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恶灵降临于白铃兰》第四章(下)

3

在值班办公室门口,陈迎春跟着黄韶左转朝着东面而去,楼梯就在那个方向。

一开始,两人都沉默着。黄韶的步伐很慢,就像是在公园里一边欣赏风景一边散步一般。她背在身后的双手紧张地握在一起,看上去像是有什么心事一般。猜不透她有什么想法的陈迎春当然也只能沉默地跟在她的后面。

“那个……你现在还好吗?我是指……你的记忆。你刚醒来的时候好像有些失忆了,现在能够想起来了吗?”

黄韶好不容易才引出话题,而这个话题在陈迎春看来,倒是一个了解真正的陈迎春的好机会。

“虽然想起来了大部分的事情,但是还是记不清一些以前的事。”

“果然是这样啊,毕竟伤得那么重,昨天我还怕你永远醒不过来了呢。”她平淡地说道,不过从平淡的语气下可以体会出她紧张不安的内心,“这么说也能理解了呢,我想你和莉莉安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所以我觉得等你恢复了记忆之后说不定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说到这里,陈迎春已经差不多猜出对方的目的了。他已经在内心想好了答案。

“你还记得以前的你是什么样子吗?”

大概是陈迎春没能一下子回答吧,黄韶轻轻笑了笑,然后接着说道:“那我就来帮你回忆一下吧,说不定这样你就能完全恢复记忆了呢。”

黄韶开始回忆起来,听她充满感伤的语调,陈迎春莫名地觉得两人的关系并非是同班同学那么简单。

“以前的陈迎春呀,就是那种傻傻的,在细枝末节上较劲的人。初中的时候为了作文里的一个字跟老师纠结了半天,最后老师都不耐烦了,气得把你赶出了办公室。平时打扫卫生的时候也是,别人都是应付任务,草率地扫了扫就完工了,但你不是,总是仔仔细细地扫完自己负责的那一块地方。现在想想也真是很好笑啊,我有一次跟你开了个玩笑,本来只要一笑置之就好了,可你偏偏不服,抓我话里的漏洞来反驳我,那一刻我真的觉得你真是不解风情,读不出我话里的玩笑意味。我说这只是个玩笑,不用那么较真,可你偏不。那次我们大吵了一架,本来说好谁都不理谁的,结果第二天你就带着小礼物来赔罪了,那样子真是傻得可爱呢。”

说着说着,她的语调又悲伤起来。

“本来我以为这是我的特权而有些骄傲呢。不过呢,后来我才发现,不管对谁你都是这个样子的,算是那种老好人的类型吧。虽然不算是特别受欢迎的男生,但也不至于被人讨厌。能做到这一点真好啊,在这个世界上,总会在自己意识不到的时候被人指指点点,像你这样独善其身还真是让人羡慕呢。”

走下一层楼后,她在楼梯平台那里停了下来。他们的班级就在四楼,不过她似乎不急着回去的样子。

“初三的时候我向你表白了,那个时候你也答应了,我也觉得你对我特别好。可是当我发现其实你对待任何人的态度都是一样的时候,我又有些迷茫了。随后,我们一起到了高中,看到你和吴梦浦之间的关系,我突然意识到,你们才是真的互相喜欢。你的喜欢不是停留在表面的形式,而是更进一步的,对于两人未来的规划。你觉得恋爱不是儿戏,并且一直用一种睿智的目光去看待,我想这是很少有人能够理解的吧。于是,我选择了退出,让你和吴梦浦在一起,然后一晃就是三年过去了。之前你们也说过,要考同一所大学,那是你们都很憧憬的一所高等院校。对于她来说这个目标很轻松,但是对你而言就有些困难了,你太容易钻牛角尖了,所以虽然很努力了,但是仍然提不高成绩。即使如此,你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没有放弃你所憧憬的未来。光是这一点,我就已经觉得很了不起了。仔细一想,也许你就是拥有这种我所缺失的品质,当初我才会喜欢你的吧。”

黄韶继续说着,但是她的声音在陈迎春听来仿佛隔了一堵墙一般,一种超现实的感觉冲击着他。

听着黄韶的描述,他在脑中渐渐描绘出了真正的陈迎春的形象。那是一个对人待物都充满热情的人,不算是特别受人喜欢但至少不遭人厌,还总是对一些细节的地方较劲,对恋情也有独特的理解。这样的人跟自己根本不是活在同一个世界里。

自己的过去——萧朝阳的过去,又是怎么样的呢?

