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恶灵降临于白铃兰》第六章(一)

  •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 第六章:逃避的心

 

1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在思考,所谓的生命究竟为何物?我们生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们的诞生,就是为了用我们的血肉之躯去支撑这个腐朽的野蛮的没有人性的世界吗?这个所谓的理性主义者的世界,这个所谓的弱肉强食的世界,这个追求血腥追求暴力却毫不顾忌生命意义的世界,真的值得我们去奉献自己的一生吗?

我想不明白,一直想不明白。所以,我选择了逃避,既是逃避这个世界,又是逃避这个我最害怕的话题——生命为何物。

生命为何物?生命是脆弱的,是不能简单地用几个数字来概括的。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存在,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有其生存的价值与意义。而与活着相对的,名为死亡的意义,则是与前者截然相反的,充满痛苦与晦暗的,让人不忍细想的东西。

曾经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说过这样一段话,一起空难,比起给出一个数字,不如一个一个列出遇难者的名字,因为人的生命是无法用一个数字来等同的。每个名字背后都是一个生命的故事。正是因为生命的缤纷,所以每个生命都带有重量,那是施加于周围人身上的非常沉重的,沉重到让人无法接受的重量。

就比如说医务室的事件,我们在谈论的时候只是简单地说“医务室里遇害的六人”,但是实际上,这六个人是不一样的。他们拥有着不一样的生活,他们本应该与这个事件无关,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他们的未来或许是绚烂的。可是,正是因为他们在这个错误的时间来到了这个错误的地点,而使得他们丢掉了自己的生命。而他们的个体,也被淹没在“六人”这个单纯的数字中而失去了意义。一旦想到这一点,就会不由自主地产生这种沉重感。

实验室楼的事件也是如此,被囚禁在一起的少女,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接着一个地被凶手残杀,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到,而在不久的未来自己也将不可避免地落得同样的下场。想象这幅场景,这会是多么令人绝望的一件事。

如果说这些都是想象的话,那么洪晓妮的命案自己是亲眼看到的。从最开始的痛苦挣扎,到渐渐失去了生命体征,这个过程是多么的漫长与煎熬。透过她的眼睛,我读出了一丝困惑,也许她也和我们一样,连自己为什么被杀都不知道。本来她也将拥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未来,结果却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被残忍杀害了。目睹这个过程的我心痛不已。

除了生命本身之外,对他人生命的责任则是一个更加沉重的存在。

就比如说,在爸去世之后,“如果再早一点送去医院就好了”这样的话,这种因未能及时发现而使爸失去宝贵的生命而强加于自己身上的自责感,将会继续折磨着妈妈吧。

莉莉安也是,如果自己手中没有什么秘密,也没有将其告诉韩雨江,又或者没有和韩雨江约好在那种人少的地方见面的话,韩雨江或许就不会遇害了。在推开门的那一刻,她是怎么想的呢?她体会到的也是这种生命的沉重感吧。

而现在,全部的被困在白铃兰的师生们的生命就这么落到了我和“莉莉安”的身上。我承受不住,我无法承受起那么重的重量。我本来以为这只是一次轻松的冒险,原本以为自己会像电视中的男主角那样靠着自己的才能解决眼前的困境。但是我做不到。我知道,我没有能力,而眼前的敌人又是如此不可捉摸。凶手还将继续他的罪行,可是我们却什么线索都没有得到,只是在原地打转。我们真的能够抓到那个凶手吗?我们真的能保护白铃兰的那么多人吗?

我很害怕,我真的很害怕,我真的没有办法坦然地接受这份本不属于我的责任。说到底,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我的名字明明是萧朝阳,我的生命原本就与白铃兰没有联系。而且我也不是欧里斯,我和凯尔斯王也没有任何关系,我又为什么非要跟着他追踪那个袭击者不可呢?这根本就不是我的责任啊,为什么我非要去忍受这一切呢?

这份生命的沉重感,即将压垮我了。我能察觉到一些预兆,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又该怎么做呢?


2

“所以后来,李健方老师和秦永亮老师就赶来了,然后把洪晓妮的尸体搬到了里面?”

