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临时审讯室》(1)

【总目录及传送门:请点这里

【关于作者的其他作品,请点这里


1

这里是一间空置的教室——如果久远中学的入学人数没有减少的话,这里应该是初三七班的教室吧。不过,由于另一个“劲敌”的兴起,这所拥有悠久历史的学校也渐渐地走向了末路。到了这一年的初三,只剩下五个班了。

当然,校方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也采取了各种手段,不断地靠着录取率和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吸引人气。然而,就在这个当口,一场意想不到的犯罪事件发生了,并且,这是一桩性质恶劣的杀人事件。

死者是初三五班的一名学生,这个消息迅速在校园里传播开来,警方也随即赶到,封锁了现场。由于某个原因,警方已经将范围限定在了该班级的学生中。于是,警方召回了所有初三五班的学生,让他们在隔壁本应该是六班的教室里自习,并在这间本属于初三七班的教室里,布置出了一间临时审讯室。

负责调查这起案件的徐东阳正坐在桌子的正对门口的那一侧,虽然表面上装作自己很冷静的样子,实际上他也有些紧张,因为这是作为新人的自己第一次负责一起刑事案件的调查。虽说一旁有另外几名警察陪同,不过这次似乎是打算全权交给他了。初三五班的班主任,也就是这个班的数学老师沈晨旭也坐在一旁关注着审讯室里的动向。虽然按常理来说整个过程并不应该有其他无关人员的参与,但是考虑到受审对象还都是初中学生,于是警方还是觉得让班主任沈老师坐在一旁比较好。此外,据说还有一名职业侦探想要来凑热闹。话虽这样说,但实际上这人直到现在也没有出现过。

桌子对面的女同学仍然低着头,有些慌张地朝着左右看着,两只手也在不自然地搓着,看起来十分紧张的样子。刚才徐东阳问出了一个问题,她却到现在都没有给出回答。

“管怡同学?”徐东阳叫了声她的名字,她似乎惊了一下,然后又低下头去,避开了他的目光。

“你还记得今天上午最后一节课后到午休这段时间里你在哪里做什么吗?”

徐东阳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也在颤抖着,他担心自己是不是太过严厉了些,会不会让她觉得自己遭受了怀疑而难受呢?

“我……我……”管怡憋了半天也憋不出一句话来,“我没有……”

“那么我这样问吧,”徐东阳觉得果然是自己的语气太严厉,以致吓到对方了,于是他用尽量温和的声音问道,“你今天吃午饭的时候有谁和你一起吗?”

“没……没有。我一直是一个人。”

听到这句话,徐警官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对方很紧张,但自己的紧张程度也不输于她。前面三个同学明明还能很好地回答问题,为什么这个女生会这么麻烦呢?

他看了看自己早已记好的四个基础问题,用如释重负一般的语气问出了第四个,也就是最后一个问题:“在你的印象里,她和谁有过什么矛盾吗?”

“矛盾?”管怡略显慌张地歪着头,似乎是在理解这两个词的含义。她的嘴在不停地哆嗦着,似乎是想要说出什么但是又说不出口的样子。

就像是为了打破这段令人不舒服的沉默一般,教室的门被某个人用力地打开了,发出了不和谐的噪音。

“这扇门比我想象的要轻嘛。”来者是一个年轻的男子,他戴着白色的帽子,穿着白色的西装,但是一举一动都与他的这身穿着不符。他迈着随意的步伐从门口走来,一路上还在用鄙夷的目光打量着四周,似乎是在说“这地方怎么那么破啊”。他站到了徐东阳的身后,越过后者的肩膀看到了一张被压在桌子上的座位表。

“你的名字是管怡吧?平时不少受到你的同桌——也就是卢美燕同学——的欺负吧?”

她似乎想要否定什么,但最终还是不明所以地“嗯”了一声。

男子拿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一边拿起徐东阳面前的记着名字的纸,一边用高傲的语气吩咐道:“刚才只是个开场白,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来拜访你的职业侦探汪明清,这段时间请多指教了。好了,请继续吧,徐警官。”

说完,他便靠在椅子上歪着身子看着那份名单,不再去看身旁的徐警官。

虽然觉得心里很恼火,但是毕竟对方是职业侦探汪明清,徐东阳不得已只能将自己的怒气压了下去。

“好了,管怡同学,能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了吗?”

