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恶灵降临于白铃兰》第五章(中)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3

陈迎春结束了回忆,睁开眼,失神地看着桌角上贴着的课程表。

现在已经是4月26日了,如果还能正常上课的话,现在就该是上周二的课了。语文、数学、数学、生物、体育……居然还有体育课?

陈迎春笑了出来,为什么高三还有体育课啊?你们不是最好的高中吗?最好的高中居然会有那么多副课?一周三节体育课?还有周四的生活课?生活课是什么课啊!自己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周五还有美术课?这么说来周三也……果然啊,居然还有音乐课,还是在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课。周一也是,最后两节是社团课,都高三了居然还有空搞社团。

一种莫名的嫉妒感涌上心头。自己高中的时候明明那么累,整天都是做考卷讲考卷,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老师又管得那么严,要是像班上的老实人那样的话肯定是要累死的。而这里的学生,居然到了高三还有那么多空余时间,这是在嘲笑别的那些累死累活地拼命做着考卷的学生咯?

陈迎春不满地想着,心中甚至产生了一种这种人死了也没有关系这样危险的想法。他本人也意识到了其中的危险性,赶紧抬起头来坐正身子,用手掌拍了拍自己两边的脸颊。

巧的是,自己刚醒来,莉莉安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口,她看上去很是焦急,连敲门都顾不上就把门打开了。

“哟,公主来啦,拜托公主有点礼貌好不好,这里不是你的世界。”沈啸不客气地说道,一旁的周子悦用眼神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这个时候,陈迎春才注意到黄韶正坐在教室的角落里默默哭泣。自己之前说的话对她的打击真的有那么大吗?他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明明只是分手而已,有那么严重吗?

“陈迎春,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

“我也刚好有事情要问你——”

“你要问的事情先等一等吧,总之现在外面出大事了,你还是先出来吧。”

看莉莉安一脸严肃的样子,好像的确是出了什么大事的样子。陈迎春想都没有多想,赶紧跟了上去。

在他走后,沈啸很不满意地哼了一声,然后赌气似地看向窗外。

“人家谈恋爱是人家的事情,我们管不着。”周子悦冷静地说道。

沈啸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就是觉得自己看不惯这种行为。为什么这种人都能被那么多人喜欢上,而自己却没有人喜欢呢?大概他对于陈迎春现在的行为不满的原因就是源于此吧。

 

“碎……碎尸!”陈迎春再次遭受了强烈的打击,他实在无法想象那究竟是怎样的一幅景象。

据莉莉安所说,她跟着兰绮老师巡逻的时候在天桥那里看到了有人群聚集,然后就看到了天桥里的尸体。当时兰绮老师就把所有学生赶回去了,并且拜托学生叫来了其他两位老师。他们当时调查了整栋西辅楼,在二楼和四楼也发现了同样的尸块。尤其是二楼,走廊上的血迹比其他两个楼层都要多。

“有一具尸体的尸块被切成很小一块散落在那栋楼的各个地方;还有一具稍微大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还有一人不知道是不是幸运一些,只有头部不见了,其他身体完好。老师们简单地看了一下尸块的情况,推测有三人遇害。根据找到的胸部和校服来判断,遇害的三人都是女生,只不过三具尸体的头都还没有找到。”

“头还没找到?为什么呢?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在这个封闭的环境下,按理说只要调查一下就能知道死者是谁了,大概都是熟悉的同学,也不大可能会交换身份吧?说起来,昨天吃午饭的时候好像是见到过一对双胞胎,可是双胞胎这个也太明显了吧?怎么想凶手也没有切除尸体头部并且藏匿的必要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问题就出在这里。之前你大概是在睡觉吧,就是那个时候,三位老师去了所有的班级调查人数,结果发现,除了田华中,高言明这两个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人以及之前的尸体之外,所有人都在。也就是说,这三个人从一开始就不在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陈迎春的大脑已经完全空白了,他已经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莉莉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身朝着西侧走廊走去。

“要……要去哪里?”