按照约定,陈迎春来到了楼下的高一三班。莉莉安拉着他来到教室的一角,缩在角落里轻声地交谈着。教室里的同学都还醒着,刚才楼上的骚动大家也都听到了,不过已经没有人想去确认了。楼上又出事了——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嗯,因为我们的事情,他们刚才在南面的楼梯口分开,一个去楼上,一个去楼下,事情就发生在那不久之后,所以他们两个是最先到的。”

“嗯,”莉莉安思索着陈迎春的话,应该是在重建当时的场景,“那么这次有什么线索呢?”

“教室里不安全了,这是最明显的一个结论。之前老师们都是向同学承诺,之前的案件都是发生在教学区域以外,只要他们乖乖地坐在教室里,然后他们到处巡逻,就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可是现在,这个承诺被打破了。而且,让同学们害怕的不只是这一点。”

“不只是?”

陈迎春心不在焉地继续说了下去,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讨论的动力,只是机械性地复述道:“根据现场的调查,玻璃窗是从走廊的一侧打碎的,破口不是很大,位于玻璃窗的一个角上。也就是说,凶手是从走廊上用石头打碎玻璃,然后拽着洪晓妮的头发,将她的头按在下面没有掉落的玻璃残渣上,然后迅速逃离现场。问题就出在这里,高一五班和高一八班的人都没有看到有谁经过走廊,就连巡逻老师都没有。”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从天桥来的呗。虽说天桥口被胶带封锁了,但我们不就是从那里来的吗?”

“进来是如此,那么出去呢?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后,高一五班和高一八班的人最多愣了几秒就跑了出来,然后在走廊上看着对方。高一六班的人也能作证他们的确是第一时间跑出来的。那个时候,走廊上已经没有人了,只有洪晓妮倒在窗口。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凶手能翻过天桥的胶带封锁吗?我觉得是做不到的。所以,现在同学之间就产生了一种说法——在这种阴暗的暴雨天气下很容易产生的想法——是白铃兰的恶灵干的。我想,也是如此吧。这次你该不会还用什么如果是从异世界来的人就能做得到这种说法吧?凭空消失对于你们那个世界的人来说也是不可能的事。”

“这个……”

“说不出来了吧?也许,我们面对的这个残忍的杀手,说不定真的是恶灵呢……我……我觉得我……”

“你怎么啦?我从刚才就觉得你有点不太对劲,出什么事了吗?”

陈迎春双手掩面。

“你能理解这种感觉吗?洪晓妮在我的面前死去,而且是慢慢地痛苦地死去,就好像看着什么无形的东西一点点地抽走她的灵魂而我却无能为力一样,这种绝望的感觉你能懂吗?以后还会有人遇害吧,凶手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我们真的能赶在他进一步行动之前阻止他吗?”

“你在说什么蠢话?既然你知道我们现在没有时间的话那就给我打起精神来,我们的调查才刚刚开始,继续把时间浪费在给你抒情上面的话那我们是真的要失败了。”

陈迎春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他的眼中带着怒气。

“果然啊,果然你也是那种人,感受不到生命的重量,就算看到其他生命生活在痛苦中也觉得事不关己的那种人。啊,说起来,你好像就是这样的人呢,真是一点也没有说错呢。”

“你别紧抓着我过去的错误不放好不好。没错,凯尔斯王以前确实是个暴君,残杀无辜,虐待生命,但是现在的我不是!我也知道生命是很宝贵的,我也知道要珍惜每一个生命,但是那是我们世界的规则,战争在那里是不可避免的,这一点我也希望你能明白!”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响了,莉莉安稍稍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同学们,确认他们没有听见之后才压低声音继续说道:“所以别再浪费时间了,我们继续好吗?我明白你的心情,现在的我也不仅仅是在追踪那个袭击我的人,我也想解救现在被困在白铃兰的这些学生们。”

陈迎春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才缓缓地开口道:“我想退出了。你不是一心想要调查吗?那就交给你好了。”

这次轮到莉莉安勃然大怒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刚才说生命沉重我们不能不管的不就是你吗?现在怎么又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把一切都甩到我身上?”

