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恶灵降临于白铃兰》第六章(三)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6

在陈迎春看到马雄的那一刹那,他便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自己对于莉莉安的意义不就是保护她的安全然后帮助她抓住那个袭击者吗?那么既然如此,找到自己的替代者不就好了吗?曹尔修满足前一个条件,马雄满足后一个条件,这样的话,只要让他们代替自己陪伴着莉莉安不就好了吗?反正现在自己也没有想要解决案件的动力,也没有这样的实力,既然如此,将这项任务交给更能胜任的那个人不就行了吗?

一开始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太诱人了。很快,陈迎春便动摇了。现在的他最想要做的是快点从这起事件中脱身。自己无法承受生命的重量,但又无力去解决,与其这般痛苦,不如早点解脱出来。

莉莉安和马雄很快就聊完了,他们马上就要去和其他高二八班的同学会合了。

如果错过这次机会的话,那就很难再找到机会了——

在这样一个想法的驱使下,陈迎春一把伸出了手,抓住了马雄。他大概也没想到自己真的会这样做,但既然迈出了第一步,那么也就表示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马雄,你是不是很希望能亲手解决这个案子?”陈迎春思考片刻之后觉得从这个问题开始比较合适。

“想。”对方想也没有想就开口回答道,“我之前说过了,我是高二八班的班长,也是高二学生的代表,更是学生会的成员,我有义务保证每一个学生的安全。”

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吧。于是陈迎春很顺利地进入了下一步。

“那么你想不想和莉莉安一起调查呢?”

这时,马雄明显地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为什么这么问?”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提问。

“当然是因为我是被迫的,你知道莉莉安的性格吗?”

“不太了解,她怎么了?”

陈迎春舔了舔下嘴唇,他在想着该怎么描述自己的处境比较好。

“是这样的,你应该知道她被称为公主殿下吧?其实莉莉安的确就像个任性的公主一样,我只是碰巧和她一起出了事故,然后在自修教室里碰到了,结果莉莉安就非要拉着我一起调查,我当然反对啊,但是也没有办法。所以我一直在想办法脱身,当然,我也不是那么没有责任感的人,我也在找能够帮她破案的人物,毕竟她对这起案件也是非常重视。这也难怪,毕竟她也是当事人之一嘛。所以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最适合的那个人了。求求你了,我现在真的很想回教室好好地睡一觉,昨天我才刚刚醒来,就被莉莉安拖着到处跑,一晚上都没睡觉,而且昨天晚饭都没吃,我现在真是又饿又累,并且说实话——也许你会觉得生气——但是我对这起案件根本不感兴趣。这样一来,与其让我来当莉莉安的助手,不如把这个位置让给你。你觉得如何?”

马雄点点头,似乎很理解他的处境。

“当然,刚才莉莉安什么东西都没说。虽然我们昨天一天碰了不少弯路,但还是有那么些关键的线索的。如果你答应的话,我就告诉你,这样如何?”

“好的。”马雄爽快地答应了,“只要能保护白铃兰的学生,抓住那个凶手,不管是谁和我合作都没有关系。”

到了这个时候,这件事情总算是解决了。陈迎春这才意识到,自己加入这起事件调查的本意是想借此改变自己社会废人的命运的。就在不久前,他还觉得自己能够扭转自己的命运,就像电视电影中的主人公那样。然而,毕竟这是现实,废物终究是废物,所谓的一无是处的人在人生低谷时在偶然的条件下成就自己的人生这样的剧情,不过是一无是处的人安慰自己的幻想而已。仔细一想,在自己抓住马雄的手臂的那一刻,一切都还是可以挽回的。现在,真的已经没办法后悔了。

