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恶灵降临于白铃兰》尾声

【这里是本篇的解答部分,请保证阅读完前文】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尾声

    

在附近的一个山坡上,陈迎春蹲在那里,看着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天的结束。当然,结束的不只是这个学期,还有这个学校。

白铃兰的校长宣布,从下学期开始,不再招生,这就意味着,这个闻名全国的重点学校,因为这场飞来横祸而宣告完结。这不是一个很让人高兴的消息,因为这所学校的意义远不止学校本身。

“哟,名侦探,你在这里看风景啊。”

陈迎春回过头去,看到文多元正在一边向着自己打招呼,一边装模作样地缓缓走来。

“别笑话我了,这要是能叫名侦探的话,那么天底下一大半的人都是名侦探了。全靠直觉和临场发挥,根本就没有逻辑推理的过程,如果你把这叫做推理的话,那我也真是服了。”

“但至少你解决了这起事件啊。”文多元学着他的样子蹲了下来,目光注视着不远处的教学楼,“你倒好,事件一解决就逃回去了,也不过来帮帮我。”

“我来了啊,我每个礼拜都来,不过看你忙得不亦乐乎我也就没有打扰了。”他的眼神黯淡下来,“我也不想再去接触这起事件了。”

两人沉默了片刻后,陈迎春头也不抬地低声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你是说事件之后吗?首先是在料理室那里发现了田华中的尸体。然后,实验室那里的尸体身份也已经确定了,死者是赵芳、白纷雪和俞晚霞,都是美术社的成员。出事前一周在美术教室里的人,也就是秦莉想要在周末告诉她们秘密的人,分别是纪艳、赵芳、俞晚霞和刘安琪。刘安琪23号早上睡迷糊了,忘了秦莉曾经说过周末要告诉她们秘密。等到中午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这件事,不过那个时候教学楼已经被封锁了。不知道算不算是幸运,她侥幸逃过一劫。”

“然后呢。”

“还有然后?”文多元说着将手中的一根树枝折成了两段。

“是啊,异世界的事情,后面怎么样了?”

“你说异世界啊……”他将手中的树枝丢了出去,“我后来才知道,原来皮尔亚留给他的部下的最后的预言,也就是要在我死后给莫桑大臣看的那个,其实是告诉他,凯尔斯王一直活在异世界里,他一直想杀了他报仇。这让他感到万分恐慌,因为在他三年前刺杀凯尔斯王的时候,他看到了凯尔斯王自杀时露出的那种残忍的杀意,于是他在杀了我们的身体之后也跟着穿越了过来。这么一想还真是命运的捉弄呢,原因变成了结果,而结果变成了原因,然后一切都按照皮尔亚的那个预言进行着。不过仔细一想,皮尔亚倒是也没说错,真正的凯尔斯王确实就在白铃兰这里,等着杀害莫桑大臣呢。现在想想,袭击者这个词的定义还真是微妙,说不定是个文字游戏呢。皮尔亚也好,还是空间穿越能力也好,把我们都骗了。不过莫桑大臣现在在哪里呢,我还是没有头绪。”

“我想我知道。”陈迎春不动声色地说道。

“哎?你怎么会知道!”文多元吃惊地转过头来看着他,“名侦探快告诉我吧。”

“别这么称我,我受不起这个名号。”陈迎春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然后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莫桑大臣在那个时候占据的身体应该是曾伟的身体。在最初暴雨封锁白铃兰的时候,一共有六名教师,其中三名教师自愿下山去寻求救援。在那三人中,两人都在路上遇到了山体滑坡,被埋在了下面,还有一人侥幸被人救起。当然,其实曾伟已经死了,是莫桑大臣占用了他的身体。之后他在医院里说不出话其实是因为莫桑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还不会说这个世界的语言吧。所以当消防队员让他描述山上的情况时,才会得出山上一切都好这个完全错误的情报,原因就是虽然莫桑能够控制身体,但是他完全听不懂这边世界的语言。”

文多元满意地点了点头。

“是这样吗?不过反正也没有关系了,据说曾伟在医院里病死了,我想应该是他又回去了吧。在空间穿越能力的人离开所占用的身体一段时间后,那个废弃不用的尸体就会死亡。”

“这样啊。”陈迎春的语气听上去很冷淡,好像并不十分关心的样子,“你不关心吗?异世界的事,你不是说你会对你占用的身体负责的吗?”