再过去的已经记不起来了,唯有高中的那一段记忆尤为深刻。当时自己是以非常高的成绩考入了当地的一所还不错的学校,虽然比不上白铃兰,但也至少是小有名气。在班级里,自己一直坚信着拥有过人的能力,觉得自己不用好好上课,不用好好地写作业也能考好。一开始的几次考试仿佛也证明了这一点,这让自己的内心更加膨胀。偶尔考得不好,被老师批评,自己也总是劝慰自己说这是失误,这是粗心,又或者是这次没有认真起来,要是自己认真的话,这种考试绝对没有问题的。

要是哪次考试彻底失败了或许还能醒悟过来,可惜的是一直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惨痛失败。自己也许是有一些天赋,对于知识的领悟能力以及信息的接受能力确实要稍高一些,大型考试总是能顺利地通过,但是这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是一件幸运的事还是一件不幸的事呢?从现在的结果来看,大概是后者吧。

正是因为如此,自己一直沉浸在自我膨胀中。如果仅是这样就算了,更糟糕的是自己开始蔑视那些真正努力的人,嘲讽他们“你们干什么那么用功啊,用功了不还是考不过我吗?”之类的,对于那些一直埋头做题的人更是报以彻底的鄙视,觉得他们真是太蠢了。

老师讲题的时候,如果是自己不会的题听完之后就觉得这种题一定是超纲的不会考的,一旦是自己会的题就沾沾自喜,看着周围那些愁眉苦脸的同学,还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此外,自己也总是讽刺那些做事踏实,性格老实的人,觉得他们不懂变通,他们以后肯定也就做做不动脑筋的底层工作。

这么说起来,像是真正的陈迎春这样的人在以前的自己看来不就是那种不懂变通只知道学习的笨蛋吗?不,不是以前,甚至到了现在也是如此,之前刚醒来的时候对于白铃兰不也是抱有了同样的看法吗?

在那之后,理所当然地,高考并没有发挥好。虽说他认为高三的那次车祸的确对他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但是他也渐渐明白了,问题的根本出在自己身上。

在高考落榜之后,他看父母的眼神就不一样了,他们那明明深感失望但是却不得不对他挤出笑容的样子真是令人作呕。他开始将考试失利的怒火撒在了父母的身上,抱怨他们高考前总是给他压力,总是没有很好地照顾他内心的需求,所以才会导致这一切的。说白了不过是逃避责任罢了。

本以为靠着天赋能考到一流大学的他最终只到了一个离家很远的一个三流大学,大学四年也只是跟着那些无所事事玩物丧志的室友混了四年,什么都没有学到。自己在外面过着这样的生活,当然也不好意思和家里联络,最后甚至连家也不想回了。

如今要是归结起来的话,自己现在的惨状是不是全都源于自己的高中呢?如果自己能维持住初中时的状态的话,说不定就能回报父母的期望了。

如果陈迎春还活着的话,他恐怕不会过上自己这样的接近于社会废人的生活吧。只可惜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了,自己已经不可能再回到高中那时再重来一次以修复自己的人生了,一切都无可挽回了。

“不好意思,我一下子说的有点多了。”黄韶悄悄地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陈迎春惊醒过来,看着黄韶的样子大概是说到了什么让她伤心的事情了吧。

“我想你现在应该大致明白了吧?自己的过去什么的?”

陈迎春含糊地点了点头,他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完全了解这个人。

“我也说了那么多你和吴梦浦之间的事情了,关于你们的恋情我想你肯定不会那么轻易地忘记吧?”

他犹豫不决地点了点头。看到他的反应,黄韶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那么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一个是和你有着深厚感情,和你拥有一样性格,和你一起规划未来的吴梦浦,一个是刚刚认识没多久,只是长得很可爱还完全不懂她的内在的莉莉安,你会选择哪一个呢?我想答案一定很明显吧?”

凝视着黄韶希冀的目光,陈迎春说出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答案。

“我选择莉莉安。”

本来微笑着的脸因为这出乎她意料的答案而僵住了,黄韶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我喜欢莉莉安,我和吴梦浦的恋情到此为止了,不管她多么优秀,多么适合我,都没有用了。所以,我要和吴梦浦分手,我要和莉莉安重新开始。”

做出这个决定是很短暂的一个过程。之前黄韶说的什么他都没有听到,也不清楚吴梦浦对于真正的陈迎春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不过这个问题并不重要,因为真正的陈迎春已经死了,自己只是占用这具身体,没有必要为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人际关系负责,与其让那个女孩伤心还不如就这么结束。而且,这样也有利于自己和莉莉安的调查。他相信,这是基于自己理性的判断,虽然现在有些残酷,但是他相信这是自己唯一的选择。

