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恶灵降临于白铃兰》第十章(下)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7

当他们从高一七班回到自修教室时,文多元和曹尔修已经等在里面了,后者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一本很厚很大的本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首先,文多元先将他在高一六班的贾古那里问到的消息告诉给了陈迎春,后者连连点头,看上去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

“曹尔修,谢鹤同学应该已经问过你那个问题了吧?”此刻,陈迎春的心里异常紧张,如果曹尔修的回答是否定的,那么一切就都将推倒重来。

幸好,这样的意外没有发生,曹尔修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在说正事之前,我先向你道歉,”曹尔修从座位上站起来,深鞠了一躬,“我之前把一切过错都推到你身上,然而我自己也犯了很多错,如果我当时没有离开莉莉安就好了,如果我能一直履行骑士的义务守在她的身边就好了。但是,错在谁身上又有什么关系呢?莉莉安已经不可能……”

他擦了擦泪水,然后又坐了下来,声音中还带着哭腔。

“我想过了,当前我能做的事情就是抓出那个凶手,我能为莉莉安做的就只有这些了。莉莉安……我的莉莉安……”

曹尔修忍着想要大哭的冲动,以僵硬的动作翻开了那本相册,里面放着的全是莉莉安的照片。他为了印证陈迎春的想法,想要找出某张照片。可是不管他怎么翻,那张照片始终没有出现。眼看着一本就要翻完了,他依旧没有找到。

“怎么会找不到呢……那张照片明明是很重要的照片……真是奇怪……”

“等一下。”陈迎春让他停了下来,然后走到惊愕的他的身旁,仔细地端详着上面的照片。与此同时,文多元所说的施霖对还是莉莉安时候的他说过的话又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莉莉安的身影又窜了出来,做出这种事的确是像她那样的女孩的风格。

陈迎春回到他的对面,严肃地问道:“曹尔修,我问你,现在有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会——”

“我愿意!”还没等陈迎春说完,曹尔修就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只要能帮莉莉安,不管是多么危险的事情我都愿意!”

不知道为什么,陈迎春有些心疼眼前这个痴情的男生,在他的眼里,只有莉莉安,其他什么都不重要,甚至连自己的生命也不重要。

“我需要你,帮我去引出凶手。”


8

“文多元……算了,私下里还是叫你凯尔斯王吧,接下来我们要谈谈关于异世界的事情了。”自修教室里只剩下了陈迎春与文多元两人,其他人都已经回到班级了。在文多元以老师的身份拜托其他老师协助之前,还有另外的一件事情要做。

“我之前也说过,有两个关键点是我们一直都想不通的地方,其中一个我们已经解决了,不过还剩下一个,那就是帝王之气这个能力究竟还有什么作用。”

“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很多次了,我不——”

陈迎春轻轻地摇着头,表示那不是自己关心的内容。

“我当然知道你不清楚,不过问题不是出在这里,我现在开始怀疑另外一件事。”

他似乎在犹豫着什么,看上去有些底气不足,这是不是由于刚才的那种热闹的氛围已经消失的缘故呢?

“你说吧,不管是什么猜测都可以。今天一天你的表现都很不错哦。”

陈迎春失笑了一下,用自嘲般的语气说道:“都是因为你们在我身边我才能做到这些的,要是没有你们,我什么都办不到。”

大概是觉得自己又不自觉地开始说这些贬低自己的话了吧,他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回到刚才的话题上。

“说起来,帝王之气能力是那种一直都有效果的能力吧?应该不像空间穿越能力这样需要发动的吧?”

“是的,应该是一生都有效的。现在你也知道我不是真正的凯尔斯王,所以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听到的解释是这样的。”

“解释?”陈迎春回想起前几天的时候他好像说过,帝王之气这个能力没有出现在前人的文献中。

“是啊,因为我又不了解帝王之气的能力,所以肯定是问莫桑大臣得到的。”

陈迎春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可能性。不过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剩下来的所有谜团都能迎刃而解了,就如同多米诺骨牌那样。

文多元好像没有注意到陈迎春的表情,他还在思索着最初的问题。

“你说那个凶手为什么想要我的能力呢?我看不出来我的能力在这次案件中对他有什么帮助啊。”

“是的,根本就没帮助,因为你的能力不是用在了这里,而是用在了别的地方。”

“你的意思难道是,凶手杀人的目的与我的能力没有直接关系?哦,我想我明白了,是不是凶手最初的时候想要用能力来做某件事,然而这个秘密被莉莉安发现了,所以才引发了这次的连续杀人事件?这样的话倒也解释得通……”

然而陈迎春却没有附和这一点,他仍在低着头思索着什么。

大概是过了半个多小时吧,陈迎春才重新抬起头来,望着对面的文多元。

“凯尔斯王,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首先,你说反叛者阿克修斯在三年前袭击你,那么你有见过他吗?”

凯尔斯王不假思索地摇着头,他肯定自己一次也没有见过阿克修斯。

“不过他确实是反叛者没有错,这个人是存在的,从他所在的那个村子里,我也了解到了关于阿克修斯的一些信息。据说阿克修斯生来就被排挤,被认为是诅咒的象征。于是在同村人多年的冷眼相待之后,阿克修斯的心渐渐扭曲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挺可悲的。”

了解了关于阿克修斯的问题后,陈迎春接着问下一个问题。

“那么凯尔斯王,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能力是否存在?”

文多元仔细地听陈迎春描述着他猜想的那个能力。听完之后,他皱着眉头苦思冥想了许久之后才给出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好像有吧?我印象中小时候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但是我现在只是隐约记得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可是你又为什么问起这个呢?”

“没什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陈迎春带着诡异的笑容,然后起身准备离开。

文多元叹了口气,然后跟着陈迎春一起出门去找老师协助了。

虽然陈迎春一直表现得很自信的样子,但其实他的心里也一直在担心着,他在推测的时候大多都是靠直觉,这样得出的结论真的可以吗?他觉得有些底气不足,万一自己失败了会怎么样?

不管怎么说,自己的推测是否正确全都赌在这个晚上了。


评论
热度 ( 1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