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杀手陷阱》第七章(一)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第七章:伤痕

1

5月29日,星期三。落日山庄之旅的第三天晚上。

今天一天,都在寻找失踪的路易斯中度过。然而,正如武勇新一般,路易斯从落日山庄里彻底消失了。

或许,他掉下了山崖,又或许,他在后山迷路了,不过不管他失踪的原因是什么,这一起事件的发生让我的内心更加不安。

我曾经推断杀手让武勇新失踪的目的在于给自己的失踪创造机会,并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下一个失踪的就很有可能就是杀手。但是,路易斯……真的会是杀手吗?虽然他身上的确有很多疑点,但是……

当然,还有一个地方我们都没有去过,那就是打不开的储藏室。会不会杀手拥有某种方法可以打开呢?不过邱景明的解释是门的结构坏了,所以似乎是没有办法打开的样子。

这样想的话,只要路易斯不是杀手,那么就很有可能是掉下了山崖或者是在后山那里……

不管结果如何,在我们结束了搜查之后,就各自回到了各自的房间。一想到路易斯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失踪的,就不由得产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我这边至少还有倪安秋陪着,可是其他人那边呢?他们真的安全吗?

晚餐的时候我们所有人又在餐厅碰了次面,不过这次没有人来为我们准备可口的佳肴了。大家仿佛只是为了确认剩下的人还活着一般,连话都没说几句就纷纷离开了。虽然我们这7人之间的氛围已经渐渐变了调,但是至少,大家都还活着。

这一天除了路易斯的失踪外,什么都没有发生。时间长了甚至开始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不管怎么说,这一天都太平静了,平静到让人觉得不同寻常。

暴风雨前的宁静……吗?

我迷迷糊糊地这么想着,然后又回到了现实之中。

 

正当我默不作声地躺在床上的时候,倪安秋走了出来。

“也真亏你在这种环境下还能洗那么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嘛。”

倪安秋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走过来坐在了我的床边上。看着散发的她,意外地觉得她比我以往认识的倪安秋要漂亮许多。

“你盯着我看那么久干嘛?难道我散发的时候比较好看吗?”

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立刻就有些后悔了。

“这样吗?那我以后就这样吧。啊,这么一想,余佳闵学姐好像也是散发来着……啊,抱歉,我不应该提到的……”

“没事。”我挥了挥手表示自己不在意后,就移开了视线。大概是在责备自己说错了话吧,她也不再继续话题,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地铺那里坐着。

“话说回来,你真的不要睡在床上吗?我觉得女孩子的话还是睡在床上比较好,还是我睡在地上吧。”

“光是你还记得我是个女孩子这一点就已经很让我高兴啦,平时的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女孩子看。不过,我还是睡在地上吧,之后出……唔……嘛,反正我就是要睡在地上嘛,你都有床睡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哼。”

“好好好,那我就不管咯……真的吗?我再问一次哦。”

“不——要。”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也没有办法了。

“你有没有觉得现在像是学校的春秋游之类的呢?这种气氛……今年春游的时候,我也来你房间玩过的吧,那时候也就和现在一样呢,只是房间没有这么破,而且……也没有生命危险吧。”

由于我们学校的春秋游是两天,所以第一天的晚上我们都会在当地的旅馆过夜。虽说有过男女生要分开来不能到对方的房间里的规定,但是很少有人会完全遵守吧,就比如说倪安秋,她特别喜欢跑到我的房间里玩。

说真的,这里确实是有那么一种感觉。不过也仅是感觉而已,因为现在这里的气氛和那时完全不同。

“不如我们今晚也一起玩一晚上吧?玩个通宵倒也不错。就当是弥补之前生日聚会的那个晚上吧!”

“哎?你是认真的吗?现在我们可是在生死关头哦。”

由于我有些冷淡的反应,倪安秋噘着嘴躺了下去,然后自顾自地拉了拉灯绳,房间刹那间就被黑暗吞没。

“那我睡了。”

“等等,我还没有同意啊。”

“我不管。”

有时候也真是搞不懂她呢。

我听到她伸懒腰的声音,便朝那里看去,她也在那里看着我。对视了一两秒后,我们才注意到其中的意味,立刻尴尬地将视线移开。

“你……你不是睡了吗?”

