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恶灵降临于白铃兰》第九章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第九章:灰色回忆


1

找到莉莉安的尸体已经是4月27日凌晨时候的事情了。虽说是凌晨,四周依然是一片黑暗,暴雨依然没有停息的迹象。

那是在离教学楼有一段距离的森林里,莉莉安正孤零零地坐在一棵树下,从背后靠近时还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而当他们走到正面时,才看到了她的惨状。

莉莉安的双眼被挖出,脸颊上的肉被剜了下来,四肢被砍断,腹部几乎快被戳烂了,里面甚至还被塞了泥土。

站在尸体旁的有陈迎春,曹尔修,还有兰绮与李健方两位老师,他们无声地站在那里,谁也没有说话。

最先崩溃的是曹尔修。他跪了下来,摇着莉莉安的肩膀,希望她能回应他的话。然而不管怎么动,她已经不会有任何反应了。本来莉莉安就已经死了,是凯尔斯王延续了她的生命,现在,莉莉安是真的死了。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莉莉安离开我!我的公主殿下,为什么啊,为什么!莉莉安……莉莉安,我最喜欢的莉莉安!”

曹尔修趴在尸体上泣不成声,仿佛这样就能像故事中的王子一样唤醒自己的公主。

陈迎春踉跄着走上前去,越过曹尔修看着莉莉安的尸体,想象着不久前才刚刚见过的那个活着的莉莉安,回忆着那最后的吻,他能感到自己的心正在隐隐作痛。

大概是注意到了陈迎春的靠近,曹尔修停止了哭泣,缓缓站了起来,随后转过身来对着陈迎春就是一巴掌。周围的两个老师见状,立刻抓住了曹尔修的双手拦住了他。而他似乎还不解气,还想用脚踹陈迎春。

“你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她之前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我们在四楼分开了,她说她会自己回去——”

曹尔修挣脱了出来,一脚踹在了陈迎春身上。

“明明你知道这里那么危险的,明明这里已经有那么多人死去了,而且莉莉安还是最初的目标,你为什么没有送她回去,为什么就能放心地让她自己一个人回去呢!”

“这……这根本不是我的责任,是她自己说可以自己回去的,这根本不是我的错!而且说起来,保护她不是你的责任吗?没有保护好她的人是你不是我!”

“是啊,我当然知道我有错,这个错误足以让我后悔一辈子!首先是我作为她的骑士,我没有保护好我的公主,她的死我有一半的责任甚至更多!然后,就是我不应该把她交给你!”

曹尔修已经没办法连续地说下去了,他带着泪水,抓住了陈迎春的衣领,嘶吼着说道:

“我知道,我是骑士,骑士是不能成为公主心目中的那个王子的,所以我很自觉地让开了道,让公主和她的王子能幸福地生活下去。但是你根本不配成为莉莉安的王子!你知道吗,在你离开她之后,她每时每刻都在关心着你,一直都在想尽办法帮你走出困境,无论什么时候都在为你着想,她是那么地喜欢你,而你却从来没有为她做过什么,从来没有!”

曹尔修说不下去了,他跪倒在陈迎春的面前,抓着他的衣角哭着。

直到此刻,陈迎春才恍然发觉,自己根本没有改变。本以为昨晚的那番话会让自己摆脱原先的困境,可是自己还没有开始迈出第一步,唯一不会对自己失望,作为自己行动动力的莉莉安就被杀了。这样下去,自己还能怎么办呢?自己恐怕已经改变不了了。正如曹尔修所说,自己从来没有为莉莉安做过些什么,自己一直在让她失望,自己根本就不配成为她的王子。回忆着几个小时前活生生的莉莉安对她说过的那些话,陈迎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心里丢了什么东西。

曹尔修回到了莉莉安的尸体边上,想要用公主抱抱起她,但是他很快就注意到如果随便抱起来的话她的尸体就会散架,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曹尔修冷哼一下,拿过秦永亮老师手中的伞放在了莉莉安的尸体正上方,然后无视周围的三人,径直往回走去。

“曹尔修,你一个人很危险!”

“别管我!我还乐意被杀呢,这样就能跟我的公主殿下永远在一起了。”

兰绮和李健方对视一眼后,一起追了上去,森林中就只剩下陈迎春一人了。他自己一个人也不敢把莉莉安的尸体搬回去,既然曹尔修留下了伞,那也就没事了吧?

接下来,自己又该怎么做呢?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呢?