“我……我真是看错你了!”黄韶忍不住心中的愤怒,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然后气冲冲地推开他,跑下楼梯。

她这么着急地下楼除了出于对陈迎春的生气之外,还有另一个理由。之所以挑在这里说话就是因为她约了吴梦浦出来,告诉她自己能够帮助陈迎春恢复记忆,相信他们之间的深厚感情一定会让他做出正确的选择的。然而她却没有料到事情居然变成了这样。

跑下楼梯后,她四处张望,本来她们约好要吴梦浦躲在这边的楼梯下听他们的对话的,结果现在到处找不到她的身影。

她的心中充满了悲愤,泪水不自觉地涌了出来。这里面除了包含对陈迎春的愤怒之外,也包含着自己过于大意的行为以及没能唤醒陈迎春的自责。

 

高三五班的教室。

教室门被猛地推开了,捂着嘴抽泣的吴梦浦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顾不上众人的目光,她径直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掏出餐巾纸擦拭着自己的泪水。

她的好朋友赵语欣凑了过来。知道内情的她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陈迎春是不是脑子真的被撞坏了?秦莉那种女人都会看得上。不过是个装着可爱的样子来吸引别人目光的婊子罢了,还自称什么公主,真是笑死人了。本来以为他不会因为外表喜欢一个人的,没想到还真是一个俗人啊。”

一旁的男生夏凯也走了过来,他说出口的话很不好听,不过这也是周围同学的心声。

“说起来我以前都没有看到过秦莉和陈迎春在一起过啊,不就是他出了事情后一直去看他吗?我们的吴梦浦又不是没去过。利用失忆的机会抢走别人的男朋友,真是个贱人!”

“不要说了!”吴梦浦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叫道,“不是他们的错,是我的错,是我不够好,没能让陈迎春选择我……不是他的错,也不是秦莉的错……”

“可是这也太过分了吧?你们交往了三年,没有一点征兆,突然就要分手然后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开什么玩笑,他把你的感情当成什么了?”

“别说了!让我冷静一点好吗,拜托了。”

夏凯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赵语欣制止了他。作为吴梦浦的好朋友,她明白此刻她更需要什么。

等到周围的人都散开后,吴梦浦拿出了一直放在书包里的那本记事本,里面夹着许多张纸,都是和陈迎春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一起规划的未来。所谓未来,其实也不是那么遥远,无非是关于这个学期,今年这类的规划。一部分由陈迎春来写,一部分由吴梦浦来写,两人还会修改对方的想法。看着这些的同时,当时两人的笑颜浮现在了她的眼前。

翻着翻着,有一样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陈迎春在她生日时送给她的,上面写满了他对她的祝福以及对她的希望。看着这张纸,陈迎春当时的希冀的语气,温暖的笑容,拘束的动作又再现了出来。吴梦浦一时冲动,想要将这张纸撕成两半,但是刚撕开一道口子,就忍受不了亲手撕去这段回忆的痛苦。

泪水像决堤一般涌了出来,她丢下这张纸,身子不由自主地趴在了桌子上,对着笔记本嚎啕大哭起来。悲怆的哭声感染了教室里的每一个人。

“我……失恋了……”


4

莉莉安和兰绮并肩走在西侧的走廊上,他们将要从南面的楼梯下楼。然后在四楼穿过去,在北侧的楼梯下到三楼。以此类推,直到来到一楼。

走在无声的走廊上,莉莉安侧过头去看着身旁的雨幕,她总是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一些什么。但是究竟是什么呢?这是源于真正的莉莉安的遭遇还是自己的遭遇呢?

“那个,秦莉啊,”兰绮略显别扭地开口道,莉莉安不由得吓了一跳,从眼前的雨幕中回过神来,“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环境很适合让人聊些平时不会聊的东西呢。其实,作为你的班主任,我一直有些关于你的事情想要跟你谈谈。也许你会觉得突兀吧,但我倒是觉得现在非说不可,并且现在正好也是我们两人共处的时间,也算是个不错的时机,你觉得呢?”

莉莉安现在才知道原来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班主任。既然是班主任找自己谈话,那么也就没有理由拒绝了。

“好啊,兰老师想要跟我聊什么呢?”

“就是关于你的事情啊。你知道现在老师和学生们是怎么看待你的吗?”