“因为这本来就和我没关系啊!而且……而且我也没有自信……如果因为我的错误而让更多的人牺牲的话……我会痛苦一辈子的。”

“所以你是在逃避责任咯?”

“都说了这本来就不是我的责任!”

“你的话不是完全矛盾的嘛!”

两人僵持不下,最后是莉莉安先退了一步。

“比起这种无意义的争吵,我们还是快点进入调查吧。我知道你因为目睹了洪晓妮的死而受到了打击,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恢复过来,我没有你不行。好了,按照原定的议程,我们先从七不思议开始吧。本来还想跟你好好地讲讲这个的,结果被你浪费了那么多时间,现在只能略讲了。”

莉莉安用嗔怪的眼神看着陈迎春,而后者还是一脸没精神的样子,也不对莉莉安的话做出反应。

“那我开始了,私立白铃兰高级中学的七不思议传闻。第一,化学实验室的哭声。据说在5年前有个班级在化学实验室做氢气实验的时候因为操作不慎,发生了爆炸,当时好像是两死三伤,从此当地就禁止学校做氢气实验了。后来,在晚上来到化学实验室的同学都能听到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哭声。第二,舞蹈房的黑影。原先舞蹈房是在三楼,而美术教室是在二楼。后来之所以对调了一下,学校方面公布的原因是为了将音乐方面的教室放在一起,实际上真正的原因是舞蹈房里出过事。当时有个女生被三个男生欺负,最后那个女生终于受不了了,在舞蹈房里用剪刀割脉自杀。据说这个女生特别爱跳舞,所以在她死后,她的灵魂也一直出现在三楼的舞蹈房里。从外面的窗口看去,可以看到无人的舞蹈房里亮着一盏灯,里面映出一个正在跳舞的女生的身影。之后学校为了阻止这个现象的发生才对调了美术教室和舞蹈房,在那之后舞蹈房的黑影就不再出现了。第三,森林里的女孩。因为白铃兰附近的森林还没有开发,只有一条下山的路,所以一路上都有栏杆拦着防止学生进入森林。不过调皮的学生也有,所以每年都会有失踪事件。而4年前,就有一个女生,因为被男朋友甩了受到了打击而跑进森林里,从此失去了踪影。后来,学校找了一个月,才终于找到了那个女生的尸体,她饿死在了森林里。据说现在晚上走在教学楼附近的山路上的时候,时不时地就能看到有个白衣女孩在附近的森林里穿梭着,有时候还会堵在路中间,看到和甩掉她的男生一样的变心的同学后,也会将他们带入森林中将他们饿死在里面。第四,无人入住的504。白铃兰的寝室一层楼有15个房间,但是唯独504这个房间始终没有人入住。刚好504又是在走廊的一个死胡同里,就更加显得诡异。住在附近的人都表示晚上会听到那里发出异样的声音,有时候还会有不自然的嬉闹声,非常恐惧。正是因为这个,许多住在503的人都纷纷表示要换个寝室。学校方面也一直在回避为什么不安排人住进504这个问题,于是就有同学猜测是不是里面死过人什么的,又或者是什么更大的阴谋。”

莉莉安一口气念了那么多,她稍微歇了口气之后又接着念道:

“第五,被诅咒的画。3年前,一个美术社的成员在路上和同学打闹的时候不小心翻下了山崖,当同学们发现他的时候已经生命垂危,在半路上一度停止了呼吸。到了附近的医院后,这名学生醒了过来,结果这名学生跟发了狂一样,要求一旁的同学拿来画板和笔,在画板上画下了他所看到的地狱风景。而在第二天,这名同学就在病房里消失了。之后,这幅画就被美术社拿来展示,然而看过这幅画的人都不约而同地遭遇了不幸,因此负责老师就把这幅画处理掉了。同学们都猜测,那名同学已经死了,他把诅咒注入到那幅画着地狱风景的画里,使看过的人都遭遇不幸,完成了这一使命后,他便消失回到地狱里了。第六,多出的一个人。那是晚上的校庆晚会上,一个班级的人打算玩试胆游戏,于是他们把灯都关上了,然后分成了四组,每组六个人,然后相互提问,不能回答的就算输。大致分好组后,班长让学生报数,结果,有一组多了一个人。本来班长以为是有一组少了一个人,但是又报了一次,还是多了一个人。再来一次,还是如此。最后,有不少女生害怕了,班长也严肃起来,可是还是多了一个人。这个时候,有人打开了灯。重新数一下人数,正好24人。每个人都表示自己没有开这样的玩笑。于是,白铃兰有幽灵的传说就这么传开了。哦对了,说不定你说的现在同学们认为案件是恶灵所为,其中的一部分原因就是来自于这个传说也说不定呢。第七,高二四班的吊死者。大致是说5年前,高二四班有个学生,因为成绩一路下滑,本来学习成绩优异的他因为渐渐赶不上周围的同学而日渐焦虑,想怎么补救也没有办法,最后焦虑的他患上了忧郁症,最终在班级里上吊自杀。据说在这起事件发生后,晚自修结束后有巡逻的工作人员在经过高二四班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动静,本来以为是哪个同学在里面的他打开门之后看到的却是一具吊在电风扇上的尸体。那个人吓坏了,后退一步,揉了揉眼睛,结果再看的时候那具尸体已经不见了。第二天这个值班人员就辞职不干了。据说,之后的几年里一直有人看到吊死的尸体呢。”

莉莉安长呼一口气,然后用真挚的眼神看着对方,故作可爱地问道:“那么,你觉得呢?莉莉安——真正的莉莉安是发现了什么秘密才被杀的呢?”

“真的是因为七不思议吗?”

“哎……哎?”莉莉安完全没有料到对方会这样说,她觉得这是一个鼓励他的机会,于是诱导他继续说下去,“难道不是七不思议吗?这是莉莉安遇害前两周正在调查的事情呢。”

“难道不是从一周前正在调查的事情开始查起吗?难道莉莉安查了两周的七不思议?”陈迎春虽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但是仍然给人一种提不起劲的感觉。

“呃……听兰绮老师说,莉莉安遇害前先后调查了密码,神秘主义,七不思议和编织。”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编织和前面三个差得也太远了吧?”

陈迎春轻描淡写地说道。

看上去像是恢复了?莉莉安这么乐观地想着,然后一厢情愿地继续说下去。

“那好吧,我给你看看证据。真虹!”她站起身来,朝着教室前面一个蜷缩在座位上惶恐不已的女生挥了挥手,对方听到声音后不安地转过身来,“你能过来一下吗?”

被叫到的女生一言不发地轻声走了过来。

“有……有什么事吗?”她显得很惊慌的样子。

莉莉安将她搂了过来,对着陈迎春介绍道:“这是我的同学盛真虹,同时也是编织社的社长,你来跟他说一下上个礼拜的事情吧。”

“上个礼拜?是你之前问我的那个吗?还要再说一次吗?”

“对对,就是那个。”

“唔,是这样的……”她对着陈迎春说道,“莉莉安上个礼拜来找我,她好像是觉得编织是很优雅的一种技术,想了解一下我们社团平时的活动,然后她说她也想学,于是我晚上到了寝室就去教她了,不过她就学了一两天就没有兴趣了。”

“请问我有说过学这个有什么目的吗?”

“呃……这个问你自己不就好了嘛。”

“我……我这不是想不起来了嘛……你就说一下嘛。”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啦,莉莉安总是会突如其来地想到一些什么,然后有一段时间就会专心在那件东西上面,不过没多久就会觉得没劲,然后就放弃了。”

“好了,这样就够了,你看,没有什么吧?”

本来莉莉安还想继续说点什么,不过她刚开口,就被门口的一个满溢着悲痛之情的叫喊声打断了。

“莉莉安,我的公主殿下,那就是你的男朋友吗?原来我在你眼中是那么不堪,我……我想我明白了,无论我为了你奉献了多少次,我都比不上你心目中的王子是吧?啊,我真笨,作为骑士的我又怎么能成为公主殿下心中的那个珍贵的他呢?”