陈迎春恍惚地往回走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能靠身体沿着记忆中的路线一步步地走回到自己的班级里。回到教室,看了眼那些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亲密好友后,陈迎春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安静地坐了下来。

疲惫的心终于静了下来,与此同时,一股想哭的冲动迸发出来。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呢?每次想改变的时候都没能踏出第一步,好不容易有了真正能够支持自己的人,而自己却又没能保护好她。自己的人生已经一败涂地了,为什么上天给了自己希望让自己看到了向上的光明,却又无情地将希望遮蔽,让自己再度坠入无边的深渊中呢。

我大概已经没有救了,我就是个废物,天生的废物,连上天都不想挽救的废物。这样的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2

双眼慢慢睁开,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萧朝阳用右手挡住刺眼的光线,然后用余光环视四周。

这里不是自己的家,而是一家医院,自己身处一间独立病房里。

一旁的床头柜上放着一个标有医院标识的电子时钟,不出所料,现在是2011年4月27日早上七点。

自己从白铃兰回来了。

萧朝阳将头歪向一旁,看着天花板的墙角处,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泪水不由自主地沿着脸颊滑了下来。

莉莉安说的没错,自己之所以留在那里,是因为相信她能解决一切,现在莉莉安已经死了,而自己也没有能力解决这起事件,因此只能逃走了,从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逃回来了。

可是自己的选择真的是对的吗?明明昨晚还答应过莉莉安,要重新开始的,结果今天却因为她的死,一切又恢复了原状,这样真的是莉莉安希望看到的吗?如果她还活着,真的会愿意让自己逃回来吗?

虽然心里仍然想着诸如“莉莉安早就死了,那个和自己做过约定的莉莉安不过是凯尔斯王罢了”之类的借口,但是自己的心头仍然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一般,让他喘不过气来。

病房门被推开了,他的母亲带着一篮水果走了进来。当她放下水果转过身来时,惊讶地看到自己的儿子醒了过来。她呆立片刻后,立马扑了过去。

“你醒啦?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你知道吗?你已经两天没有醒来了,妈妈真的都快担心死了,生怕你出了什么事,医生又查不出什么病。那个时候妈妈真的是都快把心哭出来了,生怕你就这么睡过去了,再也醒不过来了,就像你初三那年的那次重感冒一样。”

然而,不管妈妈在病床边如何表达自己的担忧,萧朝阳依然是那副含着泪看着窗户的样子。

“怎么哭了啊?你现在感觉还好吗?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啊?有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跟妈妈说,知道吗?”

“妈,”他一开口就明白自己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不过已经无所谓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个废物,从高中开始,再到大学,再到现在,我在你们眼中是不是就是一个废物,不愿意承担责任,遇到困难只知道逃避,还总是去嘲讽那些比我优秀的人。我是不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废物?”

“你在说什么啊?”他的妈妈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儿子一醒来就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知道,你们就是这么想的。在我高考成绩出来之后,虽然你们不说,但是我从你们的眼睛里看出了你们其实很失望,只是一直都不想打击我,每次你们都在背着我偷偷叹气,你们以为我听不到,但我在房间里都听得一清二楚。我知道,我让你们失望了。你们以为自己的孩子会是一个优秀的孩子,但其实不是这样,我是个最差劲的孩子,一个只会把过错推给别人的不负责任的孩子。”

“不,不是这样的!”他的妈妈抱住了他,“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个,但是我明白,我明白萧朝阳你是个优秀的孩子。其实我很早就发现了,我发现了高考失利这件事对你的打击太大了,但是我和你爸都没敢跟你说,我们深怕再跟你谈这个是对你的又一次打击,我们都相信时间会治愈一切。因此我们都在等着你恢复以往那样一直笑着的样子,而不是现在这样愁眉苦脸的样子。可是事实证明我们错了,完全错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把自己的缺点放大了,认为自己一无是处了。你越是这么想,就越是觉得自己就是这样。所以我现在还在后悔,如果那时候我们能跟你好好沟通就好了。萧朝阳是一个优秀的孩子,从小就是一个优秀的孩子,学习刻苦认真,聪明伶俐,很善于倾听,也很有同情心,这才是真正的你啊。你是喜欢逃避,不喜欢承担责任,但是每个人都会有缺点,你不能把你的缺点放大而不去关注你的那些优点。”

萧朝阳一把甩开了抱住自己的妈妈的手,然后抱着自己的头痛哭道:“就算你们这么说,我也完全没有这段记忆啊,我完全没有我曾经优秀过的记忆啊!我记忆中只有我用恶意的目光看着别人,我将一切过错推给别人,我明明没有这个能力却总是自以为是,只有这些东西充斥着我的记忆啊!”