她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是去看看现场咯,不做调查怎么行呢。因为尸体来不及处理所以基本保持原样,我们一起过去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呢。”

“一……一定要去吗?不是还有一种叫做安乐椅侦探的吗?”一想到现场的尸骸,陈迎春就觉得自己的双腿发软。

“当然要去啊,你不会自信到觉得自己不用看现场就能破案吧?走吧。”

一种抗拒的感觉在陈迎春的心中升起。不过,想要借此改变自己命运的想法还是占据了上风,将本能的逃避感压了回去。


4

随着手电筒的光圈,李健方仔细地在东侧走廊四处巡逻。

关于莉莉安,他始终想不明白一些问题,比如,伤口明明是致命伤,为什么莉莉安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样,没过多久就能下床自由走动了?还有,莉莉安失忆真的是因为悲伤过度或是惊恐至极吗?总觉得不像是这样啊,可是刺中心脏的那一刀真的能导致失忆吗?

不过要是莉莉安昏迷了也就罢了,问题是她还醒着,而且还是和以往一样到处惹麻烦,明明她的好朋友已经因为她死了,她却拉着在自修教室里认识的高三的学生继续惹事。真是受不了这种人。

李健方一边慢悠悠地走着,一边回想着事件的大致经过。

医务室的案件又是怎么回事呢?凶手又是如何一口气杀死那么多人的呢?要想真的手起刀落将一个人的脑袋那么利落地砍下去,想必需要很大的力气,所以是男生干的吗?

实在想不明白,总觉得目前发生的事件有一种超现实的感觉,或许这所学校真的潜藏着恶灵呢。

忽然间,李健方在经过高三七班的时候停了下来,然后又折返回去敲响了高三七班的房门。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显然有一些人完全没有睡意。

“陈迎春呢?”

“他跟他女朋友出去了。”沈啸轻蔑地说道。

“女朋友?秦莉?”李健方觉得只有这种可能性了。一想到这个麻烦的女生,他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是的啊,除了她还能有谁。”

事情说到这里,也就没有必要继续说下去了。李健方立刻退了出去,朝着那个地方而去,在他看来,那两人的行踪已经很明确了。

他从楼梯处下楼,来到三楼后转入北侧走廊,快步穿过后进入了西侧走廊。然而他还没有到那里,就听到了那边传来的喧闹声,紧接着就是秦永亮老师跑了过来。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出了什么事了?”

“高……高一他们闹起来了,我根本管不住……”

“闹起来了?怎么回事?”李健方皱起眉头,他已经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

“刚才有同学跑过来跟我说教室不安全,说是天桥那边发现了碎尸让她害怕得睡不着觉,我本来好好地安慰她,但是我越说她哭得越起劲,一旁教室里的学生也都跑出来了。”

“你都说了些什么?”

“我说虽然现在学校里藏匿着一个危险的杀人犯,但是我们老师一定会竭尽所能揪出这个犯人的,请同学们放心——”

闻言,李健方连话都没有听完就跑了出去,来到那群正聚在一起的学生中间,然后郑重其事地说道:“刚才秦老师已经跟你们说了吧?你们接下去一定要好好地坐在教室里,留在教室里就不会有任何危险了,目前事件的发生地点都不在教室里,没错吧?而且,希望你们不要互相怀疑,我们现在已经在第一案发现场发现了凶手是外人的证据了,而且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一个体格壮硕的成年男子。所以请各位同学放心,如果看到不认识的人,立刻大叫,我们老师会第一时间赶来的。还是那句话,大家留在教室里,不要出来,我们老师会保证你们的安全的,请同学们放心。”

在安慰了学生们并将他们送回到教室里之后,秦永亮才问道:“你说的那个证据是什么?”