虽然略有遗憾,但是此刻的陈迎春已经无所谓了。比起对于改变自己未来的希冀落空的失望,还是面对责任的恐惧更胜一筹。

“好吧,那我就简单说一下目前的进展。”陈迎春简单地提了一下他们的调查经过,由于没有什么进展,所以也就是简单提一下调查过哪些线索,又是因为什么而排除了。当然,他完全没有提及异世界的事。不知为何,他觉得这次的事件和当初他们来到这里的原因越来越远了,异世界对这里的影响似乎仅仅是“只有异世界的人才能在短时间内完成那么大规模的杀人”这一点,而最近发生的洪晓妮命案更是无法单单以“异世界的人就能做到”这一点来解释。

当然,线索还是有的,就是那个“7”,这可以说是莉莉安手上唯一握有的线索,而且,这个线索的意义可能非同一般。甚至很有可能一旦解决了这个问题,整个案件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马雄听到这里的时候,看上去格外认真和严肃,他也在思考着,这个符号究竟是什么含义。

“好的,原来还有这么一条线索啊,等我回去好好想想。”

“我相信你的能力。既然这样,那我就退出了。等下我会跟莉莉安说的,下午的时候让她去找你。不过我之前也说过,莉莉安很任性的,她可能会拒绝你,非要让我来。很难想象都是高中生了还这样孩子气吧?”

马雄点了点头,莉莉安给人的感觉的确是这样,所以陈迎春觉得自己这样说也没有错。

“好的,那我就过去了。等会聊完后我们就回班级,这样我能做准备。到了下午让她来找我吧。”

“嗯,这就说定了。”

马雄的事情解决了,趁着莉莉安还在和他的同学交谈的时候,陈迎春又把曹尔修叫来了。

看到曹尔修被叫去,莉莉安斜眼看了他们一下,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和眼前的学生说着什么。

“你有什么事?作为骑士,我必须要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

曹尔修这个人,明明正经的时候是那么正常,可是一提到莉莉安,整个人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你一直觉得很奇怪吧?为什么我会跟着莉莉安,或者这么问吧,为什么莉莉安非要拉着我?”

曹尔修摇了摇头,这也是很多人不解的问题。

“难道不是因为她喜欢你吗?”

陈迎春本想搬出刚才那一套,但是转念一想,曹尔修和真正的莉莉安很熟,说不定他会反驳自己说莉莉安根本不是这种人。在之前的走访调查中,陈迎春也能感觉到,莉莉安和周围同学的关系不错,只有高三的那一群人才对莉莉安有所怨言,但这究竟是本来就有的还是从他们误会莉莉安抢走了吴梦浦的男朋友开始的就不得而知了。总之,她的性格应该不会太糟糕,和自己所想的“公主病”还是不一样的。

“没错,她喜欢我,她其实一直都在纠缠我。”陈迎春狠下心来这样说道,“这么说也许很让你打击,但是真的是这样。”

听到陈迎春肯定了这一点,曹尔修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我就知道是这样,我就知道是这样……怪不得,怪不得莉莉安突然要学习编织,原来是为了给你送东西,可是莉莉安却从来没有给我送过东西……我就知道,不管骑士多么努力,都永远比不上她心中的那个王子……”

“冷静一点,曹尔修,别放弃。”陈迎春用坦诚的目光看着对方,但是他的心却在谴责着自己居然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莉莉安对你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而且,老实说,我有女朋友,我和莉莉安是不能在一起的。”

“你……你有女朋友?莉莉安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公主殿下是不会抢别人的男朋友的!”

“你先别激动,莉莉安并没有明抢,你去问她,她肯定也不会承认她喜欢我的,说不定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呢。但是,通过之前的一系列行为,包括你说的那个,我可以断定,莉莉安喜欢我,并且很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跨出这条底线,想要成为插足于我们之间的第三者。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莉莉安会变成那样吧?”

曹尔修含着泪点点头。

“所以现在是你表现的一个机会啊。莉莉安现在专心于调查这起案件,而你就负责保护她的安全。这可不是说着玩的,因为的的确确有个杀人犯正在这幢教学楼里徘徊着,这项工作将会非常危险——”

“没关系,不管是多么危险的任务,只要为了莉莉安,我都愿意去做!”

