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灵

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正朝着推理小说家的方向努力着。微信公众号ID:凌小灵的箱庭世界,豆瓣ID:万圣之灵,欢迎关注~

《恶灵降临于白铃兰》第十章(中)

【前几章的传送门:请点这里

3

两顶小伞自然是抵不过此等暴雨的,他们刚出去没多久,身上就都被淋湿了。

在观景花园里,他们见到了康伟豪和江山水的尸体,他们都是被一刀刺中心脏。而在花园的另一边,纪艳的尸体同样倒在那里。

“你们看,”陈迎春指着西侧的二楼走廊,“多半是从那里掉下来的,距离不是很远,说不定是被推下来的。”

陈迎春回头望了一眼,那里就是他之前发现纪艳尸体的地方。按理说如果是发现了他们尸体的话应该是看得到不远处的纪艳的尸体才对,可为什么当时的两个女生却没有说呢?真的是因为没有看到吗?

“莫非……”

“莫非什么?”文多元凑了上去,其他几人也都上前一步。

“不,怎么说呢,只是我的个人看法。我在想纪艳的尸体是不是在康伟豪和江山水遇害之后被丢弃在这里的?”

“那也就是说,凶手把她的尸体带出了女厕所?可是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唯独把纪艳的尸体带出来了呢?”

“不清楚啊。不过纪艳的遇害地点肯定不是这里,而是在女厕所那里,而且她被丢弃在这里的时间肯定晚于那场骚乱。”

“不过光是凶手怎么从女厕所里出来的,就是个不解的谜呢。”吴梦浦满脸不解地问道。

陈迎春没有回答,他自己也不搞不明白。

“总之还是去看一下吧,三楼的女厕所。”


4

三楼女厕所的调查很快就结束了。窗户没有异常,隔间里面也没有异常,而厕所门口又有一大堆的目击者保证,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自然。

最后,一无所获的他们回到了自修教室里。

陈迎春仍在思考着。他不得不继续思考,因为一旦停下来,他又将怀疑自己的存在。现在这个节奏很好,如果能够按照这个节奏继续下去,不停地思考,不给自己胡思乱想的机会的话,说不定这回真的能以此为契机改变自己的命运呢。

“重新来吧。”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陈迎春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哎?重新来?”包括文多元在内的大家都有些诧异,这也难怪,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却又要重新来。

不过仔细一想,他说的倒也没错,因为这三天来可以说是一无所获,看上去做了很多努力,但不过是在原地绕圈罢了。

“我的意思是,重新理一遍。因为我发觉我们的思维总是在某些地方碰到了障碍。”由于谢鹤和盛真虹在场,他不能在这里谈论异世界的话题,只能从白铃兰开始谈起,“就比如说,被害者之间的联系,马雄他们是因为探寻真相而死,这一点我们姑且接受了,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秦莉为何被杀,也就是说,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们,而且这个问题一直得不到解答。目前和这个秘密有关的线索唯有一个意义不明的‘7’,可是这究竟能给我们什么启示呢?”

“关于这个问题,”文多元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是马雄刚刚被杀的时候我在他们班问到的,据说马雄生前问钱楚关于校门的问题,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呢?”

“校门?”

“对的,听钱楚说,马雄写了一整页的‘7’,然后钱楚想要过去看,这好像给了马雄什么启示。我估计他是觉得曹尔修那时候看到的是‘L’而不是‘7’,而校门正是分为左右两块,一块在角落里写着‘L’,另一块则是写着‘R’,因此马雄可能判断那里就是秘密所在的地方。而且,根据田华中的说法,他和马雄是在一楼通往校门口的走廊上见面的,我觉得马雄很有可能就是趁此机会想去证实一下自己的看法,结果被杀害了。另外,我……不,莉莉安发现尸体的地方就是在距离校门口不远处的森林里。”

“那样倒是可以说明秘密是什么了。我们一会儿过去看看吧。另外我还在想一个问题。”

现在他在思考纪艳和秦莉之间的联系。毫无疑问,联系是明显的,就是那个秘密。但问题是,纪艳并不知道这个秘密。也就是说,凶手也不知道谁拥有这个秘密,但他有一个范围,他的目标应该是在这个范围里面的。也就是说,被害者之间肯定有一个共同点。不过很难想象医务室事件和高一二班事件这样的屠杀会有什么共同点。这么考虑的话,难道杀害那么多人仅是为了其中一个吗?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比如和纪艳一起的刘晓蓝应该就是和事件无关的无辜者,而高一二班的事件中凶手的目标或许只是高言明。从凶手杀害高言明来看,或许就算他们没有调查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也会被杀死。

那么剩下的人有多少是处在凶手划定的那个范围里的呢?

