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临时审讯室》(4)

【总目录及传送门:请点这里

【关于作者的其他作品,请点这里


9

从她的瞳孔中,徐东阳看出了一丝恐惧,不过,她似乎在极力地克制着这一点。她端正地坐在桌子的另一侧,长卷发自然地垂落在胸前,随着呼吸起伏着。

贝诗不敢多说一句话,如果对方没有提问,那么自己就不说话。不过至少在面对问题时,她会尽力去回答,这比管怡这样什么话都不敢说的人要好许多。

在这短暂的沉默中,她在回忆着,回忆着之前的那段时间里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

第一幕发生在数学课结束之后,她和同桌毛清雨看到班级里只剩下郑梅和韦嫣。她当然知道郑梅的情况,于是她们两个便向韦嫣发出了邀请。接着,她们来到了食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贝诗提出要去拿作业,毛清雨也很配合,于是韦嫣就这样答应了。当然事实上,贝诗的真正目的不只是去拿作业。因为马上就要中考了,但是自己的成绩却在慢慢地下滑。她很紧张,也很害怕,有一段时间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她有一天去找过老师——她不太喜欢班主任,因此她找的是英语老师——她觉得自己的情况是出于焦虑,但是焦虑感又该如何化解呢?这又不像是做题目,可以知道自己哪一题会了哪一题不会,然后能找出自己的问题并予以解决,心理上的问题又怎么能察觉出来并及时解决呢?

自己本来应该是名列第三的,时不时地还会超过第二名的范伟。虽然如此优秀的韦嫣自己是追赶不上的,但是至少自己还曾拥有第二的目标,可是现在,那些本来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做对的题做对的人却越来越多了。原本自己正是靠这些难题来和其他同学拉开差距的,这样下去,自己就没有什么优势了。就连上一次的英语考试——英语一直是自己最擅长的学科——最终也只排到班级第八名,被白清,郑梅,祝天幸,夏东和韩天晴超过。而且,自己还和本来学习成绩一直不是很好的邹叶姬并列。紧接在后面的,就是罗晓薇了。自己当然知道罗晓薇是靠抄袭邹叶姬的答案才能那么高的,但是这其中也有她自己的努力,毕竟她也不是整张考卷都抄的。

“贝诗同学?”

对面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警官似乎是想引起她的注意。

“很……很抱歉,我刚才走神了。能请你……重复一遍吗?”

对方叹了口气,然后重复道。

“你觉得郑梅这个人怎么样?我是说性格方面。”

“她……”贝诗默默地回忆着和郑梅有关的细节。

第一个浮现出来的,是自己从英语办公室里搬回来一大堆的作业时,郑梅热心地帮自己搬了一叠并发了下去。当然,她也遇到了徐鸿,曹至勇,还有房海明等等一个班的男生,但是他们却都对自己的困境置之不理,这不免让她有些生气。

不过,她不敢有生气的想法,一刻都不敢有。因为她觉得,这是造成一切不幸的渊源,因此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能生气,这是她的一条不可动摇的人生准则。

还有,关于郑梅的事,那就是——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啊, 不好意思,我刚才又在发呆了。”

也许自己在对方看来很呆笨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因为从听到郑梅的死讯那一刻开始,自己就一直处在这种状态。虽然郑梅只是“边缘”的朋友,但至少也是朋友啊,因此在听到郑梅出事了之后,自己也难过了好久。

“唔……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女生,总是很热心。她的性格也很温和,我也很喜欢。再然后,要说缺点的话——”

贝诗停了下来,说实在的,缺点这个词只是脱口而出的,说出口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她有什么缺点。

“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缺点吧,至少现在我想不出她有什么缺点。”

对方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刚才听韦嫣同学说,你们三人中午的时候一起在英语办公室里,是吗?”

贝诗点了点头。

“嗯,我们三个一直都在,只不过中间毛清雨离开了一会儿。”

啊——不好——

话刚说出口,贝诗就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自己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呢!这样不就等于让毛清雨蒙受嫌疑了吗?但是毛清雨不可能会去杀人的啊,自己这么说不是在给双方添麻烦吗?

果然,对方抓住了这一点。

“你是说,毛清雨同学曾经离开过一会儿,是吗?”

“不不不,不是的……呃……只是一会儿吧?大概也就几分钟,不可能从办公室跑到教学楼再跑回来的,而且,我们去办公室的时候,说不定教室里已经有同学了,甚至已经发现郑梅同学的——”

贝诗最终也没有勇气说出“尸体”二字。

她心里松了口气,觉得既然自己已经辩解过的话,那么对方应该也不会追究什么吧。

对方看起来也像是没有什么可问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解释让他满意的缘故。

沉默了片刻后,他抛出了最后的问题。

“你知道郑梅同学最近和谁发生过矛盾吗?”

