历,他的内心充满了难以言状的悲愤和隐隐约约的害怕。

“你以为这是开始吗?”莉莉安冷笑了一下,这是真正的莉莉安绝不会做出的表情,“你刚才应该已经注意到了吧?我说你被同学送到了自修教室,你有没有想过这么一个问题呢,为什么不把你送到医务室?就算医务室的老师不在,也是能够使用医务室的病床的吧?这至少也比用桌子搭出一个床要来得舒服吧?”

“可……可能是医务室的门被锁上了呢?这不能作为什么证据吧?”陈迎春有些慌神了,顺着刚才的对话,他的心中已经得出了结论,但是他无法接受这个结论,于是他选择了逃避,逃避这个在心中已经完全确定的答案。

“如果真是门上锁了我还这么特意提出来干嘛啊。当时因为我刚被救出来,所以也被送到了医务室,和你几乎是一起的。高二的那些学生把你送到医务室的时候,门非但没有锁,而且还敞开着。然而,里面的景象却吓得他们逃了出来。原本应该是给学生初步治疗的地方如今已经变成了地狱,里面的一名医务室老师,以及五名同学,全部被杀害。门口的一个同学的喉咙几乎被割断,医务室老师和一旁的同学也都是被割喉,不过程度比门口那个稍轻一些。医务室的里间是看不到外面的,大概是有个人想要出来看看吧,结果喉咙被从正面刺穿了,就这么倒在那里。最后,是里间的两名同学,好像还是一对情侣吧,男的大概挣扎过,胸部被连刺数刀,然后太阳穴被刺了致命的一刀,女的则是背部中刀之后头颅被割下——”

“别,别再说了!”陈迎春叫住了莉莉安,他已经无法忍受这样的描述了,“到底是谁这么干的!为什么不报警,为什么不抓住凶手!”

“报警?抓住凶手?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这个事件真正恐怖的地方。”

莉莉安从楼梯口跑进了五楼的面朝外面的走廊。她在栏杆处转过身来,张开双臂。在她的身后,是黑色的天空与灰色的雨幕,嘈杂的雨声持续地贯入他的耳中,使得莉莉安的声音变得虚无起来,没有现实感。

“从4月23日的上午开始,这场怪异的特大暴雨就将这所学校包围了,一共一百多名的师生被困在了私立白铃兰高级中学的教学楼内。”


评论
热度 ( 3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