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临时审讯室》(2)

【总目录及传送门:请点这里

【关于作者的其他作品,请点这里


4

精致的脸蛋,飘扬的长发,以及随后的端正的坐姿,再配上若隐若现的微笑。这就是韦嫣,一个看上去十分迷人的女孩。总有人会误认为学习好的人都是灰头土脸的。然而,对于真正学习好的人来说,那种知性已经化为了一种气质,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说这是书生气又有些不妥,称其为一种独特的迷人气质或许更为恰当吧。

徐东阳不禁感叹,她和前面的几个人确实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也许是徐东阳迟迟没有说话吧,韦嫣思考了一会儿之后便开始回答那些还藏在徐东阳喉咙里的问题。

“我是韦嫣,班长兼学习委员。关于郑梅同学遇害一事,我表示非常悲伤,因为她是一个非常受人喜欢的女孩,和其他女生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好。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事发生。”

大概是调整好了情绪吧,徐东阳提出了那些基础的问题。

“刚才你说被害者是一个受人喜欢的女孩,这一点是公认的吗?或者说——”

“没错,郑梅同学待人和善,平时基本上没有什么纠纷,而且,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和她关系不错。当然,她看上去很软弱,这一点也是不容置疑的。”

韦嫣的回答简洁、明了,并且恰到好处,没有任何冗余的话。也许是因为和她说话比较让人放松,徐警官的问题也多了一些。在前面几人的回答中没有获得的答案,他也想试试看能不能从韦嫣口中问出来。

“你知道关于郑梅同学的感情问题吗?以及她对于感情的态度?”

“哼哼,”汪明清突然冷哼几声,“这是在往感情方面调查吗?”

然而这句话却没有得到回应。韦嫣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徐警官提出的问题,然后略有所思地说出了一个名字。

“孟平。这个人以前追求过郑梅,不过后来郑梅拒绝了他的表白。不过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所以应该和这起事件没有关系。除此之外……唔……大概没有了吧……”

“那么蔡侯将呢?他对郑梅是否有好感呢?”

听到这个名字,韦嫣露出了惊讶与疑惑的表情。

“他啊……他喜欢郑梅吗?这个问题啊……”

看来这个问题连韦嫣都被难倒了。刚才明日新也说过,他只是因为看到左边的蔡侯将的眼神才这样判断的,处于第一排的韦嫣自然不会知道蔡侯将是否喜欢郑梅。

那么,武萋萋会不会知道蔡侯将与郑梅之间的关系呢?她坐在最后一排,而且又是在他的后面,他的一举一动应该都在她的掌握中吧。

可是,目前的问题是蔡侯将是否真的喜欢郑梅,这会不会只是明日新的猜想呢?不过当然,如果明日新有误解的可能的话,那么武萋萋也会有。

总之,这个问题还是要亲自向两人确认才行。

“那么关于徐鸿与明日新,你了解多少呢?”

“他们啊?”韦嫣难得地露出了嫌弃的表情,“不是很了解。因为这两个人……呃……很讨人厌,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这一点徐东阳深有体会,因为刚才他也产生了同样的想法。

“您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他们是第一发现者吧?不过我倒是觉得不一定是他们,因为徐鸿这人虽然讨厌,但是他还不会去杀人。这个人其实很软弱的,因此才需要用那种显得自己很帅气的话来掩饰自己的脆弱,不过这样的结果只是让自己显得很蠢罢了。当然,我也很难想象明日新和徐鸿成为一个团伙,因为他们两个除了同桌之外,连朋友都算不上。徐鸿其实一直都很讨厌明日新。当然,以上这些都是我对于我所知道的东西进行的推测,也许您会在以后的调查中查出一些新的线索,所以我说的并不一定是决定性的。”

“那么你们四个人的关系怎么样?我是说你,魏雨,齐燕还有郑梅,你们的关系如何?”