“怎么可能有这种证据,当然是胡扯出来的。你难道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千万不能让学生们相互怀疑吗?这样只会使事情愈发混乱。好了,我还有事情要做,你去巡逻吧。”

李健方指了指南方,就像是要把对方赶走一般。

毕竟对方的资历比自己老,而且自己不过是一个新来的老师,所以也没有办法提出异议,便乖乖地转身朝着南面走去。

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李健方松了一口气。这些新来的老师,连这种事情都处理不好,自己十年之前刚刚当老师的时候做的事情也比他要好,现在的新老师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结束了这个小插曲后,李健方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他转过身,朝着左前方的天桥路口慢步走去。

“李老师,你要去哪里?你不是巡逻东侧走廊吗?”

真是麻烦!李健方暗自想道。

“我是去抓人的。有两个学生跑进去了,我想把他们抓出来然后训一顿。这件事你应该不会跟兰绮说吧?”

“不会不会。”秦永亮大概猜到了那两个学生是谁,秦莉是兰绮的学生,并且兰绮似乎对秦莉特别照顾的样子,要是被他知道李健方要骂秦莉一顿的话肯定会瞬间翻脸吧?

还没等秦永亮反应过来,李健方就已经钻进了被封锁的天桥内,于是前者连忙赶了上去,笨拙地学着对方的样子穿了过去。


5

站在西辅楼的一楼门口,陈迎春还是万般不情愿的样子。

“怎么啦?难道你要退缩了?”

“我先说好,我有随时退出的权利,因为我并不是这个学校的成员,我有权利退出这个事件。”

“现在可不是说退出的时候哦,走啦。”莉莉安一把抓起陈迎春的手,强行拉着他走进了西辅楼。

一楼看上去和正常的教学楼没有什么两样。房间的正门上有一个“物理实验室”的标牌,显然这里平时是用来进行物理实验的。

到了楼梯,就出现了那些令陈迎春作呕的东西了。虽然他一路上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但是实际见到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

“这是……”

“你看,这个是小腿,那个是脚掌,再往上是半个腹部——”莉莉安不怀好意地说道。

“你别这么说!”陈迎春瞪着眼前的残骸,转而看向已经走到楼梯平台上的莉莉安,“所以我们到底来这里干什么?看尸体吗?”

莉莉安思索了片刻之后才回答“算是吧”,随后就自顾自地往上跑,陈迎春也只好无奈地跟了上去。

来到二楼后,走廊的地板上除了零星的尸体残骸以外,还倒着一具无头尸,墙壁上也出现了各种形态的血迹,这景象简直就像屠宰场一般。

莉莉安在靠近楼梯口的地方蹲了下来,然后看着眼前的几块残骸,指着其中的一块对身后的陈迎春说道:“你看,这块就是半个胸部,可以看到校徽吧?但是呢——”

她伸出手小心地撩起校服碎片的一角。

“你看,都有腐坏的痕迹吧?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还有别的残骸也是这样。不过呢,你再看这个——”

她随手拿起一个小腿残骸,拿在手里掂了掂后,脱下缠在其上的过膝袜,白皙的肌肤便裸露了出来。

“这个如何?比刚才那个好些吧?接下去再让我们看看那具比较完整的尸体。”

“你到底想说什么?”陈迎春有点忍受不了莉莉安这种行为了。

“很简单啊,这三个人不是同时死的,大概从23号开始这三人就被关起来了,一天杀掉一个,然后再布置现场。从时间来看的话,说不定有切断肢体之后离开现场然后等着她失血而死的可能呢。这样,凶手每天完成一个任务,只要最后一天,也就是不久前杀掉最后一个人,然后布置现场就可以了。当然啦,所谓的布置现场也不是什么麻烦事。从墙上的血迹来看,说不定切割或者杀人就是在这里进行的吧?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测啦,作为一个外行的不负责任的猜测,如何呢?”