“我……我不想怀疑任何人。我没有理由去……”

她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话也说不完了。不过她至少是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了,这样的话也不用再和她纠缠下去了。

徐东阳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赶紧让一旁的警卫送她去隔壁的教室。

管怡,13号同学,审讯完毕。没有不在场证明,对于案件也没有别的看法。至于对于被害者的看法,因为她一直是支支吾吾说不出口的样子,也就无从得知了。

本来这时候应该顺便吩咐门口的警卫去叫下一位学生了,不过当前徐东阳还是想尽快了解一下自己身旁的这个侦探,于是他只让警卫送管怡回去,没有去叫下一位同学。

“侦探先生,你怎么迟到了那么久?”虽然已经尽力去压制了,但是抱怨的声音还是从他的话语中泄了出来,“需要我告诉你前面三位同学的证词吗?”

然而,他得到的只是冰冷的三个字。

“不需要。”

汪明清将手中的审讯名单丢到了桌子上,随意地换了个坐姿。

“你就按你在上面写的顺序进行下去好了,你在管怡之前写了齐燕,魏雨和林梦朝,那应该就是之前的三个人吧?后面不是还有名字吗?徐鸿,明日新,韦嫣和盛鹰。你就按照这个顺序继续好了,下一个去叫徐鸿吧。”

“这样真的没有关系吗?”徐东阳不禁感到担忧,“你应该去犯案现场看过了吧?”

“怎么可能,”汪明清用夸张的声音说道,“你不是都看到我快迟到了吗?哪里有时间去看什么现场啊?反正你们警方也肯定会给我提供线索的,不是吗?就算你们不给,那些来接受审讯的同学也会告诉我的。”

“可是现在的你连被害者是谁都不知道,要怎么——”

“我知道,”汪明清无奈地摆了摆手,“死者是郑梅吧?你看,齐燕,魏雨,林梦朝和管怡,这四个人都在郑梅附近吧?你大概是想从郑梅的周边入手吧?的确是个不错的想法啊。不过,你有问过尸体的第一发现者吗?”

徐东阳一脸不高兴地说:“就在后面,徐鸿和明日新这对同桌,他们是尸体的第一发现者。”

“下次在调查周边前还是先调查一下尸体的第一发现者比较好。”

“我自有安排。”徐东阳只能这样回应。虽然对方是个职业侦探,但是他的性格很让人讨厌。

“我们已经浪费不少时间了,徐东阳警官,快点去叫下一位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去叫徐鸿同学过来吧。”不用他说,徐东阳自己也想尽快结束这段对话。


 

 

2

门开了,进来的是一位肤色黝黑的男同学。他的表情阴冷,时不时会露出令人不快的阴险笑容。

他在警卫的带领下坐到了徐东阳的对面。和前面坐姿端正的女同学不一样,这名同学惬意地靠在了椅背上,然后对着对面的警察露出了不屑的眼神。

“第一次碰到警察办案,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好印象。不要像我所知道的那样糟糕。”

我倒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好印象,徐东阳不禁这样想道。

“首先,你的基本信息,姓名学号之类的。”

汪明清瞥了眼徐警官手上的列了四个问题的纸,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后者没有搭理他,而是表情严肃地看着对面的同学。

“徐鸿,32号。怎么,这和案子有关系吗?”

“这个我自然会判断。”徐东阳瞧了眼对面的徐鸿,又瞧了眼自己手上的纸,然后搬出了这句他特地准备好的话。

“你是尸体的第一发现者吧?能说说当时的情况吗?”

徐鸿先是冷笑了一下,然后才开始了叙述。

“这有什么好说的,不是明摆着吗?我和我的同桌吃完饭回到教室,然后就看到了尸体。那家伙吓得一屁股坐了下去,最后,还是由我去看了眼尸体,确认是那位郑梅同学遇害了。”

“你当时就确认对方已经死了吗?”汪明清突然插嘴问道。

“哈?就你这样还配当警察吗?”徐鸿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用嫌弃的眼神看着他。

汪明清回以微笑。

“是啊,很抱歉,我还没来得及看过现场和尸体呢。”

“哼,果然是这样,和我看到过的一模一样,就凭你们这样还想破什么案子啊?所以我说啊,警察就是无能!连在学校里都能碰到命案,这个社会大概是没救了吧!”

徐东阳听到这番话都快气得跳了起来,而汪明清则仍是保持着微笑的表情。这是当然的,因为他才不是什么警察!