对于这个问题,韦嫣不假思索地给出了回答。

“我们四个的关系一直很好,尤其是魏雨和郑梅,她们两个可以说是形影不离的好友。之前得知郑梅死讯的时候,魏雨还哭了好久呢,你也看到了吧?在审讯的时候?唉,真是羡慕她们啊,我和贝诗还有毛清雨的关系就没有她们那么好了。”

沉思片刻后,徐东阳接着问道:“你应该知道吧,凶器是你桌子上的剪刀。而且我们推测,你应该还在剪刀附近放了什么东西,然后正是这个东西让凶手没有留下指纹。”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特意朝着汪明清的地方望了一眼,然而后者还是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看上去丝毫都不关心案情的进展。

“你为什么会在桌子上放剪刀呢?一般来说是不会把剪刀放在桌子上的吧?”

“嗯,关于这两个问题我想好好解释一下。首先,我的确把一把剪刀和一张A4纸留在了桌子上,不过我这么做是因为下午有美术课。我上星期的作品还没有完成,因此才将那些东西放在那里,想着用吃饭的时间做的。不过,因为我的朋友——贝诗和毛清雨——她们邀请我一起去老师办公室问几个问题,因此我便跟着她们去了。当然,那时我也没有想到那把剪刀会成为夺走郑梅生命的凶器,如果我早知道的话,就不会这么草率了。”

说道这里,韦嫣深深地叹了口气。与此同时,徐东阳在名单上接着写下了贝诗和毛清雨的名字。

“之后你们就一直在老师办公室里吗?”

韦嫣点了点头,脸上仍然挂着礼节性的微笑。

“毛清雨的成绩不是很好,所以每天中午都会被叫去办公室,今天去的是英语那边,刚好贝诗也有一些问题想问,而且她还是英语课代表,需要带作业回去,于是又留了一会儿。当然,我最近刚做了一套二模卷,也想去对对答案。英语周老师也拜托我帮忙解决一些毛清雨的问题。就这样,我们很晚才回到教室。在我们回来之后,就看到同学们都围在教室门口,然后沈老师在打电话了。”

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沈晨旭老师,顺着她的目光,徐东阳看到沈老师轻轻地点了下头。

“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似乎是觉得自己回答得差不多了,因此韦嫣用试探性的语气问道。

一阵沉默。原因在于徐东阳也确实想不出还有什么问题要问了。

“差不多了吧。你也没有什么要问的吧?”后半句是在讯问汪明清,但是后者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好了,那么就回去吧。下一个叫盛鹰过来吧。”

警卫听从了吩咐,将韦嫣带了回去。




5

进门的是一位盛气凌人的短发女孩。她的个子很高,而且体格强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男孩一样。她毫不客气地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上去,然后翘起了二郎腿。

还没等徐东阳开口,盛鹰就率先问道:“是林梦朝说的吧?”

“我想我没有必要告诉你。”徐警官也是毫不客气地反击道。不过她说的也的确是事实。在之前审讯林梦朝的时候,她觉得可疑的人便是盛鹰。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盛鹰的名字才会出现在名单上。

“哼,保密吗?不过肯定是林梦朝,这家伙也就只会在背地里打打小报告。没有本事的人都是这样,喜欢靠着靠山。”

盛鹰不屑地说道,看上去她很讨厌林梦朝的样子。

“你不喜欢林梦朝吗?”

“当然,那种矫揉造作,为的是吸引男生目光的女生,真是再讨厌不过。除了林梦朝之外,还有郑梅,故意装着自己很弱小的样子,目的不就是为了激起男生的保护欲吗?真是——”

也许是因为班主任在场,她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口,不过在场的人都明白后面她将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与林梦朝所说的一样,盛鹰的确很讨厌郑梅,这样说或者不准确,应该说盛鹰讨厌所有像郑梅那样的女生,其中就包括林梦朝,甚至是齐燕,魏雨,韦嫣等等。

但是这个真的能够成为杀害郑梅的动机吗?从她的话语中来看,比起郑梅,她应该更讨厌林梦朝,所以她就算有杀人的欲望也会先杀害林梦朝才对,更何况这个动机本身就站不住脚。

“哼,真是聪明的女生,利用这次机会给你们先入为主的观念了呢。”盛鹰一边窃笑着一边探身向前正视着徐东阳,“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她们的可能性呢?”

她们的可能性?是指她们杀人的可能性吗?