“果然交给你是最好的。这下子我终于可以和她撇清关系了。另外帮她破案的助手我也找到了,是高二八班的马雄,这样你的任务也能轻松一点了。我和马雄约好下午的时候去找他,所以你到了那时候记得带着莉莉安去找马雄。”

“好的,我记下了,还有别的事情吗?”

“还有——”陈迎春略微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一咬牙将其说出了口,“不要再让莉莉安来找我了。对她来说一开始的确是很痛苦的,但是只要经过这个阶段,让她认识到你对她的爱才是真心的,这样就可以让她获得幸福了。你最想做的事情不就是让她获得幸福吗?”

曹尔修痴痴地笑了,挂着泪水的脸上露出了笑颜。

“那么这就拜托你了,谢谢。等一会我就找个借口离开,后面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你了,拜托了。”

“没问题。”

这下子,两个人都搞定了。一种解脱的感觉油然而生。

但是自己真的解脱了吗?陈迎春还是有些怀疑,他总觉得自己的心中还有一道枷锁。

不过至少,自己是轻松了些。

恰在此时,莉莉安和马雄他们道了别,朝着自己小跑过来。

“我们下一个去医务室吧?那里虽说是第一现场,但是我们也都没有去看过呢。”

“等……等一下,莉莉安,我现在有点累了。你看,我们昨天在校园里走了一天,中间只吃了一顿饭,还是分量那么少的一顿,所以我们能不能先暂停一下,等到中午再说。”

“啊?现在可是案情进展最顺利的时候啊。”莉莉安不甘情愿地嘟起了嘴。

案情进展顺利?陈迎春在心中冷笑着。

“你干劲十足可不代表其他人也都充满活力啊,总之我们都先休息一会儿吧。曹尔修你说是吧?”

曹尔修很配合地点了点头,也许他只是单纯地觉得莉莉安忙活了那么久,确实需要休息一下吧,当然也可能是他知道要配合自己编造一个离开的借口。

“那好吧,我等会再去找你好了。”

“嗯,那就说好了。”

简单地道别之后,陈迎春迅速地逃往楼梯。他不敢再看到,莉莉安的那双清澈的眼睛。那双眼睛是已经遇害的真正的莉莉安对自己的质问。


7

明明已经走到了高三七班的门前,可是吴梦浦的手却悬在那里,始终不敢敲下去。她害怕,害怕陈迎春会怎么做。他会和以前一样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就这么自然地和自己说话吗?还是躲着自己不敢露面?

在吴梦浦呆站在教室门前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透过玻璃看到了她,黄韶飞快地跑到门口,打开门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一句非常真诚的“对不起”。

“哎?没……没关系的……”

真的没关系吗?吴梦浦的心里也在怀疑着。

“真的很抱歉,我没有想到陈迎春会这么说,一开始我只是以为他失忆了所以没有搞清楚状况,结果却——真不敢相信那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陈迎春。”

“不,你不用怪他,没有关系的。”

“要不进来坐坐吧?他不在。”教室里面的沈啸朝着门口喊道,吴梦浦也接受了他的邀请。

坐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后,门再度被打开了。出现在门口的正是此刻吴梦浦最害怕见到的人。

“啊……对……对不起……”吴梦浦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手足无措地看看一旁的黄韶又看看门口的陈迎春。

“没关系,你坐吧。”

陈迎春毫不在意吴梦浦的存在,靠着僵硬的步伐一点一点地挪进室内。

“哟,你怎么回来了?你的公主殿下呢?”

陈迎春无视了沈啸的嘲讽,转而看着黄韶。

“其他人呢?他们去哪里了?”

“周子悦去六班那里了,魏新妍和高晓晨去食堂帮忙了,怎么了?”

“也真亏他们敢到处乱跑啊,真不怕有生命危险?”

“就在隔壁班怕什么呢?不过说起来,为什么要这么问呢?是不是又出什么事情了?”