“没错,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能麻烦你告诉我吗?你为什么能当场判断郑梅已死?”

“一刀毙命啊!这还用说吗?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吧?就插在心脏那里,怎么看都是当场死了啊!”

“咳咳,”徐东阳干咳几声,然后插入了对话,“凶器是剪刀,这一点我等会会跟你说明的。不过,徐鸿同学,请你相信我们警方的办案能力,我们绝对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这起事件我们也肯定是会解决的,请你不用担心。”

他一边说着,一边望了眼一旁的沈晨旭老师,似乎是在指责他怎么教育出这种学生的。虽然他的教学范畴是数学,但是作为班主任,这种程度的思想教育还是要有的吧?

“好了吗?我想回去了。”徐鸿有些不耐地拨弄着自己的手指。

“还有几个问题,请你稍等一下。”徐东阳看了眼自己的备忘录,“你对于郑梅有什么看法吗?”

“没什么看法。”

如此干脆的回答倒是让他一阵哑然。不过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赶紧进入下一个问题。和刚才在问询管怡时一样,现在的他也想尽快结束对徐鸿的提问。本来对面坐着齐燕或者魏雨的时候,他都觉得这场特殊的审讯可以很顺利地进行,然而没想到,竟然会遇到那么多怪人。这么一想,倒也是佩服班主任沈晨旭老师了。

“午饭时间你在哪里,做什么事?”

“哈?你在说什么?我不是尸体的第一发现人吗?”

“但是你也有造假的可能性啊。”这句话倒不是事先准备好的,而是自然而然就说出口的。

“哼,你以为靠着这样就能找出凶手吗?我告诉你吧,午饭后我和我的同桌在图书馆看书,那个时候好像还看到了别的同学,但是我没注意,毕竟出入图书馆的人还是很多的。这样就能证明了吧?”

虽然很想反驳说这种程度的不在场证明不能算,但是最终徐东阳还是忍住了。他不想再和徐鸿这样的人继续交谈下去了。至于不在场证明是否属实,等一下调查他的同桌明日新的时候就能知道了。

“最后一个问题,问完就结束。你知道平时有什么人和郑梅同学有矛盾或者不和吗?”

然而,这个问题却没有得到立刻的回答。

“嗯?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他进一步试探性地问道。

“当然,”对方摆了摆手,接着说道,“谁都有可能和任何人有矛盾,你这么问我当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起来,虽然平时和她交流不深,但是我们也有矛盾,因为她看我不爽。她那种女生,当然会看我不爽。怎么样,这个理由足够成为我杀了她的动机吗?”

说完,他便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请不要开玩笑。”

“玩笑?这可不是玩笑!好好想想这一点吧。”

还没有得到同意,徐鸿就站起身来,转身准备离去,站在门口的警卫本能地拦住了他,然后用问询的眼神看着徐警官。后者思考片刻后,无奈地点了点头,于是警卫就把徐鸿带走了。同样,这次徐东阳也没有急着叫来下一个同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学校都是这样教育学生的吗?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还一直说一些污蔑人的话,你们就是这样做思想教育的吗?”

一肚子气的徐东阳将自己的怒火全部倾倒在了沈晨旭的身上,后者只能赔笑着让他息怒。

“我们学校已经在尽力做思想教育了,但是你也知道我们的难处,我们也不可能剖开他们的脑子看看他们的脑筋对不对吧?”

“我真是怀疑你们到底有没有思想政治这门课!”

沈老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摆手说:“当然有,当然有,我们学校一直很注重这方面的教育。”

“好了,你有什么看法吗?徐警官,说说你的高见?”汪明清自然地问道。

“高见?有你在我哪来的什么高见?”

“哎呀,过分依赖别人可是不好的习惯啊。”

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徐东阳愤懑地想着,不知道汪明清是不是真的没听懂他话中的含义。

而汪明清,则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谈起了另外一件事。

“你不是说要告诉我凶器的事情吗?说吧,我听着呢。”

“嗯?大侦探先生,你不是说你要在审讯中找到真相吗?那你就去审讯中找吧。”此刻徐东阳已经全然没有解释的心情了。

“好啊,正合我意。”汪明清没有露出丝毫的退缩的表情,淡然自若地说道。

真是一群怪人!