“别这样说!你说你不记得你曾经优秀过,但是妈妈记得啊,妈妈一直都记得,真正的萧朝阳是什么样子啊!就算是到了高中,你的性格开始变得活泼了,变得贪玩了,但你还是那个聪明伶俐的萧朝阳,你还是那个心地善良的萧朝阳啊!萧朝阳从来都没有舍弃过这一点,从来都没有!所以,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好吗?从那次失败中走出来,重新看到真正的自己好吗?不要再认为自己没有能力了,只要还有着这样的想法,就无法看到那个优秀的自己啊!如果不能看到原来的那个优秀的自己,你就只会在失败的深渊中越陷越深啊!妈妈不希望你永远都沉浸在失败的阴影里啊!”

妈妈哭了,那是萧朝阳记忆中唯一的一次。她的哭声中,包含着这四年来的所有悲伤,所有痛苦。萧朝阳直到此刻才意识到,妈妈一直在关心着自己,她一直在希望自己能醒悟过来,可是自己却一直沉浸在失败所带来的深切的绝望中,这四年不仅是自己对自己的折磨,更是对妈妈的折磨。想到这里,他突然注意到了妈妈的白发,说不定这就是自己折磨着妈妈的最好证据吧。

此时,莉莉安的身影再度浮现了出来。

——而且,说什么永远也无法改变,真正能改变你的就只有你自己啊!

莉莉安……

——你说一切的根源都在你高中的时候,但是你就没有想过吗,就算你高中的时候走错了一步,在接下去的每一天都可以走回来啊,就算是到了现在,你完全拥有重新开始的机会啊!

莉莉安的希望……

如果能走出失败的阴影的话……

——而且正如我所说的,你有天赋,你很聪明,如果你不选择逃避而是勇敢地去面对的话,你完全可以以此为契机,重新拾起你生命中丢失的那些东西啊!

生命中丢失的那些东西……

萧朝阳重新躺了回去,他感觉自己很无力,很疲惫,就像是刚生完了一场大病那样。他用虚弱的声音问道:“妈,你知道白铃兰吗,就是私立白铃兰高级中学?”

他的妈妈抬起头来,很好奇为什么又突然提到了这个。

“旁边就是,这里就在白铃兰所在的那座山的附近,是当地最好的医院,怎么了?”

“求你了,去叫警察吧,告诉他们山上发生了连续杀人事件,现在被困在教学楼里的学生都快疯了,求你了快去叫人吧,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不重要。我知道之前他们救出了一个人,那个人说山上一切都正常,但事情不是这样的,山上的情况糟的很,再不派人上去就完了。”

“是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个吧?那时候听你说完之后我就放在心上了,后来我抽空去核实了一下,当地已经派了消防队员上山了,23号派过一批,因为一直没有反应,昨天已经派了第二批上去了。”

23号派过一批……昨天也派过一批……

很快,萧朝阳便明白了这其中的意义,他无力地躺在床上,哭出了声。

“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怎么了?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你到底怎么了啊?我可不想你有个三长两短啊!现在你爸走了,如果你也出什么事的话,那我就——”

“妈,我觉得我现在有点明白了,有点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了……我现在有一件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行,我——”

“我相信你!”他们四目相对,“作为妈妈,我相信自己的儿子,一定能行!”

一定能行……吗?

萧朝阳淡淡地笑了。自己总是埋怨没有人真的理解自己,但实际上,恰恰是自己拒绝了那些想要理解自己的人。

“那我走了。剩下的就拜托妈妈照顾了。”

还没等妈妈反应过来,萧朝阳就闭上了眼。


3

陈迎春醒过来时,就感觉到了自己掌心里的温度。他抬起头来,对上了吴梦浦的笑颜。

“你醒来啦?黄韶跑过来跟我说曹尔修抓着你出去了,而你回来的时候又看上去倍受打击的样子,所以我就过来陪你了。”

“你……”

“别说了,我都知道了,你不是陈迎春的事。莉莉安跟黄韶说的时候,我都听到了。”

“那你又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陈迎春,”吴梦浦甜美地笑了,“陈迎春已经死了,但他的身体还在。当然,我也明白,你和陈迎春不一样,但我仍然想帮你,因为我放不下心来。我相信你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的地方,这个时候正是需要别人支持的时候。于是我在想,如果真的是陈迎春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会怎么做?我想我会毫无疑问支持你的吧,就像赵语欣跟我说的,既然喜欢,就应该帮助他走出困境。呃……我说的有点语无伦次,不知道你能不能懂,我的这种心情……”

陈迎春明白,吴梦浦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她非常喜欢陈迎春,哪怕他的灵魂已经死了,她也想好好地对待他的身体。这是一个非常朴实的想法,但在此刻看来,却是让人无比感动,陈迎春忍不住想,如果自己做不到和真正的陈迎春一样,或者至少和他相接近的话,那就太对不起她的这片心意了。

“怎么样?好点了吗?”