“负责?那是在我的那具身体还活着的时候,反正我也当累了,就送给他好了。如果他能治理得比我好的话,那也没什么。现在我最关心的果然还是你啊。”

“所以你才耍了些小手段,不是吗?”

这句话让文多元警觉起来,他站起身来,失声笑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啊?”

“在当时那种环境下,走廊上到处都有人在走动,莉莉安到底是怎么被凶手带走的?而且,28号早上你田华中偷袭我的时候你不也是反应很快吗?美工刀都能挡住匕首啦。你拥有这种能力为什么之前还会被李健方逮住并杀害呢?这么一想,说不定是莉莉安自己走出去的,自愿被杀害的。你故意让莉莉安这个角色在那个时候死亡。联系之前你利用莉莉安的身体,给我灌输了你喜欢我这样的错觉,再利用我给曹尔修灌输的我们之间有关系的这一条件,成功地将我引入了这个错觉里。你这么做应该是为了给我足够多的刺激吧,你知道光是给我一个吻不足以让我完全醒悟过来,因为你知道我绝望的原因是我沉浸在自己的错误之中,而我的过去和我的现在又是一个强烈的反差,这使得我在绝望的泥潭中越陷越陷。你知道这是你没办法解决的,所以才通过莉莉安的死来让我回到原来的世界,借我的亲人之手让我醒悟过来。我说的没错吧?”

“居然还觉得自己没错,真是可笑呢。你有什么证据吗?没有吧?所以我可以说根本就没有这种事,是我不小心被李健方盯上,然后被他杀害了而已,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随你吧。”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他也没有想去追究的余力,不过他在心里还是坚持自己的这个观点。

文多元还在期待着他会继续说点什么,但是陈迎春却闭口不言了。

“所以啊,你都想到这一步了,还没明白吗?”

“明白什么啊?”陈迎春的话听上去很没有力气。

“你不是喜欢抓一些小问题吗?难道你就没有注意到吗?为什么我那么关心你的未来呢?现在你知道我才不是喜欢你,那么这个问题你就没有去想过答案吗?还有还有,你说你深陷失败的漩涡中是因为曾经的辉煌与现在的落魄之间的反差,那你就没有想过更深层的原因吗?”

“你在说些什么啊?什么原因啊?”陈迎春疑惑不解地转过头来仰视着文多元。

看到他这样的反应,文多元也没有办法了,只好在长叹一口气之后揭晓了谜底。

“你就不觉得奇怪吗?中间有一次你只身一人回到了异世界,可是你明明不会说我们那个世界的语言,那么你是怎么和那个老妇交流的呢?”

“这——”

“你是会的,你一直都会,只是你以为自己不会。”

文多元在暗示什么,陈迎春感觉自己的大脑受到了冲击。

自己那时候……好像……

记忆渐渐地混乱起来,那时候……自己说的话……真的是异世界的语言?

过去的辉煌和现在的落魄,自己深陷于此是因为自己只看到了失败的一面,而没有曾经辉煌过的记忆,然而身边的人却一直对自己抱有过高的期待。这一点是不是也在暗示着什么呢?

自己对儿时记忆的丢失,初三毕业后的那次感冒还有五年前的那次车祸……五年前?那不就是——

“你还记得我跟你解释过空间穿越这个能力的吧?空间穿越是带有一定主动性的,并不全是偶然。此外,你之所以获得这个能力,也不是什么奇迹。而且你的性格,总是让我想到某个人。一开始仅是怀疑,后来则是确信了。”

文多元张开双臂,充满温情地看着他。

“欢迎回来,伊亚斯,没想到我们兄弟俩还能再见面。”

陈迎春看着他,不自觉地站了起来,他的脑海中闪过无数个足以印证这一点的片段。

没有小时候的记忆,初中与高中之间的人格转变,那场车祸,穿越到异世界后再回去时的陌生感,以及在自己第一次穿越之前在房间里看到的关于双胞胎的书和车祸的新闻——就是这两点让自己觉醒了早已忘却的这个能力吧?五年前,恰是凯尔斯王杀死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也是自己遭遇车祸的时候。和那时候的伊莱斯一样,自己同样躲过了那次的刺杀。

如今,在伊莱斯的诱导下,童时的记忆一点点地复苏了,自己关于生命的思考,其源头也渐渐清晰了。

他的嘴颤抖着,最终吐露出了一句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问候。

“没错,欢迎回来,伊亚斯。”