郑梅和谁发生过矛盾……这个……

贝诗怎么想也没有回想起这样的情景。在自己所知的范围内,郑梅一直都是非常开朗的,总是在笑着。虽然她时不时地会生病请假,也有不得不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刻,但是不管是谁都会给予帮助。也许也有这个原因吧,她也经常乐于帮助别人。这样一个女孩怎么可能会被人恶意杀害呢?

是因为成绩吗?贝诗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这个原因。

最近班里的形势有点不太对,本来很被看好的优等生的成绩日渐下滑,而某些平时觉得没有希望的人倒像是突然开窍了一样。自己就属于前者,而毛清雨则属于后者。当然,也有保持不变的,比如韦嫣和盛鹰,一头一尾的两大标志。

自己是不是曾经嫉妒过毛清雨呢?肯定是有的吧。即使没有人发现,但是看着在初三时才开始奋力学习,到了现在已经快追上一直努力刻苦的自己的同桌,怎么可能没有嫉妒的感觉呢?当然,也由于同桌带来的压迫感,自己真的没有讨厌她的时候吗?

当然,她是忍住了。因为毛清雨是自己的朋友,就算心中再怎么难受,她也是希望自己的同桌能越来越好。但是,如果有人没忍住呢?

某个原来比郑梅更优秀的学生,却因为被后来赶上的郑梅超过而心怀怨恨,最终选择杀了她?

贝诗想到了这种可能性。这个学校的学号是按照入学考试的成绩来排的。虽然这不能代表什么,比如房海明如今已成为差生的代表,不过,大体上的趋势还是稳定的。这样来看,是本来比郑梅优秀的韩天晴,陈琪,白清,魏雨,祝天幸,夏东,这六人之中的某人吗?

不,不对……如果是前三名的位置被郑梅夺下的话还情有可原,不过,前三名是被自己,韦嫣还有范伟承包的,在后面的名次一直以来都是变数,也没有人会因此而去杀人吧?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我……我想不到有谁……”最终,贝诗还是放弃了。她觉得自己的思考已经到了极限。

“你刚才考虑了那么久,应该是有什么思路了吧?我们现在也缺调查的方向,可以请你说一下吗?”

对方微笑着看向自己,既然如此,还是说一点自己的想法吧。

“也许我的看法比较幼稚,但是请你们不要笑我。我觉得,会不会是和成绩有关?郑梅的学习成绩不算是班里最出色的,会不会是某人被她超过了,因而怀恨在心呢?当然,我知道这个想法很幼稚,因此只是说一下,请各位不要在意。”

贝诗慌慌张张地低下头去,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么就这样吧。这是个我还没有考虑过的方向,真的非常感谢。”

感谢?贝诗突然有种莫名的感动,因为她还从来没有被人道过谢。

“那么就让警卫带你回去吧。顺便把毛清雨叫来。”

叫来……毛清雨?果然是自己刚才的话惹了麻烦吗?

她的眼睛因惶恐不安的情绪而睁得大大的,但是在她能够解释之前,警卫就将她带走了。


 

 

10

在进入这间临时审讯室时,毛清雨还在为刚才贝诗莫名的道歉感到不解。她为什么要向自己道歉呢?她又没有做错什么……

第一次看到警察,按理说毛清雨的心里是很紧张的。不过,很意外地,坐在桌子中间的是一个看起来相当年轻的警察,似乎是个新人。一旁还有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不过看起来他好像打算全权交给那位新人警官的样子。说真的,如果是一位有些年纪的老警官坐在那里的话她还会觉得不安,但是这样一个新人——老实说,她心里还是有些蔑视的。他带来的压迫感还没有自己班主任带来的压力大。

至于那个歪着身子坐在一旁椅子上的那个像流氓一样的人,就更加不入眼了。说不定是从哪里来凑热闹的记者或是一些没见过的老师吧。总之这人给她的印象不是很好。

面对这样的阵容,毛清雨自然也就没有紧张的感觉了。她自然地坐在了他们对面的那张椅子上,正视着那个新人警官的目光。

“首先,关于郑梅同学遇害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据说案发当时你正在办公室,不过中途离开了几分钟?”

这个问题真没水准。毛清雨不由得这样想道。

“是的,不过我只是去上厕所而已,而且,办公室距离教学楼那么远,我要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跑到教学楼去然后再跑回来呢?”