没错,莉莉安说的很有道理,虽然凶手杀死她们的方法未知,不过毫无疑问,三个人的死亡时间确实不同。并且,那么引人注目的事情肯定是在杀害第三个人之后再进行布置,这样的话,考虑到场地的缘故,可以推测凶手杀死其中一人的地方就在幽禁其他两人的地方。

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残忍地杀害并肢解,这将是多么恐怖的经历啊,尤其是最后一个人,看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而自己又无力反抗自己被杀的命运时,她会是怎么想的呢。

真是太残忍,太没有人性了!陈迎春的心在隐隐作痛。

“而且呢,我判断她们被囚禁的地点就在化学实验室,不知道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关于化学实验室的哭声这个怪谈。”

陈迎春无力地摇了摇头。他在食堂里的时候其实听到旁边有一对双胞胎在说这个,但是自己还从未听莉莉安说过这件事。

“一会儿一起跟你说吧,现在先放一放这个问题。这次的事件还有一个重要的关键点是为什么要囚禁这三人,为什么不让我们知道她们的身份,这也是一个重点。”

“她们的头呢?这里没有找到吗?”

“完全没有线索,或者很有可能被丢到外面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就完全没有办法了。”

“要完成这么一件费时费力的事情,想必凶手一定没有不在场证明吧?”

“那么你想走遍全校去搜集不在场证明咯?虽然理论上可行但是我担心有人会不合作,而且这个工程量也不算小。总之走投无路的时候可以试试,但不是最佳方案吧。”

“那么血迹呢?肯定也喷到凶手的身上吧?只要查一下每个人的衣服——”

“先不说储藏室里有各种不用的衣服,完全可以作为行凶时的道具一次性使用,或者被雨冲刷掉或是裸体杀人之类的事情,就算身上真有血迹,你打算怎么说呢?没有任何证据就要搜身?三四个人还好办,你觉得一百多个人的这里真的做得到吗?也就是说,如果你没有确实的证据可以证明某人就是凶手的话,想要通过搜身来搜寻谁身上带着血迹的这个方法是不可行的。”

“那么怎么办?现在不就没有办法了吗?”

“不是还有你之前提出的医务室嘛。那个方面我们还没有去调查过,等会我们就去那里看看。不过去那边看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最终估计还是要到处找人问问吧。毕竟医务室在一楼,还是在路口,经过的人应该挺多,说不定会有人看到什么呢。那里和这里可不一样。”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所以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

“对面也有一个楼梯,我们从那边上楼吧,然后从天桥那边走。我想顺便回班级一趟,这么久不回去了他们肯定会很担心,而且我还想拿一样东西,本来想给你看的结果遇上了这件事没能拿成。好了,我已经说完了,现在轮到你了,你之前不是说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是什么问题呢?”

因为在这里看到的可怕景象,让陈迎春差点忘记了在异世界调查到的事情。于是,他将自己在异世界调查到的事情简明扼要地讲了一下。当然,回到自己世界的事情他不愿意向莉莉安提起。

结果,莉莉安听完之后,第一次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你……你没觉得哪里不对吗?”

“哪里不对?除了我告诉你的那个地方之外没觉得哪里不对啊?”陈迎春又简单回想了一遍自己的经历,除了他们两个在那里的身体都被杀害以及凯尔斯王前后的变化之外,似乎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没发觉吗?算了算了,先说说你要问什么吧,我刚才没听到。”

陈迎春仍然对莉莉安这样的反应感到困惑,不过既然对方没有深究,那么自己也就没有深入思考的必要了。

“那我再说一次吧,以前的凯尔斯王是个暴君,而且皮尔亚和凯尔斯王也有矛盾,这和我穿越过来时看到的景象可是完全不一样啊。这是怎么回事呢?凯尔斯公主殿下?”

“别拿这个来嘲笑我。”莉莉安表情严肃地说道,看来她很反感这样的玩笑,不过很快,她便露出了和平时一样的轻松表情,自然地回答道,“皮尔亚确实是个对国家尽心尽责的良臣,我想祭拜他这有什么错吗?而且——”

她停顿了一下,同时停在窗户边看着灰暗的天空。

“而且,我知道以前的我是错的,我也想当个好君王,这有什么问题吗?每个人以前都会犯错,我想在我掌管这一切的时候改正那些错误,这有什么问题吗?皮尔亚的死一直压在我的心头,既然有补救的机会那我当然要全力补救,这又有什么问题吗?”