“唔……我觉得我身边的同学都对我很好,但是总觉得一些我不认识的同学好像有些讨厌我,我不知道以前是不是也这样。”

莉莉安回忆着这几天来的所见所闻,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感想。当然,考虑到自己和陈迎春之间的关系,她特地补了后面那句话。她不确定在这个误会之前,莉莉安是不是也被别人讨厌着。

“是吧,你也知道的吧?不管是三班的学生也好,还是我也好,我们都是知道你,了解你的人,所以才能对你做出准确的判断,老实说,你就像是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都是高中生了,不管是言行还是举止都像个小学生那样,我不知道我这样说你能不能接受。不过,这也就仅限于了解你的那些人中间了。如果是不了解你的人呢?你还记得那次跨年晚会吧?当时有个即兴节目,你上场表演,最后你还记得是怎么称呼自己的吗?”

莉莉安摇了摇头,她的确没有那段记忆。

“你还真是神经大条呢。”兰绮笑了一下,但是笑容很快就消失了,“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称呼自己是公主殿下。我们班的人当然知道那是你的玩笑,但是其他年级的学生呢?当时可是全校的学生在场啊。当天晚上,你不是就被骂得很惨吗?被那些高年级的人辱骂,批评,说你是公主病。现在三班的或者是其他班的人都是以玩笑的方式叫你公主殿下的,可是最初的时候这个词对你而言可不是赞扬。”

莉莉安有些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了。秦莉喜欢称呼自己为莉莉安,而那次事件之后周围的人又开始称她为公主殿下,于是才有了“莉莉安公主殿下”这样的说法。老实说,一开始的时候她也以为是秦莉以“莉莉安公主殿下”自称的,所以最初对于秦莉的角色定位还是有很大的问题的。

想着这些的时候,莉莉安进一步思考,那么真正的莉莉安又是什么样的呢?所谓的孩子般的感觉又是指什么呢?既然被称为“公主”不是她的本心,那么她本来又是怎么想的呢?

想要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是多么困难,这件事她早就应该知道了吧?莉莉安自嘲道。

“现在可比那时候好多了,大概高一的学生都认识了,上次你们社团的那次公开展示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一些高年级的学生也开始了解你了,不过还是有那么一些学生不了解你的为人,他们仅凭着你的外号就妄自判断,认为你矫揉造作,装可爱。说这些话的他们当然也有责任,但是你有没有呢?”

他转过头来,看着莉莉安的身体,准确地说是衣服。

“虽然学校从来没有规定过学生在双休日的时候要穿校服,但是这也不代表什么衣服都可以穿到学校这个环境里来。我不懂你是怎么看你的着装的,但是我知道,你这么穿只会让你更加显眼,更加容易进入别人的视线,更加被那些根本不了解你的人抹黑,并且,在老师中也有很大一部分人对你很不满。在学校这种环境氛围下,你穿着这么孩子气的衣服,不仅影响了自己也是影响了别人,这里可不是你的公主殿堂。”

兰绮停顿了一下,看上去是在期待着莉莉安的反应,然而他却没有获得预期的效果。

“奇怪了,如果是平时的话,你一定会反驳说这才不孩子气之类的话,今天怎么不说了?”兰绮深有感叹地接着说下去,“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两天你好像突然成熟了一点,本来的你就像个孩子一样,可是最近总觉得你像是个思维成熟的人,不知道是什么给你带来了那么大的变化。那天也是,我习惯性地叫你‘莉莉安’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反驳我,让我叫你‘秦莉’,你知道这个时候我有多么欣慰吗?这种感觉就像是那么多年都没有长大的孩子终于长大了一般。我甚至觉得,我有信心把你拉回到正常高中生应有的生活轨道上。”

兰绮停了下来,因为他注意到莉莉安从刚才开始就站在了原处。

“怎么了?”

莉莉安抬起头,用她清澈的眼睛注视着自己的班主任。

“对不起啦,兰老师,那个时候我有些糊涂,所以才说出了这种话,接下去的日子里,还是希望兰老师继续称呼我为‘莉莉安公主殿下’哦!”

兰绮的表情从惊愕变为了困惑。

“可是你不是明明……”

“像孩子一般也好,公主殿下的称呼也罢,这些不都是作为莉莉安这个人物的标签吗?这些标签既然没有负面的意义,那就这么一直保持下去好了。毕竟当大家看到这些标签的时候,就会反应过来,‘啊,这个人是莉莉安啊’。如果我失去了这些的话,那么莉莉安就不再是莉莉安了,而是成为了和别人没有区别的另一个人了。所以,就在这有限的时光里,请让我扮演好这个角色吧。”

莉莉安天真地笑着说道,这一刻的她,在兰绮眼中,和原来自己认识的那个莉莉安重合了。那如同孩子一般天真的笑容,那天真无邪的语气,所有的这一切都和自己认识的她一模一样。唯独不一样的是,她的话语中多了份成熟,这是原来的她不可能拥有的。