盛鹰又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

“事实很清楚,不是吗?万一她们撒了谎,给你们灌输了一些错误的观念呢?你们不就会朝着错误的方向走下去了吗?明明凶手就在这间教室里,但是你们却错过了她,还沿着她给出的错误线索追查下去。”

确实,如果在这之前的某人说了谎或者是隐瞒了某事的话,都将会对未来的审讯带来影响,甚至会因此错过一些关键的线索。那么,难道说……

徐东阳隐隐地觉得有些担心,他生怕自己之前漏了些什么要紧的东西。

“这么说吧,你们一直很相信林梦朝吧?你们知道她的不在场证明吗?”

“她说她身体不太舒服,没有吃午饭就去医务室了,但是医务室老师不在,她等了一会儿之后才回到教室,这个时候徐鸿和明日新已经发现尸体了。”

对此,盛鹰冷笑了一番。不知为何,汪明清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这么跟你说吧,这根本就是个谎言!医务室?真是搞笑!我告诉你,她根本就不在食堂旁边的医务室里,而是在教学楼这里。我亲眼看到她从食堂那个方向偷偷摸摸地从小路走到了教学楼这边!怎么样?鬼鬼祟祟吧?她到底想在教学楼里做什么呢?而且还让她不得不撒谎?就算是有男朋友在这种时候也会说出来的吧?更何况她还没有男朋友!”

“但是你又怎么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而不是谎言呢?”徐东阳目光犀利地看着对方,但是实际上,他的内心已经开始犹豫了,盛鹰的说法已经渗透进了他的心。

“我不能证明我的话,但是同样,你们也不能证明林梦朝的确在医务室。这不是一样的吗?连这一点都不知道,您真的是警察吗?”

“这一点我当然知道,我知道林梦朝没有不在场证明,因此她的行踪不一定。但是在你提供新的证词之前,只能先认同她的说法。现在你提供了一条可能的线索说明林梦朝可能在说谎,这一点我很感激,但是在此之前我还是要确认你所说的是否属实。”

看到对方盛气凌人的态度,徐东阳内心十分窝火,但是对方毕竟是学生,而且自己也的确是新人,在这里发火并非良策。

“那么证实其真实性就拜托你了。另外,你肯定也很想知道我在案发时间是否在场吧?很可惜,在午餐时间,我和我的同桌在看篮球比赛,因此我有不在场证明。”

“你的同桌?”徐东阳下意识地看了眼座位表,结果他看到一个令他万分惊讶的名字——武萋萋。

“你确定她一直和你在一起吗?”

也许是注意到了徐东阳所说的话中主谓之间的变化,她歪起了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是啊。不过,难道你在怀疑我同桌吗?”

“不,不是,只是有点好奇。”徐东阳觉得现在不是说出来的时候,然而他的反应却让所有人都看出了真相。

“如果你的确是这样想的话,那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同桌和这起事件无关。她和郑梅根本一点过节也没有,而且两人之间也很少来往。更何况,她和我在一起看篮球比赛这也是铁打的事实。”

“有别人能证明吗?”

“证明?”盛鹰的话语中透露出的是诧异,不过紧接着,她便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你的意思是,光是我一个人的话,不足以证明我们两个的清白,因为还有一种可能是我们两人共同犯案,你是这样想的吧?”

“没错,不过,如果是在篮球场上的话,目击者应该会很多吧?找出一两个能证明的人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然而盛鹰却摇了摇头,这对于徐东阳而言,倒是一个绝好的消息。

“很可惜,我们只是去看看,既没有出声呐喊,也没有遇到同班的其他人。目前我们并没有什么可以用来证明我们清白的证据。不过,希望其他在篮球场上的人能证明吧。”

“我也希望。”

此刻他已经在心中断定,这起事件的凶手就是盛鹰与武萋萋。不管蔡侯将是否喜欢郑梅,武萋萋很有可能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又或者是误会了这一点。不管怎么样,抢走自己心爱的男人这一点激怒了武萋萋,使得后者想杀了她。刚好,盛鹰也很讨厌郑梅和林梦朝,于是她们想出了一个计划,那就是编造不在场证明,然后由盛鹰在审讯时将嫌疑推到林梦朝的身上。谁知道她说的关于林梦朝走回教室的事是不是真的呢!