看上去她似乎很悲伤的样子,陈迎春不禁觉得自己是不是问错了什么。

“那么,关于那个预言——原谅我这么说吧——关于你被杀害的那个预言,你是怎么看的?”

“大概是指那具身体吧,不是如你所见已经死了吗?”莉莉安回过头来,陈迎春清清楚楚地看到她眼中闪过的泪花,“反正这个国王我已经是不想当了,结束了也好。等抓到了这个袭击者之后,我就回到那个世界,希望到时候能占到一个能让我过上安稳生活的身体吧。”

两人继续朝着楼梯方向走去。

“对于杀死我们两个身体的犯人,你心里有什么想法吗?”

莉莉安摇摇头,看上去是真的不知道。

“预言上说是亲信,但是实际上五年前凯尔斯王已经把所有的亲信都杀害了,所以我现在也想不出来。”

“所有的亲信——就连孩子也包括在内吗?”陈迎春仍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孩子?你不会忘了吧,我们的繁殖观念和你们可不一样。再说了,双子本身就是一个不吉利的象征,双胞胎也好,还是连体人也好。”

双子是不吉的象征……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

“所以伊莱斯和伊亚斯就成了牺牲者吗?”

莉莉安沉默了。

两人踏上楼梯,沉闷的脚步声在这个空荡的空间里回响着。还没经过拐角,一束光扫了过来。本来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没想到紧接着这束光又出现了。伴随着这道光出现的还有两个成人的身影。

“果然是你们啊。”李健方老师拿着手电筒照向他们,在他的身后站着的是秦永亮老师。

“啊……老师们好,我们在这里探险,请见谅——”她深鞠一躬,然后很小女孩般的清纯声音说道。

“我都说了好几遍了,在我面前别做出这种装腔作势的样子!你以为我们都跟兰绮老师一样能容忍你的这种病态的行为吗?”李健方显得很愤怒的样子。从陈迎春的角度,可以看到正低着头的莉莉安的惊愕的眼神。

看起来从以前开始,李健方就很不喜欢莉莉安的风格。

“对不起,老师……”莉莉安赶紧诚恳地道了歉,也许真正的莉莉安在看到李健方老师的时候也会恢复正常学生的样子吧。

“这次就先放过你们,下次别再来这种地方了,你们觉得很好玩吗?我们老师都快忙不过来了你们还要在这里添乱!都给我回去!”

“好的,我们这就回去,抱歉。”

莉莉安低声下气地说道,然后拉着陈迎春从两位老师的身边绕了过去。

上到三楼,走出了天桥后,莉莉安总算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总算是逃出来了。一开始李健方老师对我的态度还是挺好的,我没想到他原来那么看不起我。”

“这也难怪啊,想想也知道真正的莉莉安平时并不受所有人欢迎。”

“我现在要到楼下自己的教室里拿东西。你还记得吧?我说过关于化学实验室的哭声的事。事实上,我前天在莉莉安的书包里找到了一份关于七不思议的整理,也许会派上什么用场,而且听兰绮老师说,莉莉安出事前两个礼拜好像就是在调查这个,说不定会有什么联系呢。”

“那好吧,你回去拿的时候,我想去上个厕所,你知道男厕所在哪里吗?”

莉莉安稍微想了一下。

“三楼的东北角有个男厕,你可以去那里。那我们就到楼梯那里吧,你上完厕所就下来找我吧。”

“好的。”

于是,两人在北侧走廊上小心翼翼地走过被暴雨打湿的瓷砖地板。瓷砖很滑,一不小心就会滑倒。因此陈迎春也顾不上外面的暴雨,用手抓住了被暴雨不断拍打的栏杆。趁着这个机会,他再次看向天井,已经被雨水包围的校园总让他产生一种怪异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呢,他说不上来。


评论
热度 ( 5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