发完了这声感叹后,徐东阳提高了几分音量,让警卫把徐鸿的同桌,也就是明日新叫来。


 

 

3

在警卫握住门把手之前,一个身影率先将门推开了,然后那人便大步走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惊奇地左右看着,仿佛是在看什么新鲜的事物一样。

“我这是第一次见到警察,觉得自己好紧张啊。”

他自顾自地坐了下来,然后端详着对面的四人。他这个样子怎么看也不像紧张啊,徐东阳不由得这样想道。

“明日新,记得要好好说话。”似乎是为了防止徐鸿的事情再次发生,这次沈晨旭老师特意叮嘱了一遍。

“我知道的,老师,那么各位有什么问题吗?我想只要问的问题不是很夸张我都应该能回答。并且我说的话绝对真实,这一点请各位放心好了,我一向是因为诚实而在班里出名的,沈老师也知道的吧?诚信是我的代名词。有一次我把作业忘在了家里,我知道是我忘带了而绝不是没有做,但是沈老师不信,他硬是要说是我忘了做了,还让我补上。这我就很不服气了,为什么我已经完成了自己应尽的责任,还要被老师这样怀疑?我那时候当然很生气,立马就借了老师的电话打电话回去,刚好我妈在家,她告诉老师,我说的一点都没错,我确实是做完了作业,只是理书包的时候,忘在了桌子上。我妈还很好心地说要帮我送过来,这怎么好意思呢,我以前一遇到什么事都拜托我妈,到现在我都不好意思啦。我记得有一次我在公园里——”

徐东阳干咳了几声打断了他的话。再这样滔滔不绝下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入正题了。他偷偷望了眼沈老师,看到他也是同样的头疼的表情时,就知道平时这孩子也是这样的。

“不好意思,我一个人自顾自地说了那么多,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想要这样的,我天生就是这样,真的是很不好意思。我想我一定是让你们产生困扰了吧,我一直都是这样真的很抱歉,怎么改都改不过来。我小时候姥姥就对我说过,我这病——”

“你的姓名和学号。”徐东阳觉得把话题拉回正轨的最好方法就是直接给出问题。

“我叫明日新,学号是29号。嗯,没错,明日新,这是我的名字。‘明’这个姓氏我想应该很少见的吧,其实这是——”

“你和徐鸿同学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对吗?我说的没错吧?”

“嗯,当然,那景象真是吓到我了,当时……哎,算了,为了说明白点,我还是从头开始说起吧——”

这下倒好,不用我来问,他自己就全说出来了。徐东阳不禁苦笑道,这种性格的人有时候倒也提供了不少方便。

“事情呢,要从最后一节课开始说起……上完数学课之后呢,我和我的同桌在想今天中午吃点什么好。虽然这里没有什么好吃的,而且每个礼拜都一样,但是其实选择的余地还是很多的。尤其是现在,你也知道,现在正是初三,是拼命的时候,有的时候时间都紧迫到连吃午饭的功夫都没有了,像是郑梅同学,就是中午不吃饭的典型。不过这个礼拜比较特殊,因为这个礼拜是校篮球比赛举办的时候,我们初三组一共五个班,我们班轮空了,因此今天中午应该是二班和四班在比。我虽然没有去看……哎呀,说到这里,其实我是很想去看的,但是我同桌说他不感兴趣,说要去图书馆玩。说到这里,我用‘玩’这个词绝对没有错,因为你也知道,这里的图书馆有一个很大的大厅,就算不看书你也可以坐在那里休息,这也算是我们学校和其他学校最大的不同了吧?这也是我们学校最引以为豪的一点。啊,抱歉抱歉,我又说偏了,刚才说到哪里来着?哎呀,真是麻烦,我这习惯怎么改都改不掉……真是的,我现在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我的记性就是这么糟糕,所以我才考不过其他人的,如果我能好好地记起某件东西的话——”

“你平时是不是一直会因为纪律问题而被抓起来?平时大考试的时候你是单独一个考场吗?”

明日新看上去很惊讶的样子,这一秒他居然没有说话!