莉莉安目瞪口呆地看着门口,心想糟了,她完全把这个麻烦的人物给忘记了。而盛真虹则趁着这个机会偷偷地溜了回去。

“呃……那……那个……”

“不用解释了,不用安慰我受伤的心灵。我受伤没有关系,但是我绝不能容忍公主殿下您受伤。”

眼前的这个男生名叫曹尔修。刚入学的时候明明挺正常的,结果去年年底的时候喜欢上了莉莉安,在那之后整个人就开始缠着莉莉安不放了,奇怪的是,真正的莉莉安到底是怎么忍受这么一个将自己奉若神明,整天用痴迷的眼神盯着自己的男生呢?

“那……那个……我们只是在调查案件而已。啊,对了,刚好你来了,有些东西还希望你能复述一遍呢。就是24号那天我问你的,你能跟他说一下吗?”

“我为什么要帮助我的情敌呢!不过,如果是公主殿下的指示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曹尔修一边说着,一边拉过一旁的椅子,在他们两个中间的桌子旁坐了下来。他坐下后,整个人都倾向莉莉安那一侧,眼睛上下打量着她。不过他的目光倒是很柔和,或者说是很清澈,单纯地将莉莉安当作艺术品来欣赏的那种感觉。想必如果是那种变态男的话,真正的莉莉安肯定也无法忍受吧。

“曹尔修同学,我现在还是想问你23号之前莉莉安有没有提过什么和秘密之类的有关的词,或者是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吗?我知道这个问题我之前问过一次,不过这位同学还是第一次听到。”

曹尔修先是困惑了一下,然后才回答她的问题。莉莉安看到他的反应才想起来刚才自己好像没有用“我”来称呼这具身体。

“23号那天你很晚才回教室,然后就约韩雨江在没有人的地方谈一个秘密,具体地点是定在了储藏室。由于韩雨江要去看她的男朋友,所以和你约好了在晚上八点见面。至于这个秘密,你没有告诉我,也没有告诉任何人,那天是你第一次打算说出来,不过听你的口气好像不是和学校有关的秘密。我想跟去不过你拒绝了我。其他的我也就不清楚了。”曹尔修皱起眉头仔细地回忆着每一个细节,他在严肃的时候的表现还是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的,“不过你发现了什么重大的秘密一事好像已经在班级里传开了,因为你一周前就一直时不时地暗示自己有重大发现了。”

莉莉安朝着陈迎春扬了扬眉,这也是说明编织与这起事件无关的一个证据,秘密是在真正的莉莉安开始接触编织之前就已经掌握的。不过陈迎春还是低着头想着什么的样子,并没有理会她。

“曹尔修,还有一件事,就是关于这个秘密可能被莉莉安——”,她干咳了一下以掩饰自己的口误,“可能被我随身携带的可能性的证据。”

“这个算不上什么证据吧。反正你好像一直在准备要给韩雨江一个惊喜,并且一直说什么要是韩雨江知道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然后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样的话。后来因为这是周六,你基本上没有带什么东西过来,而你看上去也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而且你出门的时候也什么都没带。那时候我还问过你需不需要我帮忙什么的,你说你已经都准备好了,还说已经带在身上了。”

说到这里时,莉莉安摸了摸自己的洋装,那个东西肯定已经不存在了。

“说起来,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曹尔修的这句话将莉莉安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上次听他讲的时候可是到此为止了,并没有后面的内容,“因为那是课间休息时候的事,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记不太清了,刚刚才想起来,希望这对你有帮助吧。有一次我看到你在自己的草稿本上写了一个7。我刚靠过去想要看你在写什么东西,你就迅速找本书盖在草稿本上了。我问你这是什么,7又是什么意思。你只是对我笑着,什么都不肯说。后来韩雨江也听到了,也想知道那是什么。不过你怎么都不肯说。最后韩雨江放弃了,至于我……既然是公主殿下不希望我了解的事,那我就不去了解了。结果我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7?这是什么意思?

“你真的没有看错吗?”莉莉安瞬间紧张起来,一边朝着满脸诧异的曹尔修甩出这个问题,一边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莉莉安的座位上,翻找她的书包。

“草稿本是什么颜色的?”