“不过,我还是想提个建议,”盛鹰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回过头来看着他们,“与其异想天开地想一些与被害者没什么关系的某某人犯案的可能性,不如从近处下手。因为坐得近,因此矛盾也很多,说不定就是那四人中的某人干的呢。”

她说的四人,就是指齐燕、魏雨、林梦朝和管怡四人吧。

“去叫武萋萋过来吧。”这句话的意思既是让警卫带来武萋萋,也是让他带盛鹰出去的意思。然而,汪明清却在此刻插了嘴。

“请稍等下,我们之间还有些事情要谈,你先把她带回去好了。”

警卫用征询的目光看着徐东阳,然而后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时候还是一旁的那个陪同的警官点了点头,于是警卫这才带走了盛鹰。

“说吧,你到底要谈些什么?”徐东阳有些没好气地说。

“你不是怀疑武萋萋是凶手吗?那么我们当然是开作战会议啊,怎么能什么准备都没有就开始抓犯人呢?”

“这么说,你是和我持有一样的观点咯?”徐东阳的话语中透出一股兴奋。

“随你怎么想吧,我只是想整理一下情况。你知道,我刚起床没多久,脑子还有点乱。”

然而,汪明清虽然说着类似于之前刚进门时说的话,但是现在他的表情明显严肃了起来。




6

“首先,我想问一下沈老师,你对于学生之间的人际关系是否了解?”这是汪明清在盛鹰走后提出的第一个问题。

“呃……我想这个你也知道,作为教师,我已经很尽力地想要了解我的学生,但是他们现在正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我想你们也能够理解吧?在他们眼里,我们老师就像是敌人,所以我很难具体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究竟是如何如何。就比如说,在他们看来很自然的武萋萋同学与蔡侯将同学之间的关系,我就不知道。还有孟平同学喜欢郑梅同学这件事,在韦嫣同学说出来之前,我还真没看出来。”

自己对于学生的了解居然那么浅,这恐怕极大地打击了他。

听了沈晨旭的话后,汪明清沉思了片刻。

“把孟平的名字也加上去吧,你不是很想沿着感情这条线进行调查吗?说起来,你会选择这种方式进行调查,是因为现场查不出什么吧?”

徐东阳点了点头。

“没错,而且由于一项证言,使得事情变得更加简单了。”

“就是刚才明日新同学说的那个吧?他说目前只有一座楼梯是可以走的,而在那里有一个老师正在训人,这是他提供的证词吧?”

“没错,”沈晨旭也来了兴致,“我去问过那个老师了——当然是和徐警官一起去的。那位老师说他当时只是在教育学生,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对方的回答,所以他有时间观察附近。由于一层楼只有四个班,而且初三有五个班,因此在三楼的只有五班这一个班。当时这个老师确认,上下楼梯的只有五班的人。”

“不会看漏吗?又或者是他没有注意到?”

“他确信自己不会没有注意到。他也是我们班的任课老师,所以他认识我们班的同学。”

“虽然觉得问不出什么,但我还是再确认一遍,他能认出当时上楼的同学是谁吗?”

“很可惜,他当时也没想到在我们班里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所以他当时只是随便看看,因为看到的都是我们班同学的脸,所以也就没怎么在意了。如果是楼下班级的同学上来的话他才会格外注意吧。”

徐东阳接上了沈晨旭老师的话,接着说下去:“如果在这位老师没有看漏或者疏忽的前提下,那么凶手就只可能是这个班的39个人中的某一个。至于现场——正如你所说,非常简单,根据已知的情况,郑梅与凶手似乎是在讲台附近发生了争执,在争执过程中,凶手拿起了韦嫣桌子上的剪刀以及压在下面的纸,杀害了郑梅。当然,那张纸已经被处理掉了。正是因为现场可以获得的线索少得可怜,因此我们才转而考虑动机方面。”

“那么你目前调查的结果呢?”

徐东阳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

“我首先是从被害者周围的四人开始调查的。目前的结果,唯一有确认的不在场证明的是韦嫣,当然,这其中有没有疏忽的地方还有待查证。关于调查她们不在场证明的事,一方面要请沈晨旭老师打电话确认一下,另一方面就是在之后询问一下贝诗与毛清雨这两位了。在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人当中,有些则是相互之间可以证明但是却没有第三者可以证明的,分别是齐燕与魏雨,盛鹰与武萋萋还有徐鸿和明日新。其中齐燕与魏雨两人的不在场证明也被质疑了,因为林梦朝曾经说过她没看到那两人在一起。”

“所以,你是认为有合伙作案的可能性吗?可是这个现场怎么看都不像是多人作案啊?”