兰绮挠了挠头发,有些尴尬地说道:“真是奇怪啊,虽然觉得你还是很幼稚,但是又觉得你有些地方不一样了,感觉你更成熟了一些。真是奇怪啊,以前绝不会这么觉得的。”

当然,前面的这段回答不只是说给兰绮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即使这具身体是自己临时占用的身体,也要在有限的时间里让真正的身体的主人以自己的灵魂活下去。她从来都是这么认为的,每拥有一具身体,就要对其负责。

聊着聊着,两人已经走到了四楼的西北处的拐角了。下一层就是有学生所在的高一的教室了。两人朝着北面的走廊走着,打算从东北处的楼梯下楼。

“再说说别的事情吧,虽说现在谈这个也许不太合适,但是这个事情总是要提的。我们学校虽然是以重视素质教育而闻名的,但是考试总还是要通过的,你们也是要和其他高中的人一起竞争的。如果你能把你的娱乐时间分出来一些放在学习上,你的成绩也不会那么差了。”

“可是我有自己的爱好没有错啊,我也在很认真地钻研自己想做的事情啊。”顺着兰绮的话,莉莉安别有用心地说道。这样说的主要目的还是想更多地了解一下莉莉安这个人物,包括之前她做了什么之类的。除了更便于自己扮演这个角色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寻找有没有什么和莉莉安所说的“秘密”有关的东西。

“很认真?你在开玩笑吗?前面的不说,就说说最近一个月,一开始你对密码感兴趣,找了好多人问了各种密码,然后突然又开始对神秘主义感兴趣了,好像是因为你在寝室里遇到了什么灵异事件,这样也就算了,过了一个礼拜又想搞校园七不思议了,搞了两天又不搞了。就在上个星期,突如其来地,你又向同班的编织社的盛真虹同学请教编织的知识,真是不懂你到底在想什么。我很想问问你在这中间到底学到了什么?”

“啊……哈哈……”光是听着兰绮老师的描述,也知道真正的莉莉安大概什么都没有学到。

七不思议?这个词语好像经常在电影或者漫画中听到,并且一出现这个词好像就和学校的什么秘密有关,说不定这次也是这样。而且最近一段时间的对于编织的兴趣感觉和前面的兴趣爱好格格不入,说不定这里面也隐藏着什么玄机呢。莉莉安乐观地想着,觉得这条线索有必要保留一下。

两人走下楼梯,穿过三楼的北面走廊。还没转过拐角,他们就听到了教室那边传来的骚动声。

“都什么时候了,这帮学生还在闹!太没有危机感了!”兰绮老师这么说着,加快步伐转过拐角,莉莉安也紧跟了上去。不过,事情好像并不像他所想象的那样是学生的玩闹。大概十来个学生围在天桥口朝里张望着,大部分人都在互相窃窃私语。

一个惊慌的女生恰好转头看到了兰绮,于是大喊着“老师来了!”。这句话一出,人群更加骚动了。

“老师老师,快过来!”

“里面……里面……”

“实验楼那里……”

兰绮迅速穿过人群,来到天桥口,对面就是所谓的实验楼。他一打开手电筒,瞥到天桥里面的异样光景后意识到这不是能让学生们看到的东西,迅速关闭了手电筒的电源。然而就算他的动作再迅速,也有不少学生借着手电筒的灯光看到了里面,一些胆小的女生甚至大叫起来。场面瞬间变得混乱。

“你们快回教室,快回去!这一楼层的临时负责的同学呢?快,快让大家都回去!然后再派个人去叫其他老师来,一个应该在东侧,一个大概在食堂那边,快去!”

负责的同学连忙手忙脚乱地招呼学生们回到教室,一些读懂气氛的同学也让周围的人赶紧回去。两三个男同学一起跑了出去,大概是去叫老师了。

确认身后没有其他同学后,兰绮才再度打开手电筒,天桥对面的墙壁上已经溅满了血迹,地上散落着不少残骸。与其说是残骸,不如说是碎片。往地上随便扫了一眼,就认出了天桥上的一小段手指,人的眼球,以及一个没了手指的手掌,还有一块较大的半个胸部,校服上印着的校徽格外显眼。

说不定里面也有吧,尸体的碎片说不定被撒在了整个楼内。兰绮开玩笑似地猜测道,但是这个猜测却让他不寒而栗。

莉莉安躲在天桥后面,从兰绮的身后看到了里面的惨状。她瞪大了眼睛,皱着眉,脸上写满了悲愤。

看来那个袭击者终究还是行动了,他的目标,绝非那八个人那么简单。

评论
热度 ( 2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