说到这里,毛清雨终于明白了刚才贝诗道歉的原因了。恐怕她是说了自己离开过一段时间所以自己才会被找过来的吧……

真是个守不住嘴的女人——

毛清雨轻蔑地想着。

也许在外人看来,她和贝诗还有韦嫣的关系很好,但是实际上,事情并不是这样。她很讨厌贝诗,讨厌她那种看起来很乖巧,但实际上却心事重重的样子。谁知道她的心里在想着什么呢?说不定杀死郑梅的就是她也说不定呢。自己之所以和自己讨厌的人保持一个比较好的关系,只是因为她是同桌,而且也是英语课代表,有些事情可以比较方便而已。可以说,和她保持朋友的关系可以给自己带来不少好处。

当然,她在心里从没有把贝诗当作自己的朋友。

至于韦嫣……她似乎是看穿了自己的想法吧。她一直都是那么聪明,聪明到让人嫉妒。和这样的人交朋友,才是她所期待的。当然,韦嫣班长的身份也是带给了她不少好处。

当然,这些好处都是正面的,比如方便联络老师,方便提问之类的。不过,也有负面的好处,例如那个不称职的数学课代表——郑梅。

她是一个软弱的女孩,真的,非常软弱。她只会答应,不会拒绝。因此只要有人跟她说一声“我明天的数学作业不交了”,然后她就会点点头。这样子虽然能让她不会结怨,但是也会引来不少麻烦。还记得有一次,因为数学作业有点难,又加上郑梅的这个特点,导致当天很多人都告诉郑梅自己不交了,结果实际收上来的只有寥寥几本。当然,沈老师自然是发现了,他也将怒火撒在了同学们身上。接着,那些没有交作业的又会去斥责郑梅,质问她为什么没有遵守诺言。那些人都是一群自私鬼,从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说不定,就是因为类似的情况,才导致郑梅遇害也说不定呢。

毛清雨这样想着,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别人想不到的地方。

恰好在这个时候,那个年轻警官问出了“在你的印象中,有没有人与郑梅同学之间发生过矛盾?”这样的问题,于是毛清雨立马把自己的想法完完整整地说了出来。直到她痛快地说完之后,才注意到自己的班主任正在以极不友好的目光看着自己。

“是因为作业的关系而导致的杀人吗?”看起来对方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不过还是接受了这个说法。对此,毛清雨非常满意。

接着,对方又问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

“你对于郑梅同学有什么看法吗?就是说你对她本人的评价。”

自己对于郑梅的看法吗……

当然是讨厌。虽然表面上自己和郑梅很和气的样子,但实际上,自己十分讨厌她。除了她软弱的性格外,还有一点……

孟平那个傻瓜,在初二的时候来找过毛清雨。当时,他悄悄地说自己似乎喜欢上郑梅了。

“你能告诉我她喜欢些什么,讨厌些什么吗?”当时,孟平几乎是用乞求的声音说出这番话的。从他憋得通红的脸上,毛清雨似乎看出了他说出这番话的不易。

“可是为什么偏偏来找我呢?齐燕不是她的同桌吗?或者问魏雨或是韦嫣也可以啊。”

他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韦嫣我说不上话……然后齐燕似乎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确实,齐燕似乎也是心事重重的样子。自己曾经也问过她原因,但她只是说郑梅似乎喜欢上了某个人,并且事情看起来有点麻烦。她说这话的时候看上去也是十分忧虑,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毛清雨也曾经幻想过,说不定是——

“你在听我说话吗?”孟平的话让毛清雨从想象回到了现实中。

“在。不过,郑梅似乎有喜欢的人了。”

“啊,果然是这样……”他有些失望地低下头去,这在毛清雨看来简直可笑。哪里有还没开始尝试就放弃的男人!

不过,他的下一句话狠狠地打了毛清雨的脸。

“但是,我不想放弃。我喜欢郑梅,我一定可以的。所以,拜托你了,可以吗?”

正是这句话,让毛清雨产生了些许兴趣。从那之后,她也一直在帮助孟平。也多亏了他的请求,毛清雨与郑梅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近了。不过,这反而更加激发了她对郑梅的厌恶。

为什么孟平会喜欢郑梅这样的女孩呢?