汪明清问出的这一点徐东阳当然也曾经考虑过,不过他的结论是,不管怎么样,不能将此算作拥有不在场证明。

“因为也有可能是其中一人犯了罪,然后另一人包庇啊,初中生更加偏向于友谊之类的,他们很可能会因为害怕自己的朋友被抓而想要帮助对方。”

“难道你认为徐鸿与明日新也是如此吗?”汪明清丝毫不让,“首先,他们没有动机,虽然徐鸿这人的确奇怪,但是还没有到杀人的地步。而且,他们两个之间可不是朋友啊,他们真的会包庇对方吗?”

然而徐东阳只是冷笑一声。

“谁知道徐鸿和明日新是不是真的没有动机呢。就比如说蔡侯将,在明日新之前根本就没有人发现他有可能喜欢郑梅吧?这个可能的动机在这之前是不是也没有被发现呢?而且,既然是替对方隐瞒罪行,当然是装作越不认识越好咯?”

他本以为这下可以挫一下汪明清的锐气,没想到对方只是无所谓地笑了笑。

“嗯,看来你的思路还算清晰。当然,你说的这些我都已经想到了。再来看看盛鹰和武萋萋吧——”

就在徐东阳和汪明清就徐鸿的问题讨论一番的时候,沈晨旭已经打完电话回来了。

“英语老师确认了三人的不在场证明,她们三人当时的确到了办公室,而且其他英语老师也都可以作证。那么韦嫣的不在场证明就算是确立了。接下去还需要问询贝诗和毛清雨吗?”

徐东阳严肃地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手头的信息太少了,说不定她们两个知道些什么呢。总之还是按照原定的名单进行吧。刚才我们说到盛鹰和武萋萋的问题,我认为她们两个很有可能犯案。我觉得武萋萋说不定因为怀疑蔡侯将喜欢郑梅,因此心生妒意,刚好在中午的时候遇到了郑梅,她质问对方,结果双方就这样吵了起来,最后武萋萋杀害了郑梅。她的同桌得知后,决定替朋友隐瞒这起事件的真相,于是她们联合起来,编造出了在篮球场上看比赛的谎言。最后,由于盛鹰一直很讨厌林梦朝,因此她在刚才又编造出了林梦朝走回教学楼的谎言,企图让我们重新开始怀疑林梦朝。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想,尚且没有证据。下一个就叫武萋萋过来,如果这个猜想是正确的话,那么我们很有可能就要解决这起案子了。”

“那我就拭目以待吧。不过,把顺序调一下,先问蔡侯将,再和武萋萋见面,这样安排如何?”

徐东阳一脸不解。

“为什么要这样?”

“没什么特别的用意,只是想看看蔡侯将犯案的可能性。因为因爱生恨这种事还是有可能发生的,另外你不是要信息吗?蔡侯将应该也会提供一些不错的信息。当然,孟平也是和郑梅有着感情关系的,所以我刚才让你把孟平也添上去。最后,关于齐燕、魏雨和林梦朝这三人,你是怎么想的?”

“这个啊,首先齐燕和魏雨在一起吃饭聊天。据说她们一直都是这样,中午一直很晚回来,当然,也没有人能够确实地证明这一点。并且林梦朝也提供了证词,说是只看到了魏雨却没看到齐燕,有些可疑。此外,林梦朝的情况我之前已经说了,不过盛鹰倒是提供了一个有趣的证据,虽然我已经判断这是伪证。”

“伪证吗?”汪明清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我不这样觉得。总之这里是我们意见的第一个分歧点,你认为这是盛鹰在说谎,而我则是相信盛鹰的清白,认为关于林梦朝的这部分说明不是伪证。当然,就目前而言,我们两个都没有什么证据。”

“是啊,针对林梦朝是否说了谎就可以得出完全相左的两个结论。沈老师,你是怎么想的?”