“你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真不愧是警察啊!我就相信你们一定有能力解决这起案件。哎呀,郑梅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啊,结果就这么死了……我说这话绝对不是我喜欢她的意思。我知道,这家伙有很多人在追她,还有人表白呢。啊,我想你一定是想问都有哪些人吧?这个问题我只能很抱歉地说我不知道了,因为毕竟我平时也不是经常关注周围的同学——”

你平时的时间都用在了说话上吧?而且还是漫无目的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丝毫没有逻辑性。

徐东阳一边抱怨着,一边将话题扯了回来。

“抱歉打断你,刚才你在说发现尸体的事,请从这一点开始。”

“哦好,我正苦恼着该从哪里开始呢。就从上楼开始吧。因为我总觉得这一举动是有什么寓意的,就像是我做别的任何的事情那样。哎呀,又扯偏了,这次我可记得我刚才说到哪里了,绝对不用警察先生来提醒我了,嘿嘿。”他吞了口口水后接着说道,“说久了也会觉得累,那我就长话短说好了。我们上楼后看到底下一班的老师站在楼梯那里训人,我们两个很识趣地从旁边绕了上去。谁让楼梯只有这一个呢,另一个楼梯正在修,真的是给我们学生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呢。我真的希望学校能改进这一点——”

“你们上楼之后呢?”

“啊,之后啊……”就像是说累了一样,明日新一脸严肃地思考着,安静时候的他看上去才和正常的学生没有什么不同。

“我们上楼后发现教室里挺安静的,大概是还没有人来吧。总之我和我的同桌就这么走了过去。但是一走到门口,我就看到了,看到有个人倒在了讲台和黑板之间的那个地方……那个时候我真的是吓坏了,不过徐鸿倒是冷静的很,还上去看,要是我的话可根本不敢啊。那个时候我就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刚好想到了楼下的那个老师,于是我就跑过去跟他说大事不好了,然后……然后就找来了班主任,再之后就是你们来了——”

“好了,到这里就可以了,真是辛苦你了。”这句话绝对是发自内心的。

徐东阳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下了“徐鸿和明日新发现尸体,徐鸿触碰尸体时,明日新下楼通知老师”这一点。

“那么在此之前徐鸿和你一起在图书馆吗?”

“当然啊,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我们一直都是在图书馆里,他也没有离开过。这个叫什么来着?是叫不在场证明吧?对对对,就是这个,这个我们有,我们可以为对方作证。这样就没有问题了吧?我可是清白的,怎么想我都是——”

“那么关于这起案件你有什么想法吗?有没有和郑梅同学相关的人有嫌疑呢?”

“嗯,这个问题啊,我刚才也说过,我不太注意周围的同学……不过当然,实际上我也不笨,连我都能看出一些微妙的地方,就比如说我左边那个蔡侯将,上课的时候他一直朝着郑梅那边看,这一点我可是一直看在眼里呢。说到这里就不得不夸一下我的观察能力了。说起来这也算是我的优点之一呢,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我的观察能力——”

徐东阳感觉像是抓住了什么重要线索一般,兴奋地打断了他的话。与此同时,他顺手在名单上的盛鹰的名字后面填上了蔡侯将的名字。

“那你知不知道有没有谁喜欢蔡侯将同学呢?”

“有啊!”这次明日新倒是出人意料地爽快,“当然有,这点我最清楚不过了。哦不对,不只是我,其他人也都知道,武萋萋——就是那个肤色很黑个子挺高的那个——我们都知道她喜欢笨拙的蔡侯将,不过当然,那个人喜欢的是郑梅,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事实肯定就是这样,错不了的。”

这次居然是明日新自己停下来的。不过徐东阳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飞快地在“蔡侯将”这个名字的后面添上了“武萋萋”的名字。

“好了好了,真是谢谢你的配合,你为我们提供了一条重大的线索。谈话可以结束了,去叫韦嫣同学过来吧。”

“是吧?我就说相信我是绝对不会有什么错的,我可是——”他被警卫带出了教室,后面说的话也就听不到了。

虽然又是一次让人深感疲惫的经历,但是此刻徐东阳完全顾不上这一点。蔡侯将与武萋萋这两个名字究竟能带来什么呢?他相信这其中充满了可能性。

会不会是蔡侯将在中午偷偷向郑梅表白,结果对方拒绝了,他一时冲动而痛下杀手呢?又或者是得不到所爱的武萋萋在中午杀掉了自己的情敌呢?不管是哪一种看上去都很有可能啊!

“你该不会是觉得这种程度就能算是重大线索了吧?”然而,汪明清毫不留情地给徐东阳泼了盆冷水。

“先不说这条线追查下去的结果会是什么,但这毫无疑问是一个新的突破,不是吗?”

“突破?”汪明清将这个字眼狠狠地嗤笑了一番,“好好好,随你的兴趣追查下去好了。”

留给他们的闲聊时间不多了,因为韦嫣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评论
热度 ( 4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