他……他是我的哥哥?他早就发现了这一点,或许他也想在自己最迷茫的时候告诉自己真相。那时候他在以莉莉安的身份跟自己争论,当时她似乎想说一件很重要的事但是却没有说,现在想来,她一定是想说出真相吧。然而对于正处在暴躁状态的自己来说,一旦说出这个真相就意味着,自己就没有机会了,因为在穿越过去之后自己的记忆中只有失败。因此,她选择了换一种方式,让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亲人告诉自己虚假的真相,让他们来灌输给自己曾经的辉煌。

这么一想,自己的哥哥为了能让自己振作起来,真的是付出了很多。就像曹尔修所说的,他一直都在关心着自己,一直都在想法设法让自己醒悟过来,可是自己却始终没有领情。自己真的错了,他不由得这样想道,和之前对于母亲的愧疚一样,只不过这次是对于自己真正的亲人。

“哥……哥!之前……对不起了……”

两人相拥在一起,伊亚斯流下了感动的泪水,这是自己第一次想起来自己究竟是谁,也是时隔那么多年之后,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另一个亲人。

经历了久别重逢的喜悦之后,两人一起朝着下山的方向而去。

“你说这空间穿越能力是不是太方便了啊,可以时刻逃命,又可以在两个世界之间自由来回。”

伊亚斯有些天真地说道。

“你的想法可真好呢。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空间穿越能力是有很多限制的,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啊。最近是因为你的缘故才能让我们自如地穿越的。就是因为4月23日那天你突然回忆起了那个能力,使得两个世界之间产生了碰撞,进而导致所有的异世界都在那一刻被打通了。也就是说,不光是穿越到我们那个世界,穿越到别的异世界也都是可行的。说不定,已经有一群人穿越过去了也说不定啊。”

“哎?还没结束吗?一直到现在?”伊亚斯心想糟了,自己这么做莫非是闯了大祸?

伊莱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恐怕短时间内还不会消失,不过影响似乎是越来越小了。怎么啦?看你的脸色那么苍白。”

“我在这个世界的妹妹一个月前失踪了,莫非是——”伊亚斯不敢再说下去,如果伊莱斯说的是对的话,那么萧吟月她莫非是……穿越到了异世界?

“放心吧,不会有这种事情的。要穿越也要有前提条件啊。”

也许是怕自己的弟弟过分担心与自责吧,他沉默了片刻后又换了个话题。

“以后打算怎么办呢?是继续以陈迎春的身份活着,还是回到萧朝阳的身体里?”

“我想以萧朝阳的身份继续活下去吧。你们说得对,现在重新开始还来得及。我以前一直很看不惯这些带着启示意义的话,觉得不过是一些空话,觉得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人生。现在我才发现是自己错了,不知道人生的是我。如果不是遇到了人生低谷的话,对于那些生活一帆风顺的人而言,这些话不过是空话,只有到了这种需要救赎的时候,才能理解那些所谓的空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吧。说不定,这也是命运呢,就像白铃兰一样。”

确实,整个事件就像是命运的安排那样。是先有了未来的这个结果呢?还是先有了皮尔亚的预言,结果导致整个世界发生了偏转呢?

“啊,对了,”伊莱斯想起了什么,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照片,“这是我在垃圾桶里捡到的一张照片,有个女生把它丢在了那里,幸好我看到了。”

伊亚斯停了下来,端详着手中的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美术教室,后面挂着一幅很长的画。莉莉安在照片的中下方,正对着镜头眨着眼,右手前伸摆出一个V字形;后面几乎都快趴在莉莉安身上的韩雨江也展露着笑颜,她的右手从莉莉安的右肩上环绕过去,搭在了莉莉安的左手上臂上;曹尔修虽然站在离他们稍远一些的位置上,但是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莉莉安的身上。

照片的背面还留有所有美术社成员的名字,每个人的签名都各有风格。秦莉、韩雨江、曹尔修、纪艳、陈丽丽、白纷雪、刘安琪、洪晓妮、曾溪、赵芳、俞晚霞。

一种心酸的感觉涌了上来,伊亚斯重新将照片翻到正面,注视着照片中莉莉安那天真烂漫的笑容。正如兰绮所说,莉莉安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那是无论伊莱斯怎么模仿都模仿不了的,真正的莉莉安的样子。

“真正的……莉莉安……”伊亚斯长叹一口气,惆怅地望着远处的天空。

 

 

完成于2016年12月28日

修改完成于2017年1月16日


评论 ( 2 )
热度 ( 3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