“啊?”本以为自己是局外人而一直没有说话的沈晨旭突然被点到了名,显得很慌乱的样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我……呃……我还是觉得徐鸿吧……”可能是徐鸿本来在班里就是问题生,因此沈晨旭才第一个想到他吧,“说起来,侦探先生,刚才你只是说了你否定徐警官的观点,可是你还没提出自己的看法呢。你是认为林梦朝才是凶手吗?”

然而汪明清却夸张地摇着头,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房中踱着步。

“我们现在手上的信息太少了,因此得不出什么结论。刚才我们之间的讨论充其量只是想象,并不能作数。就比如说,万一在之后的审讯过程中,有个人跳出来说他在篮球场上看到了盛鹰和武萋萋呢?”

“只看到一眼并不能算。”

“那就是眼都不眨地全程看到了最后。”

“那是篮球比赛,而不是盛鹰的巡游演唱会。”徐东阳冷冷地说道,然而汪明清却不甘示弱。

“如果这个人喜欢两人之中的某一人呢?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出现在了赛场旁,他当然会目不转睛地看着呢。说不定这个人就是蔡侯将呢。他喜欢郑梅这种话说不定只是明日新在瞎说,你也无法否定这种可能性吧?”

“确实是这样。”徐东阳终于无话可说。

“除此之外,齐燕和魏雨她们真的不会犯案吗?正如盛鹰所说,平时接触得多也更容易产生矛盾。万一其中就有一个脑子转不过来的呢?我们目前无法知道——又或者是我不知道——关于齐燕和魏雨是否有杀害郑梅的动机,就如同徐鸿与明日新的情况一样。除了她们之外,林梦朝和管怡更是连一个像样的不在场证明都没有。不不,关于这一点,用在任何人身上都成立。”

汪明清拿起那张罗列着所有人姓名学号的名单。

“就比如说我们还没有见过的2号贝诗同学,她也有犯案的可能,因为我们对她的了解是空白,很有可能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看你们的样子似乎是想说她有不在场证明吧?那我们就换一个目前还没有见到过的,那就10号的吴殷同学吧,她难道就没有可能犯案吗?”

“你现在已经开始胡扯了。”徐东阳冷静地回应道。

“是有点胡扯的成分,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们到目前为止都在想象,只不过是局限在我们听到名字的这些人身上,但是如果把想象放大一点的话,不就仍然是和最初的时候一样,所有人都有可能是凶手吗?当然,其中除去拥有不在场证明的韦嫣三人组,但是她们的不在场证明真的是天衣无缝的吗?”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在场的人都有点不耐烦了,他们都摸不透汪明清这番话的用意何在。

“你们不是问我的观点吗?我的观点就是这样。不局限于我们已知的这些人物,所有人都有嫌疑,而且,我们所探求的动机,并不只是浅层的那些。别忘记了,不管是防止留下指纹的工具也好还是凶器也好,凶手都没有带,所以这毫无疑问是一起冲动杀人。因此,动机也许并不是像那些蓄谋已久的杀人一样需要酝酿,甚至可能更让人匪夷所思!说不定只是郑梅偶然间说的一句话激怒了对方而导致对方一时冲动想杀了她呢!”

徐东阳听着听着便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那样的话我们难道要调整办案方针?”

“这倒不必,”汪明清随意地挥了挥手,“就这样好了,在询问的过程中如果听到什么和事件有关的人的名字的话,就记下来好了。现在我们手头的信息还是太少了,不适合做更深的推理,说不定接下来的某人的话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呢。”

说完这句类似于结束语的话后,四人沉默了一阵,然后由徐东阳说出了大家的观点。

“我认为盛鹰与武萋萋共同犯案,汪明清则是否定了我的观点并保留意见,至于沈老师,则是认为徐鸿与明日新组合的可能性更大。那么接下来,根据名单,分别是武萋萋,蔡侯将,贝诗,毛清雨和孟平。然后汪侦探说前两个人换一下位置,那就换一下好了。接着,我主要打算沿着蔡侯将的这条线进行调查,其次便是汪侦探提醒的孟平这条线。主要就是这两个方面了。”

这次短暂的休息到此结束。徐东阳随后让警卫叫来蔡侯将,而汪明清,也重新坐回到了位置上。他在思索着自己是不是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他尽量地回忆起每一个人进来后所说的话,有些目前看来没有什么意义的语句,也许以后就有了重大的意义也说不定。

评论
热度 ( 4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