之后,孟平在她的帮助下成功地和郑梅成为了朋友。再然后,孟平表白了,不过理所当然的结果是,对方拒绝了。从没有拒绝过别人请求的她第一次说出了拒绝的话。当然她没说得那么直白,只是说自己很抱歉,因为已经有了一个喜欢的男生,并且打算要一直追随他,等到了毕业,再向他表白。这句话毫无疑问就是拒绝的意思。

从那以后,孟平失落了好久。不过,毛清雨不得不承认,在表面上为孟平的遭遇感到悲伤的同时,她也在暗自兴奋着。

至于郑梅喜欢的男生是谁呢?毛清雨并不知道,也从来不想知道。她不需要了解那个男生是谁,只要知道有这个人就可以了,因为郑梅肯定会因为那个男生而拒绝他——她从来没有告诉过孟平郑梅是多么喜欢那个男生,也没有告诉过他向郑梅表白是肯定没有结果的。这不是她故意而为的,而是不经意间就这样做了的,一直在嘲笑着同学是自私鬼的自己居然也是如此自私,这算是对自己最大的讽刺吧?

“我和她接触不多,所以我不知道。”最后,毛清雨给出了这样的回答。对面的四个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这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这一瞬间,她想到了贝诗,想到了韦嫣,想到了孟平与郑梅。最后,毛清雨的眼前出现了孟平和郑梅做朋友时向自己露出的由衷的感激的笑容,以及在今天发现郑梅的尸体之后,他对自己露出了一丝无力的微笑。画面定格在这个落寞的微笑上,不知为何,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了自己的心头。

“我可以走了吗?对不起,我觉得我……快……”毛清雨看上去很悲伤的样子,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好了,就到这里吧。你先回去吧。”

还没等警卫过来接她,她就一个人自顾自地跑了出去。

在踏出教室的那一刻,泪水便像是决堤似地涌了出来,忍都忍不住。自己为什么会哭呢?不过是死去了一个同学,不过是某个来找自己帮忙的男生失去了最爱的女孩,自己为什么会哭成这样呢?这个问题她怎么也想不明白。


 

 

11

从被警卫叫出来的那一刻起,他便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是因为自己曾经向郑梅表白过吧,孟平这样想道。

当然,他早就知道迟早会找到自己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现在被叫出来也在情理之中。自然,没有杀人的他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地走进去,更何况他还有不在场证明呢。

坐在临时审讯室里,孟平显得很自然,没有畏惧对方投来的目光。

“你就是孟平同学吧?听说你和这次遇害的郑梅同学之间有什么不一样的关系?”

这句话是在试探。孟平一点都不傻,他明白对面那个年轻警官问这个问题的目的。

“没错,”他坦然地承认了,也不畏惧一旁自己班主任的犀利的目光,“我在初二的时候曾经向郑梅同学表白过。不过当然——我想你们也知道了——我被拒绝了。她拒绝我的原因是,她也有一个心上人。既然这样,我也不会去强求了,毕竟恋爱是双方的。”

“真的如此吗?你没有在什么时候觉得……呃……有点恨意吗?”看起来对方似乎不清楚自己的表述有没有问题,看上去有些犹豫。

“没有,从没有过。”

这些都是孟平的心里话,在那之后,他从来没有恨过郑梅。

虽然,在那个时候确实失落过一阵子,不过在失落之后,他便开始了思考,自己究竟喜欢郑梅的哪个方面呢?他自己也不明白,只是这么莫名其妙地喜欢了,也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去追求了。后来仔细想想,或许自己所谓的喜欢,只是对对方漂亮的脸蛋,娇小的身材产生了好感吧?这样的喜欢根本不是喜欢。

至少在初中,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够成熟,现如今的喜欢都只是浮于表面的,没有进入内心的,这样的喜欢是没有结果的。想明白这一点后,孟平的内心也就放松起来。

他自然是注意到了毛清雨对自己的关注,也明白她帮助自己的原因已经一点点地偏离了原来的轨道,但是他假装自己没有发现。虽说有些残忍,但他还是希望能尽快打消她的这个念头。原因当然是,现在的恋情是不会有结果的,他希望毛清雨也能明白这一点。

自己对郑梅的感情也好,郑梅对那个心上人的感情也好,毛清雨对自己的感情也好,又或者是陶千古与罗晓薇,武萋萋对于蔡侯将,陈琪对于季文,余幼光对于陈琪,贺玉对于韩天晴,范伟对于白清,牛籍对于贝诗,邱寒对于谢霜等等,这些人的恋情也好,单恋也罢,究竟有哪些是能坚持百年的呢?他们的感情还是太单薄,太微不足道。现在他们才初三,还远远不是谈及一生的时候。

想通这一点后,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恨意了。要恨,也就恨自己在这么一个年纪遇到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吧。