现在的切入点只有秦莉、韩雨江和纪艳这三人,但是光是这三人又能有什么联系呢?

“谢鹤,你知道秦莉,韩雨江和纪艳这三人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谢鹤摇了摇头。

“我只知道秦莉和韩雨江是最好的朋友,他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在一起,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你呢?”

盛真虹也无奈地摇摇头。

该不会凶手杀人真的是随机的?这也不太可能啊?

陈迎春的思维再次中断,他苦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把你的想法都告诉我们吧,或许我们也能给出一些不同的观点呢?”黄韶连忙安慰道,这种时候更是需要凝聚大家智慧的时候。

于是,陈迎春将自己的当前看法说了出来,毫无疑问凶手有一个范围,可是这个范围究竟是什么呢?这便是问题所在。

秦莉……韩雨江……纪艳……这是目前相互之间有直接关系也是和秘密紧密相关的三人,如果能想到什么的话说不定就可以解开这个谜团。

纪艳在自己的记忆中只出现过三次,前两次的时候她还活着,第一次见面是在食堂里。仔细想想,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藏在当时的对话里。

这时,一道灵光突然闪过,陈迎春立马伸出手抓住了它。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纪艳好像说过……而且那个时候……说起来,韩雨江也是,秦莉也是……

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别的,还有其他人的对话,现在一定要尽力回想起来。

周围的人都明白陈迎春现在正渐入佳境,于是没有人上去打扰他,都静悄悄地在一旁站着。

尽全力回忆起当时的对话来,在残缺的记忆中究竟能看出什么呢?就在思考陷入僵局,陈迎春的额头上直冒冷汗,想要放弃的念头渐渐窜上心头的时候,两句话碰撞在了一起。这一撞,更多的记忆被唤醒了,本来模糊不清的图案渐渐清晰了。

“怎么了?”文多元最先注意到他的异常,连忙上前问道。

“没什么特别的。”他脸上浮现出了与话语截然相反的浅笑,他看着谢鹤和盛真虹说道,“我想让文多元老师带着你们回到现在高一们所在的教室,你们顺便帮我去找一下当时身处现场的人,请他们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然后来告诉我。对了,顺便……尽量把曹尔修叫来吧,把他带到自修教室,记得路上保护他的安全。”

“保护他的安全?”

“嗯……怎么说呢,我也不是很自信自己的推测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如果是正确的话,那么曹尔修毫无疑问也在凶手的名单里,说不定还是最后的幸存者,总之不管我想的对不对,保护好他总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如果他不肯来怎么办?毕竟……毕竟他最喜欢的莉莉安……”

谢鹤的话陈迎春自然考虑过了。当时他们一起看到莉莉安尸体的时候曹尔修已经表现得很疯狂了,他很担心曹尔修还会不会和他见面。

“那就跟他说我有件很要紧的事情想要跟他商量吧,事关为莉莉安报仇,希望他能来吧。如果他还在犹豫的话,就帮我问他一个问题——”

陈迎春凑到谢鹤的耳旁,轻声说出了那个他想问的问题。

“好的,没问题。”谢鹤点了点头。

“那我们一个小时后见,如何?”

陈迎春点点头,于是文多元便带着那两个女生离开了。


5

    陈迎春再度看向黄韶、沈啸和吴梦浦。

    “你们打算怎么办呢?要跟着他们一起回去吗?”

    “不要,我要陪着你!”黄韶几乎是脱口而出,吴梦浦也跟着点了点头。

“两个女孩子跟着你我总有点不太放心,我们可不能再有人牺牲了。”沈啸用真挚的眼神看着他,虽然这家伙平时说话很暴躁,但他的内心其实还是很善良的。

“那好吧,那我们就去文多元老师说的那个地方看看。可能还要麻烦你们撑一下伞了。”

事不宜迟,他们四人立刻偷偷从西侧走廊绕到通往校门口的南侧走廊上,冒着大雨奔赴校门口。在路上,他们果然瞥见了马雄的尸体。

等到他们终于走出校门后,在他们关注校门口的招牌之前,另一样东西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在黑暗的苍穹之下,旁边森林里的那抹白色显得异常刺眼。

那是……

森林里的女孩……

陈迎春只身一人淋着雨钻进了树林中,在走了将近三米之后,他看到了一个女生的尸体,她的下半身已经泡在水里了。陈迎春注意到她的手环,便蹲下身子仔细察看,发现上面刻着“HJ”这两个英文字母,也就是“胡镜”这个名字的拼音缩写。

事情变得清晰起来,胡镜在4月23日前往医务室的时候,恰好看到了凶手行凶的场景。惊慌之下,她开始四处逃窜,而凶手却是紧追不舍。至于为什么胡镜没有往楼上跑而是选择往外面逃,这恐怕已经是一个永远的谜了。

“陈迎春。”身后有人在小声叫着自己,于是陈迎春连忙往回跑。

“怎么样了?”