“就算我再累也不会一下子睡着啊。”

“可是你上次生日聚会的时候还不是一下子就睡着了?”

“都说了,那是因为你的鬼故事太无聊了。什么高科技之类的东西,真是让人提不起劲。”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可是你明明说要等我先睡着了再睡,结果还是一下子就睡着了嘛。”

“那还不是因为相信你嘛,如果是一个我不了解的男的……首先能和我独处这个前提就不会有了。”

听到她不经意间说出来的话,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可是你为什么能相信我呢?明明我……会有不相信你的时候……”

“因为我喜……”她强行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然后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说道,“这是你的荣幸哦。”

“你的前半句我可不能当做没有听到哦。其实我很早以前就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一些了,不管是你的感情,还是……我的感情……

“我原本只是把你当做我最好的朋友,当做我独一无二的朋友。但是,虽然不想承认这一点,我觉得自己的感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以前我一直以‘朋友’这个词来逃避,逃避自己真正的心。不过,随着最近发生的这一切,我突然觉得,我逃不掉了。这种感情正在我的心中不断膨胀,膨胀,膨胀到了要把心都炸开的程度了。于是,我选择了接受,接受了这个我其实早就已经察觉,但却一直逃避的感情——并不只是一开始的把你当做我难得的朋友了,而是……”

“停——!”

由于倪安秋突然喊停,正说到深情处的我惊讶地坐了起来。

“哎?为什么要停啊?这件事我想你早就知道了吧?你的心思我也了解了。既然我们互相之间都明白对方的心意,为什么还不说啊?”

“因为没到时候啊,”倪安秋表现得倒是没有这么惊讶,而是十分理所当然的样子,“现在这种闲聊一样的气氛根本不适合表白吧。虽然我们都知道对方的心意,但是……我想找个正式的机会,堂堂正正地把那句话甩在你脸上。”

“正式的机会啊……是周五的时候吗?”

“不要这么快就拆穿嘛!”

“可是一般人都会想到的吧……这已经不算是什么稀奇事了……”我干笑了几声,又躺了回去。

“不过,你说的生日礼物是什么呢?虽然现在还没到星期五也不适合告诉我,不过看你好像没有带什么像是生日礼物的东西嘛。”

“生日礼物当然是很隐蔽的,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被你发现呢。不过,迎来周五的前提是,我们都要活到那一天哦。哪怕是为了看到我羞红着脸把那句羞耻的话当着你的面说出来也可以啦。”

她说完之后,我们之间便陷入了一阵沉默。

“我……我先睡了……前两天都没有睡好,真是累死我了……你可不要趁着我睡着之后有什么可疑的企图哦。”

“我还没到会有什么企图的程度呢。”

“这句话很危险呢,看来我以后要对你进行思想教育了……”

“我不会接受的。”

倪安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真是的,明明都是些无聊的没有意义的对话,为什么我会这么开心呢……好啦,那我睡咯,你也早点睡,晚安。”

“小秋同学,晚安。”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想起了倪安秋曾经执着让我这么称呼她的外号。倪安秋似乎在发出什么声音,不过似乎只是单纯的感叹词而已吧。看到她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之后,我又重新望向头上的天花板。

是啊,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至少要活到星期五……在那之前,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如果今晚能成功度过的话,那么还有一天,至少在后天零点之前,我要活着。

 

“小秋?”

我用很轻的声音叫倪安秋,但她却没有反应。靠近过去看,她似乎的确是睡得很熟的样子。看到她小巧可爱的脸庞时,我忍不住用手戳了戳,还是和上次一样软软的啊。即使如此,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估计是真的睡熟了。这样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就在刚才,我在思考落日山庄中的种种事件时,突然注意到了储藏室,一直以来,这个地方因为打不开而总是被我们忽视,难道这里面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我突然一阵心血来潮,想要现在亲自去看看。

在寻找武勇新与路易斯尸体的时候,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表示储藏室是打不开的,但我总觉得有一些问题。说不定是储藏室里藏着什么秘密也说不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所有人都要瞒着我这件事……不,不对,反过来想,应该是所有人都误解了储藏室的门是打不开的,这样的话不就只有杀手知道储藏室的情况了吗?那里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证据。

