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恶灵降临于白铃兰》第四章(上)

  • 第四章:陈迎春与莉莉安

 

1

“从4月23日的上午开始,这场怪异的特大暴雨就将这所学校包围了,一共一百多名的师生被困在了私立白铃兰高级中学的教学楼内。”

她停顿了几秒,确认陈迎春已经听明白了之后,才放下了张开的双臂。在这短短的几秒内,她的背后就已经被暴雨淋湿了。

“怎么样?现在应该知道我们的处境了吧?我来帮你整理一下吧。4月23日星期六,你穿越到了我们世界,跟我一起打仗,凯旋而归之后我们举办了庆功宴,庆功宴结束后我就遭到了袭击者的袭击,接着我们便追着那个袭击者来到了这里。与此同时,在当天早上,白铃兰就被暴雨以及随之而来的山体滑坡封锁起来了。随后,据说是在下午的时候,医务室的全体人员都被杀害,之后在晚上八点,韩雨江和莉莉安先后遇害。至于医务室的死者,目前确认的有韩雨江的男友欧阳明志和医务室的老师孙流芳,其他四位被害人我还没有去确认过。回到刚才的话题上,在那个时候我占用了莉莉安的身体,而你占用了陈迎春的身体,然后你便一直昏睡到了4月25日的今天,也就是周一才醒来。以上,就是现在所有发生的事情了。怎么样,还能接受吗?”

“怎么可能接受!”陈迎春一手捂着嘴,另一只手用力地捶墙,他的眼中满是悲愤,“八个人就这么被简简单单地杀了?开什么玩笑啊!那个袭击者到底想做什么!”

“可不简单哦,韩雨江遇害之后的解剖工作可是——”

“别再提这个了!”陈迎春粗暴地说道,随后他的声音变成了呜咽,“我本来以为会是去政府或者是军队之类的地方,只要抓住那个人阻止他的阴谋就好了,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凯尔斯王,你真的不知道你的能力还对别的东西有用吗!”

莉莉安蹙起眉头。

“首先在这里请叫我莉莉安,然后我真的不知道帝王之气这个能力还有没有别的功能,不过我想是没有的吧,或者也许我不知道……”

“那我们又能怎么办呢,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说不定之后还会有人遇害!”

“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啊,”莉莉安扶起陈迎春,“毫无疑问,那个袭击者是经过周密计划的,他从一开始就打算以白铃兰为目标,今天早上的大暴雨恐怕是给了他一个机会吧。现在退缩还太早了,我们一起来寻找线索,找到那个袭击者吧。如果只是害怕而不去思考的话,就永远也抓不到他了。”

陈迎春勉强扶着墙站了起来,他的情绪虽然已经有些平静下来,可还没有到能冷静思考的地步。看着他的样子,莉莉安觉得还是先在五楼转一圈比较好,顺便还能让他了解一下白铃兰的建筑结构。

于是,二人从走廊的一端重新回到原来从楼梯口上来的位置,经过楼梯间后,朝着对面的教室走去。

陈迎春朝着左侧看去,虽然暴雨非常遮挡视线,不过竭力想要观察的话还是可以看清楚一些轮廓。整个白铃兰的教学楼主楼是一个回字型结构,南北两侧的走廊靠内,东西侧的走廊靠外。前者连接着厕所和楼梯之类的地方,而后者则是连接着教室。而在中央的天井则是一处校内的人造景观,中间似乎长着一棵高大的松树,足足有四五层楼高。此外,建筑的外墙似乎还有装饰线条,大致是分割出了每一间教室的位置,而这些纵横的线条都是断续的,在它们本应该相交的地方断开了。

从刚才的用餐经历来看,除了教学楼的主楼之外,应该还有辅楼,在三楼的走廊上有一个天桥连接着辅楼的三楼。

“莉莉安你是在哪里遇害的呢?”

“你这个问法很吓人啊,”莉莉安微微一笑,不过笑容转瞬即逝,“我是在北辅楼的一楼储藏室遇害的。当然,辅楼还有西辅楼和东辅楼,作用分别是实验室和食堂。此外,在建筑的四个角上,还有四个独立的建筑,其中的供电设施以及报告厅的那一幢据说因为地势较低已经被淹了,不过这个说法是否是真的我也不能确定。还有一个料理室,据说是以前在开生活课的时候建的,不过后来就成了料理社团的活动场所了。现在好像老师们也在叮嘱我们不能过去,大概也是被淹了吧。”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东边的走廊。

“我觉得你之前说得对,我们也该主动出击了。首先,我觉得既然无法从帝王之气这个能力出发,那么要不换个思考方向,袭击者——或者干脆说是凶手吧——为什么要杀害那八个人,他们有什么共同点吗?”

“没有。”莉莉安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要说共同点的话也就只是在医务室里的那五个学生都是病人,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更何况,莉莉安,韩雨江,以及医务室的值班老师又是怎么回事呢?在我看来,凶手只是单纯地以这两个地方的人作为目标而已。”

“真的不能从外表看出穿越者吗?”

“不能,袭击者想必是很久以前就拥有这具身体了,所以可能看不出不协调的地方。”

“可是记忆不是不能继承吗?”