不过,孟平的心理活动对面的警官又怎么会知道呢?他看起来还有戒心的样子,应该是想要了解他的不在场证明。

“我在那段时间里一直在图书馆。吃饭前因为去了趟办公室补交作业所以去食堂晚了,刚好遇到大家都下课的时候,人太多了,于是我就想着与其在这里排着队不如去图书馆看看,结果看入迷了一直到午休结束的时候才出来。因为我坐在比较靠前的位置,而且当时值班的老师也认识我,所以我想那位图书馆的管理员老师应该可以帮我证明,我当时一直都坐在那里。”

班主任和那个年轻警官对视了一眼,然后便从座位上起身,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来到一旁的角落里打着电话。看起来他应该是在向图书馆管理员确认孟平的不在场证明。

过了没多久,他就回来了,然后向那个年轻警官点了点头。

看来没有问题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得到确认了。

“既然这样我想你就没有嫌疑了。我就问最后一个问题吧。在你的印象中,郑梅同学曾经和某人发生过争执吗?”

这个问题让孟平觉得很困扰,自己究竟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

会是因为和郑梅产生感情纠纷吗?看起来很有道理,因为郑梅虽然一直是唯唯诺诺的样子,但是对于感情,她还是很有原则的。说不定除了自己之外还有某个人喜欢她并且向她表白了,结果遭到了拒绝,然后这个人就将其杀害了……

不过真的是这样吗?他觉得很难想象,郑梅会因为这个原因而死去……班里似乎也没有另外一个喜欢郑梅的人……

此外还能有什么原因呢?钱财吗?可是郑梅的零用钱少得可怜,也不会有人想要偷她的钱结果被发现……那么难道是她发现了别的什么吗?可是究竟是什么呢?

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郑梅被杀的可能原因。反复回想着自己的这些同学,他也很难想象共处四年的同班同学中居然会有人做出这种事。

等一下,自己要冷静一点,有没有人曾经和郑梅发生过矛盾呢?在自己的印象里,盛鹰曾经骂过郑梅,魏雨也曾经和郑梅吵过,当时瘦小的魏雨还一下子把郑梅打倒在了地上,那一下真是记忆犹新,魏雨也因此背上了一些不好的名声。在男生里,除了徐鸿和房海明之外,似乎也没有……不对,有一次的私下讨论里,廉令才说过他一直觉得郑梅很好欺负,想要找个机会捉弄她一下……不过这只是恶趣味的玩笑吧?和这次案件应该没有关系。平时廉令才也总是开着一些不合时宜的玩笑,也没见他哪次真的做过。

但是真的可能吗?盛鹰自己不熟,但也知道她是班里的女生体育委员,班里有活动的时候她也总是积极参加,这样子的她真的会去杀人吗?魏雨也是,她们两个吵架仅此一次,除此之外她们的关系一直不错,朋友之间也难免会有吵架,怎么能仅凭这个原因就咬定她就是凶手呢?至于徐鸿和房海明,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对谁都是这样,为什么偏偏要杀了郑梅呢?

就这样,孟平提出了几个人的名字,然后又将其一一排除,最终,他还是没有得出结论。

“我试着想了想,但是没有结果。我很难想象我们的同学中有一个人是杀人犯。”

他无奈地说道。本来希望自己能出上一份力的,结果除了排除自己的嫌疑之外,似乎什么也没有做成。

“好的,谢谢了,你已经尽力了,至少我们可以排除你的嫌疑了。这对于我们来说也算是一个突破。哦对了,你在图书馆吧?那你有没有见到徐鸿或者明日新?”

徐鸿?

这个名字和刚才自己的思考重叠了。难道警方正在怀疑他?难道真的是他杀死了郑梅?

为了谨慎起见,他在自己的记忆中搜索了一番,但是仍没有回想起关于这两人的记忆。

“很抱歉,我没有见到。不过,我在座位上的时候看到白清和范伟两人一起进入图书馆。不过我后来就没有注意了。还有我在去图书馆的路上看到了谢霜,她好像往教学楼那边去了。”

“好的。”对方一边说着,一边在纸上记着什么,“那么我们的问题就到此为止了。你有什么想补充的吗?”

“不,没什么。”孟平觉得自己也想不到更多的细节了。不过,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自己能再多想一点,说不定某些细节的东西会成为解开这个案件的关键。

“那你就先回去吧,”他用眼神示意了警卫将自己送回去,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下一个叫房海明过来。”

房海明?

又是一个和自己刚才的猜想重叠的名字……

这意味着什么呢?

孟平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跟着警卫走了出去。

评论
热度 ( 4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