“哎?那是你的草稿本啊……”

“你快告诉我吧,我有好多草稿本呢!”

这个拙劣的谎言曹尔修倒也接受了,可是他实在想不起来那天看到的是哪本草稿本。

“封面我真的没印象了,因为我也没看到封面啊,而且那么短的时间内我也记不住啊,不过,被你一说,我也不确定那个是不是7了。”

也就是说,和7很像的什么东西?那会是什么呢?完全搞不懂啊!

莉莉安有些烦躁地翻着书包,最后干脆把一沓本子全部搬了出来,放在桌子上一本一本地翻着。

“陈迎春你也来帮忙!”

然而陈迎春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曹尔修瞥了他一眼,然后站起身来走到莉莉安的身边。

“公主殿下,我来帮你吧。”

于是两人一起把莉莉安书包里的本子翻了个遍,结果根本找不到曹尔修所说的那个7,所有出现的7都是在运算过程中出现的,没有任何不寻常的地方。此外,也没有发现和7很像的符号,有些草稿本上画着素描,大概是上课无聊的时候画的,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半成品。即使如此,这些素描中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难道7真的只是草稿吗?可是如果仅是草稿的话,那么真正的莉莉安又为什么要遮起来呢?

“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碰巧放在寝室了,第二种就是因为被我看到了,所以你想到了还有别人看到的可能性,于是就放弃了。”

“还有一种可能,是被凶手看到了,然后被处理掉了也说不定。”陈迎春悲观地说道,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他们旁边的。

谈话陷入僵局。

莉莉安叹了口气,然后一下坐在了椅子上。

“我掌握的秘密究竟是什么,看来线索只剩下七不思议这一条了。真希望我能想起来啊,要是没有失忆就好了。”

这次她记得用“我”这个字了,明明是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却偏要用“我”作为主语,真是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七不思议?不不不,秘密和这个没有关系。”

“哎?连你也这么说?”曹尔修的话让她很是意外。她本以为只有陈迎春会反驳这个观点,没想到连一向支持莉莉安的曹尔修也会反驳。

“是啊,这件事我是听学长说的。当年灵异调查社还存在的时候,有一个学长看到一些动漫作品里面经常有一些学校怪谈七不思议之类的,他找了找自己学校的怪谈,居然什么都没有。于是他花了一晚上的时间编出了所谓的七不思议。虽说他本人极力强调这是真实事件改编,不过其中究竟有多少可信度还是很让人怀疑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和学校有关也好,和学校没有关系也好,总之都和秘密是没有什么关系的,那只是一个学长无聊时候的消遣产物罢了。而且,我的公主殿下,你对七不思议的调查也就只有两天,后面我再找你谈七不思议的时候你已经不感兴趣了。并且那时候你也说了,反正都是编出来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意思,恐怕是查到了七不思议的源头了吧。”

“那也就是说,莉莉安找到的秘密是在她调查七不思议之后才发现的。可是我们现在完全没有这段空白期的线索啊。”

她无意中又用名字来称呼自己的身体了,不过在场的人都没有听出来这个漏洞,包括她自己。所有的人都沉浸在了思索之中,当然,陈迎春在想的是另外一件事,那是一件非常诱人的事,但是现在他还是无法做出决定。

“好啦,这条线索也断啦。”莉莉安故作轻松地说道,但实际上她心里非常不甘,自己引以为豪的以为是正解的答案居然就这样被否定了。

她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然后朝着门口走去。

“走吧,陈迎春,我们去看看你说的那个现场吧。先从洪晓妮的命案现场开始吧,毕竟这是最近发生的事件。”

“真的要去吗?我……我不想……”

大概是看出了陈迎春的不情愿,曹尔修向前迈出一大步,然后毕恭毕敬地说道:“愿意为您效劳。”

然而莉莉安无视了曹尔修,绕开他来到陈迎春的身前,握起了他的手。

“拜托了,你就听我这一次吧,跟我去吧,我没有你不行。”

陈迎春勉强地点了点头,莉莉安看到了期待的反应,总算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谢谢你,具体的我以后再跟你解释,现在先一起出发吧。”


评论
热度 ( 1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