“首先虽然概率很低,但是万一他和你一样是在这里觉醒的呢?就算的确是穿越而来的人,你想怎么调查人的记忆呢?”

陈迎春一时语塞,不过他很快又想到了一个新的方法。

“那么力量呢?一般的女孩是无法做到一口气杀掉六个人吧?更何况根据你所说的其中一个人的脖子都快被割断了,还有一个人干脆被割下了头。”

“没用的。虽说力量之类的东西的确会随着我们所占用的身体而受到限制,但是敏捷度还是不会变的,并且只要和这具身体契合得好,那种力量也是可以拥有的,就像是挖掘出了这具身体的潜能一样。信不信过个一两年作为莉莉安的我可以把你打翻在地哦。”

一想到穿着可爱洋装的莉莉安撩起拳头一拳撂倒了一个肌肉壮汉,这个场景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不过玩笑也就到此为止了,这个校园里居然潜藏着这么一个危险的杀人魔,还是这个现实更加让他感到不安和害怕。

“也就是说,他能轻松地杀人咯?而且我们不能简单地凭力量区分那个人?”陈迎春的身子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理论上是这样吧。不过现在我们对于袭击者的了解也不够多,所以目前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了。”莉莉安不动声色地说道。

“那么医务室的案件会不会是袭击者阻止我们到来呢?因为我们穿越是要穿越到刚刚死亡的人身上,袭击者会不会担心医务室中有人刚死,然后就被附身了呢?这样就有杀人的理由了!”

“不符哦,医务室的事件根据老师们的初步判断,是下午发生的,而我遇到袭击是在晚上,差不多是八点左右莉莉安和韩雨江遇害的时候,时间对不上。”

陈迎春还不放弃。

“那么从谁有可能犯案这一点呢?我指的是,会不会有目击证人看到有谁到过现场。既然和异世界相关的方法行不通,那我们就用这个世界通用的方法来解决!”

对于这个看法,莉莉安倒是没有反驳。

“也有道理,这就是所谓的‘入乡随俗’吗?唔……好像用得不对。总之,接下去我们可以朝着这个方法进行调查。”她刻意用一种幼稚的口气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在模仿真正的莉莉安,不过这种模仿还是太拙劣了一些,一点都不自然。

“还有,关于莉莉安和韩雨江的事件,说不定袭击者的动机就是莉莉安所发现的秘密呢?”

“关于这一点我早就已经想到啦,不过问题就出在这里,真正的莉莉安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这个秘密是什么。好像是23号的晚上才打算跟韩雨江说的,之后就发生了这种事。说起来,韩雨江的男朋友就是医务室里遇害的欧阳明志,为了看望自己生病的男朋友,她才和莉莉安分开,并且约好晚上在储藏室见面的。后来听高三三班的人所说,是在韩雨江的劝说下他才决定去医务室的,随后韩雨江就帮忙整理他的东西,顺便在那里画画,据说这是她给莉莉安的一个惊喜,所以必须要向她保密,之后到了差不多七点半的时候她才带着画离开。”

“那间储藏室里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就是莉莉安所说的秘密呢?”

“我在你昏迷的这几天里也不是什么都没做,我也潜入过储藏室翻找过,可惜一无所获,要么这个秘密一开始就和储藏室没有关系,要么就是这个秘密已经被凶手带走了。不过我更倾向于前者,听莉莉安的同学所说,她们好像是为了找到一个绝对没有别人的地方说话才去那里的,并且他还给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线索让我怀疑莉莉安是把这个秘密写在纸上并且带在了身上,不过我却始终没有找到。这个我之后再跟你说吧,到时候和他见面之后听他亲口说也许会更好一些哦。”

“那么那幅画呢?就是韩雨江画的那个,那上面会不会是什么线索呢?”

一提到这个,莉莉安的神色便黯淡下来,似乎是说到了什么伤心的地方。

“我在韩雨江的衣服口袋里找到了,不过是普通的画而已,画上是穿着另一种款式的洋装的莉莉安,大概是想送给她的吧。那幅画还没有上色,不过线条都已经完成了。”

“韩雨江和欧阳明志双双遇害,这其中是不是隐藏着什么关键呢?”

“只是巧合而已吧,不然医务室的其他人又该怎么解释呢?如果只是为了杀害欧阳明志,完全可以在他一个人去医务室的时候杀掉他啊。”

感觉能想的都已经想到了,陈迎春沮丧地垂下头。

“别放弃啦,你之前不是提过一个很有趣的看法吗?从现场来看,确实让人怀疑凶手是从外面进入的,这样至少能提供一个方向。而且,你到现在为止不是还没有看过现场吗?从你刚才的表现来看,说不定你在那里会有新的看法呢,我相信你哦。”

去看现场?陈迎春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拐过一个拐角,又经过了厕所和楼梯间之后,总算是到了值班办公室了。陈迎春想着,一会儿还是找个借口推掉现场勘查这一步吧,自己实在是无法接受那样的场景。

“具体的进展还是问问老师吧,我也很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顺便给你看一下被困人员的名单。”莉莉安似乎并没有察觉到陈迎春的内心变化,热切地敲着门。

 

2

面对他们的来访,三位同样穿着黑色西装和白色衬衫的老师神情不一。名叫兰绮的老师对他们笑脸相迎,而李健方老师则是显得很不满的样子,至于秦永亮老师,则显得有些焦虑。

“不好意思又来打扰各位老师了。”莉莉安笑嘻嘻地说道。在陈迎春的提醒下,她已经不再刻意用那种声音说话了,而是用平常的语气。

“没关系,我们刚刚讨论完巡逻的路线。陈迎春同学,你醒来啦?感觉怎么样,头还疼吗?”