黄韶和吴梦浦重新站了起来,她们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大概是觉得这么大的雨撑伞已经没有用了,沈啸干脆将伞收了起来。

“不行,完全没有异常的地方,会不会是这附近呢?”吴梦浦还想往绕着围墙往左边的地方走,可是黄韶制止了她。

“不对,不是这样的。我在想,是不是这个地方本身就错了呢?就算是‘L’,为什么能肯定是校门口的‘L’呢?更何况,现在校门口已经没有这两个标记了,大概是寒假的时候被擦掉了。”

也就是说,校门口是个错误的答案,那么那个符号又是指向哪里呢?

等一下,或许……

如果刚才对于被害人共同特征的推测没有错的话,那么比起符号或是密码之类的东西,更有可能的不就是“那个”吗?这样的话,“7”的含义或许是——

 

在往回走的路上,陈迎春仍在反复思索着之前的那个猜测会带来什么。如果被害人的共同点确定了,秘密也确定了,那么最有可能的联系是在哪里呢?

他停了下来,身后的沈啸不小心撞了上去。

“怎么了,突然停下来。”

“是想到什么了吗?”黄韶充满期待地问道。

“不,我还没想到什么。不过我感觉问题的关键在于一开始的地方,而且总觉得有一些东西被我们忽略了。我现在真是万分后悔,明明线索都曾经摆在我的面前,而我却因为可笑的理由而没去关注他们,现在的我真想跪着对那些牺牲者们说抱歉。”陈迎春顿了下,然后接着说道,“走吧,我们一起去储藏室,再进行一次调查。”


6

阴暗的储藏室里,陈迎春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里了。回忆着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他们之间的对话,不禁感叹万千。

身处储藏室,陈迎春想象着自己就是一周之前的秦莉,自己偶然之间查到了某一样东西,那样东西和某个秘密相关。那会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呢?倒推回去的话,最有可能的是学校的历史,这个是和秘密有关的线索。那么是什么让秦莉关注学校历史的呢?唯一的可能就是七不思议了。再考虑到秦莉的身份,那么答案就昭然若揭了。

如果自己的推测正确的话,那么在白布之后,应该会有一样至关重要的线索。

怀揣着激动的心情,陈迎春悄悄地撩开了白布,虽然看不真切但至少是有一点迹象了。

“你们谁带了手电筒吗?能不能借我一下?”

“我带手机了,这件事可别跟老师说。”

沈啸笑着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放心吧,我才不会做这种事。”

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弱光线,陈迎春看清楚了,那就是他想要知道的一切。谜题的答案渐渐清晰了,他不由得开始感叹,之前他们是兜了多么大的一个圈子。

不过现在还有几个缺憾,其一是还不清楚凶手是谁,其二是洪晓妮事件与纪艳事件的两个谜题,其三就是没有证据。

虽说自己请曹尔修过来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要拜托他引出凶手。无疑与之前的被害者拥有相同点的他是凶手的最后一个目标,凶手一定会再次犯罪,当场抓获肯定是最好的证据。可是陈迎春总觉得光是这样好像缺了点什么。

就算撇开第一点和第三点不谈,还是有两个难题在等着他。不过陈迎春算是放弃了,他觉得自己想到这一步已经尽到了全力。

“你们是怎么看洪晓妮事件的凶手消失之谜和纪艳事件的密室之谜呢?”陈迎春将希望放在了这具身体的同学身上。

“首先前提一定是人类所为,既然如此那就一定会有漏洞。”黄韶说出了自己的看法,随后,她就洪晓妮事件进行了分析,觉得要达到凶手消失的效果只有一种途径。

“这不可能,”沈啸直接反驳道,“真的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一切吗?”

“说不定可以呢。”陈迎春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地上韩雨江的尸体,“凶手因为某件在他看来不得不做的事而得到了启示,进而将其运用到了后面的杀人事件中,我觉得没有问题。没错,一些别的线索也在支撑着这个看法。”

他将视线移开,然后用较为轻松的语气说道:“当然,沈啸说的也对,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很好解决。如果我们还不放心的话,可以过去看看。”

“那么纪艳的事件呢?凶手又是怎么从女厕所里消失的呢?”

陈迎春回顾着之前自己所见的场景,认为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为何要将纪艳的尸体带出密室这一点。一旦注意到这些案件的共同点以及纪艳在其中的意义,那么这个问题也就不是难题了。

至此,总算是将所有的问题都理清楚了。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现在已经是4月27日的晚上了。


评论
热度 ( 1 )

© 万圣之灵 | Powered by LOFTER