我也明白在半夜三更独自一人行动的危险程度,也曾经考虑过是否要叫上倪安秋和我同行,但是看她睡得那么熟的样子最终还是放弃了。当然,还有等白天再说这样一种选择,不过在大家都在的情况下,自己还是觉得有一些顾虑。再加上今天一整天的平静,更让我产生了一种侥幸心理。

祈祷了一番希望自己能够平安无事地回到这个房间之后,我悄悄地拉开了门,然后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在静谧之中,只有门前的一棵树正在微微摇晃,通往后山的路就像是一只张开大口的野兽一般,正在静静地等待猎物的到来。往左侧看去,那条路上十分安静,这份过度的安静更增添了一份诡异。

确认周围没有异样之后,我尽量不发出声音地跨了出去,再次确认周围没有人潜伏着之后,我才将另外一只脚跨了出来,接着悄悄地关上了门。

出来之后,迎接我的便是半夜时分的黑暗。这个时候,无边的黑暗又激发了我对于未知的杀手的恐惧。直到这时,我才对我鲁莽的决定感到后悔。不过既然已经跨出第一步了,还是尽快完成之后回到房间好了,只是看一下储藏室的大致情况,应该很快就能完成的。在我往B区跑去的时候,身后通往后山的路吹来阵阵寒风。

来到B区后,我靠在空房间的门口,观察着我门口的那个方向以及右侧通往C区的那条大路。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的样子。前面是崔久安房间的窗户,我小心地从窗户底下钻了过去,然后靠到了餐厅的外墙那里。

看来目前还没有问题。

我的心跳不断加快,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冒险了。我一边在谴责着自己的行为,一边又希望这一路上千万不要出什么事。与此同时,我也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在黑暗之中,我既要摸索着前进,又要留心着周围的动静,尤其是自己的身后。这一段路反倒是最危险的。

不过幸好,一路上都没有问题,我很顺利地来到了C区,在那个直角的角落里,我再次观察餐厅南侧那条路上有没有什么异常,然后是通往储藏室的那条路。由于要到储藏室要经过杜宏明的房间,这里我不得不冒一次险。如果他是杀手而且我不幸被他看到的话,那么一切就都完蛋了。

确认了两侧只能感受到夜风的存在之后,我便立即前往储藏室——那个方形的小盒子正静静地矗立在此。

小心翼翼地靠近储藏室,确认四周都没有人之后,我便伸手想要去拉门把手。然而,就在此时,我切实感受到了身后的一道不善的目光。

“是……杀手吗?”

我猛地转过身来靠在储藏室的门板上,右前方的A区北面的小路上没有人,前面杜宏明的房门也没有打开。

那么,难道是来自左侧的那条通往C区的路?

我的内心紧张万分,带着手汗的双手牢牢地抓着身后的储藏室。

果然……遇上了吗?

试探性地向左侧瞥了一眼后,发现确实有个人正趴在马芸慧房间南侧的拐角处望着附近。刚才看着我的那个人就是那家伙吧。

正当我有些慌张地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那个人又将视线移回了这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看到了她的脸——那个人正是倪安秋。

她从拐角那里出来,我也一下子放下心来,跑了过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你不是在睡觉吗?”

“哈啊——”听到我的声音,她吓得都快跳了起来。等她缓过神来之后,也就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你才对吧!”她看上去有些怒意的样子,然后举起左手戳着自己软软的脸蛋,“你是以为我的脸没有任何触觉吗?不过在我教育你改掉这个戳熟睡少女的脸蛋的坏习惯之前还是先带你离开这里吧,你难道不知道这里很危险的吗?”

“我只是想调查一下储藏室……”

“如果你是在怀疑储藏室是不是可以打开的话,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说不足以信的话你还可以问其他人——那扇储藏室绝对是打不开的。”

“你都这么说了,那就没办法啦。”我觉得有些失望,不过再切身体会到了这种危机感之后,我也不得不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等到白天的时候再说好了。

“这样就没有什么事了吧?那就快点回去咯。”

她一个人率先转身走向了餐厅,就在我想跟上去的时候,忽然又感受到了一道目光。我连忙向右看去,果然注意到了在A区北侧的那条小路的这一端出口,有一棵杂草动了动。

是风吹的吗?不,不可能。肯定是因为那个杀手现在就藏在那里的缘故!刚才一定也是在那里躲着吧,然后注意到我发现他的存在后,就急忙退到我看不到的地方,现在他又出来了。

怎么样?要不要跑过去抓住他?只要我跑过去,就可以知道那个杀手究竟是谁了。

可是……只有我一人的话,说不定在我看到他身份的同时就被……

或者可以叫倪安秋和我一起,这样至少可以安全一些……

啊,糟了,在我呆在这里发愣的时候她已经走了那么远了。

于是我赶紧追了上去。然而就在此时,听到了一声急促的叫声。

那是倪安秋!她好像出了什么事!