黄韶凑了过来,她也很关心陈迎春的情况。这么一想,之前自己意志消沉的时候,也是黄韶一直在跑来跑去地尝试各种办法,也是她一直在默默地支持着自己,而自己却毫不领情,还说出了那种让她伤心的话。现在想来,陈迎春真的对她感到由衷抱歉。

他不确定地点了点头,然后像是宣布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郑重地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必称我为陈迎春了,因为他已经死了,而我也还不配使用他的名字。我叫萧朝阳,请多指教。”

陈迎春这样说着,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凯尔斯王能够适应莉莉安这具身体,反正他自己是怎么都适应不了别人的身体的。

“我有一些事情想要确认一下,能拜托你们和我一起吗?我想先去找老师给我一定的支持。”

 

陈迎春、黄韶、吴梦浦、沈啸、秦永亮、李健方六人冒雨前往通往山下的那条路。果然,在那里倒着许多人的尸体。从他们身上的衣服来判断,应该就是上山来看看情况的消防队员了。除此之外,还有五个穿着校服的学生的尸体。秦永亮直到这时才承认,高一一班有五个人去接应消防队员了。他们随后也赶了上来,发现他们五人已被杀害,为了防止引发混乱,他们隐瞒了这一事实,连高一一班的人都没有通知。他们还甚至打算好了如果他们班的人问起的话该怎么回答比较好。

此外,其实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有人正在利用这场暴雨暗地里谋划着什么,因为教学楼的供电设备之类的东西是被破坏的,工具恐怕就是储藏室里放着的那些。

陈迎春想到,如果这边是如此的话,那么另外一边呢?秦永亮和李健方听到后也很惊讶,因为他们没有想过连接宿舍楼的那条路怎么样。

在往回折返的路上,他们在一旁的小树林里又有了新的发现,那是被随意丢弃在西侧走廊下的景观花园里的尸体。看到她的时候陈迎春才想起来,这个名叫纪艳的女孩就是之前在食堂里找莉莉安的那个人。此外,和目前找到的尸体相吻合,纪艳的右腿膝盖以下不见了,从断口来判断她的小腿很可能是被人硬生生地扯下来的,除此之外,她的喉咙也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那大概就是致命伤所在的位置。纪艳的眼里还含着绝望的泪水,当时她遇害的时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呢?陈迎春不敢多想,躲开目光用手合上了她的眼睛。

不过奇怪的是,在纪艳尸体的一旁就是康伟豪和江山水的尸体,为什么之前高一的那些人没有发现纪艳的尸体呢?难道是因为两者所在的方位不同,她们没有看到另一边的纪艳的尸体吗?

不过这个问题可以先放一放,关键还是另一条路上是什么情况。

当他们到达连接宿舍楼的那条路后,也同样发现了几具尸体,大概是从宿舍楼那边冒险过来的。除此之外,宿舍区那边看来被淹得很厉害,水面也渐渐朝着教学楼逼近,形势不容乐观。

毫无疑问,凶手杀害所有那些从外界过来的人,目的之一就是想要困住他们,不让那些被困在教学楼的人和外界联系。

陈迎春叹了口气,然后准备往回走。说实话,最初听到有人支持自己的时候是很感动的,可是实际面对眼前的问题时,他的心里又在不断动摇着,他不确定,自己能否解决这起案件。但是如果自己失败的话,白铃兰的师生就会遇到致命的危险。现在已经不容失败了。

他摇了摇脑袋以便甩开这些问题。他明白现在自己状态还不错,如果再被那些问题缠住的话,就又会被拖到原来的泥潭里。

就在他们往回走的时候,沈啸叫了起来。

“你们看,有人过来了!”

陈迎春回过头去,果然,水面上有个人影,他从水面下探出头来,然后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朝着他们走来。

“是文多元老师啊,这下子我们总算是多了个助手了。文多元老师,这边!”秦永亮兴奋地跑了过去。

陈迎春看着那人的脸,觉得虽然自己没见过那人,但是他散发出来的气质却非常熟悉。

想了许久之后,陈迎春才想起来了这种气质究竟是谁的了。那是他在异世界里第一次见到凯尔斯王的时候,他散发出来的气质。


评论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