陈迎春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还觉得有些疼,这当然是他现在的真实感受。

“老师,陈迎春也想了解一下事情的详细情况,我想既然我能知道的话,那么告诉他也无妨吧?”

“他和你的情况可不一样,你是和事件有关的人,而他只是出了意外。”

“算了,反正这件事已经传开了,”秦永亮低着头的样子显得有些消沉,“与其听那些小道消息,还不如从我们这里听到事实比较好呢。”

“是吧?”莉莉安对着他露出了微笑。

兰绮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无奈地答应了她的请求。

“不过我想你应该把大部分的事情都告诉他了吧?我们还能补充什么呢?”

“嗯,对的,基本上我都已经告诉他了……啊,当然啦,他答应我关于现场是不会外传的。然后呢,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老师们是怎么看这起事件的呢?又打算怎么去找出犯人呢?”

“难道你们是想单独行动去找到犯人?不行,这太危险了,我不答应。”李健方带着怒意说道,“兰绮老师,我觉得不能让他们去做那么冒险的事!”

“我知道,我知道。”兰绮紧锁着眉头在房中踱步,“就如李老师所说的,我劝你们还是不要插手这起事件比较好,毕竟你们只是学生,而且还都受了伤,不能因为一时好玩而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关于调查,我们老师会想办法的,请你们放心吧。另外还有三位老师下山去寻找支援了,如果顺利的话山下也会派人上来的,所以你们大可以放心,这起事件要不了多久就能解决了。可是如果你们现在惹恼了凶手的话,说不定他还会有进一步的行动。”

“可是万一凶手从一开始就有多个目标呢?”陈迎春反驳道。

“所以我们才会安排巡逻,防止事件的进一步发生呀,只要大家都老老实实地坐在教室里,就不会有事的。我们老师会保护你们的安全的。好了,我们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也差不多该去巡逻了。我刚好是巡逻西侧教室的,要不我送你们回去吧?”

这句话大概是带有逐客令的性质吧。同时,以这句话为暗号,李健方和秦永亮先后拿着手电筒离开了办公室。

“那个,虽然不能告诉我们老师们思考的方向,那么可以给我们看一下名单吗?就是被困人员的名单。”

兰绮收起了温和的表情,改用严厉的眼神看着她。

“你为什么要看这个?”

“只是想看看现在学校里有哪些人而已,这样子都不行吗?”莉莉安嘟起嘴,就像个生气的小孩子一样。

“真是拿你没办法,”兰绮从身后拿出了一张白纸,上面简单地记着一串名字,“就给你看一眼好了。不过,千万不要插手这件事,因为你所持有的的某个秘密,你的好朋友已经以那种方式遇害了。”

本以为这句话会多少起到一些震慑作用的兰绮因为莉莉安带着陈迎春投入地看着名单而吃了一惊。这是当然的,因为真正会被这句话所触动的那个莉莉安已经在那个时候遇害身亡了。

“说起来,你真的想不起来那个秘密是什么了吗?这个线索非常关键,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吗?”

莉莉安从名单上抬起头来,一脸困惑地看着对方。

“很抱歉啦,我真的……什么都……”

“还是和原来一样啊……”兰绮长叹了一口气。

陈迎春看了一遍名单,然后将纸递还回去。

“看好了吗?那我就送你们回去吧。”还没等他们回答,兰绮就已经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这时,一个女孩子出现在了门口,刚好碰到老师开门的她连忙向对方道歉。

这个女孩子好像是自己班的……陈迎春觉得自己刚醒来的时候好像见过对方。想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那个女孩叫做黄韶。

兰绮又回到了办公室里。

“你的同学来找你了,你们就一起回去吧。我刚好巡逻的时候顺路,就送莉莉安回去吧。”

陈迎春将目光转向门口,看到了黄韶的浅笑。

“那就这样吧,”莉莉安无力违抗老师的意志,只好答应了,“陈迎春,我过会儿再来找你哦。”

听到这话的黄韶明显地露出了不满的神情,不过这个表情转瞬即逝。她很快就恢复了最初的样子,来到陈迎春的身前。

“莉莉安也真是的,明明你还没有恢复好,就拉着你到处跑来跑去,我们一起回去吧。这么一想,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回去了呢。走吧。”

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陈迎春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大概是晚饭的时候,从两天前的案件之后,一直都没出什么事,不知道今晚能不能也像昨天一样这么平安地度过呢?


评论
热度 ( 5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