一想到她遇到了未知的危险,我的内心便紧张起来,全力冲向了餐厅,看到餐厅对面的门也敞开着,在那前面倪安秋似乎被谁勒住的样子,由于位置离我比较远而且那个袭击者又是站在拐角的地方,因此我看不清他的脸,不过毫无疑问应该是个男性。不过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倪安秋的情况很不妙,我必须要去救她!于是,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跑过了餐厅,而那个行凶者似乎是注意到了我,匆忙间丢下倪安秋一人跑开了。

当我跑到那里时,袭击者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了倒在地上的倪安秋,于是我赶紧将她抱了起来。

“你……还要……抱着我……到什么时候……”她有些吃力地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听她这么说了,我便放开了她,蹲在一旁看着她的脸,拼命想着自己此刻能做些什么。在我能想到什么之前,从左侧的茶室西面的地方传来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正当我想追上去的时候,倪安秋用左手拉住了我,然后还没来得及相互解释,就拉着我往回跑。

 

重新回到房间后,倪安秋拴好了门栓,然后在床沿上坐了下来。她一直摸着还留有红色印子的脖子,低着头哭出了声。

“怎……怎么了?”之前一直假装自己很坚强的倪安秋居然会在我的面前流下泪水。当然,此刻我并没有想要就这一点戏弄她的想法,现在的我一心所想的就是安慰她。

“那个……对不起……如果我没有突然想到要出去的话,你也不会出去找我,更不会……”我对刚才的不经大脑思考的举动感到万分的自责,也向她非常诚恳地道了歉。然而她只是摇了摇头,轻声说了句“和你没关系”。

“这样子可一点都不像你啊,要振作起来哦。你不是说过我们要活到第五天的,你还说过要羞红着脸来说羞耻的话的,我们还有很多的约定,还有很多约定没有完成呢。现在……现在正是需要我们一起努力的时候啊,所以……所以不要……”

但是此刻,我已经没有办法安慰她了。看着她因为刚才的事件而害怕得哭出来的时候,我想起了在第一天晚上,当我从梦中醒来看到徐雄的尸体的时候,我当时的感觉就和现在的倪安秋一样的。那是一种逼近死亡然后侥幸死里逃生后的害怕感,这种感觉我也深深体会过。

然而,倪安秋已经是第二次差点被杀了。第一次就是她的水杯被下毒的时候。当时她都已经把水杯端到嘴边打算一口气喝下了。要是我没有及时出现打断她的动作的话,也许她已经——

这样看来,一直装着自己很坚强的样子,倪安秋实际上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呢。真的,非常普通,非常寻常。我一直以来的所有事居然都是依靠着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来完成,这么一想,还真是觉得自己羞愧难当,万分自责。她一直以来都为我着想,为我付出,虽然表面上显的无所谓的样子,但实际上,这对她来说一定很辛苦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倪安秋已经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泪水嘀嗒嘀嗒地落在我的衣服上。我突然觉得,这个时候我还是什么都不说比较好,还是让她就这么哭一场好了。这几天来,一直紧张地考虑这个又考虑那个,也真是累坏她了。

“倪安秋,谢谢你。”这是我最由衷的感谢。

等到倪安秋恢复过来之后,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也就是说,我们在黑夜中迎来了第四天。这一天,将是我们能否在杀手的魔掌中存活到第五天的关键。

“你已经没事了吗?”

“讨厌,明明不想给你看到……”倪安秋红着眼,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

“但是很可惜,我已经看到了。不过,意外地看到了你普通的一面呢。”

“我才不普通。”

看来她不愿承认呢。不过也没有必要非要让她承认这一点吧?这样也未免太不识趣了。于是我换了个话题。

“刚才是怎么回事?就是你在餐厅出去之后,发生了什么?”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中圈套了……”

“圈套?”