看来高三的这些人对于事件的认识就局限在最初的储藏室事件和医务室事件了。

“有些事我可能要跟大家说明一下。其中一点就是关于这起事件,就在昨天半夜里和今早的凌晨,又发生了两起事件,又有四人遇害。”

“四……四人?”

陈迎春伸手制止了黄韶的提问。

“先别急,等会我会解释的,不过我希望你们能保守秘密,因为那边似乎是封锁了这个消息,说不定会传一点风声到高二,但是高三这边就根本不知情了。不过在这之前,我想要澄清一件事,关于莉莉安的事。”

听到这里,吴梦浦的眼睛都亮了。

澄清……是想澄清什么呢?真的如同黄韶所说,是他终于发现自己的错误了吗?

“我和莉莉安并没有关系,事实上,一直都是莉莉安在纠缠我。她喜欢我,虽然她本人没有意识到,但是我能看出这一点,除了我之外,她的某些走得比较近的同学,比如曹尔修和已故的韩雨江,他们都能够证实我的说法。那天我刚醒来,你们也知道,神智不够清醒,再加上莉莉安一直在给我灌输她才是我最亲密的朋友这样的错觉,所以我才在那个时候说了过分的话。对不起,黄韶。对不起,吴梦浦。”

陈迎春分别对着两位女生鞠了一躬。

沈啸脸上这才露出了赞许的笑容,他难得一见地笑着说道:“这才是我认识的陈迎春!你女朋友那么好,你可不能辜负她啊。”

“我之所以现在才回来完全是因为不好意思半途离开,因为莉莉安——不对,我不应该这么亲密地称呼她——秦莉现在正醉心于调查这起事件,所以一方面她需要一个助手,另一方面也需要有人保护她的安全,毕竟她也是个女孩子,我总不能自己逃回来,所以在我找到在各方面能够取代我的团队后,我才安然离开。不过,秦莉这个人很任性,说不定她偏要我陪着她,所以估计当她发现我回来之后,就会立刻跑过来了吧。到时候,我希望你们能帮我拦住她,可以吗?我喜欢的是吴梦浦,我不希望再和她有任何关系了。”

“当然可以,要是那女人再敢过来惹麻烦,老子一定把她赶出去。她难不成还真以为自己是公主,能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沈啸的保证让陈迎春放下心来。

“这就好了,我忙活了一天,也很累了,关于事件我以后会跟你们解释的,现在我只想在座位上好好睡一觉,后面的就拜托你们了。”

“没问题!”沈啸拍着胸脯保证道。

虽然吴梦浦急于和陈迎春聊聊,但是看他异常疲惫的样子,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如果真的如他所说的话,那么自己就不必担心他会离开自己了。

 

陈迎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有些失神地盯着窗外。

终于解决了所有的一切,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心中还有什么东西在乱动,那东西在谴责自己的行为。

没关系的,我已经做到了我能做的一切,将秦莉奉若神明,发誓要保护好她的曹尔修,还有拥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发誓要破解案件保护白铃兰全体学生的马雄,他们两个都比我更好,将他们交给秦莉,或许比我赖在她的身边要好得多了吧?这样一想,我也没有什么好自责的了,我已经做到了我能做的一切。

陈迎春在心中说道。他相信,自己这么做是有充足的理由的,并且坚信,这样一来,一切就和自己脱离了干系。异世界也好,白铃兰也好,还是秦莉也好,和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但是这么做真的是对的吗?陈迎春总是觉得自己的心无法平静,他的脑海中隐隐约约地闪过否定的答案。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已经很努力了,而且既然走了这条路,也没有办法再回头了吧?

这句话大概是起到了决定性的效果,陈迎春心中的自责感渐渐变少了。自己不能回头了,所以只能这么走下去,这大概是最好的理由了吧?

陈迎春心安理得地这样想着,强大的疲惫感很快就将他吞没,将他拽入了梦的深渊中。


评论
热度 ( 1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