“没错,”她擦干了眼眶中残余的眼泪,开始回忆前不久发生的事,“我在走出餐厅的时候被一个人袭击了,不过因为他是在我身后勒我的,所以我没看到那个人的脸。这件事说明了一点,那个人知道我的行踪,所以才会做这样的准备,等我回来的时候杀死我。”

“可是……”这么一说,我在A区北方的小道上看到的是谁呢?还是说那棵晃动的草是我的错觉?不,不可能是错觉,我记得很清楚,那种不自然的感觉,应该不会是错觉,也不会是风之类的原因,肯定是有人在那里!

不过,这样一来问题就出现了,按照倪安秋的说法,杀手应该在靠近B区那边,可是按照我的说法,杀手就应该在靠近储藏室的地方。这两个地方可是完全相对的啊。如果我们两个都没有看错的话,那么唯一的可能是……

“倪安秋,我问你……”

“你不是已经开始叫我小秋了吗?”

“先别管这个!我问你,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性,一个人的最重要的朋友或者家人之类的,被另一个人杀掉了,那个人会不会一直在追查,然后终于有一天查出了那个凶手的身份,但是那个凶手居然还逍遥法外。那么,这个失去了最重要的朋友的人,会不会将那个凶手的名字上报给纪景峰,委托他解决掉那个凶手?”

倪安秋完全听呆了,过了好久之后才反应过来的样子。

“你的意思难道是说……除了纪景峰之外,还有一个凶手,这个凶手也是被人委托杀害的?那么,难道这两人在同时犯案吗?”

“应该就是如此。你想,当初我推断出来,徐雄想要找我作证的人与杀手并不一致。当时我以为是你,但是现在看来,估计就是那个凶手。”

“可是,那个凶手又为什么要杀人呢?没有理由啊!”

“理由当然有,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杀人都需要理由,有一种人不需要,那就是变态杀人狂!”

“变态……杀人狂……”

在那一瞬间,倪安秋突然显出很难受的样子。我不由得为我自己不顾她的感受说出这么恐怖的话而感到自责。但是她很快就振作了起来。

“我没事,不过……这真的可能吗?”

“现在看来只有可能是这样了。如此一来,就必须把目前出现的事件分成两类。一类,就是杀人事件,另一类,就是失踪事件。这两种犯案风格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可是这样一来,纪景峰和那个不知名的凶手,不就是对立关系了?他们会不会彼此杀掉对方?”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么无疑是对我们有利的,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弄清楚这两个人究竟是谁……”

“真是让人头疼……”倪安秋用左手扶着额头,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

“你的袖子脏了……是刚才掉在地上的时候沾上的泥土吗?”

“估计就是,那地方地上都是泥。看来我今天要换一套衣服啊。选哪一套衣服比较好呢?你喜欢哪一类型的啊?”

“与其问我,还不如我来帮你选吧。”

说完,在她能够阻止我之前,我已经打开了她的行李箱。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裙子——短裙、长裙、连衣裙等,还有各种颜色的上衣,分别是米黄色、绿色、粉色、紫色。此外,还有各种长袜、短袜、过膝袜等,另外还有各式各样的头饰、腰饰、背饰等饰品。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然后又以同样的表情转身看着她。

“小秋同学,为什么……”

“啊?哈哈……为什么呢……是啊……”她看着别的地方有些尴尬地回答一些不知所谓的内容。

“你该不会是把你所有的衣服都带来了吧?”

“不……这倒不是。我想着既然同行的人里也有女孩子的话,不如看看他们的穿着,然后再看你喜不喜欢……”

仔细一想,余佳闵穿的是白色短袖连衣裙,第二天倪安秋也跟着穿了粉色的长袖连衣裙。之所以没有用同样的短袖,也是因为她好像没有带短袖。这么一说,她的所有衣服好像都是长袖的吧……

“反正我就随便穿啦,你不要再乱翻我的行李哦。”

倪安秋说完之后,随手拿起一件紫色衬衣和一条淡紫色的短裙,然后就慌张地走进了厕所里。

也真是搞不懂她呢。

再次发出这样的感叹后,我又躺回到床上。总觉得自己有些睡眠不足,不过只要再撑一天,一切都可以结束了。我的人生仿佛就是为了听到周五倪安秋的那句表白而存在。

不过也许是我真的累了吧,在等倪安秋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我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评论
热度 ( 3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